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巴扎尔一带距离浩罕城两百多里,路上的乌兹别克游牧民,见到这彪红衣骑兵,莫不离得远远的便下马跪拜。口口传颂中,帝国军队在西域之威,可见一斑。

    距离巴扎尔百多里便不见了乌兹别克牧民,这一带,已经是古丽夏依尔部落的放牧区。

    月夜星稀,马队慢慢奔行,草原中,偶尔可以见到孤零零的几座雪白毡房帐篷,应该是柯尔克孜人。

    “休息一会儿!”见到叶昭手势,乌尔登大声吆喝。

    内侍卫和骁骑卫纷纷勒住马势,叶昭和阿法芙也下了马,寻了一处草原高坡背风处坐定,乌尔登去寻干草,准备给主子燃火取暖,叶昭摆手制止,说道:“用些干粮就赶路。”此地虽然从整个地理大势来说,是一处平原凹地,是以才水土肥沃,但三月份的夜晚,却也干燥燥的冷,赶路可比歇息还要舒服。

    寒风吹来,见阿法芙衣衫单薄,叶昭就解下身上皮裘递过去,阿法芙摇了摇头。

    叶昭知道她古板的很,也不强求,随即见她摸出硬馒头吃,不由得又摇摇头,可以说已经与她相处的极熟,但中原的牛肉罐头她还是碰也不碰。

    “关帝,是你们中原的神灵么?”阿法芙突然问。

    在喀什噶尔,除了白教的传入,还有中原人出资建起了关帝庙,又有大皇帝题写的“关帝显圣碑。”香火极盛,一些穆斯林也跑去烧香祈福。

    在徕宁城,同样来了中原工匠,要在城内建关帝庙。

    叶昭微微点头,说道:“常怀忠孝仁义之心,便可得关帝庇护,比之安拉,关帝神是不是更亲民,更仁慈?”

    阿法芙没有吱声,比较神灵,是大不敬,中原大皇帝传说是天子化身,自然比得,她就是在心里,也不能比较不是?

    草草用过干粮,众人上马向北疾驰,一路快马加鞭,第二日中午时分,寻到一处柯尔克孜族的牧民部落,令牧民带路,又向西奔行一个时辰,就见到远方那数百座雪白毡房帐篷组成的营落,白云似的羊群,奔驰的骏马,一望无垠的泛青草场,每次都令叶昭升起一种来到世外桃源的感觉。

    营落木栅栏门前的牧民还记得叶昭和阿法芙,有牧民开了木门,又有人跑去送信,叶昭等下马进了营落,随即就见古丽夏依尔迎了出来。

    她和阿法芙亲热拥抱说话,琥珀般的美瞳却一直瞥着叶昭。

    进了营落中心巨型的雪白毡房,阿法芙在古丽夏依尔耳边道:“姐姐,他是中原的大皇帝,只是,这消息不能泄露出去。”

    古丽夏依尔一呆,又见叶昭她还是极为气恼,虽然阿古柏被杀,大皇帝又给了其丰茂的草场,全族生活以后会越来越好,而她也不必再急着寻觅情郎,可思及那一晚,她就恨得咬碎银牙。再见叶昭,她刚刚正琢磨呢,羊入虎口,今天晚上就要他好看,非叫他失身作了我的情人不可,然后再剥光他衣服,绑在帐里三天三夜,再去跟大皇帝请求赐婚,大皇帝对自己一族恩宠备至,想来不会因为一个小官儿和自己翻脸。到时他成了草原的女婿,想这么折磨他就怎么折磨他。

    虽是咬牙切齿满门心思要报复叶昭,可族里实在没男子看得上眼也是事实,眼见到了成亲年纪,总要给格尔格司家族诞下继承人,这中原男子的血统看起来极为优秀,定然会给格尔格司家族的血脉注入优良的种子。

    其实叶昭想到古丽夏依尔刚刚见自己一面就要强暴自己,虽然好笑,可有时候倒也怡然自得,觉得自己魅力了不得,若知道古丽夏依尔只是将他看作“配种”的工具,可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七窍生烟。

