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金边狭窄的长街上,到处都是举着花环欢呼的柬埔寨人,不时有垂头丧气的法国人士兵被老挝士兵推搡着走过。

    子时开始行动,到凌晨,金边市内还在梦乡中的两百多名法国人全部被解除了武装,令冯子材倍感无奈的是,有三十多名已经投降或是被制伏的法国人被匕首割喉,这也是老挝山地步兵最喜欢玩的游戏,中国产军用匕首,更是他们的最爱。

    不过法国人的妇孺,他们倒是没有碰,因为这是丰国皇家陆军军纪中处罚最严厉的禁忌。

    在将一名哨官鞭刑并且关禁闭之后,冯子材也只能善后,令嵩山对外宣称,法国人是在交战中被击毙。

    虽然现今处死俘虏比较常见,如英美加拿大一战,双方就出现数次互相处死战俘的野蛮行为,就算到二战之后,所谓文明国家,也只是不公开宣称而已。

    但帝国军队,对这一点还是比较忌讳的,尤其是在有限度战争或是小规模冲突中,不杀降乃是军规之一。

    冯子材并没有公开露面,现今他就与诺罗敦国王在王宫中叙话,此时金边新王宫正在修建中,据说规模颇大,

    诺罗敦国王刚刚二十出头,是位面相清秀的青年,举止文雅,倒令冯子材升起几分好感。

    会说柬语的外务部官员梁崇岳在旁通译,梁崇岳,也将成为诺罗敦国王的特别硕问。

    毫无疑问,诺罗敦听说执行驱逐法国人的军事行动全部由北方邻国老挝人执行,其震惊难以言表,是以说没两句,便问起了东南联盟一事,自也希望能得到中国人庇护,再不被西洋人欺凌。

    对于他的要求冯子材早就接到过苏娘娘电文,微笑道:“我朝钦和院有皇恩特愉,请贵国暂列东南缔约诸国之观察国,待时机成熟再与诸国签订盟约。”钦和院便是原理藩院,因藩字有歧义,遂改为钦和院,主要职责便是与外务部协调,处理诸属国事宜,因属国国王皆为皇室册封,是以钦和院由帝国皇室管理。

    诺罗敦国王道:“如此多谢大人,还请大人在天邦上皇前为小王美言,小王与鄙国愿与天邦万世修好,永为天邦西南之藩篱。”

    冯子材笑道:“王爷客气了,在下定尽力而为。”

    正说着话,有老挝士卒来报,法国驻金边总领事杜起……德,拉格雷以及天主教主教米希被带到。

    诺罗敦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毕竟昨日还是法国人的傀儡,和软禁没有两样,今日便易地而处,他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拉格雷和米希主教。

    冯子材见他神色,道:“王爷请放心,此事可交由梁大人办理。”梁崇岳现在的官方头衔是中国驻金边总领事,当然,尚属秘密。

    而在格拉雷和米希主教面前,梁崇岳冒充高棉人,一口流利的高棉语更是令诺罗敦国王吃惊不已。

    格拉雷和米希主教被带到了诺罗敦国王的书房,在场的只有诺罗敦、梁崇岳和老挝军提督嵩山。

    格拉雷一脸高傲,见到诺罗敦就傲慢的道:“我很遗憾,诺罗敦殿下,您会为您的野蛮行为付出高昂的代价。”睡梦中成了俘虏,他脸色铁青,更因为这些野蛮人的胆大妄为而愤怒。

    米希主教将其翻译成高棉语,虽然主教先生尽力将词语缓和,但这话里的傲慢还是扑面而来,诺罗敦国王默不作声,梁崇岳则笑道:“会付出什么高昂的代价呢?驱逐不守法的外国人是王国的权利,至于说代价,靠贵国在中南半岛和远东加起来不足一万吨位的几艘炮艇么?还是贵国的武装水手?”

    法国人在太平洋、中国海确实没有像样的武装力量,若说对付土著部落,只需集结商船的水手,加以武装便轻松搞定,但现今中国海一地,早已经不是十年前,便是越南,也已经开始购买中国火器装备军队,再不是其武装水手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

    米希主教听到梁崇岳的话呆了呆,随即翻译成法文,格拉雷脸上惊异不定,看着梁崇岳,脸上傲气渐渐消散。

    梁崇岳又对米希主教道:“天主教在王国境内传教自由,这一点主教先生请放心。”

    虽然现今欧洲早已不是宗教时代,天主教的影响力已经大大衰弱,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教派别,英国、美国就都属于新教,这些新教教义或有差别,但都不再承认罗马教皇的宗教地位,也使得宗教对政治的干预性越来越低。

