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坐在咖啡室里喝咖啡,叶昭还在思索明年开春对俄国的战略。

    咖啡室环境清幽,洁白的桌布,绿意莹然的常绿盆景,红木紫檀镶嵌螺钿的木器,古香古色,韵味十足。

    帝国现在各种思潮百家争鸣,平等大厦生活的“白领”多受新思想影响,部分女权主义者觉得妻妾成群是腐朽的落后的制度,话说回来,有妻有妾的大户人家多保守,妻妾们大多仍是过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必要应酬的话自然带正室亦或极为受宠的妾侍。

    好似叶昭这般带着明眸善睐、姿色艳丽的两个老婆招摇过市的人家那可极为罕见,而看苇月伊织和古丽夏依尔对叶昭的亲昵,自然一眼便可看出三人的关系。

    咖啡室中不时有人看向叶昭,自然是觉得叶昭三人与这平等大厦新生活的氛围格格不入,一些男人的目光就免不了羡慕了,一见便是年少多金、娇妻美妾,哪个男人不羡慕这种生活?更莫说两位美娇娃的异域风情了。

    要说京师卫星城新城区,洋人使馆大多迁徙与此,而且国外移民不在少数,去年统计,整个新城区的欧美、东方国家的移民亦或居住与此的人数不下两万人,不过京师对移民和外国人旅居控制尚严,广州、上海、天津、金陵等城市外国人更多,尤其是广州和上海,移民加之旅居的外国人都不下十万人口。

    京师卫星城的外国人比例,倒是朝鲜、日本等富商更多一些,对于他们的入籍问题帝国中央政府控制严格,但他们喜欢来京师新城享受现代生活是毋庸置疑的。

    平等大厦就住有日本富商,也是仅有的一家外国人租客,负责日本中央政府纸币发行的三井家族成员。

    三井家族从一百年前崛起,经营钱庄同时也是大名御用商人,现今日本中央政府意图发行纸币,日本大统制细川韶邦便选了三井家族掌管政府资金——官银出纳和汇兑,并且进行发行“三井票”的准备。

    不过现今日本大名林立,细川韶邦虽然是实力最强大的大名,却仍不足以将中央集权到可以影响整个日本,在去年剿灭了虾夷共和国之后,细川韶邦便再没有什么大的作为。

    现今帝国正帮其筹组“贵族院”,实则便是将各个大名的代表弄进“贵族院”,如此各方势力便可将“贵族院”作为协调各自利益的机构,用来协调整个国家的运作。

    在中国人的压力下,日本各大名只能接受用政治斗争来代替武力斗争的现实,而在一些亲中的媒体报道渲染下,许多日本人自然感谢中国人促使日本国内实现和平的政策,实际上,许多日本新兴阶级新思想人士都表现出亲中的倾向,一步步实现政治改革,在中国人帮助下取消封建阶级特权,便是这些新兴资产阶级自由人士奋斗的目标。

    “贵族院”的筹备,在许多日本人看来自然是政治上的绝大进步。

    当然,除了叶昭没人会知道明治上台后日本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自也不会知道中国实际上阻碍了其发展。

    不过同样叶昭也令武士道忠君等等军国主义的狂热思潮没能在日本民间兴起,对于这个民族,却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日本国取得的炫目成就,虽然概因其民族善于学习,实际上都有其偶然性,开始冒着经济破产的危险在甲午战争中侥幸打败了虚弱的大清,成为了西方国家在东方的合作对象,因为地理因素成为山中称霸的猴子,是以经济飞速发展。数十年后因为军国主义遭受灭顶之灾本可能一蹶不振,但又因为两大阵营对立使得美国要扶持这个桥头堡、自由世界的样版,以抵抗红色浪潮的进攻,其再次获得了融入西方发达国家体系的绝佳机会。