    古丽夏依尔挥手叫**们都退出去,她则盈盈下了座,以柯尔克孜的礼节单膝跪倒,说道:“格尔格司家的古丽夏依尔向大皇帝献上全族的忠诚!”瞟着叶昭,琥珀般的美瞳眨呀眨的,知道了叶昭的身份,她性子粗疏,虽然对叶昭多了几分小心,但一时之间,老熟人变成了大皇帝,却也谈不上惧怕。本来还想呢,大皇帝怎这般好人,赏赐给她格尔格司一族如此丰茂的草地,原来却是他。

    再想到面前俊美男子的中原皇族血裔,古丽夏依尔美眸更是炽热,散发着一种妖异的热力。

    叶昭心说你这回可不会再和我摔跤了吧,摆摆手道:“起来吧。古丽夏依尔,我委你为徕宁城副办事大臣,你可知道了吧?”突然一怔,说道:“你刚刚说的话挺好啊。”蓦然发现,刚刚古丽夏依尔说的是中原话,虽然语调怪异,却也能令人听懂。

    古丽夏依尔道,“是,我知道了。

    我的中原话,说的好么?”在迁徙中,抓了个会说中原话的维族女子,要她教自己说中原话,到得后来,这维族女子就留在了她的部落。

    用着瓜果茶点,叶昭将来意说了,要古丽夏依尔派出族人,前去北方各吉尔吉斯部落招降,又同古丽夏依尔讨论了一番各部落以人。计数,每年需上缴徕宁和伊犁政府的牛羊数目,因为北方的吉尔吉斯部落,也有相当部分处于新疆省伊犁西域总管衙门的管辖范围。

    古丽夏依尔刻是极为痛快的答应下来,当听叶昭说免去前三年的税赋,古丽夏依尔微笑道,“大皇帝对柯尔克孜人的恩宠会有丰厚的回报。”

    用过瓜果,古丽夏依尔便令女奴取来马头琴,边弹边唱”“用最热情的歌舞欢迎尊贵的大皇帝。”

    琴曲悠扬,舞姿热辣而妖美,那双白嫩有力、涂着淡紫惹丹的雪足在花毡上蹦跳,披着红纱柯尔克孜裙饰的曼妙身段扭动,银器哗啦啦的响,异域刚青十足的舞蹈、野性的歌喉,叶昭也不由得轻轻鼓掌。

    中途,古丽夏依尔舞到叶昭矮桌前,节律感十足的腰肢杵动着,娇嫩雪足慢慢探出,随着舞曲妖冶无比的踏在叶昭面前的矮桌上,涂了淡紫色趾甲、诱惑无比宛如五朵娇艳花瓣就在叶昭面前,花瓣伸展,好似在慢慢绽放,令叶昭的心突了一突。

    晚上就寝时古丽夏依尔又来到了叶昭的毡房,乌尔登这次没有阻拦,想来他也以为大皇帝曾经宠幸过这野性的番族女子,话说回来,叶昭怎么也不能面前不见,就赶走她不是?

    叶昭又是刚刚洗过澡,换了花花绿绿的柯尔克孜睡衣,正准备舒舒服服睡一觉,古丽夏依尔就撩帐帘走了进来。

    房内生着火炉,极为暖和,古丽夏依尔穿着瑰红刺绣银边的薄衫,极短的轻便红绒靴就好似拖鞋,露出橄花裤脚下洁白光润的柔美足踝,整个人就好像带刺的玫瑰花”热辣而侵略感十足。

    叶昭见她进来,就不由得头疼,自然而然露出戒备神情。

    古丽夏依尔咯咯的笑,说“您是大皇帝”我,不敢,对您无礼,想和您,说话。”

    叶昭倒了杯火炉旁烤着的热牛奶,说“你说吧。”

    古丽夏依尔收起笑容,认真的道“您为我出气杀掉阿古柏,谢谢您”

    见她这话发自真诚,叶昭微微点头,说“那也不是为你出气,你不必放心上。”

    古丽夏依尔道“我知道但是,不,不,一脸思索,却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叶昭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感谢我是吧?”

