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日,袁甲三果然告病,叶昭准了他的折午,遂擢升周京山为副首相,六议政格局变成了五议政。

    郑泽武在皖南战场连战连捷,苗沛霖之苗家军虽然号称十几万众,实则大多为乌合之众,在皖南更是天怒人怨,平远军至,加之宣传得当,民众揭竿而起“跟着南国打豺狼”者比比皆是。

    苗沛霖则率领他的万余名洋枪队退守合肥,一边紧急向北国求援,一边却给叶昭写来一封密信请降,叶昭自不会理会他。

    神保部渡江袭了汉阳府,令荆南战场曾国藩压力陡增。

    长江北岸的各路平远军,渐渐都站稳了脚跟。

    广州的韩进春再次发来密电请战,愿统领五千精锐在直隶登陆,奇袭北京,更言道不拿下北京城,提头来见。

    叶昭看了就笑,韩大哥可快憋不住劲了,不过还是要再等等。

    南国有新征募的一万名兵勇被调配去广州与韩进春第三镇混编,说是新兵,实则大多参加过团练,也上过战场。韩进春部,自然要用在刀刃上。

    现今南国压力最大的就是财政,不过幸好钢厂也好,军械厂也好,不是叶昭控股就是国有产业,只不过等战事结束,可不知道要欠多少银子了。

    境外战争实则可以刺激民间工商业发展,但国家财政,必然会捉襟见肘。

    “铁路,还是要鼓励私人投资,政策看来要放的更宽。”坐在去日本苑的轿子中,叶昭默默思量着。

    今日阖府就剩了他自己,蓉儿和莎娃、花姬都去了小红山,是兰贵人邀请的,实则本来今日朱丝丝说回来,却临时有要事爽约。叶昭心里直叹气,六房妻妾又如何?经常剩自己一人形影相吊。

    不过苇月伊织则是永远静静的等待他,虽然已经有月余叶昭没来过这日本苑了。

    坐在榻榻米上,看着一脸恬静给自己泡茶的和服丽人,叶昭侄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自己一大家子红红火火玩耍之时,可从来没想到过她,每次只有百无聊赖,才会来她这儿喝杯茶。

    “你弟弟耳好?吃住习惯么?”叶昭品着茶问。

    现今朝鲜、日本均有学生来南国求学,苇月伊织的弟弟渡边一郎就是三十名日本留学生之一,学期定为六年,现今还处于学习汉文的阶段,预计下个月,就可以进入金陵中学开始学习数理化基础学科。

    本来这批日本留学生都有兰学基础,唯有渡边一郎例外,想来与他的身份大有干系,中国摄政王歌舞伎的弟弟,这层关系只怕早报到了日本皇室和幕府。

    “嗯,他挺好的。”苇月伊织清纯俏脸闪过一丝孺慕。

    叶昭就笑,说:“习惯就好,你呀,可以常与他见见面。”渡边一郎偶尔会来看姐姐,但也不敢太过频繁。

    不过今日却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日本小婢跪在拉门外,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日语。

    苇月伊织就回了几句。

    叶昭好奇的问道:“说甚么呢?”

    苇月伊织道:“一郎和朋友来拜会我,我叫他回去了。”

    叶昭说道:“那侄不必,走吧,一起去见见,我可也好久没见他了。”

    苇月伊织就对那小婢又说了几句,小婢随即退下。

    渡边一郎每次来拜会姐姐,苇月伊织都是在外宅的待客室见他,内宅蓉儿常常来玩耍,苇月伊织知道中国人的规矩,自不能令弟弟进来。

    此次渡边一郎是与朋友一起来的,微胖的中年人,典型日本面庞,上唇处留了一撮小胡子,实则现在日本蓄仁丹胡的并不多,这面相,令叶昭一见就微微有些反感。

    在待客室,渡边一郎见到叶昭当先进来吃了一惊,急忙站起鞠躬,恭声道:“摄政王殿下!”

