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管心里怎么诅咒金凤也好,金凤在京城的几日,叶昭却也不免流连景仁宫,享受被她千奇百怪花样撩拨的骨软筋酥滋味。

    春节后,帝国发行的纸币再次平稳的流入市场,今年帝国发行了总价值五千万银元的纸币,也就是五亿元,不过其中三亿元用来回收银牙……、黄金等市面上流动的贵重金属,算是充实国库金银储备,计算下来,今年的纸币实际发行量为两千万银元。

    自南朝立,至今数年,今年,帝国的国债第一次出现了负增长,预计未来五年内,国债将会被控制为一亿银牙,之下。

    眼见惊蛰,春雷始鸣。

    养心殿,进进出出的工人极多,但各个敛声屏气,匆匆忙忙的,互相间只以眼神交流,那充满威压的铜钉红木门,养心门前的鎏金铜狮,择人而噬的帝王之威,又有谁敢大声喘气?

    叶昭和红娘离得远远的在汉白玉栏杆前踱步,红娘抿嘴一笑:“就你花样多……”

    这是帝国也是生世界第一个市内电话系统,共准备了二十部电话机,连接紫禁城以及丝丝、伊织的别苑。

    以叶昭的认知,现今电话系锍的通话质量自然惨不忍睹,在电子晶体管诞生前,这和情况还会持续下去,但对于全世界来说,能够将声音送至几里、几十里甚至几百里外,简直就是神迹的诞生。

    东方电报电话公司梅乌奇实验室日以继夜的进行着电话系统的完善,而有着叶昭粗浅认识的电子管理论也被送去了实验室,电子晶体管,也是扩音器问世的必要条件,叶昭甚至开始展望有线厂播在帝国的出现,这对于帝国政策的宣传将会起到难以估量的巨大作用。

    “这可不是顺风耳千里传音么?”红娘俏脸流露出向往的神情,一袭华贵的旗袍,刺绣着繁复的花鸟图案,金丝镶边,波光流动,粉黛轻描,眉目如画,皇贵妃端庄艳美,不可方物,而那五彩然花头板,厚底旗鞋,更为红娘平添了几分端秀贵气。

    叶昭笑道:“算是吧,不过就算你气功趋于化境,可也不如这一条铜线来的方便。”

    红娘轻笑道:“我可没那么厉害。”如水眼波轻闪,说道:“我从景仁宫把郭络罗氏要过来,你没生气吧?”

    叶昭就笑:“你想什么呢?”

    红娘叹口气,说:“她挺可怜的,胳脖被岑扎的全是伤,现在虽然淡了,不仔细看看不出了,但当初定然受了许多苦。”

    不消说,叶昭也知道是谁的杰作,就算金凤自己下不去手,也定然是听宫女亦或女侍们干的。

    红娘轻轻握住叶昭的手,说:“你若想要她,我会好生开导,但不要再以刑罚相逼,总要她自己心甘情愿才好。”

    叶昭哭笑不得,气道:“我找不到女人了么?”

    红娘轻轻一笑,说道:“雪凝怎样?皮肤可光滑着呢。”雪凝乃是红娘钟粹宫的六品司寝,小丫头清秀可人,叶昭在钟粹宫时,享受过被她用小木锤捶腿捶脚的服侍。

    叶昭无语,半晌后道:“你再说,以后我可见宫里哪个宫女秀气,就召她侍寝了。”说实话,每天在大内,生活在这些清婉可人的莺莺燕燕中间,更各个将叶昭视作天一般崇高,若被叶昭看上占有,那叫做宠幸,怕是她们做梦都不敢想的福分,定然慌得手足无措的任君采撷。这样的环境下,遇到极为出色的宫仕,作为正常男人,叶昭偶尔会心动一下也在所难免,但心动,并不代表他就会想干什么。随心所欲,好像是人追尔的最高生活境界,但若人人都随心所欲,和禽兽也就没什么分别了,正是因为人类有道垩德观和律法维系,不能人人随心所欲,这才成就了现今之人类社会。

    红娘见叶昭无奈神情,轻轻一笑,说道:“那也比你祸害糟蹋人家要好。”

    叶昭瞪了红娘一眼,说道:“今晚就糟蹋你!”