    古丽夏依尔点头又咯咯一笑,说“矢皇帝陛下,您好好休息!”单膝跪倒拉过叶昭的手,在叶昭手上吻了吻随即快步而出。

    叶昭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柯尔克孜礼节,但被她热辣辣贝齿轻轻撩过,未免心生异样,心说这女子野的邪门,明日还是早早离去,不知道她玩什么花样。

    谁知道半夜睡得朦朦胧胧,屋里有脚步声响,叶昭翻身坐起,撩开帷帐,屋内两人,见大皇帝醒着呢,侍卫忙躬身告退,另一人便是古丽夏依尔。

    叶昭奇道“你作甚么?“古丽夏依尔却已经踱步过来,坐到床头,说“我今晚在这里睡。”

    叶昭哭笑不得,说“这是什么话?”

    古丽夏依尔道“我族里,风俗。”

    叶昭知道,普通的柯尔克孜人,毡房帐篷即是卧室,前端放马具

    农具等,后端便是卧室,白日招待客人,晚上入寝,若客人留宿,确实与主人大妇同屋而眠,但那只是普通牧民家庭,根本没有多余的毡房,何况,牧民在皮毡上铺了被褥睡,又哪里有床?就更说不上和客人同榻而眠了。

    叶昭微微蹙眉,正想说话,古丽夏依尔道“我的,名节,被你毁了。你的部下,我的族人,以为我是你的女人。”

    叶昭一滞,随即哭笑不保心说你什么时候又有名节了?但古丽夏依尔说的却也是事实,看自己的侍卫模样,都以为她成了自己女人呢。

    再说就算游牧民族,虽不似中原礼数大防,但女子婚前失了贞操,总不是什么好事。

    古丽夏依尔拽过毛毯,就躺上了床,琥珀美眸眨了眨,说道“大皇帝,请您别生气,我喜欢您,想和您在一起睡,和您说话。”显然,还是有些担心激怒这位中原皇帝。

    叶昭怔了下,蛮族女也会哄人?无奈的道:“你想睡就睡吧。”

    其实在西域的日子,也实在寂寞,每次夜半醒来,身侧都空无一人。若知道古丽夏依尔只是对他“配种”之心不死,不知道会不会暴跳如雷,抓着她脖子将她扔出去。

    叶昭却没有躺下,看着古丽夏依尔琥珀般的迷人美眸,虽说这是典型番邦野蛮女,但深夜之时,有人在身边说说话,感觉倒也不错。

    叶昭与她聊起柯尔克孜族的风俗,问起西疆局势,可是话说快了,古丽夏依尔便听不大明白,两人交流往往辞不达意,不多时,叶昭正说着话呢,古丽夏依尔就睡着了。

    叶昭一阵苦笑,心说若在中原家庭,可不知道每天会被丈夫打几次?

    叶昭就是几日几夜不睡精神依旧,抱着软毯,琢磨西域的局势。

    这次来巴扎尔还想叫古丽夏依尔遣人陪自己去塔拉兹走一趟。

    塔拉兹是一座古城,昔年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徕宁城北方数百里处,在伊犁之西,距离伊犁可就超过两千里了。

    现会新疆正向西域移民,从中原来的第三批移民中,有五六万余被安置在了比什凯克,现会改名为安宁,比什凯克便是苏俄红军统帅伏龙芝的出生地,有一段时间比什凯克曾经被命名为伏龙芝。

    现会移民在安宁筑城开垦,除了武装移民,又有两千驻军,加之收编的柯尔克孜、哈萨克两族部落,距离伊犁超过一千五百里的安宁城变成了中原最西域之城镇。实际上,安宁城距离白水城(阿克苏)反而更近一些。

    在安宁城西方数百里的塔拉兹,听说与安宁城一般同样是河流交汇易于开垦之地,生活在周边的皆是柯尔克孜部落,本属浩罕汗国统辖,若能将柯尔克孜人收服从中原移民在塔拉兹建城,则安宁城、塔拉兹、徕宁城就谁西域形成三角之势,以其辐射统治周边诸族,可以尽快将诸族置于中原统治下,西疆从此安宁,就算与沙饿战火起,有这大片的缓冲地带中原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

    至于西域之南的英印,若英国人不调动大批陆军进入印度,凭借其武装移民,叶昭倒是不相信其会在南疆燃起战火。对于印度雇佣军的战力,叶昭一向不屑一顾而精明的英国人又何尝不知道印度这个民族,实在不是善战之兵,若依靠他们来扩张,只怕会贻笑大方。

