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中南半岛密布的丛林里,层层古树覆盖了柬埔寨北部的整片陆地,深夜中摇晃的巨大树影,在月光的照拂下,更显诡谲,不时传来的野兽嚎叫更是令人心胆俱寒。

    这是柬埔寨北部的上丁地区,居住的多是老挝人,柬埔寨这个山地丛林国家人口稀少,边界、中央政府控制力度和中原完全是两个模式。

    而在柬埔寨彻底沦落为法国的保护国,法国人又对这个国家兴趣缺失后,上丁地区就更脱离了柬埔寨中央政府的统治,在半年前,就成了老挝山地步兵团的地盘。

    湄公河在透过巨大树叶缝隙落下的斑斑月光中映出一副奇异的美景。

    河畔的草地上,三名将领和一名文官或蹲或坐,正就着月光在一张地图上圈圈点点,三位将领穿着各色军装,有中国皇家陆军的深蓝色军装,老挝政府军的草绿色军装,也有老挝山地团特有的迷彩军服。

    那位五十多岁,穿着深蓝色中国皇家陆军军官礼服的将领军衔最高,闪亮的银色肩章,在宝剑交叉日月星辰图案的陆军军徽两侧,各有三道银杠,中国皇家陆军少将。

    他就是中越寮三军联合司令部司令官冯子材,同时也是寮国(老挝)政府军的总顾问。

    中越寮三军联合司令部设在顺化,主要任务便是协调中南半岛的秩序,其兵力构成为一个中国步兵师、一个老挝步兵旅和一个越南步兵师,加之后勤人员,总计三万余人,同时在老挝国王和越南国王授权下,该司令部也可以调动越南和老挝所有的政府武装力量。

    在河畔议事的将领除了冯子材,尚有山地团团指挥使叶山德、老挝新军提督嵩山、老挝国王特别顾问党恒,除了这四人,还有一名翻译在侧。

    党恒,乃是明末清初党崇雅党阁老的五世孙,书香世家,又有留洋背景,偏生喜欢研究中南语系,刚刚三十多岁,本是老挝使馆副使,却被老挝国王看重,聘为特别顾问,以师事之。

    老挝山地步兵团指挥使叶山德,老挝老龙族系人,性子狠辣、杀人如麻,加入中国国籍后取名山德,后被赐叶姓,备受荣宠,还曾经被皇后召见,他遂请中国通译师爷摹写,自己则依葫芦画瓢,用匕首在心口处刻了个“忠”字,土人思维,感激涕零下,只能以此示坚贞之意、效忠之心。

    山地步兵团的全体官兵入中国国籍改用中国名字是必然程序,但实则在老挝,现在中原语已经成为官方语言,中原文字,则成了官方文字。

    老挝三大族系,在北部的老松族系乃是几百年前由湖南、云南等地迁徙而来,按照后世民族划分便是苗、瑶等族系,不过实际上,现在硬要划分出一些民族是很难的,一般来说,说起族群多以地名呼之。

    老松人一向以简单的汉字作为自己的文字,而老龙人则受缅甸、泰国影响比较大,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字,另一大族系老听人同样没有文字。

    现今老挝境内,则在国王天达干预下,全面推动中原文字。

    老挝国王天达实则就是分裂的老挝北部琅勃拉邦国王,也就是中国所说的南掌国王,他在中国人支持下统一了分裂的老挝各邦族。

    其实如果不是西方殖民者的到来,一直以来,越南和泰国便在争夺中南半岛的霸权,而一个统一的极为亲近中原的老挝国出现在中南半岛,对于未来中南半岛的局势也是一种平衡。

    在叶昭构想中的东南联盟中,各国间的利益纠葛自然都要考虑,各小国,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之间不可能没有矛盾,如何平衡这种矛盾便是一种艺术,不能要求所有国家同心同德,但大节上能站稳同一个立场便可。

    天达以琅勃拉邦小郡之主,到现今统一整个老挝,对中国人的感激自不必提,而他也颇有些见识,更去过中原,坐过火车,见到中原之繁华,科学之进步,自然大为震动,也敏锐的意识到,如顾问党恒之言,如果能与中原保持同一种文字同一种语言,则可以最大限度的依附中原成为中原经济圈子的一部分,对于老挝国未来的昌盛会起到难以估量的作用。是以他很快就下令,将中原文字定为老挝国唯一官方文字,语言方面,推动中原话学习,尤其是官吏贵族,要带头习说中原话。

