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蔚蓝的大海,前方隐隐约约只经可以且到黑黝黝的城市轮廓,那就是上海。

    北京号操舵室内,蔡国祥站得笔直,进进出出的皆是洋人水手,虽然未来得及锻炼出麾下水兵,但现今,指挥着英国雇佣军,来南国报自己的血海深仇,他拳头紧紧握起,想起弟弟的惨死,额头青筋直冒。

    站在他身侧,是一名身材魁梧的西洋白人,舰队的副总指挥英国人李道林,他不时看看蔡国祥,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三艘炮舰在大海上拉出道道白线,紧跟炮舰之后的,还有两艘征用的蒸汽轮船,船上载有粮草物资以及三十万两白银,乃是运往黄州府江北大营,现今曾国藩坐镇黄州,统调湖北等地新军防线。

    舰队准备在上海进行简单补给,然后驶往黄州,若遇到南朝水师舰只,不需多说,将其击沉就是。

    最末尾的蒸汽轮船靠近舯楼的休息室中,胜保正慢条斯理披上大氅,系腰带,锦床上,隐隐露出粉腿玉臂。

    “爷,您这就起啦?”听声音,又媚又嗲,可偏偏是男子声音,木床上正是胜保的男宠小厮,胜保出京行军务之时最爱带上这叫做小三子的兔儿公。

    此次前往黄州有督军之意,自不能带小妾随行。

    “嗯。”胜保声音透着威严,和求欢时自不同。

    小三子也慢慢起身,慵懒的披上马褂,边扣扣子边道:“保儿爷,听说南边人凶地紧,我可还真有些怕。”

    胜保蹙眉道:“怕甚么?景祥他就是一堆臭狗屎!”提起景祥,胜保脸就有些阴,在广州就受了他一肚子气,最后更被逼的偷偷溜回了北京,若不是皇上宽宏,怕脑袋都被砍了,此次再来江南,可就真是风水轮流转,己方船坚炮利,可够景祥他喝一壶了。

    等胜保和小三子出了船舱时两人已经变成了老爷和小厮的模样,来到甲板上,看着慢慢靠近的上海港,胜保就冷哼一声,说道:“看他景祥还能蹦醚到什么时候?”又道:“给蔡国祥打信号,等补给完,再遇到毒边的商船,开炮就是。”

    “喳!”传令兵飞快的跑去传令打旗语。

    胜保背着手,慢慢在甲板上踱着步,看着前方日头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铁甲舰,胜保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听闻景祥那小子很是有几房美妾,前不久从日本还带回来一个美人儿,攻陷金陵时,例是要见识见识。

    南北开战,上海的南国官员很快就被逮捕,不过租界还维系原状,码头船坞也都是英人拥有,北国船队补给自然不在话下。

    一艘艘船舰转着圈,等逆水水流涌来,才慢慢靠港,胜保在甲板上踱了会步,眼见忙碌的洋人水手上上下下,实在觉得无聊,遂回了休息室等。

    一个多时辰后,突然传令兵跑来送信,说是蔡统领请他上岸,车英国领事会晤。

    胜保一向看不起汉官,当年与袁甲三很是结了怨,听传令兵禀告,骂了声:“混帐东西,这不节外生枝吗?”不过和英国领事见面,自然整理衣冠,慢悠悠的下船。

    在几名兵卒搀扶下走过浮桥,码头上,早有轿子等着呢,上了轿子,左右俱有洋兵护卫,胜保心下一安,毕竟上海是南国地盘,虽然没有南国军队布防,但若说在此下船逗留时间久了,毕竟有些不妥。

    蔡国祥办事谨慎,胜保例是信得过他这点,见洋兵前呼后拥,本来的一丝不安也烟消云散。

    大概盏茶时间,轿子停下,胜保下轿,见是一小洋楼,彩色奢华的玻璃,类似教堂的尖阁结构,绿草茵茵的花园,就好像一座浓缩的小宫殿,前厅处那尊洁白无暇的大理石少女雕像惟妙惟肖,宛如随时会活转一般。

    铁栅栏门房,站岗的俱是红包头的印度阿三。

    胜保赏了给他撩轿帘的红头阿三一锭碎银子,迈着方步踱入洋宅子,一边四下打量异国风情,一边琢磨跟英国领事见面时的措词。

    在一名佣人引领下沿着红地毯楼梯上楼,转了个弯,佣人推开一道红木门,胜保还未进屋,就听到那叫做李道林的洋鬼子的说话声。

    胜保笑着进房,说道:“蔡大人也在吧?”

