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书房中,叶昭翻阅着几封京师来的电文,多是欧洲各国公使的动向,前几日叶昭令外务部暂时婉拒了德意志的调停意向,现今是关键时刻,不能令欧洲国家想掺和进来就名正言顺掺和进来,若不然,俄国的变数就太大了。

    现在叶昭只担心欧洲国家会协调立场,一起干涉俄国政局,要尽量在欧洲国家对俄政策明朗前将俄国的这场动荡引导为符合中国利益的节奏。

    轻轻响起了敲门声,郑阿巧在外面道:“主子,叶卡姑娘求见。”

    叶昭开始怔了怔,然后才知道郑阿巧说的是叶卡捷琳娜,随即将电文放入抽屉,说道:“请进来吧。”

    门被轻轻推开,端着红漆花卉茶盘的叶卡捷琳娜缓步而入,她步态轻盈,端庄高雅,红色宫廷长裙,宛如欧洲宫廷版的贵族芭比娃娃,我见犹怜。

    叶卡捷琳娜泡了两杯香茗,叶昭坐在大理石茶几一侧沙发上,又请叶卡捷琳娜也坐,问道:“叶卡捷琳娜小姐,是不是住的不习惯?”

    叶卡捷琳娜摇头,说:“不是的,谢谢文先生的照顾,我住的很好,真的很感谢您。”她深邃碧眸流露出的感激之色看来不是作伪。

    叶昭品了口茶,笑道:“小姐泡茶的火候可以和中国茶师媲美了。”

    “您太夸奖了,是您加茶好。”叶卡捷琳娜腼腆的笑笑,俄国接连战败,她以前的高傲也荡然无存,现今失陷在占领区,就好像中国人砧板上的鱼肉,传说中无恶不作的中国人,幸好,也有文先生这样的伸士。

    过了会儿,叶卡捷蚺娜问道:“文先生,您应该知道维特子爵不愿意为市政厅服务的答妄。”

    叶昭这才知道她的来意,维特夫人前两天来过,她劝说维特子爵为中国人效力失败,看来维特子爵这次很决绝,甚至不再顾及叶卡捷琳娜的安危,从当初维特夫人答应的那么痛快,实则可以知道叶卡捷琳娜定然有着特殊的身份。

    只是俄国乱局已成,一个贵族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实在也无暇顾及。

    维特夫人应该也同叶卡捷琳娜说了此事,而且叶卡捷琳娜也清楚她能来中国人住所避难的交换条件。

    不过维特子爵破坏了这个“交易”却又一直不见叶昭将她赶出去,叶卡捷琳娜自不免心中疑惑。

    叶昭放下茶杯,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虽然我和维特夫人事先讲好了条件,她未能守信,但既然我收留了您,总不能再将您赶出去,我们中国人有句话,过门都是客,又说一诺千金,您只管放心住下去,等这场战争过后,我会送您回您的祖国。”

    叶卡捷琳娜轻轻点头,说道:“我懂了,文先生,谢谢您。我不打扰您了。”起身告辞,翩翩而出。

    俄国各地暴动情况愈演愈烈,当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的消息传出之时,莫斯科也落入了革命党手中,俄国各党团联盟在莫斯科召开大会,宣布民意联合党在莫斯科成立,并且号召各党团承认俄罗斯共和国的合法性。

    此时俄国境内,大部分的省区长官、总督要么倒戈,要么地方政府被推翻,毕竟军队大多来自下层民众,沙皇遇刺身亡,又传闻皇储亚历山大和两个弟弟弗拉迪米尔大公、阿列克谢大公都在莫斯科东部的小城被暴徒绞死,谢尔盖大公和保罗大公年纪幼小,不知所踪。在这种境况下,军队的倒戈也不可避免,而随着大革命爆发的,就是对守旧贵族野蛮的杀戮。

