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养心殿后寝宫东耳房,原名同和殿,后世又称体修堂,新朝立,更名为“德安堂”,此时堂内莺莺燕燕,皇妃们齐聚一堂,正在叙话。

    叶昭从承德回来没几天,红娘也在昨日回了京师,下午时分,叶昭遂设家宴,众美齐聚,红娘、蓉儿、金凤、莎娃、花姬、丝丝,还有苇月伊织,一大家子和和美美用过午膳,又在这德安堂中小聚。

    红娘和丝丝在靠窗的炕上蛐蛐咕咕,好似在谈论拳脚。

    蓉儿好像在和花姬比谁个子更高,这两年,花姬个头也突然蹿了起来,比了会儿,蓉儿就拉着花姬去玩金陵出品的最新款显微镜,不知道在观测什么物体,倒是趣味盈然。

    叶昭和莎娃玩五子棋,金凤和伊织静静站在一旁观战。

    难得如此热闹,叶昭心情也出奇的愉悦。

    “皇上,您晚上不是还有课么?”金凤献媚似的用香帕帮叶昭掸了掸衣服,娇声提醒,穿着一袭淡紫旗袍的她更显雪腻酥香。

    叶昭笑道:“不去了,不去了!”

    他在北京大学同样谋了个差事,不过名字改为“文武”,其实国民也没几人知道皇帝的名讳,虽然上了一次报,但皇上的名字自不是可以随便私下议论的,而在化学教材中,化学元素周期表的发明者也只标示为圣德皇帝。

    说着话,叶昭就喊:“红娘,红娘,你来。”对红娘招手。

    红娘随即跳下炕,她穿着金色双排扣纯黑元帅常服,虽不似元帅礼服尊贵庄严,但穿在红娘身上,却平添了几分英武中的妩媚,实则常服款式与后世作为靓丽女装热卖的复古拿破仑军官服呢子短大衣差不多,靓丽脱俗而不失古雅冷酷之美,仿佛为红娘量身定做一般。

    到现在,叶昭还未从那惊艳的冲击感中解脱出来,上下打量着红娘,说:“我们的女王殿下越来越美了。”

    叶昭总取笑要封红娘为亲王,在众妃面前,也毫不吝啬对红娘的偏爱。

    红娘和蓉儿,本就是超然的地位,凌驾众妃之上。

    叶昭叹口气,又道:“最近实在闷的很,想动动胳膊腿,去西边走走。”政事渐渐步入正轨,倒也无需他事事指点,现在就是个休养生息的阶段,铺路架桥、教育卫生、国体变革都定下了基调,只需一步步走下去,政务院总理大臣和副总理大臣们倒也办得有条不紊。叶昭就不免动了出去走走的念头,去西北看一看,回回和维吾尔这两大民族如何安抚,也委实不是坐在北京城里就能想出来的。

    “西边儿?”红娘微微诧异。

    叶昭道:“对,西北兰州,说不定还会去天山脚下走一走。”

    诸女都吃了一惊,纷纷围拢过来。

    “皇上要御驾亲征么?”蓉儿小脸满是担心。

    “万岁爷,西边风沙大的很,您何苦去遭罪?”这是金凤。

    “回回吃人的,比我们罗刹人还凶,皇上要去杀光他们吗?”自然是莎娃,心底深处,厉害大皇帝和他的部下嗜杀的形象大概改不了,谁叫她就是被抓来的俘虏呢。

    “哼,说不定想去天山抢个香妃回来。”这自然就是朱丝丝心下嘀咕了。

    花姬怯怯的,自不敢发表意见,而诸女围过来,苇月伊织就静静的退到了一边。

    叶昭笑道:“说不上御驾亲征,就是随便去看看,行踪保密,而且,一路不都通了电报线么,京里的事儿也耽搁不了。”又对红娘道:“有你坐镇京师,我放心的很。”

    现今第一集团军仍在内蒙戡乱,诸旗大多归顺,只有零星叛乱,相信不日内蒙即定,而且随着第一集团军充实进蒙古骑兵队伍,已经足以应付来自草原的挑战,是以叶昭已经电令象山集团军骑兵师南下,与第二集团军配合,进入青海剿灭公平党。

