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饭馆不大,里面中国元素十足,木桌木凳,墙上挂了一个个竹片菜名,有的翻过去了,就是说今天没这道菜。

    几个挂着六轮炮的中国便衣坐在靠窗一桌,是治安维持会下属的侦缉队,百余号人编制,大都是从东南平原挑选的俄奸,也有少数中国武装人员充数。

    叶昭等人刚一进来,便衣里的一个麻子脸眼睛就是一亮,忙站起来颠颠跑过来,随即被郑阿巧拦下,他还是点头哈腰向叶昭问好:“您老好,今儿吃中国菜?”又双手掏出证件捧给郑阿巧看。

    郑阿巧接过他的片子,是侦缉队队长,姓黄,心说这小子眼睛还挺毒。

    黄队长远远见到过叶昭,虽然维持会平素的公务都是那位张秘书处理,但他知道,这位文先生才是真正管事儿的。

    叶昭笑着对黄队长点点头,说:“黄队长,你也好。”不管帝国文明进步到何等程度,便是一两百年之后,如黄队长这类人还是少不了的。

    黄队长立时骨头一轻,只觉文先生就是做大事的人,礼贤下士,这才是大人物呢。

    本待说今日他请客,但见到叶昭身侧侍卫人数,心里一突,可就不敢乱拍马屁,此地比中原大城市物价还高出不少,这要可着劲儿造,他一个月薪水就没了。

    而且统帅部前几旧已经发文,要求即日起,全体军人在俄人店铺消费不许欠账,并由军中宪兵督察。

    俄国店铺都不许白吃白拿了,更莫说中国人饭馆了。

    叶昭在靠墙一桌坐了,对赔笑跑出来招呼的掌柜道:“黄队长一桌,记我账上。”

    “好嘞!”掌柜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微微有些胖,天生的生意人模样。

    “那哪行?”黄队长正赔笑连声客气,酒馆门帘被挑起,一位美艳高贵的俄国少女迈步而入,在她丽色之下,酒馆都亮堂起来。

    看着叶卡捷琳娜裸露在外的白嫩嫩胸脯和那高耸欲出的酥胸,纤细无比的腰肢,黄队长立时就觉得气有点喘不上来,不自主退了两步,目光收回,不敢亵渎那份高贵。

    等眼角余光瞥到俄国尤物坐到了叶昭一桌,黄队长心下赞叹,大人物就是大人物,真有办法。

    叶卡捷琳娜是和安菲娅一起进来的,她还没说话,叶昭已经说道:“都坐吧,、中国菜,合不合胃口的就这么个意思吧。”

    叶卡捷琳娜碧眸感激的看了叶昭一眼,想了想,伸手拿过叶昭面前的酒杯碟盘,用雪白丝巾擦拭,对安菲娅震惊的目光她也顾不得了。不得不说,李嬷嬷的藤条教育还是起了作用。

    郑阿巧招手叫掌柜,“掌柜的,你这儿都有什么好吃的,给我家主人报报。”

    叶昭笑着问掌柜的:“掌柜的贵姓?”

    掌柜的赔笑道:“哎坳不敢当,小的免贵姓贾,爷,小店粗茶淡饭,今儿冷拼有酱肉和松花蛋,每碟五角;炒菜有溜里脊、炸牛肉,每盘一元;三大碗:丸子、扣肉、米粉肉,两元一碗,一大件:红烧大肘子,六元一件。爷,您看看整点啥?”

    现今帝国商人都以纸币结算,叶昭笑道:“也不算贵啊。”诧异的看了索菲娅一眼,饭馆的物价确实昂贵,比中原大城市如京城的市民酒馆的价钱还高了一倍,但怎么也轮不到这些贵族夫人典当衣服生活吧?