    微胖的日本人略通中文,吓了一跳,忙跟着鞠躬九十度,一口生硬的中文:“尊贵的殿下,我是田村守一,幕府高家。”

    叶昭微微点头,心说原来是他。

    高家是幕府武家官职名,乃是主持重大典礼仪式之人,这田村守一来金陵月余,实则类同与常驻金陵的日本公使。

    叶昭大马金刀坐于上座,苇月伊织静静龘坐他身畔,渡边一郎和田村守一跪坐在下,田村守一眼里闪过喜色,自想不到无意中见到了中国摄政王,他来拜会苇月伊织,也不过是希望苇月伊织能替他在摄政王面前美言几句。

    不过比较头疼的就是给苇月伊织带来的贵重礼物看来可有些轻了,本以为她只是摄政王身边的歌舞友,自也没多少份量,听她弟弟说,她也并不能常常见到摄政王,今日一见,显然情报有误。

    “一郎,好好学点本领,不要只想着舞刀弄枪,那不过是莽夫一个。”叶昭笑着说,对这个小伙子,印象还是不错的。

    “是,谢谢您的教诲!”渡边一郎忙躬身。

    问了几句渡边一郎学习的情况,实则叶昭又哪里会好心了?不过日木也好,朝鲜也好,学习新学都是必然的结果,这却不用敝帚自珍,以为不教人家就能一劳永逸,那是很幼稚的作法。

    说着话,叶昭回头看向田村守一,问道:“你来见伊织,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么?”

    田村守一一直不敢插嘴,此时忙躬身道:“殿下,鄙国德川将军写来书信,愿意以举国之力协助殿下北伐,只要殿下有需要,鄙国就会大量征募勇士为殿下效劳。”

    仆从军炮灰?叶昭笑了笑,若是在境外作战,征集四夷仆从做炮灰经也不错,但在中园大地上,还是免了吧。

    何况日本人哪有这等好心?变着法的想通过战争来学习,来装备他自己的军队吧?若给幕府训练出一支战斗力极强的武装,其必然要一统日本,打败裁撤那些阳奉阴违与其作对的大名,这可大大违背自己的初衷。

    “德川将军的心意我领了,孤王会写信感谢他。”叶昭淡淡的说了句。

    田村守一自然不敢再说下去,忙哈伊了几声。

    “伊织,你和一郎说话吧。”叶昭起身,苇月伊织跟着站起,对渡边一郎和田村守一说了几句日文,两人就恭恭敬敬告辞。

    回到后宅碧水水池之畔的内室,叶昭与苇月伊织用过晚膳,已经是掌灯时分,小婢燃了红灯笼,室内拔上一层朦朦胧胧的霞光,别有一番绮旎。

    烛光之下,苇月伊织唤来井上老师,在那略带苍凉的三弦琴乐曲中,苇月伊织为叶昭舞了一曲,柔软腰肢轻动,雪袜轻抬,华丽丽的舞姿,士典而庄重的令人生不出半丝亵渎之心,却只能赞叹其美。

    舞毕,苇月伊织以长袖遮面,为叶昭斟酒,叶昭笑着鼓掌,说:“跳得真好。”举杯一饮而尽。

    井上乐师退下,苇月伊织轻声道:“先生,您肯定乏了,泡个热水澡就歇了吧。”

    叶昭笑道:“好啊。”

    从舞室西侧门穿过一段长廊,再拉开一道木门就是洗浴房。洗浴房分里外两进,外间有喷头浴缸,内则是温泉池。叶昭早听说金凤按照苇月伊织所说,建了日本风格的温泉间前眸子刚刚竣工,实际上就是热水池,二十四小时供应热水。

    叶昭在外间打了香皂冲澡后,围了浴巾进了温泉间,随即不由得赞一声好。

    隔着对面透明玻璃拉门,外面鲜花锦簇,蝶舞莺飞,琉璃围墙外,又是苍松翠柏。

    水池极阔,延伸到玻璃拉门前,水面刚刚到玻璃门下的木阶,拉开玻璃推拉门,坐在木阶上吹风,想来别有一番美妙滋味。

    水池内有嶙峋假山,泉水汩汩再出,若是冬日,室内想来白雾缭绕,倒真和温泉池没两样。

    下了水,坐在石阶上,叶昭惬意的出了口气,水温略热,倒是刚刚好。

    靠在木壁上,用白毛巾盖了眼睛,闭目养神,随即就听沙沙的脚步声,是苇月伊织那特有的典雅步子。

    其实叶昭知道苇月伊织必定会跟来,日本民间男女混浴是一种风俗,苇月伊织虽从小就进了艺馆没有这等体验,但却也不会觉得忸怩。

    所以叶昭下水时围在腰间的浴巾并没有解下,虽说和这个恬静的大美女一起泡泡澡不失一种放松的办法,但却也不能跟她赤诚相见不是?

