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1864年1月,帝国专利商标局批准了金陵夫学教授梅乌赤道变的“远程说话机”专利申请,同时梅乌奇将专利权转售给泰和行旗下的电报公司,不几日,泰和行完全控股的东方电报电话公司正式挂牌。因为泰和行在其最困难时给予的无私帮助,加之电报公司本就资本雄厚,所以梅乌奇以拥有东方电报电话公司百分之五股权的代价将专利权转让。

    几乎是同时间,美国北方联邦政府以潜艇击沉南部邦联铁甲舰的消息传到了中垩国,随即皇家军事委员会海军部与武昌造船厂技术研究所开始根据美利坚传来的和和情报研究生产潜艇的可能性。

    这是世界上第一例蒸汽动力潜艇击沉铁甲舰的战例,虽然叶昭知道,现时条件下潜艇根本就不能发展起来,但令技术人员解放思想,提前进行理论上的研究没什么不好,技术发明人员,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被局限住思维,失败的试验带来的启迪,在任何时代,都是那些按照惯常思维,以本时代科学理论为最高准绳,不屑一顾不去体验新事物的技术人员永远也不会拥有的。

    叶昭在养心殿东暖阁翻阅今年财政各项预算之时,长春宫内,朱老爹、朱大娘、以及朱丝丝的哥哥嫂嫂正眼花缭乱的在朱丝丝陪同下走在雕粱画栋中,走在气势恢宏的大殿里,朱家四口人又是惶恐又是喜悦,更震惊无比,朱老爹回头看着自己闺女,可怎么看,这胡闹的丫头也没有贵妃命啊?

    尤其是看着朱丝丝烫得微卷长发,淡看制服,棕红色的小皮鞋挞挞的走在宫中,朱老爹就想骂她,可也太不成体统了吧?可转瞬想到女儿身份,又哪里敢骂的出。?

    划进宫确信女儿说的是实话之时,朱老爹可是拉着朱大娘要给朱丝丝磕头呢。

    要搁前朝,就算贵妃娘娘的父母兄妹,自也没这般容易进东西十二宫,本朝开明,朱老爹等才有幸成了皇宫中的游客。

    宫女穿花蝴蝶一般,整个长春宫共有三十七名宫女,均是粉色旗袍,绿绸小裤子,一个个水灵无比。

    皇城宫女,服饰有八款之多,有同前朝宫女差不多的这和旗袍裤襟,也有欧洲风格的侍女服,也就是和日垩本漫画中女仆装类似的服饰,还有那华丽的复古唐装,宛如只能友唐宋瓷器上才能见到的仕女图。

    这些服装按照季节、节祀、场合等等不同各有穿着,倒委实赏心悦目:

    长春宫西配殿承禧殿,叶昭请父母哥哥嫂嫂坐了,宫女送上香茗,嫂子李翠香小心翼翼道:“丝丝,您现在就是戏文里的西宫娘娘吧?”刚听朱丝丝说,这长春宫乃是西六宫之一。

    要说李翠香此时,心中简直欣喜若狂,竟然沾小姑的光成了皇亲国戚,这简直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儿,再看这个小姑时,猛然也就觉得小姑威仪万千,不可逼视,果然是天生的娘娘命。

    朱丝丝哥哥朱思忠却是训斥道:“胡说甚么?什么西宫娘娘?”自是觉得戏文上西宫娘娘都是奸角,下场也不好,太晦气。

    朱丝丝抿嘴一笑:“西宫就西宫吧,哥,皇上叫我问你,要不要转工:”虽然两人独处时经常白叶昭,还喜欢掐他闹他,可在人前自然要维护皇上的威严。

    朱思忠一听这话,却是满脸激动,站起对着东面跪倒磕头,连声道:“草民劳皇上挂怀,幸何如之,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哥哥作派,还拽文,朱丝丝又好气又好笑,可也没法子,心下也不禁有些异样感觉,不管自己怎么想都好,皇室,皇权,实则都代表着这个国家,自己这个贵妃娘娘,尤其又混迹在民众中,就更要事事留心,莫令皇室沾污。

    就算心下怎么不愿意,可也不得不承认,皇室,和天下官民,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

    “爹爹,这是皇上今年的赏赐。”朱丝丝说着话拍拍手,自有宫女将清单呈了上来。

    朱老爹接过一看,身子就是一颤,说:“这,这太丰厚了……”

    朱大娘凑过头去扫了一眼,却是为闺女高兴,说:“丝丝,皇上可真疼你。

    正说话呢,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穿着黄澄澄龙袍的叶昭快步而入,他一路令走廊、殿外侍女们不许声张,外面侍女自然泥塑木雕般站立,大气也不敢喘工

    朱老爹、朱大娘、朱思忠、李翠香都呆了,随即纷纷跪倒磕头。

    叶昭忙掺起两位老人家,说道:“可不敢当,您二位坐,我就是来看看,好久不见您二老,挂念的紧呢。”