    郑阿巧也问道:“城里饭菜都这个价儿么?”主子本来说要向城里适当调剂粮食,若物价若此,那倒也不用着急

    贾掌柜赔笑道:“那怎么可能,听说俄国人的黑面包有钱都快买不到了,咱这不是就做军爷和各位爷的生意吗?肉菜的还要跟咱统帅部炊事班淘换,哪能赚黑心钱?”

    帝国平民对军人的称呼,经历了从“军爷”到“总爷”再到“老总”的变迁,但这些外面闯苏的商人,还是更喜欢旧称呼。

    叶昭点了红烧肘子和几道素菜,又叫掌柜的给侍卫们上几桌荤素席,贾掌柜欢天喜地进去准备,自也有侍卫跟了进去。

    见索菲娅一直舔嘴唇,叶昭又唤掌柜先上碟松花蛋充饥。

    罐头装松花蛋,实在说不上味道鲜美,但索菲娅风卷残云般一会儿工夫就扫荡一空,开始她尚矜持,等几片下肚却再顾不得其它,吃完后见到叶卡捷琳娜诧异的目光,脸上一红,更不好意思看叶昭。

    叶昭微微蹩眉,黑面包都供应不足的话,实在不是什么好事,俄国人可是很容易闹起来。

    半个时辰后,贾掌柜亲自端了红烧肘子上来,郑阿巧道:“掌柜的,在这儿开酒馆,你是咱中国人头一份,胆子不小!”

    掌柜的嘿嘿一笑,说:“开始还担惊受怕的,可到了晚上,咱门口那个上帝教教堂旁边儿,石头墩看到没?那就有咱军爷设的岗哨,我是越睡越踏实。”说到这儿摇摇头道:“老毛子和长毛,原来都拜上帝。”他自然搞不懂东正教、新教和天主教的区别。

    盘里香郁浓汁和碧绿生菜烘托下色泽鲜亮的肘肉更令人垂涎欲滴。

    叶卡捷琳娜道:“我来分吧?”见叶昭点头,遂拿起刀叉小心翼翼剔肉,第一盘给了叶昭,第二盘给索菲娅,最后才是自己。

    索菲娅咬着嘴唇,低声对叶卡捷琳娜道:“卡秋莎,我想把肉带回去给鲍里斯。”

    叶卡捷琳娜看向叶昭,叶昭说道:“您吃您的,回头给您的先生带上一件。

    索菲娅看了叶昭一眼,随即低下头道:“谢谢。”对于中国人,她极为惧怕,都是些奸淫掳掠的恶棍。

    要说起来,厨师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这几乎是叶昭吃过的最难吃的红烧肘子,但索菲娅却津津有味的,一片片肉不管肥瘦,下的飞快。

    叶千捷琳娜也觉得,没有别墅厨师烧的中团菜好吃。

    叶昭问叶卡捷琳娜:“索菲娅的先生以前从事何等行业?”

    叶卡捷琳娜说道:“是报社的记者。”急忙解释:“他并没有作过对中国人不好的事。”

    叶昭不禁就笑,这位俄国皇后,有时候还挺有意思。说道:“冲你的面子,我也不能难为他不是?”

    叶卡捷琳娜呆了呆,碧眸闪过一丝慌乱,垂下长长的睫毛不敢看叶昭,她感激叶昭,但很多时候也担心叶昭是想占有她才对她这般好,可是,听到这个神秘东方男子话里隐隐露出的保护之意,她心里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叶昭又接着道:“吃过饭,咱一起去看看鲍里斯先生。”见索菲娅惊慌的抬起头,叶昭摆摆手道:“放心,我不会为难他。”

