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当雅可夫司令官的武装来到“维特治安会”要人、要求中国人将叶卡捷琳娜交给他们之后,叶昭签发了密令,要求各军管机关对俄国革命党派的滥杀行为进行调查和遏制。

    因为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大屠杀造成的贵族和党派团体之间不可磨灭的伤痕,在叶卡捷琳堡、下塔吉尔等地的血腥事件此起彼伏,局面甚至有些失控。

    雅科夫是激进的民粹分子,手下武装汇聚着革命党人、原沙俄军人等等,其实从种种情报分析,雅科夫谈不上为中国人效力,最多是借助中国人的攻势扩大自己的力量而已,但帝国军队刚刚进入乌拉尔区域,为了维持占领区的稳定,统帅部对这类武装通常会采取安抚政策。

    对于叶昭来说,虽然心内总会有或多或少的纠结,但他并不能从任何一派俄国人的角度来判断是非对错,他要做的,只能是如何在当前局面中为中国人获取最大的利益。

    整日要完全理性的思索问题,对于这位最高统治者来说,是不是也是一种不幸?

    下午时分几封电文令叶昭心情开朗起来。

    “君主”号竣工正式服役,红娘在广州检阅其出港。

    这艘排水量过万吨的战列舰在西方翻译为圣德皇帝号,在中亚和西亚被称为天可汗号,采用的帝国比较成熟的三胀式发动机,钢材防护得到常规应用,重炮和速射炮,这艘庞然大物可说是铁甲舰时代的代表产物了。

    其实帝国海军的发展方向不似欧洲那么摇摆不定,现今新一代的舰舶技术人员,提出了全重型火炮的概念,当然,现时技术条件这只是一个构想,但却为帝国海军发展提出了崭新的思路。

    这也与帝国军事科技发展息息相关,如因为各种合金钢的出现和工业技术的进步,水压气体式制退复进系统出现,并且开始进入火炮实验阶段,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管退炮。动力系统,蒸汽旋涡机也出现了原始版本,当然,要真正应用,怕怎么也要几年。

    不过帝国军工科技体系在全世界来说是最有效率的,反观欧洲,以英国为例,到现今来说,海军部只是起协调的作用,除了一到两个独立的单位,如弗鲁德试验池和舒布里内斯靶场,其他研发机构几乎都属于民间性质,没有得到国家的资助和支持。在这个体系下,信息交流自然十分自由,不存在什么秘密,被定义为国家机密或商业机密的东西极少。和帝国高度控制下的研发完全是两个概念。

    中俄之战,固然令帝国负债累累,但大量的订单,使得军事科技和重工集团随之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对于帝国经济,实则是起到了一个促进的作用。

    而帝国海军发展,现今之建设思路主要还是近海防御政策,当然,和后世不同,帝国的近海防御政策乃是预设与假想敌舰队在中国海、南洋等帝国传统势力范围内的战争。

    不消说,能在帝国势力范围内威胁帝国海军的只有英国人。

    随同君主号出航消息一起送到的还有来自彼得斯科的一封电文,中国使团昨日已经抵达彼得斯科,尚未与俄国使节、土耳其使节接触,便被德、英、奥邀请加入1蹦年巴黎海战宣言的缔约国行列。

    《巴黎会议关于海上若干原则的宣言》,是在克里木战争后签署的,由英国、法国、俄国、奥地利、普鲁士、土耳其和撒丁在巴黎签署,后来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批准加入。

    《安言》主要是规范海战中立国、交战国以及民船、战舰的一种战时海上法。

    该条约主要内容为,缔约国从此以后永远取缔私掠船制;中立国旗帜掩护敌方货物,战时违禁品除外;在敌国旗帜下的中立国货物不受拿捕,战时违禁品除外等等等等。

    被欧洲国家急急拉拢来签署同意该宣言,印证了帝国地位的急速提升,当然,也显示出欧洲国家,开始渐渐忌惮中国包括海军在内的军事实力。

    不管怎么说,这封电文和前一封一样,是值得高兴的事。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为两个姑娘起名字了,花姬和莎娃,一前一后相丢两个月,都诞下了龙女。

    出了书房,却见走廊中,在一处通往地下室的罗马立柱水晶扶手旁,叶卡捷琳娜正与李嬷嬷说着什么。

    叶昭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叶卡捷琳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我想去看看她们的墓地,您能不能带我去?”

