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到下午时分,城内骚乱渐渐平息下来。安集延人不是被杀死就是逃到了城外。

    在喀什噶尔办事大臣衙门前,浩罕汗国喀什噶尔伯克(城主)卡里姆被两名红衣骁骑卫推搡着跪在叶昭面前。

    卡里姆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中国士兵和官员,他的头上被喀什噶尔人用棍棒打的全是血包,若不是一队红衣骑兵赶到,他定然枷。棒打死。

    他叽里咕噜的比划着,乞求中国人饶命,昨日睡梦中,他还在做着去中国中原地带抢黄金和美女的美梦,可一早醒来,就成了中国人的阶下囚,而且,中国人,强大的超出想象。

    虽然明明知道中国人不会放过自己,他却腿抖的厉害,怎么也做不出视死如归的模样。

    叶昭听不懂他说什么,做个手势,“砍了他枭首示众!”在中原,这等残酷的暴尸刑罚已经废除,但征战诸边部落,有时候野蛮的刑罚却必不可免,如此才能震慑宵小安抚百姓。

    卡里姆哀嚎着被推下去,不一会儿,血淋淋的头颅就在石狮子旁的旗杆上挂了起来。

    衙门门前,带着四楞花帽的喀什噶尔人也越聚越多,当看到卡里姆的人头,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叶昭站在衙门黑木门前台阶上,用力拍了拍胸口,大声道:“喀什噶尔的子民们!我是叶昭,来自中原的北京城!现在我向你们承诺,你们受苦受难的日子成了历史!从此以后,喀什噶尔人,中原人,不分彼此!你们都是帝国公民,有我和帝国军队来保护你们!”

    有听得懂中原话的喀什噶尔人和中原商贩都雀跃的欢呼,但终究不知道叶昭是什么人,自以为是北京来的中原大官儿。

    叶昭以目示意阿法芙,阿法芙犹豫了一下,虽不情愿为中原皇帝张势但此刻却也只能充当通译,用清脆的声音道:“喀什噶尔的兄弟姐妹,安拉的子民们,来自中原的大皇帝向你们承诺从此成为你们的守护神,大皇帝赐予你们和中原人一样的平等自由,你们皆是大皇帝治下子民,由大皇帝的军队世世代代保护你们!”

    勉强为中原皇帝收买人心,阿法芙动了个小心机,“大皇帝赐予你们和中原人样的平等自由……”云云,叶昭话里并未提及,阿法芙自是为未来回维族人命运打下伏笔叶昭若听明白她的话定然肚里暗笑这小心思可未免太看低了自己。

    数不清的四楞花帽,男女老幼,足有数千人,衙门前的长街被堵得水泄不通,听了阿法芙的话,人人都惊呆了,自是谁也想不到今日来拯救他们的竟然便是大皇帝陛下。

    中原商贩慌乱的跪了下去,磕头高呼“万岁!”

    喀什噶尔人不知道谁带的头,一个,两个很快,就跪满了一地,磕头,叽里咕噜的喊着,“谢大皇帝陛下!”“安拉啊,大皇帝是您派遣来拯救您苦难信徒的使者吧!”“大皇帝是天山的雄鹰,安拉赞美您!”

    年青的喀什噶尔小伙子们,脸上更是激动无比,带领着百余骑兵从天而降,将数千安集延人杀得落花流水的大皇帝,可不正是他们日恩夜想苦苦期盼的英雄、领袖、救世主?!

    叶昭微笑接受他们的膜拜,右手轻轻抚胸,就好似安拉的使者在聆听子民的祷告,令喀什噶尔人又亲切又度诚,渐渐的,不知道谁最先开始,跪伏的喀什噶尔人双手高高举起,又拜伏下去,祷告着,如波浪般起伏,就好像在度诚的朝圣。

    直到夜幕降临,朝圣仪式才渐渐结束,远方蹄声如雷,城内喀什噶尔人相顾失色,早有哨兵来报,是白统领率领骁骑团到了。

    叶昭率兵奇袭,德龄急忙遣快马去通知平叛的白老亨,虽然调集各处平叛骑兵颇耗时日,但一路日夜兼程,与叶昭的奇袭队也不过差子前后脚的功夫,便到了喀什噶尔。

    几日后,独立团两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营也赶到了喀什噶尔,这一路急行军,几乎各个跑得要吐血。