    在内蒙,叶昭准备逐步推行省、府、县制度,当然要慢慢来,外蒙同样如是,要将基层政府真正在草原中建立起来,如此中央政府对这茫茫草原的掌控才不会是一句空话。

    象山集团军驻守黑龙江,第三集团军驻守海参崴一带,同时都遣出步兵团在东北诸省内平叛,剿灭马匪,北疆战事基本平定。

    而随着集团军出关以及进入蒙古,在北域作战的象山集团军、第一、第二和第三集团军实则都渐渐完善了骑兵连亦或骑兵营建制,一些步兵师还配备有骑兵团,这也是因为战事应运而生。

    作为皇家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神保也回了京师,他原来统带的金陵集团军现今交由哈里奇指挥,在陕甘平叛。两支集团军同样充实了许多骑兵,面对的是不堪一击的流寇,骑兵的机动力就变得极为重要,可以雷霆之势追袭流寇聚集地,更可以给溃败的流寇最大的杀伤。

    西川养马地不多,川马多做运输,但赵三宝同样组建了骑兵队伍,当面对的敌人是山贼流寇,没有高速机动的骑兵,有时真会被气得吐血。而且,赵三宝也在为大举进入西藏做准备,从皇上的电文,他就知道派出一个陆军师进入西藏很可能只是前锋、前站,最终帝国陆军必然会大举入藏。

    各集团军分工明确,京师政令井井有条,叶昭目光就投向了西北,攘外必先安内,换到现今,这句话其实一点也不错的,陕甘一地已经爆发了回汉之间的仇杀,虽说帝国军队极快进入陕甘遏制了其发展,估计不会出现历史上同治回乱的大屠杀,但如何安内,却是要亲自去看一看,想一想。

    “皇上想去就去吧。”红娘多少能猜到叶昭的心思,而且她也知道,叶昭是个闲不住的主儿。

    叶昭又道:“若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蓉儿登基做女皇,你为摄政女王,监国摄政。你和蓉儿过继皇子亦或皇女为我之后,将来继承蓉儿皇位,本朝皇女亦可为皇位继承人。”

    众女都是一呆,立时七嘴八舌的要叶昭收回这般不吉利的话。

    叶昭却是笑道:“政务院、军中各路统帅,各集团军提督,都已答应我定然尽心尽力辅佐蓉儿,不单单是现今,在我未有子嗣前遇到意外,便照此办理。”叶昭虽是半开玩笑的说,实则却是深思熟虑过的,新朝刚刚步入正轨,若不早作安排,万一自己出事,只怕就会分崩离析。

    神保、韩进春、哈里奇、赵三宝、马大勇、郑泽武六路统帅,各集团军新近擢升之提督,虽然接到叶昭密电时都惊惧不已,连番回电请罪,但在叶昭威逼下只好面对这个问题,都立下血誓,定誓死效忠皇后和皇贵妃。

    见诸女不安,叶昭就笑道:“好了,不吉利的事儿说完了,接下来,说说,今晚谁陪我?”

    红娘就站到了蓉儿身边,道:“今晚我和皇后睡。”

    叶昭哈哈一笑,用手一划拉,说:“那金凤、莎娃、花姬、丝丝、伊织一起陪我!”

    众女翻白眼的有之,心里啐之的有之,脸红红不敢说话的有之,观大小美人儿娇态,叶昭心下大乐,满室皆春。

    ……

    三天后,圣德皇帝启程,跷骑团500骑兵、神机营四营步兵2000人,加之各哨之炊事队、各营之卫生队、运送辎重之长夫队等等,共3000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离了京师。

    卫兵全部换成了陆军灰色军装,倒也并不引人注目,看起来就是一支普通的官兵武装,沿途州府驻防盘查,骁骑团副统领白老亨出示的乃是热河旅番号以及兵马调令,他的身份则是热河旅旅指挥使。

    陪同叶昭前去西北的尚有苇月伊织和花姬,一来随身服侍,二来叶昭也想带她们出来散散心,见识西北风光。

    其实本最想带蓉儿来,但蓉儿马上要参加北京大学的入学考试,金凤和朱丝丝都有自己的差事,红娘要坐镇京师,莎娃现在京师仲裁局任职,虽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带出去也不妥。

