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看着京里来的电文,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关外左宗棠部已经退到了黑龙江北,更确切的说是退到了庙街一线,当年叶昭与俄国人血战之地。

    韩进春部并没有太过逼迫,而是开始肃清境内残敌,同时一支步兵团进入海参崴,按照皇上部署,不久就会有工兵队、技术工程队和大批民工移民进入,开始建设帝国在日本海的第一个出海口,当先,现阶段下,海参崴主要还是起一个军港的作用。

    而在帝国地图中,日本海则沿元、明制,称为“鲸海”。

    在俄国人答应对六王流亡政府的合法地位展开谈判后,尼布楚城下的中国步兵团撤军,却在珠尔干河和额尔古纳河之间,按照《尼布楚条约》属于俄国的领土上,选了一处水草丰茂之地开始筑城移民。

    新城将会在最新版帝国地图中标为“双河城”。

    俄国人对此激烈抗议,但却阻止不了中国人筑城的步伐,实际上,不但俄国人不想与中国签订双方都承认的边界条约,叶昭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心思?

    筑“双河城”也好,任由左宗棠以及逃亡军民在黑龙江下游立足也好,这都会是将来的争端,中国人和俄国人,在这一点上算是心有灵犀吧。

    只是目前来说,双方谁也不想真正发趄一场针对对方的战争,都有各自的难处,都在等待最佳的时机。俄国最高决策层,已经将中国视为远东强国,视为可以与其平起平坐的帝国,与这个巨大的帝国展开血腥碰撞,就好像两个庞大的巨人狭路相逢,若不作好万全的准备,只会落得两败俱伤。

    以叶昭看来,北疆暂时可能会稳定一段时间。

    但南方,就颇为不平静了,法国在柬埔寨南部登陆,逼迫金边王朝与其签订通商条约,并且令其割让磅逊(西哈努克市),同时,法国人宣布磅逊为自由贸易港,并且招揽商人开发,称其为“金边的香港”。

    实际上因为南朝经济飞跃式发展,香港岛也受益匪浅,香港乌的英国人口超过五万人,比十年前激增了几十倍,华人更是难以计数。

    法国人准备在东南亚建立势力范围的意图很明显,在越南的法国人也越发活跃。

    西南,英国人武装入侵锡金,占领了锡金南部,并且要求西藏承认锡金归英国保护,重新划定西藏与印度、尼泊尔的边界。

    这条电文刚刚传到,西藏摄政热振活佛向帝国大皇帝请求援军。

    英国人的举动,自然是印度边界的冒险家们率领少数士兵的行为,实际上在南亚、东南亚获得的利益,几乎都是这类冒险家的杰作。

    莫说远在伦敦的英国政府,只怕就是印度总督包令,对这些冒险家也不能完全掌控,真正的后知后觉,但毫无疑问,他们都会采取强硬的态度支持这类冒险行为。

    这封电文叶昭刚刚收到就做了回复,任命外务部鸿胪寺卿程袜为驻藏大臣,令皇家军事委员会遣派军马护送国师章嘉去西川,再由赵三宝延平集团军抽调一个陆军师护送至拉萨学法,同时驻藏大臣程袜随行。

    锡金一事,除委派驻藏大臣程袜与英印政府交涉,又令外务部紧急召见英国驻北京总领事,表明中国对此事的严重美切,要求英国人无条件撤兵。

    英法都不是省油的灯,果然都趁着南北战事开始在南亚、东南亚兴风作浪,为今之计,只能见招拆招。

    在苏伊士运河开通前,一定要将国内形势稳定下乘,青藏和西北都要统一,若不然,到时就被动了。

    在天津与威尔斯会面时,叶昭也问了问苏伊士运河的情况,从五五年英法联军未能在中国获得压倒性胜利开始,苏伊士运河公司随即成立,到现今已经将近十年,估计两年内苏伊士运河便可以通航。