    红娘俏脸一红,左右看看,宫侍尽在十几步外,随即柔声道:“今晚妾身教万岁爷学拳。”

    叶昭立时心里发毛,虽然红娘不管被怎么欺负,都没跟自己动过武,但这丫头,出手真要人命的,不知道被欺负狠了会不会海扁自己一顿。

    笑道:“也不知道蓉儿电报发出去没。”紫禁城安装电话线,众妃皆驻跸圆明园。至于电报一事,乃是北京大学一支考古探险队即将前往玉门关外敦煌、罗布卓尔等地探险。其意义不言而喻,此举是帝国学术界一次质的飞跃,想来会弓起百花齐鸣,使得各和考古探险活动井喷般涌现,而政治经济意义自不待言,对于帝国版图的测量也具有重大意义。

    蓉儿以帝国皇后的名义发电报慰问考察队,自然是对这支探险队最佳的勉励。

    蓉儿现今在圆明园,叶昭和红娘晚点也会过去,掼因明日惊蛰,乃是帝国皇帝在圆明园接见众属国使臣之日。

    皇室将此定例,每年惊蛰日,帝国大皇帝接见属国使者,以体恩法四海之心。

    就在此时,侍卫匆匆跑来,跪倒禀道,刚安被押到了乾清宫。

    叶昭呆了呆,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六王兵败,刚安和妻小隐姓埋名在山东济南府隐匿,在济南城里开铺子成了商人,可谓大隐隐于朝了,但在年前还是被巡捕识破抓捕,递解上京。

    “我陪你去看看。”红娘温言说。

    叶昭微微点头。

    森严的大殿上,刚安被捆缚按跪在阶下,他明显老了,不到五十岁吧,曳角已经花白一片,见到叶昭和红娘走入大殿,刚安眼里感情凄镣难明,磕头,沉声道:“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过错,皇上圣明宽宏,饶我一家老小性命!”为了家人,怎么都要服软,但又有些不屈。

    叶昭看着他,良久,深深叹口气,挥了挥手,叫侍卫带下去,有千言万语,可事到临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去圆明园的路上,叶昭心情仍然不甚明朗。

    按照帝国法律,作为导致马新贻及众多平远军将士阵亡的罪魁祸首之……刚安必然会被刻处死刑。

    叶昭,也不可能特赦他。

    鸾驾马车中红娘坐他身旁,不知道从哪摸出根香烟,就放入自己红唇噙住,好像要帮叶昭点根烟解闷,叶昭见了吓一跳,急忙将烟卷夺过来,哭笑不得道:“别胡闹,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红娘温婉一笑,说:“是他做错了,怨不得人。”

    叶昭微微点头,有时候红娘一句话,总能令自己心神安定。

    圆明园,万园之园,这座历经一百五十余年建造修蓬的皇家宫苑,其宏伟壮观若不亲身经历,很难体会那无与伦比的震撼。

    连绵二十余里,由圆明园、绮春园、长春园组成的圆明三园,不但汇集江南名苑胜景,更移植西方建筑风格,可说集古今中外园林之大成,金碧辉煌的宫殿、玲珑剔透的楼阁亭台、西方风格的水中城堡,远远看去,真的宛如仙境凌霄殿宇一般。

    圆明园内还珍藏了无数的各和式样的无价之宝,极为罕见的历史典籍和丰富珍贵的古玩,如历代书画、金银珠宝、宋元瓷器、各和珍稀贡物等,堪称人类文化的宝库之一,也可以这样说,它是世界上一座最大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与之相比,只能说望洋兴叹。

    圆明园成了自己的财产,叶昭自不免汗颜,有点做小偷的感觉,但红娘也好,众大臣也好,都觉理所当然,叶昭不免感叹,只觉自己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没觉悟的皇帝吧?