    没几日后,逃亡的守旧贵族们在俄国首都圣彼得堡宣布成立彼得斯科公国,莎娃的爷爷就任公国大公,公国得到了圣彼得堡北部贵族和芬兰人的支持,同时逃亡北域的贵族络绎不绝。

    实则整个公国控制的面积极为狭小,不算芬兰人疆域的话,大概和中国一个行省差不多,但这片土地位置却极为重要,乃是俄国进出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俄国波罗的海舰队也宣布向公国效忠。

    不消说,这段日子叶昭自然忙得前心贴后心,整日逗留在统帅部。

    坐在回住所的汽车上,叶昭闭目养神,管制下的新西伯利亚报纸,很快也会铺天盖地报道沙皇遇刺和俄国共和的消息,这一刻,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拐点。

    帝国军队,再次向西推进,发起了夏初攻势,实则就是保持对俄国共和派的压力,令其无暇去进攻彼得斯科公国,令莎娃的爷爷和父亲能尽快站稳脚跟。

    同时,帝国外务部开始向英、德、奥等欧洲国家通报战况,向各国透露准备承认莫斯科共和政权并且将会同俄国共和派进行和谈的消息,同时帝国也将承认彼得斯科公国的合法性和独立性。

    现今球踢到了欧洲列强的一边,他们若想介入中俄和谈,很大程度上就要先认同中国的立场。

    若想将西方国家完全踢出局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将是改变欧洲大陆力量对比的事件,欧洲国家不可能不参与其中,主动邀请他们令他们遵守中国人最先制定的游戏规则,可以避免俄土第十次战争后俄国的遭遇。

    当时俄国大胜土耳其,却因为欧洲国家干预不得不废除与土耳其签订的对俄国人极为有利的和约,改签柏林条约,原本的重大优势立时化为乌有。

    自己,可不能重蹈俄国人覆辙。叶昭现今最担心的反而是德国人的态度,德国人的利益重心在欧洲西部,对于东部强大的邻国被削弱其固然会乐见其成,但想来德国人也最不想看到中国人影响力渗入俄国甚至东欧地区,而保持一个敌视中国而又可以抵抗中国入侵的次一等强国,最符合德国人的利益。

    从地缘政治考虑,中国人在东部没有对手,其帝国向西扩张的话,俄国将会是一个天然的屏障。

    中俄之间的战争,俄国军队的惨败固然令中国在西方世界的地位大大提升,但却也会引起许多欧洲政治家的焦虑,这个庞大的帝国如果执行一种军事扩张的政策,定然会威胁整个文明世界的政治经济秩序,若真到了那一天,出现联手遏制中国的局面几乎不可避免。

    叶昭现在,就是希望尽力避免涝种情况的发生,削弱俄国符合中国的核心利益,但这不代表着中国和当初拿破仑帝国一般,要征服一切可以征服的土地,这个信号要明白无误的向西方世界释放,以免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主子,维特夫人见过叶卡小姐,已经回家了。”前排的郑阿巧突然想起一事,回头禀告。

    叶昭繁乱的思绪被打断,微微点了点头。

    昨日晚间武警司令部下属的某个部门,不知道怎么就跑去维特子爵家里查维特夫人妹妹的事,恰逢叶卡捷琳娜去看望维特夫人,没有居民通行证,当即被带去了武警司令部,把维特夫人急得团团转,当时又找不到叶昭,据说急得直掉泪。留守的侍卫匆匆赶去,但移民署的招牌人家却不放在眼内,直到消息到了叶昭耳朵里,派了曲沼去领人,这才大半夜的将人接了出来,说起来,也多亏有移民署的牌子,不然叶卡捷琳娜还不知道要遭遇什么悲惨境遇了,在异国他乡服役的军人,又有几个是善茬?