    至于叶昭早就和威尔斯密议,以胜和行名义参股苏伊士运河公司的努力,却是付诸流水,威尔斯言道,运河公司持有人埃及总督帕夏塞伊德和法国人雷赛布子爵,根本就不希望外人介入,一点商谈的余地都没有。

    不到两年?叶昭可是知道,苏伊士运河开通意味着什么,欧亚大陆的距离几乎缩短了一半,英法海军来往远东更加轻松快速,对亚细亚一带的侵扰也会变本加厉。

    北方俄国人在修铁路,西方法国人在挖掘运河,东西方世界的距离越来越是紧密,而自己,永远是在和时间赛跑。

    叶昭深深叹了口气。

    当然,英国人入侵锡金也有利好消息,就是迫使西藏再无选择余地,只能承认中央政府对其的管辖权。叶昭也发了电文给赵三宝,令其帮自己拟信送往西藏,要求达赖进京觐见,到时会重新对达赖和班禅进行册封。当然,所谓赵三宝拟信,定是劳烦军中师爷了。

    摸了摸茶杯,却是有些凉了。

    看着手中的帝国疆域图,也可以说是帝国第一版疆域图,新朝立,很快地图就印制出来,向全国发售,实则许多国人是第一次见到全国地图。

    这份地图,将西伯利亚全境标示为黄色即争议之地,此举虽引得俄国领事强烈抗议,但其却也无可奈何,中国人拒不承认尼布楚条约的话,西伯利亚一带确属无主之地。

    而西北,巴勒克什湖也在帝国疆域内,也就是说,比之后世,新疆面积多了几十万平方公里。

    不过现今西北局势堪忧,帝国军队不过投送到兰州,尚在平叛,甘肃西北大部未定,更莫说新疆了。

    而最近听闻,中亚花拉子模汗国沦为俄国的保护国,布哈拉汗国同样向俄国称臣,再往东,就是与新疆接壤的浩罕汗国,据说俄国人势力已经进入,扶持亲俄派打击乌兹别克传统氏族首领。

    乾隆年间,浩罕汗国曾经短暂的向中国称臣,但很快就强大起来,多次侵扰新疆,向东北扩张至巴尔喀什湖以南,也就是现在帝国地图的疆域内。

    俄国人看来转变了策略,加快了征服中亚各国的步伐,随之,必然会从西北对新疆和外蒙进行渗透。

    如果在西北与俄国人爆发战争,可就远不如在关外轻松自在了,俄国人在哈萨克的军事重镇奥伦堡,距离浩罕汗国却是与伊犁距离浩罕汗国的距离相仿。当然,哈萨克草原俄国人征服未久,俄国人还在消化如何真正有效统治哈萨克人。

    从总体上,中俄在西北爆发战争的话,双方投送兵力的难度大体相当。

    所以,就更要加快统一西北的步伐,若被俄国人抢先将中亚三国吞并,则帝国统一西北,整肃新疆会变得无比艰难,想俄国人不插手捣乱都不可能。

    西北、西南,都是需要投送重兵卫护之地,可是?叶昭看着地图,就盯在了青海疆域之上,若不平了青海,就好像两地之间**入了鱼刺,等两地战事有变,稍一伤风感冒咳嗽,这根鱼刺冒出来,其祸非小。

    这个陆月亭,就是会给人出难题啊!

    叶昭踱步出殿,慢慢点起了一颗烟。

    这里是行宫后寝的烟波致爽殿,“四围秀岭,十里澄湖致有爽气……”,寝宫三面环湖,碧波荡溢,美不胜收。

    木屐声响,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苇月伊织来了。

    “你的新朋友走了?”叶昭笑着问。

    苇月伊织嗯了一声,说:“她说想给皇上磕头,可又不敢见您,回去后会日日为您祈福。”

    两人说的自然是郑氏,到最后郑氏才知道原来是高千户害死了她一家,更牵涉到布政使,若不是皇上亲临,就算告得了郑三子,只怕她也要一辈子冤枉,不知大仇人是谁。

    不过她自然不敢跟皇上皇妃娘娘称谢,今日还是鼓足勇气,带了些土特产来看望皇妃娘娘。

    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而想来各地报刊报道早已经铺天盖地,叶昭要的就是这效果,而且发电给皇室宗人府新闻局,令新闻局官员通知协调各新闻纸,报道侧重于宣传此案件中体现的帝国法治,而不必太突出自己微服私访除恶惩奸。