    蓉儿等众妃寝于西湖中的海岳开襟,这是一座建造在白玉石圆形巨台上的三层殿宇,也是圆明园所有楼阁中最为豪华的一诅建筑。汉白玉石凭栏围绕,正楼为四出轩式的三层楼阁,下层为海岳开襟,南檐题“青瑶屿”三字;中层为得金阁,题“天心水面”四字;最上层题“乘六龙”三字;台的四面各设磅礴牌楼一座。

    远远看去,殿宇金碧辉煌,水中衙映,直如人间仙境,海市蜃楼。

    在海岳楼上,眺望福海蓬莱瑶台,云雾缭绕,瑶池圣地一般。

    时常在这般仙境中养气,心胸也能开阔些吧?

    刚刚进海岳楼,便听说蓉儿昨日病了,传了御医,叶昭闻言便心急如焚,快步上楼,蓉儿寝宫在三层东第二间,一名清秀宫女刚刚走出来,见到叶昭吓了一跳,正想行礼,叶昭嘘了一声,随即撩珠帘进屋。

    清雅简布局,蓉儿这小家伙正靠着窗子吃零食呢,檀木桌上,摆着盘鲜红的草莓。

    “蓉儿,你没事吧?”叶昭急急的问。

    突然见到叶昭,蓉儿好像有些心慌,咬了一半的草莓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叶昭无奈的道:“多大了?”用手帕轻轻擦拭蓉儿小嘴,又给她抹手,说道:“也不怕风大。”窗外,碧波瑶池,美轮美奂。

    蓉儿不吱声,表情怪怪的。

    叶昭奇道:“你怎么了?听说你病了,还传了大夫,什么病?”

    蓉儿还是不说话,耷拉着脑袋,目光闪躲,偷偷看着自己的小肚子。

    “怎了?肚子疼,御医查不出么?”叶昭心里一慌,现今之世,若是生了肿瘤之类的,只怕就是不治之症。

    “不……是……”蓉儿结结巴巴的,小脸突然红了,说:“孙碧霞说,说我有喜了……”,孙碧霞,即是御医局的御医,帝国的御医局,实则就是由皇家京师医馆医术最好的大夫诅成,类似专家组,皇家京师医馆乃是面相社会各阶层开放的医院,入选御医局的大夫,除了轮番在皇室驻跸之地值班,也为寻常百姓诊病。

    这自然是叶昭的主意,概因他不愿意霸占太多的社会资源,尤其是可以造福人群的资源。

    不过几位御医都拿皇室特殊津贴,同时有专门的警卫人员,免得刺客宵小打他们的主意。

    有喜了?叶昭一怔,随即欣喜若狂,伸手就想抱起蓉儿,好像以前一般抱小孩子那样,随即就知道不妥,可莫挤压到宝宝,抱住蓉儿,就在她小脸上亲,千疼万爱,“有宝宝了,好,好啊,不亏是我能千的小老婆。”傲傲的亲着,又轻轻投蓉儿膝盖抱起她,走到架子床前,将她放入帐中,脱了鞋,又急忙用锦被掩上她可爱的雪白小袜。

    蓉儿又甜蜜又羞涩,叶昭知道她想什么,自是小孩子心态,有些不好意思。

    可也是,看着蓉儿可爱的小样子,叶昭也有些流汗,她自己还是小孩子呢,转眼就要身为人母。可再想想,蓉儿第一个怀孕是最好的,诸妃之中,蓉儿应该是最想要孩子的,又是和自己在一起时间最长,若被别人登了先,不免会失落。