    上午时分,阳光明媚,叶昭却是困顿的不行,几日几夜没合眼,用脑太甚,真想倒头便睡。

    洗过澡匆匆进了卧室,卧室门敞开,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娇喘声,令叶昭一怔,举步而入,猛的就呆住。

    却见贵妃床红幔之中,娇躯起伏,喘声媚惑,仔细看去,这才看清楚,是娜塔莎,正与叶卡捷琳娜滚来滚去的不知道作甚么,半分钟后,叶昭才看出端倪,两人是在打架呢。

    开始叶昭只觉得灯笑,但不一会儿,可就尴尬起来。

    此时娜塔莎正骑在叶卡捷琳娜身上,双手奋力抓着叶卡捷琳娜的手,想将奋力挣扎的叶卡捷琳娜制伏,娜塔莎穿着中国古韵的绣荷花蜜绸子袄裤,金发蓝眸本就诱人,此刻一双涂着红玫瑰趾甲的性感小脚陷在叶卡捷琳娜华丽的红裙裙摆中,叶卡捷琳娜一双雪白纤细长腿若隐若现,纤足穿的是一对儿蕾丝花边的小白袜,柔美足踝结着漂亮的蕾丝花,无力的垂落。

    娜塔莎金发垂在叶卡捷琳娜的精致脸蛋旁,低声在叶卡捷琳娜耳边说着什么,两人都娇喘不已,想来已经扭打了好一会儿,两个尤物剧烈起伏的酥胸挤压在一起,那画面要多诱人便有多诱人。

    如果看过美女斯文扭打比力气的画面,便知道是何等诱人,更不要说美轮美奂的两个欧洲贵族少女了。

    叶昭可没见过娇妻们粉拳玉腿的扭打,任他定力超强,此刻也忍不住微微气喘、口干舌燥。

    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咳嗽了一声。

    扭头见到叶昭,娜塔莎和叶卡捷琳娜都吓了一跳,娜塔莎急忙跳下来,叶卡捷琳娜也起身,踱拉上宫廷金缕鞋,匆匆跑了出去。

    “先生,对不起。”娜塔莎垂着头,不敢看叶昭,一双雪白小脚踩在牡丹地毯上,蔚为诱人。

    叶昭奇道:“怎么回事啊?”别说,突然就精神了,睡意全消。

    娜塔莎低着头道:“我要去北京了,回来收拾东西,可看到她睡在您的房间,问李婶才知道,她是个租客,和您并没有特殊的关系,我就提醒她,回她自己的房间睡,不要睡脏了您的床,谁知道她张嘴就训斥我,态度恶劣的很,后来,我们就……,我们呃……”

    叶昭哑然失笑,叶卡捷琳娜想必也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现今胆子渐渐大了,定然是对自己卧室宽大的贵妃床来了兴趣,自己又时常不在,白日间便偷偷来睡,以她的性格,其实也未必是偷偷来睡自己的床,或许只是新奇,过来躺一会儿体验体验,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恰好遇到娜塔莎,这位小姐或者说夫人只怕在俄国也是高高在上的角色,自然见不得俄国女孩来教训自己,三两句言语不和,结果就扭打起来,也说不上扭打,毕竟没有抓头发咬胳膊之类的泼妇行为,算是较量力气吧。

    嘿,倒也热闹。叶昭突然又是一怔,问:“去北京?”

    娜塔莎说:“是,总部选派了三十个人去中国北京学习中文和专业知识,我也被选中了。”

    叶昭倒是不知道有这么个事儿,本也是,现今帝国大事小情,本就不必他事事操心。

    娜塔莎又道:“下午三点就要在总部集合。”

    叶昭哦了一声,说道:“本来在这边儿有你陪我挺好,这可不耳了。”这话倒是心里话。

    娜塔莎道:“那,我就不去了。”

    叶昭摆摆手,说道:“是好事,要去。”看着金发蓝眸却穿着绸子袄裤蜜桃般诱人的娜塔莎,叶昭走上两步,轻轻抱住了娜塔莎的腰,香气扑鼻,火辣辣胴体拥在怀中滋味无穷,叶昭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就放开了她。

    刚刚搂住娜塔莎时,能感觉到娜塔莎娇躯猛的一僵,蓝眸惊惶,只是不敢闪躲,或者说,也不能闪躲。

    叶昭笑了笑,说:“去吧,不过叶卡捷琳娜睡你的房,可别再打起来。”

