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几日后,当监察部调查团对范耿吉正式展开调查后,范耿吉很快便对他的罪行供认不讳,承认曾经杀死过超过十一名移民,多采取全家灭族上报为匪患的伎俩,又承认他的第五房小妾被他失手打死,小妾的丈夫也是他见色起意害死。

    而王自忠一案,是因为小妾听闻他们来自京师,是京师的名流,这才令侍女去约王自忠偷偷会面,本是想请王自忠帮她逃离魔爪,却不想密信被范耿吉发现,以为王自忠和他五姨太有染,这才导演了一出强行奸污的戏码。

    天湖城新任的几名法官经过三堂庭审,很快判决范耿吉死刑,只等大理院批复便即行刑。天湖城的监察系统和法务系统,大批官员被撤职查办。

    当《中国日报》的记者前往天湖城采访之时,却在迪化被军方扣留。

    叶昭为此,给哈里奇、神保、韩进春、赵三宝、郑泽武等帝国上将写了一封长信,以电报发出,意味深长的对迪化西北军的行为提出了批评,为范耿吉一事叹息,言道:“昔日之芳草,何成今日之萧艾?我比诸君更为痛心”,又说“明珠微尘、难掩光华”,讲到范耿吉已经不属于现役军人,并不会影响帝国军人形象,更说“堂堂正正之师,何惧蜚语流长?”

    叶昭知道,记者在迪化被扣,必然有高层将领指示,不管是神保下的指令也好,哈里奇的命令也罢,都代表着很多军中高级将领的想法,就是觉得范耿吉一事需要捂一捂,若宣扬开来,对军方的形象不利。

    叶昭却不这么认为,很多事,只看宣传策略而已,而且舆论监督,有时候比什么都有效,不管前世今生,均是如此,舆论可以疏导,但不能从自己开始就加以控制,若不然将来不但开禁困难重重,就算开禁,也很可能变成洪水猛兽,就好比江水决堤一般难以操控。

    现今新闻记者们越来越活跃,其实是好事,正确疏导下,媒体业反而会成为帝国对外辐射影响力的排头军。

    叶昭电报发出没多久,诸上将纷纷上折子反思正身,神保更上折请罪,迪化之事,便是他下的命令。

    叶昭的“3.11”电报,在帝国历史上地位极高,被称为为帝国新闻原则奠基的权威性纲领。

    叶昭的电报发出不久,《帝国皇家勇士报》、《中龘国时报》、《中国日报》、《粤报》、《宁报》、《申报》等等军报、官方喉舌以及最有影响力的私营报纸都对范耿吉一案进行了报道,当然,范耿吉是因为进入地方后才腐化堕落、成为了一个杀人恶魔,各新闻纸对范耿吉的功勋也进行了客观的评述,令帝国国民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黑白分明,好人还是坏人的界限有时也许只是一线之间。

    在记者们蜂拥来到天湖城采访之时,叶昭则去看望了已经无罪开释的王自忠。

    叶昭到驿馆的时候,已经住进官家驿馆的王自忠正在套房外间客厅接受一名记者的采访。

    帝国在各边塞城市都设有官家驿馆,只接待吏员、军人等等官差,驿馆并不对外营业,也非营利性单位,服务人员维护费用等等开支乃是官方正常财政支出。

    这是现时环境所决定的,官家驿馆同时也带有保密性质,有警卫力量,也禁止平民进入。

    天湖城的驿馆是一座二层小楼,仅有八个套房,王自忠被安排住进了202,在他离开天湖城前,可以一直在此居住。

    套房客厅简朴,八仙桌,几把黑漆木椅,墙壁上挂了几幅画权作装饰。

    《京城新闻》笔名雅竹的清秀男记者在八仙桌上摊开笔记本,一边问王自忠问题,一边记录。

    叶昭在窗前踱着步,撩开窗帘,看着外面的长街。

    “王先生,听说您在被抓期间,您的同事探望您,您却一言不发,请问您是不是被范耿吉恐吓,他又是怎么恐吓您的?”