    “先生,明天回北京么?”静静站在红木栏杆前,眺望碧波荡溢,苇月伊织问。

    叶昭嗯了一声,掐灭烟蒂,说:“走,咱去用膳。”

    苇月伊织温婉的接过叶昭手中烟蒂,好奇的咬了咬,随后才包进了小布包里准备丢掉,看得叶昭一笑。

    用过晚膳,洗微过后,叶昭来到了烟波致爽殿西暖阁,这是他的寝室,陈设富丽堂皇,各代金、银、玉、磁、钟表、古玩、挂屏等达百余件,满目琳琅。

    见苇月伊织刚刚帮自己铺好床,正准备出去,叶昭就笑道:“今晚宿这儿吧。”

    苇月伊织嗯了一声,就去开檀木柜准备抱被褥打地铺,其实初始来到行宫的几日,苇月伊织晚上都准备打地铺睡在西暖阁,但每次都被叶昭赶了出去,当然,说是赶,也不过是叶昭说一句,去东厢睡云云,苇月伊织自然会听他的吩咐。

    见苇月伊织抱被褥,叶昭就是一笑,指了指那华丽无比的红帐,说:“就在炕上睡吧。”今晚,想和人说说话。

    叶昭早换好了明黄绸缎的睡衣睡裤,踢掉拖鞋上了炕,软软绵绵,如在云端,大红锦帐里颇为舒服。

    回身,就见苇月伊织优雅无比的解开一圈圈的锦丝带缔,色彩缤纷的明蓝粉花和服,艳美而端庄,看和服丽人褪衣,实在是绝佳享受。

    叶昭干咳一声,转开了目光,不一会儿,木屐声响,穿着雪白长孺祥的苇月伊织走到床前,将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淡黄清新和服、带板、腰纽、孺杵、足袋等物放在床旁柜头,自然是明早换穿的,甚至,还有一件黑色的小亵裤。叶昭呆了呆,急忙又转开目光。

    苇月伊织已经轻轻褪去洗浴后换穿的白色棉袜,跪坐在了床上,说道:“先生,要我跳舞么?”

    叶昭险些就说个“好”,真想见她雪白酷足能在这床头三分地上舞出怎样的惊艳绝俗,随即却摆摆手,说:“躺下,说说话吧。”

    苇月伊织哦了一声,就轻轻躺在了叶昭身侧。

    叶昭伸手,轻轻握住她娇嫩纤细的玉乎,放在自己胸前,也知道苇月伊织在静静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心中就充实无比,那种寂寞感渐渐消散。

    有这样一名美艳恬静的女子陪在身边,又何尝不是大福气?

    “伊织,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叶昭闭上眼睛,淡淡的问。

    “先生是个孤独的人。”苇月伊织静静的说。

    叶昭就笑:“是吗?”却是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苇月伊织艳丽逼人的精致俏脸,委实美极,只怕没几个男人能离得这般近还肆无忌惮的打量她,换第二个人,早就自惭形秽的低下头,美色逼人,可真不是说说而已。

    苇月伊织清澈美蛑一眨不眨凝视叶昭,说:“是。不过先生也是最厉害的男人,可以毁灭天地的男人。”

    叶昭笑道:“我还是喜欢你的第一个评价,孤独,所以啊,需要你这个大美女陪我。”说着话,忍不住伸出手,捏着苇月伊织肤若凝脂的粉腮,大拇指抚了抚她娇艳欲滴的朱唇。手,立时就酥酥的。

    苇月伊织好似不知道这种男人征服挑逗的意味,温婉的道:“伊织不是美女,能遇到先生,伊织很幸运。”

    叶昭笑笑,缩回了乎,说:“有什么幸运的,我可是超级大色狼。”

    显然苇月伊织不大明白叶昭的意思,眨着美辟,说:“那也很好啊。”

    叶昭就笑,过了会儿,问道:“伊织,那你平素孤独不?”

