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就在米哈伊尔?尼古拉那维奇准备宣布结束军事会议的时候,一名参谋官匆匆进来,在米哈伊尔的耳畔低语了几句。

    米哈伊尔微微一怔,说道:“多派出斥候队侦察。”转头道:“骑兵侦察发现大规模中国军队运动的迹象。”

    约瑟夫微微蹙眉,道:“中国人不会来的这么快,除非有一支大部队驻防在附近,可是蒙古的车林先生在情报里并没有提及。”

    米哈伊尔道:“不管怎样,你的军团进行布防,准备迎战。”

    夕阳渐渐落幕,克孜尔残余中国人碉堡的枪声也渐渐稀疏起来。

    站在镜子般的河畔,米哈伊尔踱着步,心里微微有些乱,根据这一两个小时的情报,南方出现大规模中国人军队已经是肯定的事,第二兵团的先头部队已经与中国人发生小规模战斗,最后中国人率先脱离了战场。

    他突然又快步走回营房,亲兵忙燃起了油灯,米哈伊尔摊开作战地图,按照原本的军事部署,并没有准备在克孜尔一带逗留多长的时间,而且对于蒙古大草原来说,地势平缓,并不需要刻意留意地形,克孜尔一带,则有着少有的山脉丘陵地形。

    现今米哈伊尔不得不向最坏的方向打算,那就是中国人实际上在蒙古一地布有重兵,作为最高军事机密,车林亲王并无从得知,甚至,中国人一直在防备己方从蒙古侵入?

    米哈伊尔突然有些心惊,转头道:“通知兵团司令、各师师长紧急会议。”

    俄国人的行动是极为迅速的,一夜时间,抵达克孜尔的第二兵团便完成了防御部署,一个师部署在克孜尔左翼的丘陵密林中;两个师则以通往乌里雅苏台的公路为原点的构筑战壕和掩体,先期抵达的200多门火炮也在阵地上架设完毕。

    虽然将领们未免认为米哈伊尔小题大做,但却也严格执行大公的命令。深夜时数个骑兵斥候队被中国人逐回亦或失踪也令将领们觉得事态严重。

    拂晓,晨曦渐去,当远方黑压压的中国步兵战线出现在俄国人的视线中时,所有的俄国军官都倒吸一口冷气,更佩服大公的先见之明。

    1870年8月26日,中俄军队在克孜尔不期而遇。

    几乎在破晓的短短一个小时内,密林中、丘陵中、草原上处处炮火轰鸣,中国人的火炮开始对沙俄阵地展开密集的轰击。

    在战场南百余里外一处临时搭建的砖房中,红娘看着克孜尔一带的沙盘,这个沙盘,实则她与叶昭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研究过多少遍。

    草原地区不容易设伏,将俄国人诱入乌里雅苏台一带聚而歼之不大现实,大规模军事调动,其骑兵侦察队不可能不发觉,而且如果要配合行动,就免不了遣出“援军”牺牲来令俄国人坚信己方没有准备。

    衡量之下,在克孜尔一带趁俄国人立足未稳,侦察兵尚来不及扩大侦察范围,从而给予迎头痛击是比较稳妥的选择。

    为了诱使俄国人以蒙古为战略突破口可说付出了千辛万苦的努力,包括圣彼得堡、莫斯科的谍报线,包括伪装成范耿吉小舅子投诚的“叛逃军官”,据说,该谍报人员只差一丝丝就进了鬼门关。

    天湖城一车车伪装的军列,也令俄国人对中国在西线集结了超过三分之二的精锐兵力深信不疑。

    不过刚刚从迪化来的电报,虽然严加防范,迪化至天湖城一线的铁路还是被俄国人炸毁了数段,电报线更被经常性掐断,虽然天湖城一线屯兵不似俄国人想的那么夸张,但同样超过了二十万之数,而且真的已经开拔向亚历山大斯克一带运动,补给线屡屡被破坏对于西线军团来说将是严峻的考验。