    中原在推行的音标习字法也使得中原话的推广更为容易。

    其实东南国家集团中,普遍存在推动学习中原话的现象,朝鲜就不必说了,中原文字本就是其官方文字,而越南也是这样,中原文字在其官方、民间都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越南国王在二十多年前,便奏请前朝道光皇帝向越南颁发《康熙字典》,以便当地人学习汉语,越南使节,每次去广州,都要为其国主购买满满几船中原书籍,甚至中国明禁的色情书都成了宝贝。

    只是天朝上邦心态,前朝觉得属国土番习学中国文字贻笑大方,甚至会危害本朝社稷,是以往往不屑一顾。

    而新朝却没这许多傲慢行为,而是帮助各国学习中原文字,当然,虽有音标辅助,中原文字不是母语的话仍是很难学的,说中原话的文盲都不好扫除,更不要说朝鲜越南等国的布衣,中原文字语言学校,自也是面对其上流阶层、精英阶层。

    老挝是最彻底的,文字甚至语言,开始全面中原化。

    老挝新军提督嵩山便是如此,原名察和猜,听闻中国有五岳,有嵩山,便以嵩山作为自己的名字。

    现今冯子材、叶山德、嵩山、党恒四人,手上的是湄公河流域图,几人正商议进袭金边之事。

    昨日,接到苏娘娘密电,言道“可以助柬埔寨国王诺罗敦驱逐法国人”。

    冯子材二话不说,便开始进行部署,作为中国驻中南半岛的武官代表,他早就擦拳磨掌要与法国人一战。

    至于叶山德和嵩山,从没见识过欧洲人的手段,只知道中原强大,什么法兰西人,全无畏惧之心。

    上丁地区的电报线是从东面越南港口架设而来,没办法,北部密林崇山,想从云南和老挝都城引电报线实在千难万难。

    此次进袭金边,将由山地团独立完成,老挝新军抽调一个营辅助,对外则宣称是老挝政府军受柬埔寨国王邀请所为,如此形成的外交纠纷,也给了中国回旋的余地。

    冯子材则在给叶山德和嵩山讲解军纪,尤其是老挝山地团,说起来冯子材颇不放心,这些悍野山民,实则和野人差不了多少,或许风俗使然,活剥人皮各个都混不当回事,凶残是凶残了,未免野的过分,如何保持其凶悍又令其令行如山,便是冯子材一直在解决的难题。

    正说话间,树林里走过来两人,正是柬埔寨诺罗敦国王的密使肯萨勒以及一直以肯萨勒接触,将来会以柬埔寨国王特别顾问身份出现的外务部官员梁崇岳。

    自被任命为中南半岛司令部司令官后,冯子材与诺罗敦国王的秘密联系从没有中断过。

    肯萨勒是个黑黝黝的矮个子,还未走近就惊喜的大声问:“冯大人,是真的吗?您要驱逐那些可恶的法国佬?”

    见冯子材微微点头,肯萨勒激动的无可言表,双手合十喃喃向天祷告。

    此时河畔一个个木筏、小舟被抛下水,穿迷彩服背步枪的黑皮肤战士随之一簇簇跳上木筏木舟,撑杆划桨顺着水流向南而去。

    肯萨勒双手握在胸前,抑制着自己的激动,突然发现不对,回头问道:“大人,怎没有上邦天军?”委实,这些穿着迷彩军装的战士皮肤黝黑、个子矮小,和中原人还是有些差别的,而十几排木筏上,才隐隐有一名中国军官,看样子应该是教官。

    冯子材看着一排排顺游而下的木筏,淡淡道:“他们也是帝国士兵。”下面的话没说出口,这已经是大材小用了。

    根据情报,当年法国人攻克柬埔寨首都金边不过用了五艘小炮艇,不超过两百名武装水手,而且同样的这支武装,征服了柬埔寨所有敢于反抗的部落,现今在金边,法国士兵大概一百余人。

    百余名法国士兵,就算将其商人武装也全部计数,大概两百多名武装人员,这样一支力量,如果帝国半支步兵团还不能轻松搞定,那岂不成了笑话?

