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着只芙拉掺着小杯舁坐在自己身边喝牛奶,叶昭就笑,不由得就想起了蓉儿小时候,想想,可能真的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往事。

    “客厅”也是娜塔莎哥哥和嫂子的卧室,木椅子坐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木床看来也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墙上挂着色彩暗淡的西洋风格油画,显示出主人也曾经是有品味的富足家庭。

    叶昭站在油画前,看着油画中的夕阳、木屋,娜塔莎的父亲道:“是娜塔莎画的。”叶昭微微颔首。

    刚才享用晚餐的时候娜塔莎的父亲和哥哥爆发了激烈的争论,娜塔莎的哥哥要种植沙棘林,因为有中国商人收购沙棘果,生产一种祛热解毒的中成药“人丹,”娜塔莎的父亲坚决不同意和中国人打交道,碍于叶昭在场,话语不算很尖锐,但也可以看得出娜塔莎的父亲对“亡国奴”的身份极为在意。

    叶昭并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讨论,只是默默聆听,两人都不会知道,他们之间的每一句对话都可能对所有生活在占领区的俄国人的命运有着天堂地狱般的影响。

    中原大规模移民是肯定要开始的,只是对于俄国人叶昭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将他们全部迁徙分散,亦或驱逐其回俄国内地,还是任由其在占领区生活,成为少数民族的一员?

    或许,这也不是一揽子计划可以解决的,区分对待、多管齐下,慢慢将东南平原变成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欣赏着娜塔莎的油画,叶昭慢慢喝着热牛奶,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儿,喝着人家的牛奶,还在琢磨怎么发配人家不是?

    咕呕挞的高跟鞋声音,香风习习,娜塔莎来到了叶昭身边,奇怪的是,娜塔莎的嫂子也追了过来,一直拉娜塔莎的胳脖,小声在娜塔莎耳边说着什么。

    叶昭转头看着娜塔莎的深邃蓝眸,说道:“有事情要跟我说?”

    娜塔莎的嫂子连忙道:“没事,没事。”向外拉娜塔莎。

    娜塔莎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

    叶昭点点头,自去看油画。

    “先生,您,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我想见见被宪兵抓到的叛乱者。”塔娜莎鼓足勇气,又急忙道:“我知道,这很难为您,但我真的是没办法了,他,他是我的未婚夫。”

    娜塔莎的嫂子连连顿足,看着叶昭的眼神更有些惊慌,显然,她担心和反抗分子沾上关系,全家都会跟着遭殃。

    娜塔莎蓝眸有泪花闪动,“先生,我求求您了,贿赂宪兵的钱,我,我以后加倍还给您。”

    虽然好像文先生在中国商人中算是比较有地位的,但娜塔莎也知道,中国宪兵和军方可不是中国商人能影响的,只怕要花大笔钱收买人家,而且,他们本国人才好说话,俄国人去贿赂,那肯定马上被当作同党抓起来。

    叶昭深深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跟我来。”

    娜塔莎惊喜交加,但跟着叶昭向外走的时候,突然有些担心,小声对叶昭道:“先生,不会,不会连累您吧?我知道您是好人,不要因为我连累了您。”

    叶昭笑了笑,没吱声。

    村子中央一座砖石建筑的圆房子是村长奥列格的家,现今已经被中国宪兵征用,实际上,在村里搜捕到抵抗分子,奥列格也因为知情不报的嫌疑被关了起来审讯。

    奥列格是最早开垦谢丝其农庄的六位移民之一,客厅有简陋的沙发,铺着动物的毛皮。

    娜塔莎有些局促的坐在叶昭身边,不怎么敢抬头,她知道自己的美貌,只怕中国军人会起歹心,但文先生叫她跟了来,她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安危打退堂鼓,耳边听着文先生和中国军官叽里咕噜的说话,也听不明白。

    但从语调能听出来,中国军官和文先生说话是很客气的,她渐渐壮起胆子,偷偷瞥向叶昭。

    尼莽吉此次带了一个武警小队坠人,和治安团一个中队曲余人的俄国伪军来谢丝其为“叔叔”保驾护航,当然,俄军也是挑选的最放心的中队,手上都沾满了抵抗分子的鲜血。

    叶昭询问,尼莽吉则小声介绍着俄军治安团的构成和战斗力。

    叶昭却是想起了二战时期德国控制的俄国伪军俄罗斯解放军,是一支几十万人的力量,但还未来得及大展拳脚德国就被击败,最后的下场都很悲惨。

    不过伪军力量,在帝国军事体系中,当炮灰都不必了,反而可能会影响大局,粗劣的装备下,在占领区维系治安还是不错的,也不用担心大规模叛逃。

    就在叶昭和尼莽吉叙话之时,外面脚步声响,随即一名五花大绑的俄罗斯青年被推搡进来,俄罗斯青年显然刚刚被冷水冲洗过,但仍可看见皮开肉绽的伤口,虽然没有刑具,短短时间,他吃的苦头可不小。