    现今只能在中部战区给予俄国人毁灭性打击,才能完全打乱俄国人的战略部署,而叶昭所说战争初期红娘的战区最为关键也就在此了。

    窗口木桌上摆了一排电话,电话铃声不时响起,通信兵回头大声向参谋长赵璞玉报告着集团军各步兵师逐步投入战场的情况,第一梯队3个师已经部署完毕,炮兵师开始进行火力压制。

    唯一的一条电报线连通乌里雅苏台,刚刚的电报,车林亲王被军事法庭审判,判处了绞刑。

    红娘微微点头,在沙盘里插上一面面红旗,默默的思索。

    同一时间俄国人的统帅部。

    米哈伊尔?尼古拉那维奇同样也在踱步深思,现今在克孜尔俄国的武装力量有第二兵团和骑兵共计近十万人,第一兵团的先头部队也已经抵达,其余部队陆陆续续赶到。

    很明显,中国人同样在蒙古地区部署了重兵,而且具有相当的警惕性,现今是战是退?

    退兵,未免显得太过儿戏,何况立时就会军心浮动,在中国人的追击行动中,更会损失惨重,等于缴械投降,何况刚刚骑兵传来电报,迪化到天湖城的铁路线数段被炸毁,不管中国人在蒙古战区有没有准备,最高统帅部的战略目标却并不是遥不可及。

    而且从阿巴坎到克孜尔,比乌里雅苏台到克孜尔要近一半的距离,加之有克拉斯诺也尔斯克一路沿着叶尼塞河南上的游艇补给,完全可以支撑起大规模的战役。

    中国人傲慢的要“拒敌于国境外”,听闻这是他们千年来遵循的战争法则和信条,那么很不幸运,就令中国人品尝下惨痛失败的苦果。

    米哈伊尔?尼古拉那维奇越是深思,越发觉得这将是一场为中俄战争的战局取得先手的契机,同中国人在克孜尔决战,将其部署在蒙古的重兵击溃,威胁中国人腹地,攻袭迪化,将会令中国人西线不战自乱,若其匆忙回防,己方西线军团的反击将会是致命的。

    如果在这个时代,将不靠谱的铁道线视为战争成败的第一要素,严重依赖铁道线,那么当失去了铁路,战争失败将不可避免。

    米哈伊尔?尼古拉那维奇将烟斗慢慢放在桌上,说道:“传令第一兵团和第三兵团,急行军抵达战场,给圣彼得堡发电,我们可以在克孜尔敲碎中国人的骨头,请总统帅部重新部署蒙古战区的补给和兵员。”

    显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在蒙古与中国人决战,新征募的士兵和补给将会通过西伯利亚铁路源源不断的运来阿巴坎,中路军将会击败蒙古战场的中国人精锐,深入中国腹地。

    甚至他觉得,总统帅部的战争目的都可以进行改动,仅仅令蒙古独立和接收中国侵占的西域领土显然略有些保守。

    ……

    中国人的阵地,每隔数里,便会升起一个巨大的观察哨气球。

    策马在一处高地上,俄国第二兵团第三步兵师师长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德拉戈米罗夫端着望远镜凝视中国人的阵地,不禁暗暗恼恨,天湖城中国人的气球已经被他们在撤离前破坏。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克孜尔以南除了高耸的山峰,丘陵地段并不多,是以中国人的部署大多数时间都逃不过己方的观察,在这除了沼泽和树林外略显空旷和平坦的战场上,中国人很多优势都发挥不出来,而且德拉戈米罗夫相信,没了铁丝网和堑壕,哥萨克骑兵将会给予中国人最沉重的打击。

    傲慢的中国人!德拉戈米罗夫发现中国这个民族就算其最软弱的时期也一副天朝上邦万国来朝的心态,现今其工业科技走在了世界的前端,更将俄国远远拉在后面,就越发狂妄无比,竟然准备在大草原上与凶悍的俄国勇士、哥萨克勇士对决,好吧,就叫中国人知道战士的真正含义!