    中国人进城后,索菲娅和丈夫逃离了豪华大宅,住进了以前女佣家里。大木架结构,屋顶是两面斜坡,粗犷的俄罗斯风格,这一带一片片的全是这种木屋砖石民居。

    满心不安的索菲娅没办法,只能领着这伙中国人来到了她的住处。

    侦缉队黄队长也颠颠跟着,跑腿效力。叶昭也由得他,毕竟黄队长来叶卡捷琳堡时间长了,比较熟悉这里的情况。

    木屋客厅中吵闹的孩子们见到门外站的中国人,喧闹声嘎然而止,纷纷在木椅、壁橱后躲起来,小眼睛里都是惊惶。

    本就焦急无比的女佣却也无暇顾及中国人,急急的对索菲娅道:“夫人,您快想想办法,先生被治安军抓走了,我正要去找您呢,却找不到。”

    治安军便是雅可夫司令官的武装,虽然中国军部严禁其武装大规模进城,但他却时常派人来城里抓捕纠办旧贵族,听说落入治安军手里,比落入中国人手里还惨。

    谁叫雅可夫以前是个恶棍呢,因为企图奸污贵族小垩姐被判处死刑,不知道怎么在死囚牢里就变成了革命党,因为战争的爆发死囚们都被释放发放武别氐抗中国人,他却摇身一变拉起一支武装成了叶卡捷琳堡一带的土皇帝,对于以前得罪过他的贵族变本加厉的迫害,判处他死刑的大法官就被他活活绞死。

    总督大人他更是恨之入骨,总督的女婿落入他手里还能得好?

    闻听噩讯,索菲娅身子一颤,险些当场晕厥过丢。

    那边通译询问,女佣讲起,原来鲍里斯眼见家里断粮,便想出去找工作赚钱,本是与女佣的丈夫一起去面包房,可不知道怎么的,就被雅可夫的人认出来绑出了城。

    叶昭说道:“去要人。”

    旁侧黄队长自告奋勇:“先生,小的跟这雅可夫有点交情,能说得上话,我这就去把人给先生带来。”

    叶昭嗯了一声,说:“你和郑阿巧一起去。”

    眼见郑阿巧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模样,黄队长吓一跳,他知道雅可夫不是好惹的主儿,就算侦缉队全带去,百多条枪,那也不是人家对手,而且军部对雅可夫的武装还是比较拉拢的,这也使得雅可夫气焰很高,一向不将侦缉队看在眼里。

    黄队长心下滴咕,但也只能跟着郑阿巧上马,到了俄国人地盘见机行事,尽量别把事情弄僵,雅可夫胆子再大,总不敢扣押中国人。

    郑阿巧和黄队长走后,叶昭则被叶卡捷琳娜请进了索菲娅狭小的居室,现今索菲娅心乱如麻,半丝主意也无,更不知道招待客人了。

    曲沼跟叶昭进屋,房内乱的很,除了一张木床,几乎都没落脚的地方。

    受日耳曼风格影响的悬窗,凸在墙外,挂着索菲娅的内衣,想来这位贵族小垩姐一辈子都没这般狼狈过。

    索菲娅呆呆坐在床上垂泪,叶卡捷琳娜在她身边低声安慰她:“用上帝的名义向你保证,他一定会把鲍里斯接回来的。”说着话,叶卡捷琳娜隐隐觉得,文好像比亚历山大还具有一种令人安心的神秘气质,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极为信赖他。

    随耻叶卡捷琳娜就觉得羞愧,自己不该这么想的,不该拿任何其他男人和亚历山大比较,不是吗?

    雅可夫的武装盘踞在叶卡捷琳堡郊区的一个小村庄。

    当中国人信差送来书信时雅可夫正在床上与姘头鬼混,床单狼藉,木床咯吱咯吱响,他小山似的身子压的曾经做过妓女的妖艳金发女子鬼哭乱叫。

    正嘿坳嘿坳之际被人打搅自然一肚子火气,听到外面副官说维持会的中国人来要人,而且是要刚刚抓捕还没捞到油水的总督女婿,雅可夫一边享受身下金发美女的媚叫哀告一边喘着粗气喊:“叫他们滚!”