    叶昭知道,她说的是侍女柳博芙和长随,她们的尸体已经被侍卫收殓,埋在了距离别墅不远的一处小树林旁。

    叶昭微微点头,说:“我也应该去看看。

    叶卡捷琳娜露出喜色,说道:“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又说道:“我去换衣服。”

    叶昭干咳一声,虽然她丈夫不是因自己而死,但俄国民粹党派蓬勃发展离不开中国入侵造成的影响,自己总要担些责任,现今却成了她眼里的好人,未免有些尴尬。

    叶卡捷琳娜的精致脸蛋突然又从卧室门缝探出,小心翼翼的问李嬷嬷:“李女士,您能不能帮帮我?——

    叶昭知道欧洲贵族女性衣饰繁琐,遂对李嬷嬷点了点头。

    等了有半个多小时,李嬷嬷才来书房禀告,说是叶卡小姐准备好了。

    叶昭出书房见到叶卡捷琳娜微微一怔,她换了一袭华丽的红色宫廷长裙,或许也是叶昭见过的最华丽的西方贵族服饰,硕大的裙摆层层叠叠,到处都是蕾丝花边,高耸酥胸到纤腰的部位,六朵怒放的蕾丝红花娇艳欲滴,俄国艳后身材本来就极好,加之现今欧洲衣裙和内衣的风格,腰肢显得极为纤细,不盈一握。

    红发结成的高高发髻精致的就好似艺术品,亮丽夺目。

    “我找不到合适的裙子,就穿了最漂亮的,我想告诉她们,我生活的很好。”叶卡捷琳娜碧眸黯然的说。

    这位妖艳姿色在俄国上流社会闻名的高傲艳后,经历重重惨变之后,或许更像个孤苦无依的黄莺。叶昭微微点头,说:“走吧。”

    三个小坟头,坟前插了木牌,用俄文写了三个人的名字,这一带土丘溪流环绕,绿荫遮映,环境倒是极好。

    马车驶离的时候叶卡捷琳娜还依依不舍的从车窗向外望去。

    马车里,两人都不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直到进了市区,叶昭才睁开了眼晴,看向这座陌生的城市。从十八世纪起,叶卡捷琳堡便是乌拉尔地区的炼铁业中心,现今叶卡捷琳堡有炼钢厂、蒸汽机车厂等等重工企业,是仅次于莫斯科的俄国第二大工业城市。

    政权更迭的无序状态使得叶卡捷琳堡的工厂大多未遭到破坏便落入了中国人手中,但也可以说,还在俄国人手中。

    同新西伯利亚等地的移民不同,移民多生活困苦才去开拓东部,而叶卡捷琳堡以及乌拉尔地区的俄国人的思维才能代表真正的俄罗斯民族,他们不似俄国移民那么好控制,绝大多数人对中国人是敌视态度。

    很多俄国实业家并没有逃离叶卡捷琳堡,而是留下来保护自己的财产,甚至有些实业家组织起武装看护工厂,虽然这类武装都被取缔,但大多数是强行取缔,由此引发的对俄国人的大批枪决只会加剧俄国人对中国人的仇视。

    十八世纪,西方对中国普遍存在一种向往和膜拜,俄国也不例外,贵族们热衷于收集瓷器、涂漆的饰物和中国艺术品,便是到了几十年前,俄国文学界大多数作家对中国还是赞美之词,如普希金,提到中国人、美国人和德国人,称中国人为知礼的中国人,美国人为粗鲁的美国佬,德国人干脆就是德国鬼。

    奥涅金在诗里则歌颂孔子为圣贤,教导他如何教育青年等等。

    这类诗人大多未接触过中国,但出身贵族阶层,从小耳渲目染令他们对中国神往。

    但随着西方人与中国人接触越来越多,尤其是鸦片战争之后,俄国人渐渐轻视起东方邻团。

    以叶卡捷琳堡的俄目人为例,虽然现今中国人占领了他们的城市,不过高傲野蛮的民族性格使然,他们并不会真正屈服,骨子里还是认为罗斯人高人一等,比中国人优秀。

    刚刚占领叶卡捷琳堡时,几乎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帝国军队采取了高压统治,比如宵禁,遇到宵禁时敢于上街的俄国人直接击毙;比如听到枪声或者遭遇冷枪,如果查不出持枪者,往往一个弄堂的俄国人都被屠杀,凡此种种,不必细表。

    这些残酷的手段虽然使得叶卡捷琳堡的俄国人更恨中国人,但至少令他们暂时不敢反抗。

    可不管怎么说,现今时代,若说想真正占领一个成型并且有着辉煌历史的民族的土地,尤其是涉及人口稠密区,短时间内或许能实现,从长远来说,消化起来很难很难。

    除非把占领区的俄国人全部驱逐出境,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这种征服会引起诸多问题,也不现实。

    不过帝国军队开进了乌拉尔,西线军团,甚至攻克了奥伦堡,若说不折腾一番又如何甘心?