    娜塔莎忙道:“不会了,我再不会和她吵架了。”犹豫了一下,说道:“那,那我走了。”

    叶昭微微点头。

    娜塔莎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道:“现在还有时间,要不,我陪您睡会再走?”说这话的时候脸蛋微微有些红。

    叶昭摆摆手,说道:“去吧。”

    娜塔莎松口气,快步离去。

    叶昭躺在床上,想起刚才娜塔莎和叶卡捷琳娜的“较量”不禁微觉好笑,甚至古井不波的心也有些躁动,眼前总闪现着臀波乳浪、纤细美腿和雪足纠缠的绮施画面。

    膛膘胧胧中,不知不觉睡去。

    叶昭阴来的时候是傍晚时分,脐拉上拖鞋准备去找些吃的,走庇里,壁灯幽幽的闪烁。

    一丝女子的哭声突然传入耳朵,叶昭头皮就是一麻,犹豫了下,便循声走去,哭音来自娜塔莎的房间,门紧紧关着,若不是叶昭耳月灵敏,想也不易察觉。

    叶昭轻轻敲门,哭声嘎然而止,过了会儿,叶卡捷琳娜娇媚的声音:“请进。”

    叶昭推门而入,问道:“娜塔莎走了吧。”却见叶卡捷琳娜背负双手站在窗前圆镜梳妆台旁,柚换了袭尝蓝色宫廷长裙,婷婷玉立,高贵端庄,芭比娃娃一般完美的脸蛋,性感妩媚的身材,有着别样的诱惑。

    叶卡捷琳娜没想到进来的是叶昭,本以为是李婶,叶昭从来没来过这间房,见到叶昭她不禁有些局促,小蓝宝石宫鞋向后退了两步。

    叶昭见没了娜塔莎的行李,点点头,说:“走了。”又问道:“你哭什么,是娜塔莎又和你吵架了?”

    叶卡捷琳娜摇头,长长的睫毛低垂,碧眸又开始蓄泪。

    叶昭奇道:“她真没和你吵架?你只管跟我说,她也不是个任性的姑娘。”见叶卡捷琳娜一个劲儿摇头,晶莹的泪珠却从娇嫩脸蛋上滑落,叶昭不禁想起一事,脸微微一沉,说道:“在宪兵司令部受委屈了吗?”在俄语里,中国武装警察大队部便被译为中国宪兵司令部,就好像中国的俄语本意是契丹一般。

    叶卡捷蚺娜突然就哭出了声,叶昭心说是了,眉头渐渐蹩起,攻城掠地时出现些劣迹也实在难免,但在统治之地,宪兵司令部中,可容不得这事儿。

    “你别哭,还认识那人吗?这就带郑阿巧,就那大个子去认人。”

    叶昭的话却令叶卡捷琳娜加眼泪落的更急,只是她一个劲儿摇头,说:“不是,不是的,中国宪兵只是吓我,没,没做什么……”

    叶昭道:“那你哭什么?”

    叶卡捷琳娜慢慢将背着的手伸出来,摊开手掌,有数道血痕,手上红肿一片,叶昭一见便知道,是用藤条打的,而且,打得还挺狠。

    叶昭问道:“是李婶打的?”

    叶卡捷琳娜垂头不语,其实她落在中国人手中,本来什么可怕的后果都想过,也想过自杀,被打了几下更没什么,只是刚刚自伤身世,更因为消息闭塞,不知道本国情形,心乱如麻,不免低低啜泣,在人前,她绝对不会哭,这是种自贬身价的举动。

    但面对这个根本说不上认识的中国男人,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出了声,或许因为这个男人,和她熟悉的世界,有着很多共同点,有着同一类的气息,虽然,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她的手确实是被李嬷嬷打的。