    苇月伊织摇头。

    叶昭道:“怎么会,你孤身一人在异乡,又没有朋友,就算我是你朋友吧,可又十天半月也未必能见你一面,难道,你就不想家?”

    苇月伊织美辟静静的看着叶昭侧脸,说道:“伊织以前都是一个人,闲暇的时候就看天上流云,常常能看一整天呢。跟先生来中国后,伊织空了,闲了,就想先生的样子,怎么会孤独呢?”

    叶昭呆了呆,随即抓着她粉嫩小手在嘴边吻了吻,说:“真希望我也能有你这样的心境。

    苇月伊织摇头,说道:“先生的心思里,是千千万万的子民,好像郑姐姐这样的穷苦人,有了先生,她们才能安泰的生活,能跟在先生身边,伊织真的很开心,很幸运。只要先生不嫌伊织笨,伊织就永远陪着先生。”

    叶昭握紧了娓的手,点点头。

    苇月伊织又道:“那天在公堂上,我坐在先生身边,真的好开心,可又有些担心,担心中国的大官,会觉得先生身边坐着穿奇怪衣服的女人,不合中国的礼数。

    叶昭就笑:“什么奇怪衣服啊,和服多漂亮啊,我喜欢看。”

    苇月伊织就有几分开心,说:“是呢,我也觉得漂亮,先生喜欢看就最好了。”

    叶昭想起那天的事,就道:“伊织,你说说,我那天处理的对不对?”

    若换第二个女子,自不会评介皇上对错,更不会随便议论政事,苇月伊织却是道:“先生做的自然是对的,伊织最奇怪的,是先生允许法务院的长官传召审讯一省的长官,可后来伊织仔细想想,若全天下都能这般,百姓也就不怕被欺负了,管案子的管不到百姓,管百姓的管不到案子,他就不能随便处置百姓,真是好办法。”

    叶昭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理解的稚嫩了些,可眼光也算不错了,按察使传召巡抚算甚么?若是大理院能传召我去作证,那我可真开心死了,可惜,皇室有司法豁免权,皇室成员豁免上庭……”

    说到这儿,叶昭摇摇头,其实就算后世,英国王室成员同样享有司法豁免权,豁免上庭,不能被起诉等等,国王有权赦免犯人,停止刑罚,停止诉讼等,后世尚且如此,就更莫说现今了。

    现今按照帝国法典,帝国皇室神圣不可侵犯,帝国皇帝统帅全国武装力量,掌管宣战权等等一切军事权力,可任免政务院总理,分封爵位,有权召集议政院和解散议政院,全国土地名义上归于皇室,帝国皇帝是全国一切宗教的最高领袖,各教主神在凡间的化身等等。

    实际上,这些权力在后世,英国国王一样享有,只是随着文明进步,更多的变成了象征意义。

    而现今帝国皇帝最霸道的权力莫过于可以任免帝国内任何文武官员,可以对任何帝国公民处以任何刑罚。

    虽然社会制度在飞跃式进步,但唯一没变的就是皇家权力,叶昭和前朝皇帝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现今不但要在四边诸族神化皇室,更是多事之秋,遇到紧急变故,如果诸多束手束脚反而不利,叶昭也只能做起了独裁无比的帝王。

    有时候想想,还真担心自己被权力蒙蔽双目,忘了最开始的抱负。

    是以说起皇室特权,不免叹息一声。

    苇月伊织不说话,只是轻轻地伸出另一只娇嫩小手,捧住了叶昭的手。

    过了会儿,叶昭又道:“西北,将来如果和罗刹人打仗,你说说,我打得过罗刹人么?”

    苇月伊织轻轻点头,说:“就算开始打不过,先生最后总能赢的。”

    叶昭就笑,说道:“借你吉言吧。”慢慢闭上了眼睛……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