    随步兵营赶来的还有天南省巡抚丁宝桢,随即叶昭令丁宝桢住进了原喀什噶尔办事大臣衙门,现今的天南省巡抚衙门。

    丁宝桢雷厉风行,与喀什噶尔人推选出来的代表以及中原商贩代表开始安抚城内居民,恢复城内经济秩序,又令刚刚成立之喀什噶尔治安队前往邻近小城镇和牧民区昭告,帝国大皇帝已经到了喀什噶尔,令各部落归降,遣送牛羊粮草。

    几日后,叶图瓦率领骑兵师两个骑兵团赶来,叶昭随即令其以营为单位,去西域乌恰城、北域阿图什城、南域塔什巴里克城等几个大的城镇驱赶乌兹别克人的城主和驻军,这些城镇,均在喀什噶尔周边治下。

    叶昭住在一座具有鲜明喀什噶尔风格的院落中,喀什噶尔人既好客又善歌舞,因此,住房中多有宽敞的客厅,可待客也可举办“麦西来甫”(歌舞聚刽。同时又有农具粮食储藏室,后院更有牛棚,加一起整个院子有十几间房。

    叶昭坐在土炕炕桌旁,翻看着快马送来的电报,看着窗台的黍米棒子就笑,怎么都感觉自己成了土八路。

    门帘一挑,裁着雪白圆棱帽的阿法芙走了进来,其实叶昭每次见到她都想把她帽子摘了,虽然这位穆斯林少女穿束实在有一番极为特别的气质,但叶昭总是升起将她漂亮白色圆帽摘掉的恶作剧念头,不知道到时她会尖叫还是会射自己一枪,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摘了她帽子还能讲一堆歪道理搅合的她头昏脑胀,而不再因为帽子仇恨自己,想想就有趣的很。当然,这念头也就在心里转转而已,年纪越来越大,更是天下敬仰的中原皇帝,总不能还跟“、孩子一般瞎胡闹。

    “我想去齐克满。”阿法芙微微躬身,很寻常的穆斯林礼节,她从来都是开门见山,对叶昭的态度也是不卑不亢。

    “齐克满?在哪儿?”叶昭没听说过。

    阿法芙从桌上拽过地图指了指靠近叶尔羌的一处所在,在汗特勒克山的东方,地图上并没有标示,显然不是什么钱略之地。

    阿法芙道:“我姑姑住在这儿喀什噶尔城已经安定下来,我想去看看我姑姑,这是柯尔克孜人的部落。”

    叶昭知道,柯尔克孜人便是吉尔吉斯族,看着地图微微蹙眉,说道:“是牧民部落么?”阿法笑手指的地界实在距离叶尔羌太近了,而喀什噶尔到叶尔羌之间,还有座叫做英吉沙尔的大城在乌兹别克人手里,齐克满可以说身处乌兹别克人控制的腹地,当然,很偏僻,看地图标示,没有道路通住此地,至少可以说,没有可供行军的栈道连接。

    阿法芙道:“半游牧的部落。”也就是游牧和农耕混合的部族。

    叶昭蹙眉道:“太危险了吧,要不然,等攻克了英吉沙尔你再去。”又奇道:“你姑姑怎嫁给了不信道者,可太叛逆了吧?”

    阿法芙还未说话,侍卫匆匆而入,禀道:“主子,安集延骑兵到了喀什噶尔河。”

    在喀什噶尔东,叶昭早就布下哨探,最远的几处哨探在十几里外的喀什噶尔河东岸,均是喀什噶尔治安队的维族人,给他们配备了千里镜,见到敌军踪迹便即扳倒消息树,西岸的哨兵便会点燃烽火,骑哨则奔回报信。

    叶昭笑道:“来的太晚了些,看来我低估了安集延人,他们也懂得谋定后动。”

    消息住来极为耗时,这枝骑兵自然不会是距离喀什噶尔千里外桑珠前线的阿古柏的主力部队,想是英吉沙尔的驻军。

    中国军队奇袭喀什噶尔,想来令英吉沙尔的乌兹别克人乱做一团,逃到英吉沙尔的残兵,定然无限夸大中国军队的战力,英吉沙尔的乌兹别克将领们,经过几天的争吵,强悍的主战将领或是说服了谨慎的将领,或是擅自带兵出征,总之,终于领兵杀了过来,或许准备一探中国人虚实。

    叶昭微微一笑,说道:“来得好,分批分次的被咱吃掉,还有这等好事?”