    德拉戈米罗夫甚至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俄国勇士的刺刀海洋冲破中国阵线的一幕。

    克孜尔南部是山脉、树林、丘陵、河溪、沼泽、草原组成的极为复杂的地形,中国人和俄国人的阵地渐渐变得犬牙交错,很快,到处都是激烈的枪声,

    很自然的,米哈伊尔?尼古拉那维奇将绵延向南而去的公路和两侧的草原地带作为突破口,只要突破了中国人的防线,在这混乱的战场上,就可将中国人反包围施以毁灭性的打击。

    根据种种情报判断,中国人已经在战场中投入了5-10万人,而根据高山上观测点的侦察兵观测,中国人很可能还有数量充足的后备机动军队在南方山脉之后。

    尼古拉那维奇虽然没有沙盘,但一张克孜尔一带方圆百里的军事地图已经摆在了他的桌上,虽然地图略显粗略,总体上的战略意图却是很容易看清楚,根据中国人穿插进入战场占据的山脉密林来看,他们同样想实施分割包围战术。

    突破南方中国人扼守的公路战线,穿插进入战场的中国军队士气将会遭遇沉重打击。

    是以当第二日,第一兵团第三师抵达战场后,尼古拉那维奇便向哥萨克骑兵下达了攻击南线中国军队的命令,他不能令南线的中国军队挖掘起深沟架设好铁丝网,到那时候想击破中国人的防线将会付出数倍的代价。

    而现在扼守公路的中国步兵,没有掩体和壕沟,甚至不得不蹲下身子与俄国士兵对射,显然,这并不是他们的强项,以先进的战术和火力构筑起威名的中国军队,一旦发现自己进入了三段击时代,其战斗力便陡然下降了数个档次。

    当然,尼古拉那维奇也毫不怀疑中国人在公路转角的丘陵山脉后布有大量的机动部队支援,但在平坦的公路草原上,浩浩荡荡的哥萨克洪流可以摧毁一切阻挡他们的力量。

    尼古拉那维奇已经开始策划考虑下一阶段的战役,当哥萨克骑兵纵横在草原上切断中国人的补给线,数万盘踞在克孜尔一带各处阵地上的中国人便成了瓮中之鳖,当这些中国人被歼灭,俄国大军便可以在百十公里宽的正面齐头并进、多路突击,中国人匆忙集结的防御部队将难逃被歼灭的下场。

    ……

    看着数里外黑压压的中国步兵线,迪年塔利眼睛血红,他的骑兵团在进攻克孜尔的战斗中损失殆尽,最可恨的就是中国人依靠险要的地势,现在还在进行着抵抗,那些被击毙的中国人,均是被俄国步兵团的步兵击毙,没几个人毙命在哥萨克的刀下,这就令他更为郁结,而此时看着草原和公路上中国人组成的漫长防线,迪年塔利慢慢抽出了马枪,心里,跳动着野兽般的狂热,用烈马践踏中国人的尸体,用火枪和马刀打爆中国人的头颅,是为他的部下复仇的最好办法。

    大草原,将会成为中国人的墓场!

    铺天盖地的哥萨克骑兵黑压压冲锋的场景颇为骇人,那一刻,他们身后的天空好似都暗了下来。

    超过20000名的哥萨克和沙俄骑兵,每行八人八骑,寒气刺骨的刀林挥舞,以超过数里的扇面冲锋,悍不畏死、前仆后继,那种场面及其令人震撼,今时今日,在辽阔的草原中,几乎没有任何力量能和他们抗衡。

    迪年塔利奋力的催动着马匹,身边伙伴一个个掉下马,他却全不在意,心中只有狂野的呐喊,冲过去!冲过去!冲到中国人的身边!砍掉他们的脑袋!