    不过天主教毕竟在欧洲源远流长,驱逐其传教士若被人利用在欧洲宣传开来,对中国形象不利,何况许多传教士说实话大多是品格高尚之人,从一定程度上确实在造福穷苦人群,地痞无赖来东方浑水摸鱼者毕竟是少数。

    米希主教松了口气,又跟格拉雷低语了几句。

    格拉雷突然盯着梁崇岳道:“你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

    梁崇岳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说道:“格拉雷先生,请您和您的夫人暂时在领事馆休息,我国会联系贵国船只遣送你等回国。”

    听到说起他的太太,格拉雷心下一沉,急忙问道:“她,她没受到伤害吧?”

    梁崇岳道:“请领事先生放心,夫人安然无恙,不过要向您通报的是,贵国侵略军激烈抵抗,有三十三人被当场击毙。”

    格拉雷默然不语,是中国人操纵的土著军队,那么夫人的安全倒不用担心了,毕竟中国是文明世界之一员,但中国人全面介入中南半岛局势,如果去掉以前形成的自高自大心理,就会发现,在中国海一带,法国根本无力和中国人抗衡,就算要与中国人全面开战,舰队也要半年多后才能抵达,何况来远东和中国打仗,这代价未免太大了。

    诺罗敦国王见到格拉雷突然如羔羊般沉默,心下微觉不安,原来中原王朝强大至斯,自己可莫不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吧?

    此时梁崇岳使个眼色,嵩山遂作出请的手势,将格拉雷和米希主教带出。

    梁崇岳转向了诺罗敦国王,微笑道:“殿下,贵国贵族、大臣想来都在翘首企盼,万事待决,我就不打扰了,这几日还请陛平能派出一名向导领我游历金边,寻觅领事馆馆址,至于条约种种,日后再议。殿下现在非我大皇帝册封之国王,又非东南条约缔约国,诸事尚需自理,我国军士可暂时帮殿下维系金边治安,一个月后便即撤离,还请殿下尽快理顺朝野政事。”

    诺罗敦一呆,说:“一个月?”法国人卷土重来又如何是好?

    梁崇岳道:“此次军事行动乃是我国同情殿下之处境而采取的有限度支援,自不能在此多做停留。殿下也莫以为此是以退为进,就算殿下被我大皇帝册封,贵国又加入了东南缔约国之列,若无相关条约,我国也不会在此驻军,更不会干涉殿下之内政。”

    诺罗敦微微点头,他最怕的就是中国人和法国人一般,将他当今摆设、傀儡,但听这位梁大人所言,显然他的担心有些多余。

    诺罗敦想了想,道:“我若向上邦朝贡,那么泰国国主、越南国主……”踌躇着没再说下去,法国人没来之前,柬埔寨是这两个国家的属国。

    梁崇岳道:“殿下与两位国王地位相当,同为我大皇帝西南之藩主。”

    诺罗敦默默点头,他父王最开始与法国人接触,便是希望借助法国人的力量脱离泰国的控制,谁知道法国人是赤裸裸的侵略,完全将王国当成他等之属地,国王只是傀儡,再没一丝的自主权。

    “梁大人,今日晚间可有空暇,小王许多事要向梁大人讨教。”诺罗敦很快心下便有了计较。

    梁崇岳微微点头,道:“在下定来拜访。

    接到老挝步兵团已经控制金边的电报时,叶昭刚刚与格兰特将军用过晚餐。

    尤里西啊……辛普森惶兰特,美国军事家、陆军上将,南北战争后期任联邦军总司令,而南北战争初起时,他只不过是一名营长,但因为其治军有方,两个月后,到开赴前线时,已经被任命为联邦军上校团长,此后一路晋升,三年后,便成为联邦军总司令,与南方军司令,屡次重创北方联邦军队、被称为“南方的神话”的罗伯持……爱德华,李,展开了殊死的较量,最后终于击败南方叛军。

    格兰特,也算颇具传奇色彩的军事家了。

    而叶昭同样知道,如果历史不偏离其轨道,明年的总统竞选格兰特将会毫无悬念的获胜,而且会连任两届,不过这位陆军上将在治国上乏善可陈,更闹出接二连三的丑闻使得其在南北战争中创造的辉煌名声大大受损。不过他在外交上全力执行“中立政策。”集中精力处理美国内部事务,和解南北双方矛盾,一定程度上令美国走上了良性发展之路。