    当然,叶昭也准备在靠近阿富汗边境的塔吉克杜尚别一带建城,以应付可能从南方而来的挑战这些,就要自己走后交由徕宁办事大臣孟江来办了。

    现今主要的威胁还是来自沙饿,尤其是中亚一带沙饿一直在奋力扩张,在北方建立数个堡垒同时提供治下各部族武器来对抗沙俄的扩张省时省力,最经济的办法。同时国内移民又有了栖息之地。

    实则现会移民放率大大加快,不是说中央政府效率提高了,而是中原的流民们听闻西域颇多自由开垦之地,加之官府组织移民成功的先例在前,现在带些干粮,一路乞讨去西域的流民可不在少数,当然,饿死在路上的也有,毕竟陕甘尤其走进了甘肃,休养生息中的民众哪有许多粮食接济流民

    虽然朱雀会在沿途开始设立驿站,提供丰粮补给,但毕竟杯水车薪,驿站也不可能遍布甘肃和新疆,是以饿殍自不会在少数,轰轰烈烈的西域大移民,又何尝不是一部血泪史?

    也发生了数起流民聚众抢掠村镇的事件,最后自都被血腥镇压。

    很多光明变萃的开始,总有其黑暗的一面,叶昭思及,也只能叹息,自己不是神仙,终不能面面俱到。

    摇摇头,又盘算起在塔拉兹建立移民城市一事,在南部哈萨克一带,俄国人移民点不多,甚至这广阔的地域,与北方有沙漠和贫瘠的荒原隔离,游牧部落都极为稀少,建城应该不会有什么阻力。

    在比什凯克建城移民的过程中,新疆边防军实则已经与沙俄探险队、少量武装移民接触。沙俄在灭亡了哈萨克汗国之后,对巴尔克喀什湖以南的渗透已经开始,只是因为没有前世的《中俄北京条约》,这种渗透自然不合法,俄国人本想同六王签订类似割让巴克喀什湖以南到阿拉套山以西疆土的条约,但六王一直没答应。

    所以帝国边防军对巴尔喀什湖以南俄国人的驱逐理直气壮,加之当地哈萨克部落许多皆是哈萨克汗国灭国后不堪沙俄压迫迁徙而来,对沙俄极为敌视,踊跃帮助中原军队驱逐沙俄人,对于探险队和少量移民被驱逐,沙俄甚至都未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抗议。

    等塔拉兹城建成,帝国的势力范围将会辐射整个中亚东部,与正在中亚扩张的沙俄之碰撞危险也大大增加。

    但在域外作战,总比将战火烧到西疆要好,如果在中亚东部与沙俄发生战争,双方本土对交战军队的支持度差不多,同样几乎万里开外,但若新疆能形成完备的支援体系,那沙俄就稍处劣势,毕竟其本土严格来说在乌拉尔河西,与战场隔着大片大片的哈萨克草原、荒漠。

    琢磨着这些事,叶昭睁眼直到天明,唤了乌尔登送来热水洗漱之时,古丽夏依尔方醒,她倒不避忌,就用叶昭的洗脸水洗脸,还好奇的用起了叶昭的牙刷牙粉,显然觉得比她用来漱牙的羊毛柳枝好用。

    叶昭出营帐的时候,古丽夏依尔就在他身边,见到迎面而来的阿法芙,古丽夏依尔走上去拥抱说笑。

    阿法芙奇怪的看了叶昭几眼,叶昭不由得有些心虚,想来阿法芙也会以为自己跟古丽夏依尔有了露水情缘,在这古板的女孩儿眼中,应该荒唐无比吧。

    在宽敞的毡房帐篷中用早膳的时候,古丽夏依尔温柔无比的帮叶昭的面团上涂抹牛油,叶昭一时无语。

    正尴尬之时,侍卫匆匆进来禀告,南方发现骁骑团大队疾驰而来。

    叶昭微微一怔,难不成徕宁城出了变故?急忙起身出账。

    营落木栅栏门前的柯尔克孜牧民,见到远方奔驰而来的那波红色闪电,蹄声如雷,威势无匹,人人脸上变色。

    远远见到叶昭站在营落栅栏前,骑兵队纷纷勒住缰绳,到数百步外已经纷纷下马,白老亨快步奔过来。

    “主子,大喜,北方有三个部落的哈萨克人感念天恩,特来投奔。”白老亨单膝跪倒,喜气洋洋的说。

    又有一名骁骑卫陪着一位戴着突厥帽子的哈萨克壮汉走过来,阿法芙走上去,和他叽里咕噜说起来,想来是告诉那哈萨克壮汉叶昭的身份。

    哈萨克壮汉立时脸上泛出惊惧之色,跪倒磕头,叽里咕噜说话。

    阿法芙道:“他是哈萨克人的使者,祈求大皇帝帮助他的族人。”