    虽然远远瞥见公路上、草坡间驶来许多黑黝黝的东西,迪年塔利的脑子却全忘了思考,只想享受马刀和中国人脖颈软骨接触的刺激感觉。

    中国士兵开始潮水般后退,突然,“砰砰砰砰砰”的震耳响声响起,距离近了,迪年塔利看得清楚,这些黑黝黝的东西是钢铁做成的方匣子,下面有四个奇怪的轮子,最上方半圆形的金属壳伸出了黑洞洞的铁管,此时无情的喷射着火舌。

    数十辆钢铁怪物,肆无忌惮的冲入了哥萨克骑兵的洪流中,躲避不及的骑兵被狠狠的撞飞,到处都是惨叫声。

    迪年塔利刚刚惊呼一声:“这是什么怪物?!”胸口一热,巨大的冲击力令他翻身跌落马下,彻骨的痛,随即,他就失去了知觉。

    哥萨克们乱作一团,因为他们的子弹马刀根本对这些钢铁怪物造不成任何损伤,终于,凶悍的哥萨克们纷纷勒马向北方逃王,钢铁机器则追在后面,砰砰砰砰的枪声中,是一面倒的屠杀。

    统帅部砖房,红酿亲自接听的电话,她长长嘘口气,“雷霆”,终于派上了用场。

    从汽油发动机在帝囯诞生时起,“雷霆计划”便正式开始,这些年失败品很多,就算用在今曰战场的“雷霆”们,实则从某种角度说,也并没有真正的意义。

    如生产数量最多达到二十三辆的被叶昭命名为“天车一号”的装甲机枪车来说,全重3吨,半圆形的半旋转重机枪塔,链式传动、铆接的薄装甲板,机枪塔后侧采用了锰合金装甲,以叶昭的认知,整辆装甲车的造型和1908年法囯的沙隆装甲车极为相似,除了顶部的机枪塔。半圆形机枪塔,又与1903年奥地利人“戴姆勒”装甲车的机枪塔如出一辙。

    全车覆盖的装甲,以俄囯人的子弹威力根本就打不穿,除非其神枪手能射入驾驶舱前的方形观测孔。

    看似威力无匹,但致命的缺陷就是动力了,以“天车一号”为例,帝囯采用的是60马力的汽油机,最大速度能达到40千米每小时,可惜的是,最大行程却只有5千米。

    也就是说,想要其长途行进,就要用马车拉着汽油随行,行驶数里后,便为其加油,还要刨除出现故障的几率。所以说,这些装甲车在理论上,并没有太大实战用途,有伺候它们的时间和精力、为其配备的卫戍部队、消耗的机油等等,还不如放在其他方面,因为就算你千辛万苦令其上了战场,很可能一通火炮下来便即报废。何况四铁轮驱动,对堑壕更是毫无办法,根本不可能起到坦克一般冲锋陷阵的作用。

    只能说,这种装甲车只能在特定战场的特定时刻发挥作用,初出茅庐第一功,自然便放在了大后方都是中囯疆域,伺候起这些“怪物”比较方便的克孜尔战场。

    德拉戈米罗夫师长显然也被这些突如其来的钢铁怪物吓了一跳。

    这位崇尚刺刀轻视火力的俄囯保守军事派,从来没想过移动的钢铁盒子里射出乎弹是什么威力。

    甚至他紧急令通信兵去传令,召唤正轰击红林高地的炮兵向克孜尔南城区开炮,虽然这时候,钢铁怪物刚刚冲进了他的一个步兵团防线,召唤的炮火不知道能不能伤到这些钢铁盒子,但毫无疑问会将他的步兵团摧毁。

    直到一名悍勇的沙俄士兵甩出的手榴弹在一辆装甲车的底盘下爆炸,加之装甲车正下斜坡不小心一边的轮子驶入沟里,车体本就向左大幅倾斜,到底手榴弹有没有发挥作用不知道,总之这辆装甲车平平的栽倒在地。

    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幕,德拉戈米罗夫这才松了口气,可随即就知道自己的庆幸没有道理,因为尾随钢铁怪物冲锋的中囯步兵,已经涌进了克孜尔变成废墟的南城。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