    李翠香见叶昭丰神如玉模样,更是羡慕小姑,莫说这是皇上了,就算乞丐,嫁给他可也不冤了。随即就觉得自己虽然心下嘀咕,好似也大不敬,忙不敢胡思乱想。

    见朱老爹和朱大娘拘束,叶昭笑着聊了几句闲话,就起身告辞,说道:“丝丝,今晚陪爹爹娘亲好生说说话。”

    朱丝丝轻轻点头。

    从长春宫出来,随即摆驾景仁宫,金凤今日刚刚回京,照例晚上自要留宿景仁宫。

    景仁宫两进院落,进正门有气势恢宏的石影壁,正殿黄琉璃瓦歇山式顶檐角安放奇兽五个……”姿态各异,檐下施以单翘单昂五踩斗棋,饰龙凤和垒彩画。

    叶昭如法炮制,令众侍女不许声张,直入寝殿,撩珠帘进去,火龙极旺,热气扑面,清香袭人。

    室内陈设幽雅古朴,双交四惋菱花榻扇式琉璃窗,靠窗乃是镶深红檀木床炕,东半截炕铺着米色软毡,靠墙有雕花古朴软靠背,可坐可卧,东方古意风韵的卧榻,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此时榻上却是香艳无比,令叶昭脑子嗡的一声。

    金凤正慵懒的躺在榻上,两名身着黑白蕾丝女仆装的宫女为她按摩,一个宫女居首,金凤枕在她腿上,她则轻轻帮金凤掐头部,一个宫女跪在金凤粉足下,将金凤粉足小心翼翼捧于怀中轻捏,旗袍下,金凤美妙身段起伏,肉丝袜美腿若隐若现,丝袜美足埋在宫女女仆裙下裸露的雪白粉腿上,令人狂喷鼻血的一幕春光乍泄图。

    “啊。”金凤见到叶昭进来,忙起身,叶昭笑着摆摆手:“躺你的,看你倒挺舒服的。”

    金凤就在炕上跪下,笑意盈盈道:“皇上也试试?这些日子可累坏了吧?”

    叶昭微微一笑,点点头,说:“我掐掐头就好。”室内旖旎气息流动,倒不觉唐突。

    金凤随即轻轻拍掌,说道:“把郭络罗氏喊来。”又媚媚对叶昭一笑,说:“她在这帮奴才里,手艺最好。”叶昭卧上榻,眼见懿贵妃粉脸媚意如潮,风情万种,那两清秀小宫女粉腿玉臂若隐若现,尤其是看到小宫女白嫩小手轻轻捏着金凤不堪一握的莲足,仿佛自己都能感觉到其如绵如丝的绝妙滋味,那画面要多诱人便有多诱人,更令自己的心也嘭嘭的跳,融入这无边的暧昧旖旎。

    叶昭微微闭目,心下也不禁一晒,金凤就好比祸国殃民的姐己,如果自己把持不住,准被这小狐媚子勾搭着去过那荒淫无耻的帝王生活,想想就好笑。而且金凤为了讨好自己,无所不用其极,实在其心可诛,但在这景仁宫,却又委实别有一番醉人,每次来景仁宫,这小尤物总能把自己撩拨的不能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变成了传说中的纣王,荒淫残暴,只听金凤谗言陷害良臣,不知道红娘会不会来一枪崩了金凤,只怕多半就会宫门喋血,上演一场东西宫斗法的大戏。

    正胡思乱想的当口,脚步声轻响,有清脆娇软的声音给自己请安了叶昭侧头看去,却见炕前宫女缓缓起身,粉脸桃腮,倒真的端丽无匹,和后世一部帝王私访电视剧里的宜主子颇有几分神似,风韵也差不多,当然,面前这郭络罗氏要年轻漂亮许多。

    郭络罗氏穿粉色旗袍,绿绸裤子,褪去旗鞋,洁白小袜曲线柔美,她轻轻跪在婉头,有些不知所措,她可是知道前朝的规矩,皇上的龙体不能轻易碰,更不能俯视皇上,不然可不是大不敬?