    其实现在叶昭也知道了,哈萨克、乌兹别克、吉尔吉斯等都是突厥后裔,只是因为突厥分裂,又经历蒙古、帖木儿、阿拉伯等入侵,渐渐形成了不同的风俗习惯,但这些民族之间语言上沟通却没有什么问题,大体上同中国的方言差异差不多,甚至和维族语言都极为接近,也就难怪阿法芙学说他们的语言快的不得了了。

    叶昭问起情形,才知道在南哈萨克一带,使者所在的部族不堪俄国人压迫,在族中长老的小公主被俄国移民奸污后,终于爆发了血腥冲突,其部族联络与其关系密切的两个部族,赶走了一座城镇中的俄国人。

    而这三个部族也知道会招致俄国人和临近部落哈萨克雇佣兵的报复,遂遣派使者来到徕宁城,希望中国大皇帝能准许他们三部族迁徙至巴尔喀什湖南,因为从巴尔喀什湖南放牧的哈萨克人传来的消息,中国人对各部族极为友善,而且一律免除前三年的税赋。

    不怕货比货,当殖民者依靠火器之利,将游牧民视作劣等民族,而且一个比一个凶残的压榨游牧民族时,突然间出现的温和的殖民者——中国人,就好像春风般温暖了。

    而且中国人在中亚的名声,一向就比沙俄强了百倍,数千年的文化积淀打造出来的中国一说,没有经历前朝种种惨变,其文明之盛可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诸夷族怎不心向往之?就算挥舞着马刀想征服中原,还不是因为传说中那东方无比的繁华?

    中国大皇帝御驾亲征,不费吹灰之力灭亡了浩罕汗国,兵威传遍中亚,若能得到中国人庇护,又何惧沙俄?这也是三部哈萨克敢于反抗俄国人的原因之一。

    听着阿法芙翻译三部族驱逐俄国人的城市名字,听了几次,从发音上分析,叶昭突然眼睛一亮,说道:“啊,是突厥斯坦吧?”现今在中原,尚无对这座古城的命名。

    “突厥斯坦?”阿法芙露出不解之色。

    叶昭道:“是不是以前哈萨克汗国的都城?”见阿法芙点头,就笑道:“就叫它突厥斯坦。”

    突厥斯坦位于哈萨克最南端,在叶昭准备建城的塔拉兹西北数百里处,距离徕宁城大概千里之遥。

    哈萨克汗国被沙俄灭国,突厥斯坦应该是沙俄最南端的移民点,而且理论上,已经成为了沙俄疆土。

    叶昭踱了几步,心下一时好生难以决断,侧头,见到白老亨眼里的炙热,又见到那哈萨克使者的惧怕和哀求神色,叶昭的心渐渐定了,好吧,那就战!

    拍了拍白老亨肩膀,笑道:“还是你知道我的心意。”不消说,也知道白老亨仅仅送个使者过来,却为什么会领了骁骑全团。

    叶昭回身,一条条命令发了下去,

    令人去徕宁城传令,骑兵师火速**,奔赴突厥斯坦,正黄旗步兵团与第四边防师急行军赶去增援。

    又草拟了电文,由一哨骑兵护送,飞驰去喀什噶尔发报,令新疆哈里奇部、外蒙各边防、各部落,作好与沙俄全面开战的准备;令金陵集团军奔赴安宁城,准备支援突厥斯坦一地的西北战事;令关外韩进春部、各集团军准备进袭西伯利亚,若战事起,以最快速度将西伯利亚东部沿海一带的俄国城镇占领,将俄国人赶出西伯利亚;令北海舰队准备破袭俄国人港口,将俄国人在远东的残余海军力量全部消灭;又令外务部草拟电文,战事起,便声讨俄国人的残暴。