    “乖乖,好生躺着。”叶昭坐在床沿,亲着蓉儿小脸,蓉儿痒得咯咯笑,叶昭忙起身,说:“可不能逗你了。”虽然心里知道,现今根本不必这么小心,但心下就是害怕。

    红娘进了屋,见叶昭情形,就嫣然一笑,知道叶昭得了信。她刚刚去寻孙碧霞打探的,知道蓉儿有喜,但妾儿令孙碧霞不许说出去。

    莎娃和花姬也来了圆明园,晚上叶昭去陪她们说了会儿话,洗过澡,自然回了蓉儿寝室。

    锦帐中,红娘一袭红纱睡衣,曼妙身段若隐若现,正与蓉儿说话呢,蓉儿雪白睡裙,脸红红的,很是羞涩,刚刚洗澡时,是红娘将她从木桶里抱出来的,其实众宫女极为机灵,洗澡根本不用进桶,甚至蓉儿手都不用动,就可以被服侍的舒舒服服的,只是蓉儿也好,红娘也好,都不喜欢被宫女看到裸体,更莫说被其沾身了,这才有红娘将蓉儿抱进抱出木桶之事。

    叶昭捏捏红娘俏脸,笑道:“康熙三征噶尔丹,你相公我可不知道要几征西域,才能把西疆彻底平定。”

    红娘轻笑道:“相公定能马到功成,一举平定西域。”

    叶昭无奈的道:“你当年不是嫌我阿哥作派,不是大英雏大豪杰么。”

    红娘抿嘴一笑,拥着蓉儿,见蓉儿眨着大眼睛听自己和叶昭说话呢,忍不住在她清纯小脸亲了。,说:“睡吧,甭为他操心,这人,当年落我手里,我险些一刀砍了他,可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硬是逃出虎口,更何况现今兵强马壮,没什么担心的。”

    叶昭笑道:“仅仅逃出虎口么?可不还把你拿下了?”

    红娘瞪他一眼,搂紧蓉儿,不再理他。

    叶昭笑笑,想着西域的事儿,明天会见诸属国使臣的事儿,渐渐出神。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侧头看去,两女相拥而眠,艳美脸蛋和清纯小脸贴在一起,交相辉映,说不上的动人工

    叶昭心中一片温馨,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中午,叶昭在西洋横接见了众属国使臣。

    西洋楼,是欧洪文艺复兴时代风格的建筑,海晏堂乃是汉白玉雕筑,一座气势恢宏的白色欧式宫殿,石面精雕细刻,屋顶覆琉璃瓦,融入东方风格的欧谈宫殿,壮观华丽难以言说。

    一位目睹过西洋楼的西欧传教士赞美西洋楼可媲美凡尔赛宫,而西洋楼,仅仅是圆明园数十组奇景之一,由此可见这座皇家园林之威。

    海晏堂前,宽阔雄浑的台阶前,有水池喷泉,十二生肖的兽面人身铜像,每昼夜依次较流喷水,各一时辰,正午时刻,十二生肖一齐喷水,俗称“水力钟”。喷泉本来设计以欧谈风格的裸体女人像,但乾隆觉得裸体女人不和中垩国的风俗就改为十二生肖铜像,用青铜制造。

    海晏堂后,则是西洋楼最壮观的喷泉。巨型狮子头喷水,形成七层水帘。前下方为菊花式喷水池,池中心有一只铜梅花鹿,从鹿角喷水八道;两佣有十只铜狗,从口中喷出水柱,直射鹿身,溅起层层浪花。俗称“猎狗逐鹿”。左右前方,又各有一座巨大的喷水塔,塔为方形,十三层,顶端喷出水柱,塔四周有八十八根铜管也都一齐喷水。喷泉若全部喷发,有如山洪爆发,声闻里许,其壮观可想而知。

    海晏堂大宴客厅内,也是欧式风格,长长的宴桌,厚厚红地毯铺地,四壁柱欧谈油画。

    唯一不同的就是,厅内设宝座,背负黄锦靠墩,高高的台阶,是为御座。

    此刻叶昭就坐于宝座之上,由外务部鸿胪寺官员引领属国使者依次拜见。

    现今帝国有朝鲜、日垩本、安南(越南)、贡榜(缅甸)、逼罗(泰国)、南掌(老挝北部王朝)、廓尔喀(尼泊尔)七个属国。

    看似属国不多,但却是实打实帝国兵锋能投送之地,远不似前朝,属国不过是一和名义,以浩罕汗国为例,乾隆时代,短暂的向中原称臣,但十年不到,就开始攻伐西疆,这算哪门子的属国?更不要说所谓属国,大多数时候都是中原王朝自高自大自以为走了。