    娜塔莎腾一下就站了起来,俄罗斯青年见到娜塔莎,怔了下,随即满脸怒火,对着娜塔莎大吼起来。

    叶昭听的分明,他是在喊:“你这个蠢猪,不要为了我出卖自己!出卖自己的灵魂!”很显然,看到娜塔莎和中国人在一起,俄罗斯青年的第一反应就是娜塔莎出卖了自己的身体才能有这次见面的机会。

    他更满脸怒火,向叶昭和尼莽吉这边扑,嘴里骂道:“可恶的中国人,我要杀了你们!”随即脑袋和腿上,枪托雨点般落下,青年被打倒在地,还在喊着,骂着,就好像受伤的野兽,脸色异常狰狞。

    娜塔莎眼泪断线的珍珠般落下,捂着嘴,难受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昭起身,缓步走出,尼莽吉使个眼色,也领着武警走了出来,当然.端着步枪的两名武警还是站在门口一瞬不瞬的监视着娜塔莎和她的未婚夫。

    叶昭在马车上抽了根雪茄,正闭目养神的时候车厢一沉,门帘处,寒冽的空气涌入,娜塔莎也慢慢走了进来。

    叶昭看了眼梨花带雨的娜塔莎,又闭上了眼睛,马车缓缓启动。

    “先生,谢谢您。”娜塔莎小声的说,她原本以为能远远看彼得一眼就已经很不错了,谁知道,竟然能和彼得单独相处好长的时间。

    叶昭摆摆手,顿了下,说道:“看来他不是因为你家里破产才和你解除婚约。”

    娜塔莎凄然一笑,说:“为什么解除婚约已经不重要了,时间长了,什么感觉都变了……”马车停下,打断了她的话语。

    月色中,娜塔莎加嫂子正站在木门前不安的张望,显然担足了心事,担心被彼得连累自己一家。见到叶昭和娜塔莎下马车,她才松了曰气。

    叶昭被安排住在娜塔莎哥哥和嫂子的卧室,这也是娜塔莎家里最好的房间了,当娜塔莎抢着从侍卫手里接过叶昭的被褥时,不禁惊异于中国被褥之轻软和暖和,她自不知道这是天鹅绒被褥,不是蚕丝那种天鹅绒,是真正的天鹅之绒。

    而娜塔莎端着一盆热水进卧室,见到郑阿巧拥着一床被子坐在木椅上,就更是奇怪,虽然渐渐知道了郑阿巧的保镖身份,但和雇主睡展一个房间的保镖可并不多见。

    “先生,泡泡脚吧。”娜塔莎将木盆放在了床边。

    叶昭穿了黄绸睡衣,正全身裹着绒被靠在墙头翻看帝国大学教材《经济论》,倒也挺暖和的,看到娜塔莎端热水进来,摇摇头道:“太冷了,今儿不洗了。”

    娜塔莎嗷了一声,端起木盆,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生,我能和您聊一会吗?”

    叶昭微微颔首,娜塔莎将木盆端出去,不一会儿就挞咕的回了卧室,站在叶昭床头,说道:“先生,今天真的谢谢您。

    叶昭道:“那也没什么,不过彼得不可能无罪开释,最好的结果便是被判刑投入监牢,也可能被发配去克孜尔修铁路。”

    娜塔莎呆了呆,说道:“不,这不是真的吧?”被这巨大的惊喜冲击的不知如何反应,她本以为,彼得肯定被处死的,正柔肠百结,不知如何是好。

    她自不知道在她和叶昭走后,尼莽吉就重新提审彼得,虽然在叶昭面前腼腆无比,但尼莽吉委实是个厉害人物,自然通过彼得在娜塔莎面前的反应发现了彼得的软肋,当下就恐吓彼得,如果不交代他所知道的抵抗军成员和组织网络,就派人强奸娜塔莎,更会将娜塔莎关入军营充当军妓,还讲了讲中国如何处置和凌迟女犯,残忍无比的木驴等等酷刑。