    叶昭与格兰特将军的议题主要便集中在墨西哥事务,格兰特虽然是军人,对于外交事务却极为谨慎,墨西哥内战,他坦率的表示美国不应该进行干涉,现今联邦内战虽然随着南方叛军的投降而结束,但南北之间对黑人奴隶对自由经济的思想冲突还在继续,他认为美国政府当前最棘手的问题便是安抚南部诸州,令美国社会实现真正的和解。

    中国皇帝调停墨西哥内战,他对此表示欢迎,和平解决争端,是他最乐于见到的。

    用餐时叶昭的“女朋友”克里斯蒂娜自也美艳照人的登场。

    送走格兰特将军,叶昭回书房翻看国内的电报,除了柬埔寨之事,尚有广府钢铁行成功以淬火法制造高锰钢的喜讯。

    这几年帝国出现了许多合金钢,但毫无疑问,高锰钢的出现是最激动人心的发明,其优秀的耐磨性将使得如采矿、采石、铸钢等重工业机器发展得到长足的进步。

    叶昭见了心情自然舒畅,尤其这里面还涉及一项帝国最秘密的军事研究项目“雷霆。”该项目属于绝密,只有最核心的几位军方统帅才略知一二。

    心情不错的叶昭出了书房,随即就见到了正欲回家的克里斯蒂娜,喜欢中国人造桑拿浴室的她应该刚刚洗过澡,性感迷人的金发湿漉漉的,加之那华丽的黑色长裙,冰眸雪肤,艳光四射。

    叶昭见了她,突然心中一动,招招手道:“你来。”

    克里斯蒂娜奇道:“怎么了?”见叶昭上楼,便拖起长裙跟了上去,厚厚的红地毯,踩上去极为舒服。

    二楼东侧叶昭进了一间房,克里斯蒂娜在后面跟着进来,却见室内装饰华丽,宽大中国贵妃床,红帷低垂,高贵典雅,东墙处红檀木梳妆台,落地窗前则是黄莺鸣翠柳的轻纱屏风,乃是一间极为豪华的卧室,香啧啧如女子闺房。

    克里斯蒂娜惊奇的道:“这是你的卧室吗?”从来没想过男人的卧室还能清香怡人。

    叶昭笑道:“不是,这房间主人在楼上罚写呢。”美赚又认错了字,被叶昭命令整本书写一百遍,欺负小萝冇莉女仆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叶昭坐在梳妆台前的沙发椅上,翻找抽屉,记得有一双水晶耳环,挺适合克里斯蒂娜,翻来翻去,却找不到。

    “嗯,找不到了。”叶昭笑着说:“明天给你吧。”转头看去,却见克里斯蒂娜正站在贵妃床前,去够那挽帘子的金钩,一双银色细高跟皮鞋欠起,紧身的黑色长裙显得她一种端庄淑雅的样子,可长裙下丰满挺拔的胸部,裸露的诱人香肩、光洁玉背,无法掩饰的表露着她的妖媚性感,此时整个脚尖支撑着她性感无比的躯体,随着她的摇摆掀起乳波臀浪,一副流鼻血的诱人画面。

    “那个要有工具的,用银杆子挑起来。”叶昭笑着说。

    克里斯蒂娜恍然,说:“我说呢,我刚刚以为,你肯定在东方的天山挑选了巨人当仆人。”

    叶昭笑道:“你以为一千零一夜啊,哪有什么巨人?东方没那么神奇。”看了看她,对她招手,说:“你来。”

    克里斯蒂娜有些愣神,走过去问:“怎么了?”却不想,被叶昭握住了她的手,而且是一种很暧昧的姿势,五指交错,伸入她修长滑腻的手指中,轻轻抚摸。

    克里斯蒂娜一呆,惊奇的看着叶昭,因为这些天来,叶昭可从来没有表现过一丁点想和她亲热的意思。

    叶昭却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腿,克里斯蒂娜会意,想了想,便伸下手去,解开了裙后膝弯处的系带,这条性感的礼服裙,设计华丽而特别,后背和腿弯处更有蝴蝶细带,解开后好似围裙一般脱下来,极为方便,当然,是华丽丽的围裙。

    此时从后面看,克里斯蒂娜一双雪白性感无比的长腿便暴露在空气中,配上紧裹翘臀黑纱和光洁玉背,致命的诱人,但从前面看,却仍是端庄典雅的华丽长裙。

    叶昭也猛然间意识到,克里斯蒂娜现在背部应该多么的诱人,心里一团火慢慢升起。

    克里斯蒂娜已经双腿分开,轻轻坐在叶昭腿上,深邃的乳沟就在叶昭眼前。

    叶昭一只手探下去,轻轻抚摸克里斯蒂娜触手滑腻美妙无比的腿弯,另一只手揽住她的柔软腰肢,慢慢感受那光洁玉背的细腻。

    今日享用晚餐之时,叶昭不知道怎么就对克里斯蒂娜的胴体有了兴趣,克里斯蒂娜美妙腰肢的一举一动都令他忤然心动,本来他是很能自律的,远征西域一年半禁欲也没感觉出什么,但可能是在这民冇主自由之地,加之生活状态处于旅游休闲而不是金戈铁马,叶昭突然就有了异国恋的念头。