    听到记者的问题王自忠怨怪的看着叶昭,叶昭无辜的一摊手,心说多半就是韩翊海泄露出去的。

    王自忠有些不自然的道:“他,他用我家眷的性命威胁我。”

    便在此时,突然外面传来嘭嘭的闷响。

    雅竹警觉的站起,快步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早上刚刚下了雨,清新的空气立时涌入。

    “嘭嘭嘭”响声不断。

    雅竹惊讶的道:“是枪声。”转头对王自忠道:“对不起王先生,今天的采访暂时到此结束吧。”

    此时街上,已经有慌乱的人群跑过,雅竹匆匆收起笔记本,快步而出,看来是一位嗅觉非常灵敏的记者。

    郑阿巧早来到叶昭身边,低声道:“爷,窗口有危险。”

    王自忠却吓得脸色发白,连声道:“又怎么了?又怎么了?”

    叶昭有些无语,敢情自己交的“哥们”如此懦弱胆小,平素接触的大多是志存高远的人物,见他这般,实在有些不习惯。

    叶昭坐回到八仙桌前,说:“定定神,你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此时郑阿巧早又去通知门外的侍卫出去打听是怎么回事。

    五六分钟后,枪声渐渐平息,长街上跑过一排蓝布军装的步枪士卒,把守道口,看来是对全城开始戒龘严。

    这些士兵是黑色银星肩章,没有军衔标示,是兵户常备武装——治安营。

    不大工夫,侍卫回报,刚刚的枪声来自法院大院,据说是有一小队武装意图救走被监禁在法务院的范耿吉。

    王自忠更是吓得厉害,说:“不会,不会来找我吧?”看来虽然没有皮肉受苦,精神上的折磨可不轻。

    一个时辰后,治安营士兵撤走,有大喇叭马车开始环街广播,说是“一伙匪徒意图劫狱”,大部被歼灭,残余几名匪徒逃出了天湖城,令民众放心。

    雅竹回来的时候带来了更确实的消息,说是范耿吉的小舅子和亲信策划的劫狱,结果以惨败收场,但范耿吉的小舅子和几名残匪骑马逃出了城,不知所踪。

    雅竹叹息道:“希望我们的骑兵能布下天罗地网,这几个人若逃去沙俄,祸患不小,范耿吉曾经是军中少将,只怕很多机密都知道。”

    叶昭微微点头,说:“希望吧。”目光看向了北方,狰狞的北极熊,又在打什么算盘?

    ……

    克里姆林宫宫墙内,林木葱郁,花草繁茂,教堂耸峙,殿宇轩昂。

    安德烈夫斯基大厅,华灯璀璨,一场盛大的舞会美轮美奂,贵族先生小姐们翩翩起舞,优雅无比。

    布林伯爵的舞伴是一位年轻而美艳的性感尤物,媚意荡溢的碧眸,更有一头火辣妖娆的淡红色长发,与她翩翩起舞间,不知不觉就被她撩拨的欲火升腾,令人忍不住幻想压在她身上发泄的骨软筋酥滋味。

    不过拥着这位尤物起舞,布林子爵虽然口干舌燥,但却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敬神态,因为这位妖艳美姬,便是叶卡捷琳娜-米哈伊洛夫娜-多尔戈鲁斯卡娅,也就是帝国的新皇后,在去年与皇帝陛下成亲。

    皇帝陛下四年前认识了这位当时仅仅十八岁的女郎,当时皇帝陛下四十八岁,两人很快就展开了一段浪漫的爱情。

    而随着两人感情升温,皇后玛利亚的身体每况愈下,在去年患肺结核离世,皇帝陛下则在皇后去世后仅仅四十天就和这位克里姆林宫的新女主人秘密结婚,并且在今年年初正式册封她为皇后。

    在布林伯爵心目中,在大多数沙俄人心目中,皇帝陛下是可以媲美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圣明君主。

    废除农奴制,进行一系列政治改革,使克里木战争后危机四伏的帝国渐渐走入正轨,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强大。

    对于皇帝陛下的皇后,便是在心里,布林伯爵也不敢有什么亵渎的念头,只是这个尤物,舞姿轻盈,脚步华丽,香气扑鼻的热辣辣胴体拥在怀中,不知不觉间就令你乐而忘返,直想搂着她就这样一直跳下去,永不停止。