    这场较量,在于后续,而不是开始。

    ……

    在满载着老挝步兵团战士的木筏沿溪水南下之时,叶昭,则正与美国总统约翰逊共进晚餐。

    穿着性感晚礼服、冷艳四射的克里斯蒂娜坐在叶昭身边,扮演叶昭女朋友的身份,实际上,她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叶昭了。

    这里是摄政王号的餐厅,享用的是来自中国的“烤熊掌”、“四珍脍”等宫廷菜。

    叶昭举起满满一杯琼液,轻轻对约翰逊示意,约翰逊笑着举杯。

    叶昭说道:“可惜的很,冷藏运输,味道少了鲜美,总统先生何时去中国,可尽尝东方美食。”

    约翰逊笑道:“谢谢陛下的好意,可惜,恐怕我没有机会去东方了。”笑容,隐隐有丝苦涩。

    是啊,因为他一再向南方妥协,十次否决取缔三k党以及赋予黑人公民权的法案,共和党内的激进派已经在酝酿弹颏他,就算能勉强过关,明年总统选举,只怕他也根本不会获得党内提名,更莫说竞选成功了,可以预见的是,他在总统任职上也不过挣扎一年时光,还谈什么去东方?

    想到自己的命运,再想想对面东方皇帝的无上权威和对帝国终生的统治,同样是国家最高元首,其地位可谓一个天一个地了。

    约翰逊又怎不感慨万分?

    叶昭微微一笑,说道:“总统先生,我从来把私人感情和政治分的很清楚,你的很多主张我也不认同,比如三k党,我认为要坚决取缔,但是,这不妨碍你成为我的朋友,等你从总统的位子上下来,我会正式邀请你来中国访问。”

    昨天两人第一次见面,约翰逊已经领教了叶昭的强势,这位东方巨人,委实气魄非凡,没有半分客气的套话,直言批评自己的政策。而邀请自己一说,这就是东方哲学吧?用交朋友来维系政治关系,而不是冷冰冰的利益政治。

    两人聊天,克里斯蒂娜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静静聆听,看着在自己国家总统面前自信的好似山岳般的男人,克里斯蒂娜的心都醉了,这些日子,她也渐渐听说了叶昭的许多事,铁血皇族,率领亲军展开了史诗般波澜壮阔的统一战争,他的庞大帝国,在东方,无人敢逆其锋。平日温和无比的他,一声令下,便有数百万忠诚士兵组成的滚滚洪流,碾压一切的反抗力量,就算对手是一个国家,也会顷刻间灰飞烟灭。

    这样的人,竟然存在于现实中,而且,就坐在她身边,想象着这个男人无与伦比的风采,克里斯蒂娜渐渐入神。

    用过餐,侍者送上水果香茗,叶昭端起茶杯抿了口,又道:“总统先生,我同样在关注着墨西哥的局势,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约翰逊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我很愿意聆听陛下的见解。”

    墨西哥,在美国南北内战爆发之际,拿破仑三世为了抑制美国,同时占有墨西哥市场、银矿,遂扶持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成员马克西米连在墨西哥称帝,建立了墨西哥第二帝国。

    美国的门罗总统在四十年前提出过相当有名的门罗主义,从一定意义上,便是将美洲看作自己的势力范围,当然,因为其国力不强,加之国内党派的政治观点一直在演变中,所以这并不是一个什么连贯性的政策。

    但对于得到法兰西皇帝拿破仑三世和西班牙伊莎贝尔女王支持的墨西哥皇帝马西米连诺一世,美国联邦政府在内战期间便表示了强烈不满,内战结束,随即开始向墨西哥共和派提供武装,今年年初,又派出50000士兵到美墨边境,对法国施加压力并向共和派提供补给。

    前不久法国士兵撤出了墨西哥,墨西哥共和派开始全力对保皇派发起攻击,墨西哥皇后卡洛塔到欧洲请求援助,在巴黎、维也纳、罗马一路游说过去,结果碰了一路钉子,听说本想留在欧洲,但被马克西米连情意绵绵的信又给叫回了墨西哥。

    现今墨西哥共和派和保皇派激战正浓,正是最关键时刻,而英国人治下的北美殖民地突然宣布成立加拿大联邦。

    加拿大联邦,和美国最早的十三州一样,为英国北美殖民地,但上、下加拿大的大部分移民都对英国君主保持着忠诚,加拿大一地的殖民地也被英国看作遏制美国影响力的最重要堡垒。

    美国独立后,开始信心膨胀向北进军,因为美国人认为加拿大人在等着被他们解放,结果遭到了加拿大民兵无情的打击,更引起了五十多年前的英美战争,这场战争毫无疑问美国人输了,但当时英国正在领导整个欧洲对抗拿破仑的战争,根本无暇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这一场他们认为的“小战役”上,尽管如此,英国皇家海军还是攻克了华盛顿,并且焚毁了美国总统官邸。