    金凤对她努努嘴,说道:“就按平日教你的苇……”

    郭络罗氏这才小心翼翼的跪挪到叶昭头前,小声说:“皇上,奴婢大胆。”声音甚是娇软。

    叶昭微微抬起头,郭络罗氏轻轻跪挪到叶昭身后,改为盘腿,将叶昭的头轻轻枕在其腿上,绿绸光滑,她的腿仿佛更滑,枕友上面,叶昭心里就是一荡。

    随即一双粉嫩小手就抚在叶昭脸上,拇指很小心的轻柔叶昭太阳穴,其余手指轻搔叶昭脸颊,莹润滑腻,撩拨的人心中荡溢。

    古典尤物按摩,委实动人心弦,叶昭闭目享受着,脑子却在思索北疆,接到情报,俄国人加快了铁路修建速度,当然,没了北国支持,其暂时放弃了将铁路直接通到东部沿海的计划,但却加快了移民脚步,在北疆,正在建设一座新城市,唤作新西伯利亚,按照情报标示的位置,和后世那新西伯利亚市如出一辙,这也是肯定的,战略位置的选择总会大同小异。

    而修建俄国本土到新西伯利亚一段铁路可就容易多了,新西伯利亚,距离外蒙极近,铁路修成后,俄国将会空前威胁帝国的北境边境线:

    一旦开战,空旷的草原冰野中,一向依赖步兵战术,依赖后勤体系的帝国军垩队,定然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而且,贪婪成性的北极熊,自二百年前第一次俄土战争起,便一次次挑战其时强大无比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到了百年前,从第四次俄土战争,俄国便一次次取得对奥斯曼帝国的胜利,更炼就了其强大的战争能力,昔年横跨欧亚大陆的奥斯曼大帝国被俄国一点点蚕食,到十年前,第九次俄土战争,终于引起英法惊惧,与奥斯曼帝国联手对抗俄国,也就是克里木战争。

    俄国虽然输了,但对抗的是欧洪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以及百足之虫的奥斯曼帝国,可说虽败犹荣。

    与这样一个国家发生碰撞,必然会是惊天动地的惨烈对决,而这场碰撞,迟早都会到来,到底谁会成为远东霸主,是新兴的中垩国,还是资本主义改革后的俄国?这场血火对决后,便会有了清晰的答垩案。

    脸者为王!颠簸不破的真理。

    思索着北疆方略,耳听郭络罗氏小声说了句甚么,又轻轻扶自己的肩膀,好似要自己坐高一些,叶昭随即就欠了欠身,略微坐高,接着头被轻轻放下,叶昭猛地一呆,后脑柔软滑腻,竟然,变然是被搁在了郭络罗氏的**处,更能感受到那高筐的弹力惊人。

    虽然在后世时洗头享受过这等香艳,但今世自然是第一次,愕然片刻,叶昭也就释然,侧头看去,金凤媚眼如丝,就在眼前,长长的精致睫毛仿佛一狠狠能数得清。

    此情此景,心神俱醉,叶昭忍不住伸过头去,轻轻吸吮金凤红唇,金凤吃吃的笑,一只裹着丝袜的柔美小脚,媚意十足的从宫女怀里探出,轻轻攀上叶昭大腿。

    叶昭亲吻着金凤,手却忍不住抓住了郭络罗氏的雪白罗袜,入手滑腻,绵软难言,郭络罗氏身子一僵,俏脸更是苍白。

    “万岁爷,您知道她是谁吗?”金凤在叶昭耳边呢喃。

    “谁啊?”叶昭耳朵痒痒麻麻,只想现在就搂紧金凤的柔软小腰肢胡天胡地,但终究神智尚有一丝清明。

    “要说,也莫德斌家我那妹子的族妹,两家血亲可也不算远,但这位妹妹了不起,我是懿贵妃,她也是懿妃。”

    “什么懿妃?”叶昭不解的问,随即就一怔,猛地坐起,“懿妃?奕欣的懿妃么?”

    见金凤含笑点头,叶昭这汗可就下乘了,隐约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奕欣逃亡时,满载珠宝的后队在山海关遭遇红娘部一支突击队突袭,奕欣最宠爱的一个,妃子不知道怎么在后军中,后军溃败,她逃亡时被抓捕,当时自己批示和北国紫禁城中宫女太监一般,接受教育后可任其离去,谁知道,就被金凤盯上落入金凤魔爪中工在自己眼里,金凤娇媚可人,但在如郭络罗氏等人眼中,金凤可就可怕的紧了吧?

    叶昭心中旖旎之意全消,回头看着郭络罗氏,倒是极美的美人儿,只是此刻耳听金凤曝其身份,俏脸惨白,泪盈盈的,只是不敢哭出声,倒也颇有一番楚楚可怜的娇态。

    叶昭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这郭络罗氏,身为奕欣的宠妃,却不以身殉节,叶昭未免就微微有些瞧不起她,倒不是说叶昭支持殉节,但这个时代女子的传统思想,本就要求她们这般做,如果自己兵败逃亡,红娘、蓉儿面临被贼所捕的境地,那想都不用想,她们定会自尽,免得落入敌手受辱。

    虽然奕欣是叶昭的大对头,但叶昭倒也谈不上恨奕欣,何况就算恨他又如何,总不能落到用人妻女来泄愤的下作行径。

    瞪了金凤一眼,心说你这家伙越来越不像话,再这么下去,怕离被红娘打,清宫闱,也不远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