    副官听着屋内的浪声淫喘,却不能走,小心翼翼提醒:“将军,中国人派来了军队,您最好还是和他们谈一谈。”

    “中国人的侦缉队吗?亲爱的努尔加利耶夫先生,您的胆子越来越大了!”雅可夫语气越来越不耐烦。

    副官急忙道:“不,不,是中国人正规军,我在想,中国人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我们。

    雅可夫身子猛的僵住,想了想,翻身下床,床上眼神迷离的妓女想拉他,被他在胸脯上狠狠捏了一把,痛得惊——声,心里直诅咒雅可夫去下地狱,但还是要赔上迷人的笑容。

    “宝贝,等着我。”雅可夫只穿了一条长裤开门而出,也不在乎副官从敞开的门缝见到姘头雪白胴体的浪态。

    副官努尔加利耶夫是极为谨慎的人,也是雅可大的头号参谋,他帮雅可夫带上门,小声说:“村堡外,中国人来了大概一个步兵营的兵力,是正规军。”努尔加利耶夫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他知道,以他们千八百人的武装,在中国正规军步兵营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雅可夫道:“他们就提了这一个要求吗?”

    努尔加利耶夫缓缓点头。

    雅可夫略一思索,说道:“那就把人给他们,就说我不在,抓人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又拍了拍努尔加利耶夫的脸道:“亲爱的少校,中国人不会知道我们的事,如果被他们知道,不会再对我们这么客气,是不是?”

    努尔加利耶夫缓缓点头,他知道这位指挥官看似粗犷,实则狡诈无比,只是他的才干一直没能得到展现,中国人的入侵,给了雅可夫机会,短短时间,他便聚集起了一支武装,并且在中国人统治下生存下来。

    现在雅可夫和西方共和派一直有密信来往,雅可夫要做的,就是暗中破坏叶卡捷琳堡的经济秩序令叶卡捷琳堡一直混乱下去。

    “好了,我亲爱的孩子,不要怕,等城里的人没了面包吃都起来反抗中国人,等我们的盟友回来,我就会是这里新的总督。”雅可夫亲吻着努尔加利耶夫的脸颊,喃喃自语,眼里,闪过一丝阴霓。

    叶昭将索菲娅和鲍里斯接回了伊帕切夫别墅。

    鲍里斯三十出头,长得很英俊,被雅可夫武装抓去不久就被释放,还没吃到真正的苦头,但脸上还是有皮靴造成的血痕。

    李嬷嬷安排鲍里斯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洗漱后鲍里斯换了身叶昭的洋装三件套,平素叶昭极少穿,而鲍里斯穿起来尚算合身。

    休息室内,庄重协调,西方风格浓郁的客厅,西洋沙发,略带石头质感的俄国茶几,法国哥贝林的银灰色挂毯遮住了四面墙壁,挂毯上的牧人和树木栩栩如生。

    黄队长态度更加恭谨的告辞,他可没想到那位郑爷直接去军营走了一趟,乖乖,调了整整一个步兵营前去要人,阵仗也太大了,这什么人要不来?就算灭了那帮桀骛不驯的俄国佬都绰绰有余。

    以前黄队长只来过几趟充作维持会办公地点的别墅外围门房,等进别墅里这么一看,黄队长才知道,敢情四下临时修茸的平房住的都是军人。

    也是,管俄国人的事儿,文先生说不得比中原知府官职还高呢,来到这兵荒马乱的地界,指定得要军人保护。

    黄队长对叶昭自然就更是小心翼翼的侍奉。

    一路说话办事,叶昭倒也觉得他机灵,是个好“地头蛇”是以令郑阿巧赏了他一封五十个银元,若在帝国境内,被监察机构发现上官和下属金钱瓜葛,说不得就成了案子,但到了边塞占领之地,却也一切从权。

    叶昭又叫郑阿巧拿了十几条中垩华烟,叫黄队长拿给侦缉队兄弟们抽,黄队长自是千恩万谢。

    郑阿巧很郑重叮嘱黄队长,这些烟要分到侦缉队特务的手上,每人一盒,尤其是赏给俄裔特务的烟,更不许克扣。

    黄队长连连拍胸脯担保,他可机灵着呢,那么厚的赏都拿了,哪还能克扣几盒烟?这不自己找不自在么?