    随后进来的乌尔登,挠着头,呵呵的笑。

    叶昭登上城楼的时候,喀什噶尔城墙城垛的间隙,早已架起了一排排的步枪,东城城门洞开,自是给乌兹别克人冲锋的诱饵。

    此时,已经可以听到如雷蹄声,远方黄沙滚滚,声势煞是骇人,叶昭拿起千里镜望去,黑压压的骑兵洪流仿佛看不到尽头,怕总有四五千骑。

    叶昭心中咋舌,心说好家伙,骑兵倒真是不少。

    浩罕汗国,和现今外蒙部落一般,牧民即是骑兵,但如围攻乌什城的凶悍披甲骑兵,毕竟是少数。

    城墙上一些志愿来帮守城的喀什噶尔人见安集延人此等威势,不集人人脸上变色,有的更在想,怎么还把城门打开了,这不,这不举手投降一般么?

    亚库普也在志愿兵行列里,他手上拿了把安集延人的火枪,咬着牙,住里塞火药和弹丸,大皇帝的红衣骑兵,使得他妻子免受安集延人的凌辱,今日就算死,也跟安集延人拼了。

    铺天盖地的黄沙中,黑压压的乌兹别克骑兵转眼已经到了数百步外,眼见对方骑兵变阵,要化作一条长龙冲入城门。虽然见到了城头的枪口,但显然他们对火枪兵的威胁并不在意。

    “开一火!”音调极为奇特的高喊,是帝国军队的操令调,威严,却又仿佛蕴含着恐怖的死亡气息。

    随即,城头上,枪炮齐鸣。

    “砰砰砰砰砰”连续射击的练珠炮,直能把人的耳朵镇聋,实际上,连珠炮兵,也金部佩带耳塞。

    城门泥石麻袋上,同样被推上了两门连珠炮,沙袋前,突然就被扔过去一道道铁丝钢刺拒鸟,连珠炮随即“砰砰砰砰砰砰”的喷射出连续不断的火舌。

    乌兹别克骑兵队伍,立时人仰马翻,被收刻的稻草一般齐刷刷倒下去一片,而靠着惯性冲进城门的几匹马,不是被连珠炮的喷射撕成碎片,便是仆倒在拒马上悲鸣、惨嚎。

    乌兹别克指挥官默罕默德是浩罕汗国有名的勇士,在英吉沙尔,经过几天争吵,最后他凶性发作,几乎把英吉沙尔那讨厌胆小的伯克骨头给敲碎,随即领着他的部族勇士出征,势要夺回喀什噶尔,将中国人全部杀光。

    默罕默德冲锋总是在最前面,可这一次,他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他是第一批中枪的匪兵,“砰砰砰砰砰”的令人莫名升起胆寒之意的巨响响起,默罕默德的半边脑袋突然就被掀飞,场面恐怖之极,他哼也未哼一声,便和身边几名匪兵一起摔落马下。

    “杀!”他的剧官眼睛都红了,依动着族中勇士拼命向城门冲去,但那代表死亡的巨响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一批批彪悍骑兵栽落马下,几乎不到一刻钟,喀什噶尔城前的黄沙已经被鲜红染红,到处都是乌兹别克匪兵的尸体,三停骑兵已经去了一停。

    当默罕默德的刷官从马上栽落之后,乌兹别克匪兵立时溃败,甚至慌乱中都忘了要逃去何方,漫山遍野的四散奔逃。

    门洞中铁丝拒马很快被步兵清理搬到一旁,骁骑团的红衣骑队飞驰而出,追杀残敌。

    城墙上的喀什噶尔人都看呆了,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亚库普从头到尾只开了一枪,还在手忙脚乱装弹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

    恐怖的中原军队,恐怖的中原皇帝。

    亚库普脑子一片空白,心里只有这一个感觉,可思及大皇帝和他恐怖的军队在未来,将会是他们的保护神,亚库普心里又长长出。气,感觉异常的轻松。回头看看他那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族人们,或许,都跟他是同样的心思吧?