    是以最后只有苇月伊织和花姬得闲,实则,她俩也应该是最孤单的吧,没什么朋友,更没什么可做的事,整日价闷在宫内。

    一路上,叶昭纵横驰骋,很是过了次打猎的瘾头,那些第一次见识到皇上枪法的卫兵无不咋舌。

    马车颠簸,苇月伊织和花姬很是遭了些罪,但两人都极为开心,更喜欢从车窗看叶昭纵马田野的英姿。

    走了月余,才到得兰州境内,此时哈里奇部两个步兵师已经西进,先锋步兵团更兵抵玉门关,建哨卡筑堡垒,哈里奇的大营设在了肃州。

    陕甘一地,极为混乱,武装林立,为了尽快平息回乱,陕甘一地北国降军尽数被收编效力,汉人也组织起民团开始血腥报复。

    进了陕甘,叶昭心情就沉重起来,回回之乱,可比自己想象的严重。

    陕甘一地回汉积怨已久,乃是因为前朝实行以汉治回的政策,回民和汉人打官司,不论情由为何,一律偏袒汉人,官员私下都称回回为“贼逆”,认为其与长毛没有两样。

    虽然回民一直被欺负,但等反抗起来可就凶残无比,而且极有组织性,趁南北交战,十几万回民揭竿而起屠杀汉人,唤作“传帖杀人”,要杀光陕甘之汉人,在黄河以西建立一个穆斯林国家,很有些“圣战”的意味。

    回民暴徒有十二路首领,号称“陕回十二营”,其中以白姓彦虎最为凶残,立志要掘掉黄帝陵,起事时其嫂子劝说,竟然被他一刀砍死,其残暴可见一斑,回暴诸路,也以他之一路最为凶残,只怕死在其部屠刀下的汉人不下数万。

    历史上因为回汉积怨、长毛作乱而使得陕甘军防空虚闹起的血腥回乱还是爆发了,不过因为南朝步兵团迅速进军陕甘使得这场血腥暴乱得到遏制,传闻历史上这场血腥屠杀汉人死亡数百万,直到平定太平天国,湘军进入陕甘平叛才将其扑灭。

    尽管今世得到遏制,但血腥屠杀下,汉民怕死亡也以数十万计,当经过一些村镇,耳听回回之残暴,村民之哭诉,更在一些村子见到尚未有人收殓的暴尸,血淋淋的场面惨不忍睹,老人、小孩、妇女,一具具令人目眦的尸体,叶昭不禁垂泪。

    回民暴徒虽然残暴,但哈里奇部进入陕甘,众回回又哪里有还手之力,十二路势力比较大的回暴,被哈里奇三个月内击溃了十一路,所谓陕回十二元帅,被抓住了九个,全部砍了脑袋,在哈里奇部血龘腥镇压下,兰州以西,回民小儿夜不敢啼,加之汉民开始对回回血腥报复,烧杀回民村落,砸清真寺,回回在屠刀下瑟瑟发抖。

    其实如白彦虎之流并不能代表所有回人,许多回回并没有参与到此次屠杀中,现今哈里奇则按照皇上诏令,令陕甘“未拿刀的回回”分批迁入东部,东至山东,南至广东,皆有回回迁入。

    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陕甘一地杀气极重,只能迁走一方才能渐渐平息这根刺,前朝也是这般作法,说起来,现今令民族迁徙,给其安排居地极为常见,只是叶昭做的更为彻底,完全打乱了被迁徙之部落架构。

    当然,留下的回回肯定是有的,而且一些地方,回汉相处融洽,根本未受此次回乱之影响。

    叶昭在兰州循化扎营,循化在兰州西南,后世属青海省,现今则属兰州府。

    为了防范青海李家军,遁化本来驻扎两个步兵营,电报线也从兰州架了过来,现今骑兵师到了兰州,正进行补给修养,稍后就会杀入青海平叛,而热河旅来接防,步兵营随即撤离。

    循化原设厅,本朝则改制为县,实则现今循化只是扼守青甘要路的两座军事城堡,周遭渐渐形成了村落,辖境内大多是藏人和撒拉回人的村落,藏庙、清真寺不下十几座。

    哈里奇屯兵兰州时,遂令工兵队将原保安、起台二堡加固修葺,尤其是保安城,石城四角筑起炮楼,带平台枪眼,本是步兵射击孔,现今神机营将带来的两枝连珠炮架在东南、西北二角,防御真可说是稳如磐石。