    不过,舞曲还是慢慢止歇。

    布林伯爵回过神,看着皇后高傲的背影,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因为他知道,除了皇帝陛下,皇后对任何人都嗤之以鼻,她刚刚散发的热烈魅力,是与生俱来的妩媚,而绝不是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布林伯爵出了会儿神,随即就看向了远远站在红地毯另一端威严的皇帝陛下——亚历山大二世。

    见到皇帝陛下微笑对他举起酒杯,布林伯爵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从中国回国后,布林伯爵仕途一帆风顺,现今已经是沙皇身边最重要的智囊之一。

    “你听没听说,中国人有秘密的军事调动。”当布林伯爵来到亚历山大二世身前时,亚历山大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脸上露出他习惯性的严肃思考表情。

    中国人?布林伯爵心里升起一丝苦涩,这个强大的南方邻国,令他吃尽了苦头,险些一蹶不振。

    美艳皇后小鸟依人般站在亚历山大身侧,好奇的问道:“中国人?听说他们会神奇的魔术?用中国话叫……”她皱起眉头思索了好一阵,用生硬的中文说“戏法”,又问道:“是不是?”

    布林伯爵苦笑道:“中国人的把戏很多,不仅仅会变魔术,他们的军队,数量极为庞大,可以说,在远东,中国人是对帝国最有力的挑战者,也是帝国最大的威胁。”

    皇后傲然道:“中国人的军队比效忠陛下的勇士还多吗?”

    布林伯爵摇摇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皇后举起酒杯,遥遥与人干杯,说道:“难道中国人能打败米柳京元帅?”

    与皇后遥遥碰杯的是一位静如山岳般的中年将军,帝国陆军大臣德米特里-阿列克谢耶维奇-米柳京,今年五十四岁,帝国军事改革的推动者,也是帝国军队最强有力的统帅。

    每次见到米柳京元帅,布林伯爵总会升起一种高山仰止、不可战胜的感觉,有这位非凡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帝国军队的军力一日千里,现今米柳京元帅正推动征兵制和预备兵制,以代替原本的募兵制,实现对一切阶层征兵和保证一支数目庞大的后备军。

    布林伯爵摇了摇高脚杯,不无忧虑的道:“奕欣先生的子民,也出现了很不平常的骚动。”虽然俄国人当面会称呼那位中国流亡者为皇帝,但私下,都是直呼他的名字。

    随同奕欣逃亡到黑龙江下游一带的中国军民,好似已经渐渐厌倦了这种流亡的日子,今年年初,就发生了近千名流亡者逃回故国的事件。

    亚历山大沉思着,缓缓道:“英国人的支持很重要。”

    布林伯爵默默点头,是啊,要一劳永逸的解决南方这个巨大的威胁,必须争取到英国人的支持。

    “甚至,我们可以暂时放弃对巴尔干地区的利益主张。”亚历山大说这句话的时候很严肃,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

    布林伯爵惊讶的看着皇帝陛下,终于,微微颔首,虽然一直以来帝国的政策,西进远远比东扩更重要,但当南方崛起一个强大无比的邻居,蚕食着帝国在中亚的旧有势力范围,或许帝国的战略思想发生根本性变化,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陛下,狂妄的中国人,必然自食恶果!”布林子爵举起了酒杯。

    皇后突然好奇的问道:“听说中国的皇帝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布林伯爵心中再次泛起苦涩,但却只能不甘心的点点头,说:“是个很强大的对手。”

    皇后说道:“每次提起他,陛下都皱眉头,我讨厌死他了,等陛下的勇士打到北京城,我要他给我磕头,中国式的磕头。”

    亚历山大对于这位年轻貌美的皇后的天真想法没有半点办法,轻笑道:“希望有这一天吧。”举起酒杯和布林伯爵轻轻碰杯,说:“为了中国和蒙古的土地!”

    布林伯爵道:“为了黄龘俄罗斯!”

    皇后举杯和他们相碰,说道:“为了中国的女人!”

    亚历山大和布林伯爵都笑了笑,和皇后碰杯,干杯。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