    彼得自不知道这是中国前朝的作法,以前在报纸上听说过东方人的这些野蛮行为,其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不但交代了一支十几人的游击队动向,更将新西伯利亚市内一个抵抗分子的网络供述出来。

    尼莽吉除了派人送来密信给郑阿巧,一匹快马已经在回新西伯利亚的路上,只怕今晚整个新西伯利亚都会处在大搜捕的白色恐怖中。

    “先生,谢谢您,谢谢您,您,您花费了许多银币吧?”娜塔莎感动的几乎落泪。

    叶昭摆摆手道:“这和我没关系,是彼得怕伤害你,供出了他的同伴。”

    娜塔莎道:“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先生。”

    叶昭看了她一眼,道:“如果彼得肯真心实意的悔过,对抗叛乱者,也许他还会得到重用,你愿意去劝说他吗?或许这也是你们复合的好机会。”

    娜塔莎摇着头道:“不,不,我和他已经结束了,我只是希望他平安。可是如果您希望我去劝说他,我会去的。”

    叶昭只是随口问问,自不会参与什么侦破审讯抵抗分子的小勾当,说道:“算了。”

    娜塔莎目光落在了叶昭手边绒被上的几本书,最上面的是普希金的《彼得大帝的黑奴》,娜塔莎奇道:“您也喜欢普希金先生的作品?”

    叶昭笑道:“什么都想看看,但俄文本我不大看得懂。”叶昭的俄语,口语尚算流利,但读写上就比较吃力了,这也是因为他不爱下功夫,就以他比较专心学习的德语为例,身边并没有莎娃、伊织这般的便利对话条件,仅仅靠教材和德文通译,却是极快就登堂入室,读写听说都毫无问题。

    娜塔莎拿起了这本小说,说:“我帮您念吧。”

    叶昭笑道:“行啊。”放下了手上的教材。

    娜塔莎随即翻开书页,叽里咕噜读起来,倒也声色并茂,朗读的颇有感情,显见这本未完工的作品她也拜读过。

    这是一部历史小说,普希金描述的是雄才大略的彼得大帝改造俄罗斯的历史时代,中心人物是彼得大帝的养子,“黑人”元帅,实则是阿拉伯人,普希金的曾外祖父。

    看着娜塔莎来回踱步,用甜美的声音朗诵,叶昭就是一笑,说道:“坐上来读吧。”指了指床侧的空位。

    娜塔莎点点头,想了想,便脱掉了军大衣,露出雪白绒衣裤玲珑起伏的曲线,细腰翘臀,令人浮想翩翩。

    她想坐上来,随即又忙道:“我洗澡了。”

    其实看她湿漉漉的卷曲金发便知道了,叶昭微微点头。

    娜塔莎这才坐上床,又觉得背对叶昭太不礼貌,便解开鞋带褪下鞋子,向后挪到了墙边,也靠着墙,给叶昭朗读小说。

    可能是洗过澡嫌麻烦,哪塔莎并没有穿袜子,一对儿雪白涂着淡青的骨感玉,足踩在深红色绒被中,常穿高跟鞋的缘故,翘起弯弯的撩人曲线,在给叶昭读书之时,纤细脚趾不自觉夹起一角红红绒被,颇为可爱诱人。

    叶昭自从来到西伯利亚,几乎就没有真正睡过囫囵觉,最近几天加一起也没睡几个时辰,在娜塔莎甜甜的声音中,眼皮越来越重,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醒来时,娜塔莎早就不在,听郑阿巧说起,娜塔莎在他睡着后就悄悄走了出去。郑阿巧更道:“主子,若不然就请娜姑娘照顾您的起居吧,您也能睡得舒服些,自打来了老毛子的地界,您一天踏实觉都没睡过,奴才看的都心疼。”

    叶昭笑道:“回头再说吧。”

    回到新西伯利亚才知道,全市戒严,维特子爵都被抓了起来,虽然他并不是什么抵抗分子,但曾经收藏过抵抗分子的伤员,更有一处宅子成了抵抗分子的情报中转站,牵涉太深,无论如何宪兵司令部都要办一办他,杀鸡给猴看。