    李嬷嬷渐渐搞明白了叶卡捷琳娜和大皇帝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个寄宿的租客,虽然美貌,但大皇帝话都不跟她说一句,想来也没看中她,再等闻听叶卡捷琳娜偷偷跑去万岁爷寝宫睡觉,更和娜姑娘打了起来,那还得了?这要过去,都砍头的罪呢。

    她自然要教训教训这个番邦狐媚子,叫她知道什么是上下尊卑,用藤条打叶卡捷琳娜时见这狐媚子挺能忍,并不哀告求饶,隐隐有高傲之色,李嬷嬷大为上火,更多打了几下。

    当被叶昭唤进叶卡捷琳娜的卧房要她去拿药酒,李婶吓了一跳,等送回来见到大皇帝亲自动手帮这个狐媚子抹药酒,李嬷嬷差点吓死,急忙溜了出去,再不敢露面,只盼万岁爷龙体事忙,忘了刚刚的事儿。

    叶昭坐在木椅上,叫叶卡捷琳娜双手摊放在桌子上,他则用棉签蘸着药酒轻轻帮叶卡捷琳娜涂抹手掌伤口。

    叶卡捷琳娜不时蹩眉,但却不吭声,碧眸静静看着叶昭,突然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般好?”

    叶昭就笑,“对你好吗?我可不觉得。”想了想道:“李婶打你不对,但都是我们中原过去的旧规矩,你也不要怪她。回头我找个俄国男人将她嫁了,叫她学学你们俄国规矩。”

    叶卡捷琳娜扑哧一笑,说:“你,你真好玩。”

    叶昭笑笑,放下了药瓶,说道:“好了,明天我叫李婶帮你涂药,放心,她不会像今天这般野蛮了。”

    叶昭起身向外走,叶卡捷琳娜突然道:“文,谢谢你,如果以后我能回到祖国,一定用最丰厚的礼物感谢你。”

    叶昭笑着摆摆手,走了出去。

    不过叶卡捷琳娜显然是个黄牛党,第二日,就不见了她的踪影,叶昭倒也派人去寻她,毕竟不能在自己手里丢个大活人,可人没寻到,去维特夫人家通报消息的侍卫回来说,维特夫人焦急的样子好像是装出来的。

    叶昭索性也就不再理会,几个小女人,还能折腾出什么名目。

    此时东南平原的报纸,也开始大肆报道沙皇被刺杀革命党开始掌权的新闻,也报道了彼得斯科公国成立的消息。

    在喀山忠于皇室的军队被共和派击溃。

    半个多月后,当帝国军队推进到乌拉尔山脉,占领了叶卡捷琳堡等大城市时,俄国共和派终于同意进行停战谈判。

    实则因为俄国混乱无比,其军队、民众早已谈不上有序的撤退,铁路没有被炸断,在叶卡捷琳堡和几座乌拉尔东部城市,中国军队还俘获了数辆火车头和车皮,若不是鄂木斯克大桥被炸断,在中国铁道兵抢修下,几乎能令叶卡捷琳堡和新西伯利亚通车。

    但现今因为额尔齐斯河大桥被炸断,火车只能从叶卡捷琳堡驶到鄂木斯克西岸。

    德国、英国、奥匈帝国都派出了全权代表奔赴圣彼得堡参与调停交战国三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中国和俄国之间的停战谈判。

    新闻纸上,本次会议被称为彼得斯科和会。

    实则围绕本次和会在哪里召开也展开过长时间的讨价还价,按照惯例,欧洲事务多在巴黎协约,但现今刚刚战败的法国人没有了话语权,德国人则希望本次和会在柏林召开,英国人提出了异议,在中国提议下,最后会议地点定在了圣彼得堡。

    叶昭知道,可以说,现今战斗才刚刚开始。战场优势如何转为真正的利益?边界问题、赔款问题等等等等,在东方人第一次参加的列强俱乐部的和会上,新生的帝国要想获得自己应该获得的利益殊为不易,这将是一场没有硝烟却更为激烈的真正战争。

    中国全权代表为政务院副总理大臣李鸿章。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