    又或许,见到格兰特和克里斯蒂娜跳舞时眼里毫不掩饰的炽热,令叶昭多少受了些刺激。

    而以他今时今日身份,今时之思想状态,自也不会有什么硕虑,既然想了,那就付诸行动。

    克里斯蒂娜呢,却紧张的很,甚至轻轻扳住叶昭肩头的双手都微微冒汗,不管她以前如何自信,可在跟叶昭相处了大半个月后,早已经知道面前这男人不是美色所能迷惑的,甚至当叶昭抚摸她身体时,她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更不敢表现出热情主动,因为听说东方男人都喜欢女人含蓄,喜欢女人是被动的一方。

    叶昭抬头看向她的蓝眸,克里斯蒂娜会意,忙低下头,鲜亮的红唇印在叶昭嘴上,任叶昭享受般的吸吮。

    “你真的很漂亮!”叶昭轻声说。

    克里斯蒂娜不吱声,只是小心翼翼和叶昭接吻。

    终于,叶昭的手解开了克里斯蒂娜光滑后背的细带,克里斯蒂娜胸前的黑纱落下,一对儿雪白巨乳骄傲的耸立在空气中,叶昭埋下头,贪婪的呼吸着深邃乳沟芬芳,随即轻轻咬住其红蕾吮吸,令一只手则握住那白嫩的仿佛牛奶一样的乳儿轻轻把玩,深深吸口气,心跳如麻。

    克里斯蒂娜酥酥痒痒,妩媚的金发用力向后仰,诱人姿势,媚意无边。她心下惊喜交集,“宠幸。”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东方这个字眼的含义,现在她可不就是在被这东方男人宠幸,而且,竟然骨子里感觉出一种荣耀,好像陪这个男人做爱,是一种了不起的幸运。

    “走,上床上去。”叶昭轻轻拍了拍她翘臀,克里斯蒂娜急忙站起身,被叶昭牵手向贵妃床侧行去,而叶昭此时也见到了克里斯蒂娜性感围裙的全貌,看着她几乎完全赤裸的雪白后半身,叶昭再忍不住,走上两步,从后面抱住她,亲吻着她的玉背,感受着她胴体性感的弹力,慢慢将她压入了红纱帷幕中。

    当克里斯蒂娜顺着叶昭手势听话的仰躺在软软的红牡丹团团的锦缎中时,早就被叶昭亲吻的身子滚烫,举手投足,散发着诱人的挑逗,那华丽丽的长裙已经被蹂躏的就好像黑俨布团围在她腰间,黑色丁字小内裤也早偏离了原来的轨迹,这位蓝眸金发尤物,就好像熟透的蜜桃,散发着无法阻挡的诱惑气息。

    叶昭轻轻伏在她高山仰止的雪白性感胴体上,身子早就酥了,轻轻亲吻她的冰眸,手探下去轻轻拍拍她的翘臀,就好似告诉她:亲爱的,把腿分开。

    克里斯蒂娜立时听话的左右分开诱人长腿,一双骨感十足涂着淡青的美脚,诱惑无比的踩在红牡丹上,脚趾紧张的轻轻捻着锦缎。

    突然,克里斯蒂娜美腿绷紧,脚趾翘起性感弧度,带起了一片艳艳的红牡丹,晃的人心都化了。

    “啊……”略带痛苦和满足的呻吟,从她鲜亮的红唇中吐出,叶昭看着她蓝眸迷离,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看着她冷峭的高挺鼻梁沁出点点汗珠,看着她似痛非痛的迷人妩媚,感受着身下那丝丝紧裹,心里油然升起一丝柔情,轻轻亲吻她的金发,笑着说:“我还胆小么?”

    克里斯蒂娜不说话,将叶昭的手指抓入红唇中吸吮,吸的叶昭身子立时麻了。

    克里斯蒂娜深邃蓝眸迷离,看着身上这赤身裸体的男子,身下一阵阵火辣辣的痛楚告诉她,她的第一次,真的给了他。

    她慢慢的睁开冰眸,打量着叶昭赤裸的身子,甚至微微抬起头,好奇的去看两人密不可分之处。

    见她动作,叶昭觉得好笑,而被这个自己拥有了第一次的金发尤物深邃清澈蓝眸盯着两人最隐蔽之处来看,更觉刺激无比,笑道:“你看什么看?”