    见到叶昭回转,维特夫人仿佛见到了救星,抹着泪来求叶昭想办法把她丈夫捞出来。

    承祥知道维特子爵与皇兄颇有些交情,是以暂时只是将其软禁,也并没有给他什么苦头吃。

    叶昭自不会干预他们做事,每日见维特夫人抹泪不免尴尬,便令人去外面找房子,准备暂时从维特子爵家搬出去。

    这两日从鄂木斯克传来的消息,沙俄军队镇压了自由公社之后,又有不寻常的调动,这又令叶昭一通忙活,每日在统帅部与苏纳等将领开会,分析俄国人可能的主攻路统

    从叶卡捷琳堡……莫斯科……伦敦一京城……新西伯利亚的密电显示,俄国人会在东线发起反攻,而且很可能准备绕过中国人的鄂木斯克防线,但具体战略却不甚清楚,显然俄国统帅部也意识到了内部的问题,保密工作越来越谨慎。

    在叶昭批示下,试验阶段的反步兵武器“地狱”丙壹型准许投入中俄战场,令苏纳等大为振奋。

    这日傍晚,收到鄂木斯克的两封电报,一封是莎娃哥哥约瑟夫发来的,言道未能见到想见的人;另一封来自新西伯利亚内务局鄂木斯克情报站,说是排查过流亡的自由公社成员后,没有发现巴枯宁,也未听说在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被处决的自由公社成员中有巴枯宁,但不排除其被沙俄军方秘密处决或是丧命于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屠杀中。

    从统帅部回转,在马车上,郑阿巧看着叶昭脸色,说道:“主子,娜姑娘回来了去不去白北鲑?”

    他知道,虽然从脸上看不出来,但主子肯定情绪不佳,去白北鲑散散心或许能令主子稍减烦闷。

    从谢丝其回转的时候,娜塔莎留在了村里与亲人团聚,今日郑阿巧得到讯,娜塔莎回来了。

    叶昭闭着双眼靠在座榻上休息微微颔首。郑阿巧对外面吩咐几句马车随即转向。

    进了热惊滚滚的俱乐部大厅,几乎与前次同出一辙,还是列昂尼德,还是那个座位,正威胁的跟娜塔莎说着什么。

    只是这次叶昭走过去列昂尼德却不怎么买账;只是对叶昭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娜塔莎穿着蓝色牛仔裤和中国现今流行款式的雪白翻领毛衣,越发显得映衬着金发蓝眸那股子动人的清纯。

    其实娜塔莎本来是来辞职的,叶昭虽然没点明要娜塔莎照顾他的起居生活但一句“以后再说吧”郑阿巧自然做起了万全准备,离开谢丝其村前,便通过翻译和娜塔莎聊了几句,问起娜塔莎的欠债情况,又请娜塔莎回到新西伯利亚后便去辞职,欠债方面,要他们去吉安大街“文公馆”讨取。

    谁知道今日娜塔莎说起辞职一事,老板鲁奇博却拒绝了她的请求,以往还找她打探过“文先生”的鲁奇博好像现今并不大在乎什么文先生了。

    接着,列昂尼德就找到了她,威胁她今晚陪他出台,若不然就要她家人好看,更说到俱乐部的中国大老板金先生已经答应,娜塔莎可以跟他外出。

    娜塔莎只说了一句“文先生”列昂尼德就冷笑道:“文先生只怕自己都自身难保吧?副市长先生,他的那位好朋友,被抓起来了你不知道么?”

    列昂尼德打听过叶昭的底细,关系七转八转,最后从一名中国宪兵嘴里知道,与叶昭同来的俄国人认识维特子爵,这很可能就是叶昭可以住进维特子爵府邸的原因,维特子爵府邸就在宪兵司令部后院,所以所谓中国商人住进宪兵司令部很可能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而现今维特子爵被抓,就听闻文先生开始放消息找房子准备搬出来,就更印证了原本的猜测。

    列昂尼德虽然不大敢惹中国商人,但近来攀上了白北鲑大老板金先生,对一个自身可能惹了叛国麻烦的中国商人,列昂尼德自然不会太过礼让,虽说他不可能主动去挑衅,但遇到这么一个中国商人来跟他争垂涎已久的尤物,却也决不会拱手相让了。

    “走吧。”叶昭对娜塔莎道,列昂尼德对他什么态度,叶昭又哪会放在眼内,甚至根本没过脑子。

    娜塔莎呆了呆,文先生确实好像惹了大麻烦,现在跟他走,不但彻底得罪了列昂尼德,更会得罪俱乐部那位神秘的中国老板金先生。

    但她一丝都没犹豫,就站起来想跟叶昭向外走,以后的事,管它呢?