    城楼上,叶昭吸了。烟,回头下令:“第三营和骁骑团追击敌兵,顺势取了英吉沙尔!”

    追着吓破胆败逃的乌兹别克骑兵,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下了英吉沙尔,尔后嘛!

    叶昭脑袋里又冒出个念头,侧头对阿法芙道“我跟你去齐克满。”

    阿法芙微微一怔,随即点头。

    叶昭还是领着孟讧赵奎两个哨骑队,加之大内侍卫,三百余骑,飞驰前住齐克满。

    绕过英吉沙尔,到了托璞鲁克则离开了栈道,在草原中疾驰,天高云淡,绿草青青,马儿们好似也欢腾起来,跑得越发带力。

    两日后,在一处碧水湖泊旁,寻到了阿法芙所说的柯尔克孜人部落。

    绿油油的草地,远方整齐的农田,光整如镜的碧湖,白云似的羊群在山坡上面流动着,好一幅世外桃源图。

    绿草地中白色毡房组成的部落就好似仙境一般,而部落最中间那庞大的白色毡房如同宫殿般华美,一个个小毡房散落在它的四周,足足有几百座。

    听阿法芙说来着,此处的柯尔克孜族是一个极大的部落,足有数千人,而定居在这小湖畔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带着毡房游牧的牧民,到临近冬天,便会迁徙回来。

    柯尔克孜人便是吉尔吉斯人,属于混合民族,很多人已经兼有欧罗巴特征,帅气的小伙,漂亮的欧亚混血女孩儿,看起来颇为养眼。

    只是叶昭和阿法芙的骑兵队靠近的时候,牧民们射来的目光极为敌视,白毡房组成的营落中,响起清脆的击打铁器的声音,想来是一种预警的器具,随即就见各个白毡房中,涌出了拿着铁矛棍棒的青壮,聚集在部落木栅栏前,一个个警惕的看着慢慢驶近的骑兵队伍。

    阿法芙叽里咕噜说起了喀什噶尔语,居南疆的柯尔克孜族是懂维吾尔语言的,听了阿法芙的话,脸上的仇视之色渐渐消失,有人好似飞奔去那营落中心的雪白毡房宫殿报信。

    叶昭一边和众骑兵下马,一边问道:“你说什么了?”

    阿法芙道:“我说我是头人的妹妹。”

    叶昭道:“今日不是斋月么?”

    对于叶昭的玩笑阿法芙全无所动,很认真的回答:“我的姑姑嫁给了族长的舅舅,我真的是族长的妹妹,没有撒谎。”

    叶昭微微点头,见阿法芙语气里对这个柯尔克孜族部落的族长多有亲近之意,未免奇怪。

    阿法芙又说道:“我这个姐姐很美的。”

    叶昭道:“什么姐姐?”

    “族长啊,你不知道么?她是你们中原册封的土司,你不知道?”阿法芙诧异的看向叶昭。

    叶昭微微摇头,手道:“还有女土司么?”

    阿法芙微微点头,随即低声说起。

    此处柯尔克孜族的世袭土司乃是格尔格司家族,现任族长古丽夏依尔,从小就美丽善舞、热情好客,老族长没有子嗣,而柯尔克孜齐克满部落男女较为平等,老族长去世,古丽夏依尔就继承了土司一位,她处事公正,很得族人爱裁。

    说着话,部族营落中袅袅走出几名少女,均是紫袍紫帽,柯尔克孜人服装甚是华美,她们叽里咕噜和阿法芙说了几句话,阿法芙回头对叶昭道:“姐姐请我们进去。”