    叶昭就住在保安城内。

    军用城堡,自然不会有平民,城内木屋皆是哈里奇令工兵队修葺,以作军营。

    两营步兵和骑兵队、各后勤队驻保安城,另外两营步兵则驻几百步外的起台城。

    叶昭却是在保安城内靠东墙处架起了帐篷,女侍卫在外圈帐篷,两营女卫生队员又在女侍卫外围,十几座帐篷搭了起来。军马进驻,两座城堡就忙碌起来,士兵们取水架火,叶昭也终于能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

    随即叶昭给京城发电报报平安,要红娘将政务院需自己处理之政务电文发来循化。

    实则兰州电报线刚刚架起时,几乎每天都会被回子割断线路,但现今回子渐渐势弱,又见这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铁线实在也没什么用,割断了,也不见汉人军队攻势稍缓,各处汉人民团又兴起,卫护通讯线路,是以现今,十天半月,电报线也不见得再被破坏。

    在城里转了一圈,军中剃头匠的剃头铺已经开张,为士兵们提供剪头刮胡服务,剃头铺的木屋外排起了长龙,一个多月行军,军卒又何尝不是极为劳顿?

    叶昭刚刚回到议事帐篷,侍卫来报,县长韩日海求见,叶昭自然是要见一见他的。

    实则这循化县县长韩日海,是本地撒拉回头人,归附新朝后被任命为循化知县。韩姓在撒拉回中被称为根子姓,即本族之姓。

    韩日海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黑黝黝的极为瘦小,但目光炯炯,一见便是精明人物。

    叶昭的议事帐篷狭小,仅有木桌一张,木椅几把。

    请韩日海坐了,扎辫子穿灰军装的女卫生员送来茶,叶昭不由微微蹙眉,这白老亨,不知道想什么呢,令他安排一名勤务兵,怎安排卫生员来了。

    “旅帅,安拉祝福您。”韩日海右手抚在胸前,微微躬身,标准的伊斯兰礼,他的装束也和回回大同小异,戴着顶白色圆帽。

    韩日海只知道驻扎在保安城里的是帝国一支步兵旅,自然以为叶昭就是旅帅。

    叶昭笑着道:“韩大人请坐。”

    韩日海心里叹口气,看来这位大人不好说话,态度倨傲,以后自己族人的日子怕不好过了。

    他自不知道,叶昭若给他回礼,他又如何生受得起?

    “旅帅大人,我已经为旅帅筹备五百担粮食,不知道够不够用?”韩日海小心翼翼的问,现今只希望能用粮食换来族人的安全。

    叶昭笑道:“这可真要多谢韩县长了,还正准备找你筹粮呢。”兰州一带,哈里奇部除了中央政府补给,自己也招募民众屯粮田,但若非必要,叶昭自不想跟哈里奇调粮。

    韩日海道:“能帮上旅帅的忙,我倍感荣幸。本地盛产元麦,我担心旅帅部下吃不惯,又加以黍米,旅帅看可以么?”

    叶昭知道元麦即是青稞,点点头,说道:“如此一担以两个银元计数,五百担,便是一千个银元。”说着话拍了拍手,女侍卫走入,叶昭吩咐道:“取一千个银元来给韩县长。”

    韩日海一呆,还有银子拿?而且这价公公道道,委实还有些高,忙道:“旅帅莫客气了,此乃本地乡人慰军之心意,天军远来平叛,千辛万苦,乡人聊表寸心也是应该。”

    叶昭摆摆手道:“你就收下好了,农人耕几亩地不易,何苦滋扰,你只需告诉百姓安心过活就是。”又道:“隔几日,本旅粮食即到兰州,到时也不用跟你募粮了。”

    韩日海连声说是是,再见侍卫递上数封银元,心下更是茫然,实不知道如何才能哄得这位军老爷欢心,免得族内人受苦。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