    而今世,日本国内如果仍然军国主义思潮泛滥,只怕肯定遭受灭顶之灾,而且,怕也没什么机会再翻身。

    所以叶昭也不认为自己真的妨碍了日本人的进步。

    实际上,对于日本平民来说,军国主义带来的是什么?慰安妇、寡妇,去各国卖淫赚取外汇的女性工具,疯子一般的为国殉道者,如肯自愿注射性病来杀死美国大兵的日本妇女等等等等,二战时期和二战前的日本国,除了所谓帝国的荣耀,底层平民的生活用悲惨来说都不为过,只是他们被洗了脑,自己都不觉得。

    在东方来说,因为远离西方争斗的地理环境,中国和日本谁能最先进行真正的工业革命和制度改革,谁就会在东方崛起,比较起来,中国的优势比之日本强了百倍,只是前朝非主体民族统治是以目光狭隘,终于令泱泱大国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叶昭,也并没有觉得日本真正赢了什么。

    这个坚韧的民族,右翼思潮泛滥而不懂得反思的话,最后受伤的肯定是自己。

    倒是现今的日本,叶昭觉得在一个比较正常的发展轨道上。

    看着从另一桌起身袅袅走近的日本和服丽人,叶昭一瞬间想了许多。

    叶昭知道,这位日本少妇定然是三井夫人,也就是住在平等大厦六楼的日本商人三井平介的妻子,三井平介是三井家族嫡系子弟,其和妻子都是帝国京师大学的日本留学生,三井平介是地质学系,三井夫人则修习国文。

    “先生、太太,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三井夫人到了近前彬彬有礼的鞠躬行礼。

    叶昭三人起身还礼。

    三井夫人又对苇月伊织鞠躬,说:“对不起,冒昧打扰,我是三井明美,以前在校园看到过您,但是一直不知道原来您也是日本人。”

    苇月伊织上学并不穿和服,免得太引人注目,三井明美同样如是。

    叶昭三人也报了名字,又请三井明美落座,三井明美腼腆的一笑,对叶昭道:“文先生,我太冒昧了。”

    叶昭笑道:“他乡遇故人,我理解,你们聊。”

    苇月伊织和三井明美低声用日本语交谈,叶昭则拿过古丽夏依尔的咖啡杯帮她搅拌砂糖,笑着说:“做什么都急,这个要慢慢来。”

    古丽夏依尔嘻嘻一笑,自觉幸福甜蜜。在叶昭身边,这位部落族长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孩子,有人照顾有人疼爱,什么事再不需要自己操心。

    叶昭品咖啡之际,两名**进了咖啡厅,在跟在旁侧的保安的指点下,大步向叶昭这一桌走来。

    两名**出示证件,均是大厦旁**房的警员,其中一位是警长,姓赵,他对三井明美道:“三井夫人,请问您认识三井爱江吧?十八岁,圆脸的女孩儿。”

    见是找三井明美,全神戒备的女卫神色稍稍松弛。

    三井明美微微一怔,说:“是,她是我的侍女。”

    赵警长道:“那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她现在在巡捕房,涉嫌伤人。”

    三井明美脸色一下苍白,惶急的道:“伤人,怎么会?她不会的,她是个好孩子。”

    赵警长皱眉道:“那您也得跟我们去吧?她的中国话说的不清不楚的,我认为由您来帮她翻译会更好。”

    三井明美吓得脸色更白,她是极柔顺的性子,哪见过这个?异国他乡被带入“监狱”,那可不比地狱还可怕?她无助的看看左右,说:“我的先生呢,他……”随即想起,先生晚上有应酬,要很晚回来。

    苇月伊织看向叶昭,见叶昭微微点头,就拉起三井明美的手安慰她,说:“没事的,我陪您去。”

    三井明美一下抓到了救命稻草,拉着苇月伊织,又哀求的看向叶昭,说:“文先生……”自然觉得有个认识的男人在身边心里才会安定。

    叶昭笑道:“一起去。”

    此时赵jǐng长已经颇不耐烦,蹙眉道:“我说你们痛快点,没人去的话我可按照原告的话以伤人处理提交仲裁所了!再不行就fǎ庭解决。”

    叶昭看了他一眼,没吱声。

    巡jǐng房不大,一座小院几间平房,叶昭一行进入左厢平房处理纠纷的大厅,里面倒是安静的很,有两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起了纠纷,正点头哈腰的听桌对面的巡jǐng训话。