    打发走黄队长,叶昭要应付的就是眼泪汪汪的索菲娅连声的感谢,这位贵族小垩姐,显然从来没有获得过如此巨大的帮助,这种感激之情也是她从来没体验过的吧。

    鲍里斯就冷静多了,他甚至有些警惕,坐在叶昭对面,礼貌的表示感谢,也在打量着这个中国人,同时猜测叶卡捷琳娜皇后和叶昭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看到高高在上的美艳皇后为中国男人斟茶,甚至还要看中国男人的脸色,鲍里斯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鲍里斯先生,为什么大多数面包坊都停工,是真的没有工人么?”叶昭品着茶,好似不在意的问。

    “工人有很多,主要是因为没有麦子和面粉,还有一些磨坊主人,拒绝开工是为了等面包的价格升到最高。”鲍里斯对于叶昭的问话倒是知无不言。

    嗯,囤积居奇。叶昭念叨了一句中文,品茶琢磨了一会儿,说道:“要恢复叶卡捷琳堡的经济秩序。”

    鲍里斯知道这位中国男人大概类似于市长之类的官员,来到叶卡捷琳堡,自然是为了平复叶卡捷琳堡混乱的无序状态。

    叶昭又道:“首先还是要让叶卡捷琳堡的市民都能吃上面包,我准备调拨些粮食进来,以略高于两河平原官斡的价格售卖给面包坊平抑面包价格。”

    索葬娅惊呼一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市民们都会饿死。”

    鲍里斯虽然知道中国人并不是发善心,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自也不免振奋,说道:“希望贵国军方也能同意文先生的作法。”

    叶昭笑了笑,说道:“鲍里斯先生放心,我不说空话。”

    鲍里斯看了叶昭两眼,默默点头。

    叶昭又道:“所以我想请鲍里斯先生帮忙,说服面包坊、油坊的主人们恢复生产,当然,鲍里斯身后,会有我的大力支持,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您,如果他们拒绝合作,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如果鲍里斯先生肯出面,以您和索菲娅小垩姐的影响力,还有维持会的俄国朋友出面,一定会是皆大欢喜的结果。”

    鲍里斯倒也没怎么犹豫,点头道:“我会尽我的努力说服他们,但我不会加入贵国的维稳会。”

    叶昭笑笑品茶,说:“我也不会提出不可能的要求。”转向索菲娅道:“索菲娅小垩姐,希望您能给您的父亲写一封信,虽然我国承认了民意党政权,但也不希望新政权以炮火来血腥屠杀不同政见者,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和他见一面。”

    索菲娅呆了呆,转头看向丈夫,又看向叶卡捷琳娜,她一直养尊处优,本就没什么主意,更不知道该不该写这封信。

    叶昭道:“现在和谈期间,是禁止使用武力的,如果总督先生对来叶卡捷琳堡不放心,我们可以选一个中立的,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地点见面。”

    鲍里斯思索了一会儿,道:“这封信我和索菲娅可以写,但是别列科夫总督会不会同您见面,我们无法保证。”

    叶昭微微颔首,说道:“我明白。好了,今晚两位就在此好好休息吧。”

    等侍卫送两人回房,叶昭转头对叶卡捷琳娜道:“或许你也应该给别列科夫先生写一封信,如果你希望结束这神颠簸流离的生活。”

    叶卡捷琳娜怔住,疑惑的看向叶昭。

    叶昭神秘一笑,对叶卡捷琳娜道:“我知道你今晚,有很多话想和索菲娅说,不打扰你们了。”起身,迈步而出。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