    克里斯蒂娜迷人的一笑,目光却不转开,说:“我想看着你动,我想永远记住这一刻。”

    “满脑子资产阶级思想!你就想记住这事儿啊?”叶昭笑着训了她一句,心里却跟猫儿抓似的,金发尤物盯着看自己如何拥有她,还有比这更刺激更满足的吗?

    叶昭慢慢伏下身,抱紧小尤物的雪白胴体,轻轻的动,克里斯蒂娜诱人长腿很配合的轻轻夹在了叶昭腰间,她的迷人蓝眸却还是盯着下面两人私密之处,把叶昭刺激的骨软筋酥。

    贵妃床咯吱咯吱的慢慢响起来,随之,就是令人心荡魂销的尤物轻吟和急促喘息,床垫咯吱咯吱的叫声越来越大,而那尤物的吟叫声也猛然提高了几个分贝,突然又嘎然而止,接着就是诱惑无比的哭音低吟……

    一夜癫狂,克里斯蒂娜迷迷糊糊睁开冰眸时外间已经日上三竿,床头,叶昭正安逸的喝牛奶呢,美赚刚刚送进来的。

    薄毯轻掩下,克里斯蒂娜裸露在空气中的雪白性感胴体,经过爱雨洗礼,此刻更散发着难言的妩媚,叶昭就感觉下身一阵燥热。

    克里斯蒂娜的玉手正慵懒的搭在叶昭腿根处,马上感觉到了叶昭的变化,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惊叫道:“你是公牛吗?”

    随即就觉得这话太不客气,迷迷糊糊还有些没睡醒的感觉,更全身乏力,说话都没过脑子,忘了眼前人的身份,偷偷看了叶昭一眼,说:“我的意思是……”

    叶昭已经摆摆手,笑道:“我就当你夸我吧,我是公牛的话,你就是小母牛。”

    克里斯蒂娜蓝眸似水,咬着嘴唇道:“我哪是小母牛,我是小母鸡,被你蹂躏的差点死了……想起昨晚欲仙冇欲死滋味,现在骨头好似还寸寸酥软,软绵绵没有一丝力气。

    叶昭就笑,伸了伸手,克里斯蒂娜就温顺的爬过去,躺在叶昭臂弯里,伸手,拉薄毯给两人盖好。

    叶昭捏了捏她高挺的鼻梁,又将牛奶递给她,说:“天才医生,给你补补身子。”随即想起一事,“啊,差点忘了。”伸手从枕边拿过一张支票,是旧金山国富银行的本票,在纽约同样可以兑换,两万美元的面额。

    叶昭将支票递给克里斯蒂娜,说:“现在不给你我怕忘了。”确实,这些支票钱财类的小事儿叶昭从不过脑子,这里又没有蓉儿和红娘,这事儿总不能叫侍卫想看来办,自是越快办妥越好,免得忘记。”

    叶昭又道:“我过两天去墨西哥,就不带你去了,从墨西哥我会直接回国。”

    看到支票克里斯蒂娜就是一呆,再听叶昭的话,心就慢慢沉进了谷底,有些难受,可又能怎样?

    呆了一会儿,克里斯蒂娜说:“这钱太多了。”

    叶昭笑道:“多什么多,还要养好几个人呢。”

    克里斯蒂娜将支票递还叶昭手上,说:“你帮我家人,已经够了,我不能再拿你的钱。”又低声说:“我也不会再嫁人,你再来美国,想找我的话,我还给你当情妇。”

    叶昭奇道:“什么嫁人?什么情妇?”随即哑然失笑,说道:“你敢嫁人!我把你美利坚给灭了!”能开这种玩笑,自是将她当自己人了口又道:“这是给你去纽约的生活费,去了好好把学位拿下来,再趁这个机会学习中文,我留几名侍卫给你,三男两女,有个叫小桃的,会说简单英文,你学医还要一年是吧,这一年时间,你跟她能学会简单的对话,等你毕业之时,我派人来接你。”

    克里斯蒂娜惊喜的抬头,说:“你会来接我?接我去中国?”

    叶昭道:“不早说了吗?你这种优秀的人才我怎能放过?”

    克里斯蒂娜经历冰火两重天,现在一颗心可快活的飞到了嗓子眼里,亲昵的拖着叶昭,满脸幸福躺在叶昭胸膛上,说:“我不会叫你失望的。”

    叶昭轻吻她金发,笑而不语。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