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嘭嘭嘭!”当茶彼得堡号失去了动力,立时就成了平远水月的箭靶子,很快,船首冒起浓浓黑烟,慢慢的倾斜。

    与此同时,广州号、澄远号、靖远号等几艘快舰开始追击退却中的俄国人舰队,很快一艘俄国战列舰就被咬住,经过一番缠斗反抗,半小时后,燃起熊熊大火,船内更引起了大爆炸,极快的沉没。

    随即,广州号等几舰又向远方追去。

    圣彼得堡号上,弗拉基米尔慢慢的拔出了手枪,舱外,匆匆跑进来一名身材高大的军官,大声道:“将军!中国人打信号要我们投降。”

    弗拉基米尔没有说话,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来远东前,他从来没想过会被中国人击败,原本,以为只是一场很轻松的游戏。

    “将军,我们请降吧?”旁侧一名参谋官脸色有些苍白,小心翼翼的航

    弗拉基米尔的手枪突然就对准了他,砰砰两枪,参谋官连退几步,捂着汩汩鲜血的胸口,慢慢软倒。

    弗拉基米尔随即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取……

    台湾海一战,俄国远东舰队旗舰圣彼得堡号被击沉,舰队司令弗拉基米尔阵亡,在平远水师一整天的追击搜索中,击沉敌舰三艘,俘虏两艘,俄国远东舰队仅仅剩下六艘炮舰逃回直沽。

    布林子爵是通过俄驻上海领事才知道台湾海一战惨败,当平远水师大部还在海上追寻敌人之时,电报已经到了金陵,随即摄政王就将大胜的消息发布给了数家报社。俄上海领事通过《申报》的记者朋友很快收到了消息,急忙给布林子爵发报。

    此时的消息,仅仅知道圣彼得堡号被击沉,弗拉基米尔阵亡,南国水师还在追击中。

    布林子爵匆匆派人去请桂良,两人到底商量什么自无人知道。

    马大勇呈给叶昭的捷报中,也主动请罪,提到了台湾海海战中平远水师出现的严重失误。

    叶昭心情不错,回电“多打几次就好了”,倒是通俗易懂。疏忽的军官自会按照条例内部处分,倒也不必再做苛责。

    不过平远水师,实弹演习还要多多进行。叶昭略一琢磨,就写了几个字令人送去参谋房,要参谋房与马大勇协调每年一次的大演习一事,水师库存弹药,可以半数用以此次演习,同时可批出一笔军费作为购买弹药之用。

    回到澄心苑洗了个热水澡,却是下午时分,叶昭随即摆驾庆新苑。

    庆新苑乃是金凤居所,碧瓦朱墙,回廊曲折,堂堂皇皇中自有庄重之威。

    一路叶昭令小婢不许声张,径自进了寝室,小宫殿般华丽的架子床上,金凤盖了薄毯正在假寐,昨晚想是等了一晚,现下实在熬不住了。

    叶昭脚步虽轻,金凤却是马上睁开了眼睛,随即起身,娇笑道:“爷,看您神清气爽,又打胜仗了吧?”

    叶昭就笑,说:“你再歇会儿吧,整日在外面,可累坏了吧。”说着话,坐到了梳妆台软墩上,早有小婢进来献茶。

    “不了。”金凤婀娜走近,半蹲下用娇嫩小粉拳给叶昭捶腿,叶昭捏捏她滑如凝脂的俏脸,心下就是一荡,笑道:“走吧,出去吃饭。”

    “好,爷,妾身穿新式旗袍行么?”

    叶昭笑道:“随便。”

    于是去金陵大舞厅时,金凤就换上了华丽的旗袍,是那种特别亮丽的淡蓝色,本就耀人眼目,更别说穿在风情万种的金凤身上,更显得亮丽性感不可逼视,太亮丽的衣着配之大美女,很容易令人升起自惭形秽之感。

    街上,倒是见到了有人骑脚踏车,当然,现今脚踏车,虽然大幅降价,可也要几十枚银元一辆,能用得起的不是富家公子就是豪门干金。

    在马车里,叶昭道:“黄文秀跟我说,五年内脚踏车成本能降到十块银元以下,到时一些旧的二手车想来寻常人家也可以买来当代步工具了。”现今脚踏车,倒是炫耀的成分更多一些。

    金凤娇笑道:“那可好,到时我骑车载着爷满大街转悠。”

    叶昭着了一袭雪白中山装,和金凤进舞厅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舞池里红绿变幻,光线迷离,叶昭微微颔首,要说人类,总是能最大限度利用现有资源,现今没霓虹灯,没各种灯光技术,灯火却也一样颇具匠心,反而令叶昭升起一股淡淡的复古情怀。

    当然,舞厅里也就他一人是这种心态,旁人自觉得舞厅包括其灯光均新潮无比。

    坐在靠近舞池的茶座里,要了点心和红酒,广州产红酒,引用的法国葡萄,酒厂在山东一带建了葡萄园,不过随着南北战事起,酒厂没了葡萄供应,损失未免惨重,随之葡萄酒价格也提高了一倍有余。

    品着酒,叶昭就叹口气,说:“所以说,再不快点打到北京去,咱这酒都快喝不起了。”

    金凤轻笑,知道爷举重若轻的说他的抱负呢。

    舞曲优美,舞池中男要女女翩翩起舞,现今南国过新生活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叶昭又问道:“你过几日就去广州?”