    “伊织啊,你穿上衣服再来。”叶昭并没有拿掉盖着眼睛的白毛巾。

    苇月伊织明显怔了一下,说:“是。”

    叶昭随即醒悟,说:“不是叫你穿正服,就穿内衣吧,你们叫它襦袢是吧?要不你就找条浴巾,给裹得严严实实的。”

    苇月伊织答应一声,不一会儿,沙沙的脚步声去而复返,接着水声轻响,鼻端淡淡香气飘来,叶昭知道,她已经坐在了自己身畔。

    拿掉毛巾,转头看去,苇月伊织一袭白白的长襦袢,就是那种简约的和服风格,浸在水中,越发显得清美可人。

    “先生,我帮您槎背。”水声一响,苇月伊织起身,到了叶昭面前,又矮了下去,想来半跪在了水中石阶上。

    叶昭心可就不由得跳了凡下,任谁在温泉中,这般美艳女子跪在你面前要服侍你洗澡,娇美容颜从下仰视着你,想不心猿意马那是极难。

    摆了摆手,叶昭笑道:“算了,坐会吧,聊聊天。”这要真的肌肤相亲,叶昭可就怕自己把持不住了,他很喜欢和苇月伊织在一起这种恬静的感觉,也不想破坏这种感觉。

    就这样静静龘坐着闭目养神,十几分钟后,叶昭问道:“伊织啊,我注意到了,你跟自己的本国人说话,总是用日文,说心里话,你是不是觉得我也是侵略者?”

    沉寂了一会儿,苇月伊织说:“伊织只是不想忘记自己是日本人,先生,伊织是您的人,不会背叛您的。”

    叶昭就笑,侧头看着她,轻轻摸摸她秀发,说道:“言重了,我是怕你想家而已,你是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吗?我就算把你们的天皇赶下台,你最多也就心里难过,难道还会害我?”

    苇月伊织呆了呆,想来没想过面前的男人竟然有将今上皇罢默的念头,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叶昭回身,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儿后,苇月伊织说:“先生做的事,伊织不懂,可若是先生杀了很多很多伊织的家乡人,伊织会流泪,会哭泣,会为他们祈福,先生不喜欢,伊织也会去做。”

    叶昭微微点头,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粉嫩小手,说道:“嗯,我懂的,放心吧,我不是屠夫。”

    又过了一会儿,叶昭睁开眼睛,笑道:“泡了这半天,经真解乏,时候可不早了,今儿就宿这儿吧。”

    回到寝室,苇月伊织早换了新的长襦袢,雪白庄重,风姿绰约。

    这一次苇月伊织却是将她的薄褥紧紧挨着叶昭的薄褥铺下,又去吹熄了灯笼,室内一团漆黑。

    月光洒落,室内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叶昭不经意转头,却见苇月伊织黑如点漆般的眸子静静看着自己。

    两人软枕挨得极近,苇月伊织呼吸的芬芳都能轻轻吹在叶昭脸上。

    看着她,叶昭微微一笑,撩开身上软毯,说道:“来。”

    苇月伊织嗯了一声,娇躯就钻进了叶昭软毯里,叶昭轻轻抱住她,隔着薄薄雪白襦袢,只觉丽人冰肌媚骨,拥在怀中妙趣难言。

    脚下,轻轻碰触那去了雪袜的滑腻,更是撩人无比。

    叶昭轻轻亲吻她的朱唇,苇月伊织温顺的吐出香舌,任由叶昭吸吮。

    “伊织,要跟了我,你喜不喜欢?”叶昭喘着粗气在苇月伊织雪白耳廓旁说,怀中这般一个妙趣无穷的美人儿,叶昭不禁情浓似火。

    “伊织都听先生的。”苇月伊织轻声说。

    叶昭呆了下,随即微微一笑,轻轻在她耳侧粉颈上印了一吻,躺回枕头上,又将她往自己怀里拥了拥,说道:“改天再要了你。”却是突然感觉自己根本没碰触到丽人心扉,就这么霸占了这个气质恬静的女孩儿,未免无趣。

    苇月伊织温顺无比,自不知道主家在想什么,方才感觉主家喜欢碰触自己雪足,一对粉嫩小脚就轻轻夹住主家足踝,身子也紧紧贴在主家怀里。

    叶昭被搔的身子寸寸酥麻,心下苦笑,轻轻亲亲她嫩滑脸蛋,柔声说道:“好好睡吧,以后就当我是你最亲的亲人,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都要跟我说。”

    苇月伊织点头,靠在先生坚实的胸膛上,听着先生温和的话语,心下平安喜乐,好似心儿也找到了依靠。

    伏在叶昭胸前,第一次这般快的入眠,睡梦中,小声哼起了儿时的歌谣。

    叶昭拥着她,心说这世上也没我这般可怜的王爷了,怕今晚会做春梦吧?轻轻吻她秀发,也慢慢闭上了双目。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