    看着略显萧条的城市,叶昭微微入神。

    叶卡捷琳娜并不知道叶昭在想什么,她小声道:“您是个好人,我只求您别把我交给自由公社的暴徒,我宁愿被中国人处置。”

    祭拜之后,叶卡捷琳娜从悲恸中渐渐清醒,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她被叶昭收留的消息肯定会流传出去,昨日晚上暴民们聚集在别墅前要人的场面吓坏了她。

    每次被她夸自己是好人,叶昭都不免心虚,尤其是刚刚,正琢磨一条条对于俄国人来说比较恶毒的阴谋呢。

    摆了摆手,叶昭道:“我不会把你交给暴民的,统帅部问起,我就说他们认错了人。”

    叶卡捷琳娜知道叶昭被任命为这座城市类似于市长之类的官职,而且定然在东方是个颇有权势的人,不过收留她,冒的风险未免太大。

    叶卡捷琳娜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虽然乌法有一支仍然效忠皇室的军队,在俄国境内,这样的城市很有几个但民意联盟已经掌控了大局,昨日看报纸,欧洲各国已经准备承认民意联盟政权的合法性,这些效忠皇室的城市,要么改弦易辙,要么也难逃被血腥镇压的下场。

    民意联盟本就有许多开明贵族参与,原本无序的反叛和屠杀渐渐被遏制,投向新政权的贵族只会越来越多。

    而她因为特殊的身份,却很难得到新政权的赦免,尤其是在她的丈夫被暗杀,皇储和皇子都被残忍杀害后,在新政权公布的沙皇罪状中,她已经被描述成一个贪图享受、祸国殃民的妖妇。

    是以叶卡捷琳娜一句“如果您送我到乌法我会重重酬谢您……”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叶昭突然敲了敲车厢,马车遂缓缓停下,长街尽头一座圆顶教堂旁,却是有一家营业的中国餐馆,挂着中俄双文匾额“四喜酒店”门前,正是一名中国伙计,叶昭诧异极了,好大的胆子。

    现今来叶卡捷琳娜的中国商人,可是少之又少。

    不过这个酒馆定然甚得中国军人喜爱,说不得仅此一家,可以小发一笔。

    叶卡捷琳堡整座城市的布局,并不是东西南北走向的宽敞大街,位于河畔,城市的建筑物有些杂乱,长街到了这所教堂,转而向南,斜斜而去。

    叶昭挎了指中国餐馆,对从马车上翩翩而下的叶卡捷琳娜道:“尝尝外面的中国菜。”

    卫护马车的三十多名侍卫纷纷下马,他们一概穿黑色唐装,背背步枪,既不太过惹眼,又是一支相当具有威慑性的力量。

    迈步走向餐馆的时候叶昭突然就一个转向,进了旁边的商店,是一家帽饰店,门本来仅仅开了一条缝,在前面的侍卫见到叶昭转向,早快跑两步,将门推开,几名侍卫当先涌了进去。

    随着中原简便服饰风格传入,欧洲女性成衣店才逐渐起步,在俄国就更不多见,贵族妇女衣饰不消说,裁缝的天下,贫困阶层甚至包括中产阶级,大多自己买了布缝制。

    帽饰店相对而言要多一些,叶昭进入的这家帽店,明显遭到过劫掠,本来墙上挂壁画的部位要么变成空白,要么就是壁画有破损。

    墙壁两侧钉的木架上,挂的帽子也不多了,大概都是存嗯

    帽店老板是个中年俄国人,见到一伙中国人进来,态度极为冷淡,而看到走在叶昭身边的叶卡捷琳娜时,微微一呆。

    叶昭扫了一圈,看向老板身后,老板本来不想躲开,却被侍卫用手一拨就拨到了一边儿,他身后木架上,却是有一顶夸张无比的红色礼帽,银饰闪闪,漂亮的羽毛足有半米高,叶昭就走过去摘下来,回身示意,见叶卡捷琳娜没有反应,就将帽子戴到了她头上,微微点头,说:“就感觉你缺个帽子,现在就完美了。”

    叶卡捷蚺娜一呆,她不知道叶昭刚才比划什么,听叶昭问“可以么?”她下意识点头,却不想叶昭却是要给她戴帽子,这帽子是买来送给她的?

    虽然过了近半年的流亡生涯,但人之一生,曾经的荣华生活自难以磨灭,这顶帽子刚刚看到叶昭拿在手里,她就很喜欢,说起来,虽然衣裙随身带了些,但漂亮的帽子却是逃亡时没办法携带的。

    俄国老板已经蔫了,唯一没有遭劫的镇店之宝又被中国人发现了,没有比这再倒霉的事情了。

    叶昭问他:“帽子多少钱?”