    侵入俄国人控制之疆土,虽说是最南端的移民点,但也可能会演化为与俄国人的全面战争。

    但叶昭实在受不了这个诱惑,如果能在突厥斯坦建立殖民点,则本来归附俄国人的哈萨克部落,必然也会分裂出向中原效忠的群体,整个哈萨克大草原,就成为两国之间的屏障,会变成代理人之战。

    现今开战虽然不是最好的时机,但俄国人同样财政困难,而且中原内战刚刚结束,麾下都是身经百战之师,正是国力日强锐气升腾之时,利弊衡量之下,这开战的风险倒也冒得过。

    主意既定,叶昭再不犹豫,对白老亨道:“全团休息半日,晌午起行!”

    “喳!”白老亨打千,大声答应,他脸上泛光,眼神掩饰不住激动和炽热,作为军人,本就是为战争而生。曾经在中原大地犯下累累罪行的罗刹人,传闻越是强悍,越是成为所有帝国军官、士卒最想挑战的对象。听着皇上下达的一条条准备与沙俄决战的命令,白老亨热血沸腾,真想现在就去砍几个俄国人的脑袋!

    ……

    叶昭率骁骑团向西北疾驰时,古丽夏依尔也领了数百名精壮骑射跟随,她一袭草原儿女的短襟打扮,骑在红色胭脂马上,背着狰狞兽头长弓,委实彪悍的很。

    一路疾驰,几日后,便渐渐遇到了南迁的哈萨克人,均是三部落的族人,问起他们情由,三族留下部分精壮男子守城,其余哈萨克人开始了南迁之途。

    当使者大声宣布,中原大皇帝将会进军突厥斯坦,从此庇护三族族人,赐予三族和中原人一样的平等和自由时,所有的哈萨克人爆发出欢呼声,有的激动的泪流满面,有的跪在地上仰首望天,喃喃自语。

    一部分哈萨克青壮跟随叶昭上路,又有飞骑去搜寻通知各处南迁族人,令其返回突厥斯坦。

    十天后,叶昭赶到了突厥斯坦,而身边卫兵除了骁骑团,古丽夏依尔的骑射,又多了千余名哈萨克青壮牧民。

    突厥斯坦傍河而建,城内到处都是白色圆顶的建筑,只有几千居民,不过其哈萨克汗国王宫倒是华丽宏大。

    王宫本来被沙俄移民官员占据,现今沙俄人被驱逐,哈萨克克烈三族族长奉请中原皇帝住进了王宫。

    哈萨克族突厥风最盛,三族族长中最为有力量的族长唤作托格穆,是位四十多岁的汉子,中亚脸庞,眼窝深陷,戴着突厥圆帽,其余两个族长唯他马首是瞻。

    托格穆的小女儿被沙俄官员抓进了王宫中糟蹋,提起沙俄人他眼里全是怒火,叶昭也去看了看小女孩儿,也就十来岁,确实生得极美,但已经痴痴呆呆说不出话来,小脸上,还被烫了一溜疤痕。

    在盛大的宫殿中,叶昭委任托格穆为肯套宣慰使,其余两位族长为副宣慰使,统领肯套哈萨克克烈三部。

    托格穆单膝跪倒,大声谢恩,宣誓从此效忠大皇帝,效忠中原帝国。

    到第三天上,远方游动的侦察骑兵回报,北方发现了俄国人踪迹,有骑兵,也有步兵,人数在一两千人左右。

    叶昭与诸族长当即登城,这是一座土城,和中原城墙迥异,城门也颇为单薄,就算是土炮,也能轻而易举的攻破。

    站在城头,看着慢慢靠近的俄国人队伍,黑压压一排,有步枪手,也有骑兵,看装束,即有哥萨克骑兵,也有哈萨克骑兵,均带火器,大概有四五百骑。看来均是从北边各移民点紧急集结的武装力量。

    托格穆目光突然一凝,呼吸也急促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俄国人统帅,正是糟蹋了他女儿后却趁乱逃走的俄国官员,虽然离得远看不清面目,但身形体态,军官制服,都一模一样,因为其胖的要命,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叶昭这时说道:“谁会说俄语,去与他们交涉,就说受你三族邀请,中国人接管了此城,要其回复奥伦堡总督,准备与我突厥斯坦办事大臣勘界。”奥伦堡据此数千里外,是俄国本土距离中亚最近的军事重镇,和中原城市迪化的地位相仿。而自然也不能跟俄国人说自己在此,不然就算本来俄国人没有扩大战争的打算,闻听自己在此小城,那定然会大举来犯,抓了自己,可比打一万次胜仗还划算。