    叶昭做个手势,只要乌尔登一人随行,跟阿法芙在柯尔克孜少女引领下走入了柯尔克孜营落。

    在那华美的毡房小宫殿帐篷前,站着一位美得令人窒息的柯尔克孜贵族女子,深邃的眼睛,睫毛黑黑的,长长的,嘴唇稍微有些厚,却有着种野性的诱惑,典型的欧亚混血特征。裁着顶雪白的“卡尔帕克”,颇有异族风格的高高绒帽,好像后世电视剧里蒙古公主戴的那种帽子,却更为华丽,高高扬起的帽穗足有半尺高,洒落万千雪白丝绒。

    不消说,这定然是女土司古丽夏依尔了。

    叶昭揉了揉鼻子,这些边塞女郎,怎么自己见了总会升起种要摘了她帽子的古怪念头?

    阿法芙已经和古丽夏依尔亲热的拥抱,交谈。

    说了会话儿,何法芙才想起叶昭在身畔,急忙跟古丽夏依尔说了几句什么,古丽夏依尔琥珀色的诱人双眸这才看向了叶昭。

    “您,是中,原人?”古丽夏依尔很吃力的说着中原话,语调生硬,嗓音微微有些沙,却甚是动听,别有一番撩人滋味。

    叶昭微微点头,心说阿法芙倒也很有分寸,自己随身只有一名亲卫,她就知道不说出自己的身份,虽然面前之人看来与她感情甚好,但军国大事,却来不得一丝感情用事。

    古丽夏依尔盯着叶昭打量了几眼,随即就跟阿法芙低语几句,阿法芙俏目微露诧异之色,转头对叶昭道:“我姐姐问您,娶没娶亲。”

    古丽夏依尔琥珀般迷人的双眸也看向了叶昭,问:“您,有,没有,老婆?”

    叶昭怔了下,伸出七根手指头,说:“有,七,个。”一字字说出,自是要令她听明白。

    古丽夏依尔怔了一下,就咯咯的笑,转身,礼貌的请阿法芙和叶昭进毡房。

    乌尔登见主子尴尬,也不敢笑,心说蛮夷女子,怎一见面就问主子有没有夫人,难道要招婿么?也太快了些吧?早听说番夷女子热情大胆,看来不假,这蛮族女,倒美得紧呢!银扣锦带束起的腰肢,看起来也很有力量,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野性气息,和中原女子大不一样。

    毡房大帐内极为华丽,四壁挂着丝毯,大红色的平绒底面,黑色平绒做边,在下沿的边芯相接处,吊坠有金黄色丝穗。

    地上,铺着压花的彩色毡毯和有鲜花图案的毛织毯,两侧牛皮皮毯铺着锦缎的座位,帐内极大,可容几十人载歌载舞。

    叶昭和乌尔登盘腿坐在客人的位子上,古丽夏依尔则拉着阿法芙坐了主位,有柯尔克孜少女献上马奶和酸奶,看样子,这些紫袍子的柯尔克孜少女应该是土司家的女奴。

    马奶,叶昭还真没喝过,闻着味道,可就不大想碰,但出于礼貌,还是抿了一小口,倒不似想象中难喝,里面应该加了佐料,去掉膻味。

    放下盛马奶的皮筒,叶昭道:“格尔格司土司,您看起来有晦事?”

    古丽夏侬尔一怔,却不想这中原男子目光如此锐利。她现今确实担着老大的心事,安集延人入侵,遣使来招降,听闻安集延人已经攻克喀什噶尔、英吉沙尔、叶尔羌等城,百战百胜,为免去全族灾祸,古丽夏依尔遂降,还献上了大量的马匹牛羊。谁知道可能那使者回去诉说了女土司之美,安集延人之司令官阿古柏又遣使来求婚,已经来过四次使者,古丽夏依尔一拖再拖,使者的语气却一次比一次强硬,越来越不客气,更言道,阿古柏司令官说了,下次再来,直接带人,她若不跟娶亲队伍走,就杀光她的族人。

    古丽夏依尔见到阿法芙虽然开心,却难掩心中苦愁,第一次,受这般屈辱,而且,为了全族父老,好像也只有屈从于安集延人的淫威。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