    俄国老板怔了下,脸色更苦,就从身上摸出几个银币给叶昭,说道:“我已经几天没卖出去一顶帽子了,这是我仅有的银币。”

    叶昭有些无奈,转头来到铜镜前,对叶卡捷琳娜招了招手,叶卡捷琳娜早就想过去照镜子呢,见叶昭无奈神情,不觉好笑,这些日子,泪早已流干,今天是第一次升起想笑的感觉。

    翩然走到叶昭身侧,镜子中现出一个气质高雅的大美人儿,人比花娇,和叶昭站一起宛若金童玉女。

    那边通译已经开始训斥店老板,本就是,将大皇帝当成敲诈勒索之徒,这不想死么?

    “到底多少钱?一个铜币也不差你的!”通译最后皱着眉头问。

    店老板心里骂装模作样,以为中国人是在俄国美女面前装斯文呢。中国军人拿东西不给钱的多了,问一问,举手便打,甚至“征做军用”几个字都懒得说。

    “五十个银卢布。”店老板小心翼翼报了进价的一半。

    通译打开公事包,数了二百五十元递给店老板,心说奸商,一顶鸟毛帽子敢往死里要钱。但为大皇帝付账,又哪里能讨价还价?

    一枚银卢布钿佐洛特尼克纯银,也就是略高于门克,中原银币则含银巫克左右,中原银币兑银卢比的比率一向是12,帝国纸币便是引了。

    叶昭正准备向外走的时候,两名侍卫突然守在了他面前,几条黑影随即扑进了悬着布帘的里屋,用俄语大声喊:“不许动,举手!”这是必须要学的。

    里屋传来女子的惊叫,店老板急忙道:“不要伤害她,她是我的老主顾,不是叛乱分子!”

    在侍卫手枪威逼下,一名穿着贵族长裙的美貌夫人举着双手走出来,脸色惨白,身子簌簌发抖。

    通译走过去,大声问她“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躲在里面?”云云。

    俄国女人吓得站都站不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通译则将目光看向同样被枪口对着,慢慢举起双手的店老板。

    店老板道:“她,她是来典当帽子的,可我现在几天也卖不出去一顶,不想收她的帽子,这不正说呢,看到你们骑马过来,我,我就叫她先进去躲来……”说到这儿滞了一下道:“如果我能知道您是讲道理的中国先生,就不叫她躲了,她真的不是叛乱分子,你们不要抓她。”

    叶昭挥挥手,正想走呢,叶卡捷琳娜惊呼一声,“安菲娅,是你吗?啊,圣母玛利亚,真的是你。”

    那名俄国女人茫然看过来,这才见到叶卡捷琳娜,刚刚极度恐惧中,又哪里敢打量这些中国人?

    “卡秋莎……”俄国女人惊异无比的看着叶卡捷琳娜。

    卡秋莎是叶卡捷琳娜的昵称,家人和亲密的密友才会这般称呼,安菲娅不但不称呼叶卡捷琳娜殿下,反而用了爱称,显然和叶卡捷琳娜的关系不一般。

    叶卡捷琳娜已经对叶昭道:“安菲娅是我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父亲是本地的总督……”说到这儿嘎然而止,这才思及可能出卖了自己的好友。

    叶卡捷琳堡总督,实则就是乌拉尔地区类似于省长之类的官职,叶昭倒是扫到过关于这位总督的情报,强硬的保皇派,指挥了乌拉尔地区数场防御战,好像突围去了乌法。

    若不是俄国内乱加之中国人攻击速度极快,想也不会出现总督亲属滞留在占领区的情况。

    叶昭对叶卡捷琳娜点点头,说:“你们聊。”转身走了出去。

    叶卡捷琳娜跑过去,抓住安菲娅的手,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但看到安菲娅疑惑的看着她,又看向中国人,叶卡捷琳娜脸蛋一红,以她的身份,却和中国人走到了一起,遇到熟人,自不免羞愧。

    但比起中国人,要说恨,叶卡捷琳娜更恨革命党人,是革命党人毁了她的一切。

    “你的炎亲还好吧?你丈夫呢?你怎么在这里?”叶卡捷琳娜一连串的问这位闺中密友。

    安菲娅笑容苦涩,更有些难为情,说道:“我想用帽子换些面包。”

    现今的叶卡捷琳堡,食粮比什么都金贵,安菲娅将值钱的东西都卖了,但还是断了粮,她和她的丈夫已经几天都没有吃过顿饱饭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