    听了叶昭的话,托格穆眼里立时露出不忿之色,握紧刀柄的手用力过甚,指节微微发白。阿法芙见了,对他说:“这是中原的先礼后兵。”

    叶昭自见得到托格穆神色,虽不知道阿法芙叽里咕噜和托格穆说什么,但见托格穆脸色稍和,就知道她帮自己说话呢。

    城门开,一骑奔出,刚刚到了俄国人队列前,隔着溪水说没几句,突然就听嘭嘭枪响,那会说俄语的哈萨克人胸膛立时染满鲜血,从马上跌下。

    叶昭脸色猛地沉了下来,不管在何地,沙俄都是同样的横蛮残忍。对白老亨道:“去!”

    白老亨早按捺不住,飞奔下城。

    古丽夏依尔道:“我去帮忙。”却被叶昭伸手抄住了胳膊,这蛮族女,靠说都没用。叶昭又对正欲下城的托格穆等人道:“都别动。”

    叶昭说话自有凛然之威,托格穆等犹豫片刻,停下了脚步。

    沙俄人在土城前几百步外站定,远方,几个小黑点在慢慢移动,从千里镜看得清楚,是几门土炮。

    很显然,沙俄人一丝也不将反叛的哈萨克部落看在眼中,自觉得弹指即灭,一路急行军,甚至火炮都不需要防护。

    刚刚出城的使者,“中国人”三个字怕都没说出口就被其击毙。

    从土城的东西两门,稀稀疏疏各驶出一队哈萨克人打扮的骑兵,分左右向沙俄队伍靠近。

    虽见哈萨克骑兵有一两千众,沙俄人显然全不放在心上,步兵分成两列装弹瞄准,骑兵端起了马枪,隔着溪水,哈萨克人在猛烈弹雨打击下,根本冲不到近前。

    谁知道哈萨克骑兵慢悠悠到了数百步外,就都勒住马缰,从背上拿出一枝枝火铳瞄准。

    沙俄南哈萨克奥克鲁克(大区)治安官乌里扬诺夫胖胖的脸上流露出讥诮之色,哈萨克人的鸟铳么?要在一百步内子弹才能造成痛感吧?

    “砰砰砰砰。”突然密集的枪声响起,沙俄骑兵一个个栽落马下,有效射程内对着密集的目标射击,第一轮齐射,沙俄骑兵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百余人栽落马下。

    接着就是清脆的拉枪栓的声音,“砰砰砰砰”的枪声再次响起,

    沙俄骑兵、步兵纷纷仆倒,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开枪还击,但这些武装移民和边缘军人装备的武器,均是正规军中正大量淘汰的第一代后装枪,步兵的步枪射程,甚至还远远不及对面敌人骑兵的马枪,更莫说己方骑兵的卡宾枪射程了。

    “砰砰砰砰。”在对方猛烈的火力打击下,步兵纷纷后撤,马嘶人吼,乱作一团。

    紧接着,低沉号角响起,哈萨克骑兵扬起雪亮的马刀,飞一般扑来,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沙俄步兵差不多都空了枪膛,见对方骑兵冲锋,有的急忙装弹,有的则四散溃逃,一名沙俄军人装弹最快,刚刚举起步枪,雪亮的马刀已经从他脖颈处一闪而过。

    溃败的步兵被骑兵追杀,一场血淋淋的屠戮。

    不消说,这是伪装成哈萨克骑兵的骁骑卫,不以红衣出战,也是为了掩饰大皇帝身份。

    城墙上,托格穆等人都看呆了,在他们眼里,沙俄人是魔鬼,可怕的魔鬼,他们则是在魔鬼雪亮屠刀下瑟瑟发抖的绵羊。可在中国人面前,形势立转,可怕的魔鬼变成了绵羊,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屠杀。

    古丽夏依尔第一次见识中原兵势之威,惊讶的张开小嘴,半晌合不拢,回头看着叶昭,琥珀美眸炽热更盛。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