    本朝这七个属国,朝鲜、日垩本、安南、南掌被帝国牢牢掌控,尼泊尔,帝国控制西藏之后,自会给其保护国地位,安南虽有法国人活动,但尚不至威胁其独立地位,只有缅甸和遣罗,饱受英人侵袭之苦,尤其是逼罗,不但英国人虎视眈眈,法国人也以柬埔寥为跳板,向遇罗扩展势力。

    至于琉球,已经归并中原,自不能再算在属国中。琉球本有唐文日文两和文字,甚至国民名字也是汉名和日名并存,归并中原后,自然废除日文,原琉球国民均开始学汉字,起汉名,说汉话。琉球置府,归台湾省管辖。

    国王尚泰被封为东安亲王,留居京师,不过尚泰这人好热闹,今日属国大会,他也陈情参加,现今坐于大皇帝宝座阶下,自是以帝国亲王的身份出席。

    去年中旬,日垩本暮鹿与帝国外务部签订《江户条约修订条款》,沦落为帝国的受保护国,更被限制军备、外交,只是条约言辞上比较客气模糊,更没有削去天皇皇爵。

    不过这属国自然是有位次的,见到朝鲜使者坐了左排第一位1日垩本使臣木户孝允脸色阴沉,但没有说话。

    叶昭知道这木户孝允是日垩本强硬派代表人物之一,听闻与新撰组关系密切,来中垩国,是这位老先生自己强烈要求,想是来观测敌人虚实的心态。

    而他脸色阴沉也在所难免,沦为中垩国的属国已经不甘,现今地位还在朝鲜之下,要知道,朝鲜国王要帝国皇室册封才有合法效力,而日本,却是皇位。现今很明显,中垩国大皇帝虽未令天皇改称国王,但在中垩国人眼中,天皇只是一句称呼,实则和朝鲜国王地位相当,甚至亲疏上还颇为不如。

    众使臣依次落座,叶昭正准备说话,忽然外面一阵喧哗,很快侍卫匆匆走入,跪倒禀告:“皇上,日垩本侍从妄图带六轮火枪进殿!”

    众属国使臣面面相觑,木户孝允的脸色却变了。

    叶昭面无表情,说:“带上来。”

    很快,五花大绑的日垩本侍从被推了上来,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脸不屈,仰首看着叶昭。

    木户孝允愤然而起,用日文大声骂着那侍从。

    日垩本侍从脸色一变,随即跪倒,用生硬的中文说:“我,没,不是,坏人……”

    不一会儿,侍卫呈上纸笺,是那侍从的资料。

    “伊藤博文,二十四岁,原名伊藤利辅、伊藤俊辅,松荫门下,与反华组织力士队过从甚密。”

    来中垩国的日垩本人,尤其又是跟随木户孝允这等头面人物的侍从,情报部门自然要调查的清清楚楚,只是叶昭以前没有关切过,这类问题,本就不需要他操心不是?

    此刻看着文笺,叶昭就是一怔,伊藤博文?走了,隐隐有个印象,伊藤博文可不就是跟随这木户孝划五出身?

    进海晏堂之诸国使者侍从,均被搜身,而伊藤博文进来之后,又借口木户大人的眼镜落在马车上出殿,再回来时,自就带上了左轮枪,却不想第二次进殿,还是被搜身,这才败露。

    年少气威,可也委实是救国之道,在他眼里,现今刺杀了自己,虽然日垩本国定会招致帝国残酷的报复,但总比做亡国奴强,而且自己没有子嗣,在日垩本强硬分子眼里,自己被刺杀的话,中垩国定然陷入内乱,也是它日垩本国崛起的好时机。

    木户孝允呢,不管他事先知不知情,斥骂伊藤博文,自是免得伊藤博文狂傲之气发作,大骂自己,高呼天皇万岁等等口号,使得这次事件造成无法挽回的危机。

    叶昭摆摆手,侍卫旋即将伊藤博文推了下去

    叶昭又坐手势,要木户孝允坐,淡淡道:“一个小插曲,各位都不必在意。”

    诸使者纷纷松了口气,脸上神色也轻松多了。

    叶昭又道:“诸位可知道朕为何用西洋楼作为与诸位欢聚之地?”