    这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次首都被外国军队占领。

    当然,很多陆地战场的局部战役美国人也取得了胜利,最后双方草草签订了和约,英国陆军将这场战争视为小规模冲突,对自身的失败没有深入研讨。这些失败被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战役战胜拿破仑的空前成就所掩盖。

    战后加拿大一带的殖民地仍维持了原貌,加拿大人对大英帝国更加忠诚,对美国人更加敌视,现今成立加拿大自治领,自是为了对抗南北战争后统一的美国。

    所以美国南境、北境,都不能安宁,而且英国人对墨西哥皇室态度暧昧,如果其也承认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合法性,将会是美国推行门罗主义的重大挫败。

    是以叶昭说起墨西哥局势,约翰逊总统精神一振,饶有兴味的表示聆听叶昭的见解。

    约翰逊自不知道,这位东方皇帝,一直以来都是破局高手。

    此时品着香茗,叶昭微笑道:“墨西哥那位共和派领袖的名字叫做胡亚雷斯吧?”说起这个名字心里也有丝异样,小学初中历史课本上,胡亚雷斯可是被宣传成有名的英雄,对抗殖民统治的英雄。可是现今,却感觉自己只是将他看作一个棋子,其反差不能不令人心生感慨。

    约翰逊微微颔首,说:“对,胡亚雷斯先生是一位有着高尚情操的革命者。”

    叶昭道:“我希望结束对旧金山的访问后,前往墨西哥,对双方的战事进行调节,促使双方以和平解决争端,劝说马西米连诺先生放弃不合法的皇位,离开墨西哥。”

    墨西哥脱离殖民统治,叶昭当然乐见其成,其银矿和资源谁不敢兴趣?这也是美国强大之后便开始接二连三鼓动殖民地独立的原因吧,因为被殖民国家统治,贸易完全被其宗主国垄断,新兴工业国家根本插不上手。

    对于整个美洲来说,尤其是北美洲,因为巴拿马运河未凿通,是以虽然其东部贸易港口欧洲商船来往如梭,但西部港口,便是另一个世界,与美洲西部展开贸易,是现今中国商队所能及最远之地,马六甲海域被英国人完全控制,就算是商船来往,也极为不便,何况马六甲以西,再没中国海军的影子,商船的安全也实在不能保障。

    现在趁着其内战胶着赶去调停,与墨西哥共和派政府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是将来与墨西哥开展贸易的先决条件。

    约翰逊眼角闪过一抹思索,作为门罗主义者的继承人,他自然不希望新兴的东方帝国来美洲扩展其影响,虽然仅仅是调解,可意味着什么也不难想象。但现在墨西哥内战局势极为不明朗,拖得时间越长,英国人介入的可能性就越大,在中国人的调解下,如果马西米连诺一世肯放弃皇权离开墨西哥,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约翰逊也不大相信中国人能调解成功,墨西哥的保皇派会无端端缴械投降?

    思索了一会儿,约翰逊笑道:“我很乐意见到陛下对墨西哥共和党人的支持,我也将会尽快安排外交官员与胡亚雷斯先生会面,为您创造最好的调停条件。”当然是缓兵之计,智囊们自会评估种种利弊,到时再做决定,若想拒绝中国人介入,只需以没有调和条件为由婉拒。

    叶昭微微颔首,美国人的发展,叶昭也没想令其多舒坦,但这一点,自然是要隐晦隐晦再隐晦,最起码,不能令其独霸南北美大陆。

    从长远来看,欧洲强国林立,争夺欧洲霸权都会忙得不亦乐乎,而美国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得它完全有可能成长为能与中国在太平洋竞争的强国,所以有意无意的对其进行削弱不可避免。

    当然,在现今来说,中国是在争取在美洲自由贸易的机会,美国人也必然会这般理解,而且中国人表现的也极为尊重美国人意愿,毕竟墨西哥不是美国的殖民地,中国皇帝愿意去调解也好甚至去支持哪一方也好,本就不必事先向其通告。

    美国人虽然提出了门罗主义,但国力所限,实则就算西班牙这种没落欧洲贵族,也从来没想过要遵守美国人制定的游戏规则。

    倒是中国人,其外务大臣邹凯之明确表态支持美国人在美洲的利益诉求,也是世界列强中对美国最为亲善的国家。

    所以在约翰逊总统告辞时,不免表述了几句对叶昭的感谢,又言道他将会重新郑重考虑有关取缔三k党将三k党列为非法组织的法案。

    叶昭则微笑不语。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