    金凤说:“是,等明年火车通车,从金陵到广州,一路火车,可方便多了呢。”说着轻轻叹口气,道:“爷,有时候妾身在想,您是不是神仙。”

    要说叶昭对南国的影响,那金凤的体会是最直接的,从钢厂起,叶昭一点一滴加给这个国家的影响,金凤都看在眼内。

    商人、官员只知道叶昭扶特工商业发展,就算赞叹摄政王高瞻远瞩,却绝不会知道叶昭真正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变化。

    听金凤半真半假的赞叹,叶昭就笑,举起酒杯:“谢三太太夸奖。”

    金凤抿嘴一笑,举杯和他轻轻碰杯。

    从广州到金陵的南北大动脉,明年应该可以连通,抚州到金陵一线,经过三两年的筹资建设,一些路段已经通车。

    现今叶昭考虑的是支线,仅仅通了一条干线,可还差着远呢,干线寻资金不难,可支线,就未免要费些心思了。

    贵州、云南,怎么都要令其通火车,怎么忽悠这些实业家去投资呢?

    还有就是,等南北战事定,长江上要能修起座桥就好了,不过以现在技术条件,怕是极难。

    实则叶昭已经请威尔斯帮自己从欧州物色最优秀的工程师,请他们来金陵考察长江架桥事宜,同时,也已经开始向南国的工程师征询意见。

    品着酒,叶昭琢磨了一会儿,问金凤:“你过几日就去广州?”

    金凤说:“是,去听听说话机的进展。”

    叶昭道:“回头帮我带封信给圣母皇太后。”兰贵人现今倒极为听话,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阳奉阴违。不过经常同两宫有书信往来的官员,几乎每封信说什么,叶昭现在都清清楚楚。

    说话机?叶昭就饶有兴趣的问道:“怎样了?可有眉目?”

    一位叫梅乌奇的美国人三年前来了广州他本是拉丁王国子民……”劲年移居美国,鼓捣什么“说话机”,也就是远程通话机。

    叶昭开始也没在意,只是见他写的申请资助的文里,提出的概念倒是接近电话的原理,遂同意了他的申请。

    可没想到,去年年底,梅乌奇就拿出了成果,一种短距离的通话系统,通过金属导线可以在十米内传递声音,只是说话时要将一种金属簧片含在嘴里。

    叶昭立时大为惊奇,也猛地想起来了,这可不是那位电话机的发明者?只是因为美国议院通过决议宣称他为电话机发明者比较晚,潜意识里,提到电话,还是第一个想起贝尔。

    这位梅乌奇先生,从,劲年就开始研究远程通话,但因为穷困潦倒,又不能融入美国社会,所以找不到任何资助者,甚至每年维系其“说话机”专利权的几美元都拿不出来,令其专利白白作废。

    是这位老先生?叶昭当时就来了精神,与其详谈了几个小时,肯定了其线圈绕铁芯的作法,同时又提出了用磁性薄膜模仿人耳等等构想。

    梅乌奇大为惊奇,只觉得中国真是来对了,不但有资金及各种技术来支特他,资助人更是神奇,点石成金,字字真言,竟然令他有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之感。

    梅乌奇与叶昭见面的第二天就申请加入中国国籍,中文名字就叫梅乌奇。

    电话能鼓捣出来也不错。叶昭想着,又笑道:“你试过那通话器没有?”

    金凤轻轻摇头,她只作为叶昭的代表和黄文秀接触,各个项目的负责人她轻易是不会接见的。

    叶昭笑道:“也好,跟你说,不许你接触这东西,等什么时候成了,我再带你看看它有多好玩。”

    金凤轻笑,说:“都听爷的。”

    叶昭环顾四周,奇道:“怎么没人来邀请你跳舞呢?”

    金凤道:“邀请妾身跳舞?”俏脸微有不解。

    叶昭随即省起,是啊,这不是舞会,根本就不会有人邀请别人女伴跳舞,毕竟整个民族,并没有真的被西风东进,这新生活又怎样?还是有着骨子里特有的保守和矜特。

    举起酒杯,叶昭笑道:“差不多了,去逛逛街!”

    与金凤在一起时间极少,自然要做些她喜欢的事。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