    舞池光线变幻,一曲渐终。

    “坐下!”列昂尼德冷冷的说。叶昭只经转身向外走,娜塔莎快走几步,追在他身后

    列昂尼德脸色一冷,起身就想抓娜塔莎胳脖,随即就觉额头一木,接着强烈的疼痛感传来,嘭嘭倒退两步,接着小腹剧痛,闷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扑通跪倒在地,大声干呕咳嗽。

    却是先被枪柄在脑袋上狠狠来了一记,接着小腹就中了一脚,现今更有一把六雷炮顶在他的额头。

    大厅冉响起女士的尖叫声。

    娜塔莎紧紧跟在叶昭身后,并没有去看大厅内的动静,只知道身边黑影跟随,快出俱乐部里门的时候,娜塔莎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郑先生”和十几名穿着黑色唐装的小伙子都拔出火铳,逼着大厅内的男女抱头蹲好,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七八名俱乐部保安,一个个呼痛打滚,一时却爬不起来,显然是短短几分钟内被放倒的,列昂尼德软绵绵躺在那儿,好像额头有鲜血,生死不知。

    娜塔莎刚刚上了马车坐在叶昭身畔,鞭声响处,马车极快的驶离。

    “金先生势力很大的。”娜塔莎混乱的思绪渐渐清明,突然意识到闯了大祸。金先生她只远远见过一面,但听说在中原也是个太人物,有传闻说他是以前的宦官在中国皇帝发动对前朝的战争时,他很是出了力气,被赏了好多金银谈宝。

    据说他以折磨人为乐,尤其喜欢折磨俄罗斯少妇,每次都把人咬得遍体鳞伤,最近才渐渐收敛,实在是个恐怖至极的人物。

    叶昭道:“没事交给郑阿巧办吧。”

    娜塔莎就不再问她知道自己的担心也不能改变什么,只能祈祷文先生福气大运气大,安然度过这个难关。

    娜塔莎没想到的是,一个时辰后事情便尘埃落定。

    当时她正在书房陪叶昭读书,换了宽松便装的文先生翻阅书卷的样子极为斯文气度非凡。

    娜塔莎摸着茶壶微微温热,正想端着茶盘出去换一壶热茶,推开书房门一线就吓了一跳却见客厅中央,那垂手而立的青袍老头正是金先生。

    郑阿巧坐在沙发上蹩眉品茶,金先生一直在说什么,但离得远,听不清。

    娜塔莎可就不敢出去了,从门缝偷偷向外观望,她不敢被金先生看到,虽然金先生好像对没结过婚的女人不感兴趣,但他实在太可怕了。

    说什么呢?是要郑先生交出文先生么?娜塔莎心里就是一紧。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就看到金先生扑通跪倒在地,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好像在乞求。

    娜塔莎“啊”一声惊叫,手里的茶盘几乎落地。

    叶昭转头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娜塔莎怔了会儿才回神,花瓣似的深红水晶指甲指着门缝外面,说道:“是金先生,您,您不去看看么?”

    叶昭摆了摆手,自去回头翻书。

    娜塔莎犹豫了好久,才终于鼓足勇气拉开书房门走了出来,贴着墙边提心吊胆向餐厅厨房走。

    “啪”一声脆响,娜塔莎吓得猛地停下脚步,却见跪在客厅中央的金先生正用力抽自己的嘴巴,“啪啪啪”的几下脸就红肿一片。

    娜塔莎讶然的看着这一幕。

    郑阿巧也见到了娜塔莎,随即训斥金先生道:“若不是怕吓坏了娜小姐,今儿轻饶不了你!乖乖滚回京城做你的大善人去,再被老子发现你在国外祸害人,要了你的狗命!还有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泄了一丝风,凌迟了你还有你那传宗接代的螟蛉。

    你那微末寸功,还真以为能保你一世?”

    “金先生”僻啪的抽着自己嘴巴,鼻涕眼泪直流,连连磕头,“谢二爷!谢二爷!”

    郑阿巧蹩眉道:“下去吧!”

    金先生急急躬身向外走,经过娜塔莎身边时噗通跪倒,僻啪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小的也谢过娜姑娘。”本想用俄语跟娜姑娘表几句忠心,但他会的几个俄文单词几乎都是混蛋、婊子等等,“谢谢”之类的词汇却不会说,眼角瞥到郑阿巧蹩眉,不敢多说,匆匆起身弓腰倒退而出。

    娜塔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文先生比自己想象的还厉害就是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