    另一张桌子前,有一个面相猥琐的中年瘦子,头上裹着白纱,穿着大棉袄,正嬉皮笑脸的和坐他对面的巡jǐng搭话,那巡jǐng也不爱搭理他,他却全不在乎。

    叶昭一行自然吸引了全屋的目光,叶昭揉了揉鼻子,也是,就自己一个男人,一大堆花枝招展的女子,更有苇月伊织和古丽夏依尔这样异域风情万种的美女,这昏暗的屋子在她们丽色照耀下都亮堂起来。

    被拷在靠墙脚长条椅上的小姑娘见到三井明美,立时叽里咕噜大叫起来,被**训斥了几句,吓得急忙坐好闭上了嘴巴。

    不用问,自然是三井明美的侍女三井爱江了。

    赵警长走过去解开了日本小姑娘的手铐,指了指那猥琐男子身边叫她坐过去,小姑娘有些不情愿,但不敢不听,遂过去乖乖坐好。

    赵警长坐到了对面开始问话。

    叶昭在旁也渐渐听明白了,那猥琐男子是个卖鱼的,叫“卖鱼胜”,日本小姑娘去买鱼的时候与他发生了纠纷。

    卖鱼胜说是日本小姑娘诬陷他偷斤少两,上了脾气就拿秤砣打他,把他头都打破了。

    日本小姑娘爱江则说卖鱼胜跟她说后屋有大鱼,她跟了进去后卖鱼胜就动手动脚的,还把她往床上按,她情急之下顺手抓起了东西砸他,却不想是个铁秤砣。

    三井明美不大敢说话,实则都是苇月伊织帮日本小姑娘翻译的,日本小姑娘更一个劲儿说:“对不起,对不起”,中原话的对不起她却是学会了。

    卖鱼胜摸着头,骂咧咧道:“就她瘦的二两肉都没有,老子……我能看上她?差爷,您可得给我做主啊。”顺手指了指叶昭一行人,说道:“要我说,这帮家伙都该抓起来,合伙儿来蒙咱是不?”

    虽然叶昭等人衣着光鲜,但卖鱼胜自以为是日本人,倒也并不惧怕。

    三井明美吓的脸色更白。

    赵警官蹙眉看了卖鱼胜一眼,说道:“你老实点!”

    此时一名**匆匆进来,在赵警官耳边低语了几句,赵警官就瞪了卖鱼胜一眼,回头对苇月伊织道:“你们可以走了。”

    三井明美大喜,说:“警官先生,爱江,她,她是不是不会被关起来?”

    赵警官点点头,挥挥手,道:“你们快走吧。”

    三井明美自是千恩万谢,那个日本小姑娘起身,对赵警官鞠躬,说:“谢谢,对不起。”

    赵警官滞了滞,犹豫着,终于对叶昭一行人道:“刚刚有人证证明,卖鱼胜确实带着三井爱江进了后房,而且他平日素有劣迹,三井爱江的口供更可信,我们会进一步查明,将结果通知你们。如果检察厅决定落案起诉,还会请爱江小姐出庭作证。”

    三井明美连连点头,她虽然柔弱,但毕竟是大学生,对帝国法律程序还是了解一些的,只是同执法的中国人打交道,实在担心的很。

    出了**房,三井明美又跟叶昭鞠躬连说:“谢谢,麻烦您了”云云,日本小姑娘也是鞠躬连声说谢谢。

    叶昭揉了揉鼻子,颇有些无奈。

    三井明美又道:“中国的警察先生很公正。”

    叶昭笑了笑,心说离公正还差远了呢,如果不是小爱江礼貌太周全,只怕也没有赵警官后面的话,而且上来就把小爱江铐上,也可以看出**们的倾向性。

    不过也难免,这两年移民渐多,警察系统也就遇到了新问题,真正一碗水端平不大可能,毕竟是人都有倾向性,只能尽量做到公平吧。

    以现今的观念来说,这个**局做的也能算勉强及格吧。

    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叶昭默默的思索着,新兴的国家,前所未有的世界政治格局,千头万绪,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