    惊蛰日觐见之会早在去年就挨个通知属国,但廓尔喀(尼泊尔)虽臣服,路途遥远艰辛,使者不知是在路上还是被盗贼截杀。

    是以参加此次觐见帝国皇帝的乃是六国使者。

    即朝鲜使者金向明、安南使者阻,高其、南掌使者梭发、遣罗使者阿比希、缅甸使者昂吞、日垩本使臣木户孝允。

    六位使者面面相觑,实则心下也都疑惑,不知道帝国大皇帝为何选了西洋楼。

    叶昭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个个扫过,人人低头,就算木户孝允,也不敢直视其锋。

    叶昭淡淡道:“阿比希、昂吞,朕已经决定,与你两国签订条约,给予你两国受保护国待遇,具体条款,你等可与本朝外务部合议。”

    泰国使者阿比希和缅甸使者昂吞汉话都不怎么灵光,要靠通诤翻传,听了通译的话立时欣喜若狂,一起跪倒磕头,叽里咕嘻的,想是在谢恩。

    两国都受英人侵袭之苦,一直就希望能与中垩国订下保护国条约,如同朝鲜、安南一般受帝国庇护,以此遏制英吉利人的野心。

    以前对于两国的请求叶昭一直含糊以对,但现今,却也到了主动出牌的时机,在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前,总要在周边邻国掌握住主动权。

    叶昭又道:“你两国若想从中原购置火器,外务部自会协同办理。”给其武装武装,总要令英国人的扩张变得艰辛,毕竟现今英国人在南疆简扩张,更多的只是私人武装,冒险家的武装队而已。

    阿比希和昂吞更是连连磕头,突然同宗主国的关系取得重大突破,两人回去加官进爵指日可待。而得到中原帝国支持,英吉利人就远不似原来那般可怕了。

    叶昭见两人模样,微微一笑,说道:“起身吧。”看向朝鲜使者金向明,说道:“你国订购商船之事,与福州船厂联系即可。”

    金向明也忙跪倒磕头谢恩。

    帝国南北统一后,又接收了直沽和旅顺两座造船厂,当然,旅顺之造船厂说是修船厂更为适宜,仅仅能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但直沽造船厂却是北国当初真金白银建造的近代化造船厂,经休整稍加完善,现今已经是与福州造船厂同等规模的船舶生产基地。

    加之通州已经投产的造船厂,现今帝国就拥有了广州、福州、武昌、直沽、通州五大船厂,又有上海、香港、厦门等主攻民用船舶的造船厂,造船业体系已经初具规模,铁甲舰生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早不似以前那般吃力。

    等众使者颤悠悠坐回原位,又有侍卫每人给其送上了一份帝国地图,自是为了展现帝国疆域之威。除了与中垩国关系最为亲密的朝鲜人金向明,其余几位使者都是第一次见到中垩国疆域,眼睛猛的睁大,以前只是闻听中垩国地大人猴,可在地图上展现,再与朝鲜和日垩本比较,可真是震撼无比。

    叶昭也在看着这份地图,地图远远说不上精确,只是个大概的模样,只能靠探险队测量队慢慢来完善,但如此倒也甚好,随便曲线向外划拉一笔,就不知道多少疆土成了中垩国之域。

    反正西域一带,众部落众汗国常年混战,本就没有明确的界限。

    “你等诸国,从此莫互相厮杀,若遇纠纷,皆由朕来裁定!”叶昭吩咐着,众使者自然凛遵。

    缅甸、安南与泰国,时常爆发战争,同时安南、缅甸、泰国,又都有吞并南掌的野心,叶昭自不希望卖给其火器,反而被他们用来互相征伐。”……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