    华丽的吊灯,四壁悬着洋画,厅中沙发茶几,坐着几人,胜保笑着走近,突然,笑容猛的僵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可,可并不是幻觉,那坐在主座正中的,一身锦袍的俊逸青年,可不,可不正是景祥?几年没见,他样子可没怎么变。

    “保儿帅,贵客啊!”年青人笑着对他拖手。

    胜保呆了好一会,转身,却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名铁塔般的汉子,他腿发软,可还是勉力的走过去,击没两步,突然瘫坐在地。

    “瞧你这点出息!”胜保身后的王府侍卫揪着他起身,拖他到了茶几旁。

    胜保脑子一片空白,怎么,怎么就稀里糊涂落到了景祥手里?茫然的看去,景祥身边,坐着一名淡青制服烫得卷发的美貌女子,气质出众,清澈大眼睛正盯着自己打量。

    李道林,则略带拘谨的站在一侧,这位在北国颐指气使高傲无比的英国上校,胜保可从来没见过他这般神态。

    叶昭打量着胜保,这位老冤家,就笑,转头对朱丝丝道:“都是北国的大人物,今天你算长见识了。”

    朱丝丝对自己这色狼相公现下是真的服了,不动声色,三艘新鲜出炉的北国铁甲舰就被占为己有。

    叶昭拍了拍李道林的肩膀,说“道林啊,你现在去,把船啊,给我开南京码头去,在这上海滩放着,我心里总有些不落底!”

    李道林荷身子躬的很低,好能令叶昭拍到自己,应道:“是,殿下放心,我这就去办。”

    李道林向外走的时候,正碰上几名侍卫将五花大绑的蔡国祥推进来,蔡国祥见到李道林,眼睛都红了,大骂道:“叛徒!叛徒!无耻之尤!”

    李道林和他手下的英国水手集体叛变,蔡国祥又哪里会想到?被骗来上海,上岸没一会儿就被绑了。

    李道林任他痛骂,快步走出,毕竟为了钱财倒旗易帜,心中总是有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雇佣兵,千里迢迢来中国为了甚么?这却怪不得他们,是你们识人不明。”叶昭笑着,看向蔡国祥。

    蔡国祥蓦然回头,盯着叶昭,渐渐的,知道眼前之人是谁了。

    “景祥,你莫得意,早晚有一天,你这叛逆会被千刀万剐!”蔡国祥眼睛如欲喷舁火来。

    叶昭笑了笑,挥挥手,侍卫就将蔡国祥推了出去,到了外边,眼见王爷听不到了,自是将蔡国祥一通狠揍。

    叶昭翻看着手上北国舰队的清单,无意中还捞了批粮食物资,外带几十万银子,可够全军一个月的粮饷了。

    叶昭看向了瘫坐在地上的胜保:“胜保啊,你呢,我放你回去,顺便带封信给奕欣,告诉他,这北京城我是下定了,他若现在投降,我留他条活命。”

    胜保激灵一下,立时连连摇头,说道:“不,不,我不回去。”是下意识的反应,这他要回去,还给景祥带封信,那还有活路?

    叶昭摇摇头,挥了挥手,侍卫随即将他拖了出去。

    “你快点回去吧,上海滩,不安全。”朱丝丝却是不放心,可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这色狼相公的人头呢。

    叶昭就笑:“怕甚么?这奕欣在我眼里啊,就是运输大队长,他手下虾兵蟹将,微不足虑!”

    嗤,朱丝丝白了叶昭一眼,说道:“就知道自己吹捧自己。”随即却被叶昭揽腰抱入怀里,亲了她娇嫩脸蛋一口,笑道:“相公可想你的紧了,今晚不走了!”

    沪宁铁路上海苏州M一常州段试通车,而常州镇江一M南京段尚在修建中,不过现今走陆路,却已经比走长江水路更为快捷。

    朱丝丝挣开,说道:“我可没空陪你。”

    叶昭笑道:“听说你最近可头疼的紧呢,那九纹龙,每天都给你送花?”

    九纹龙是上海势力最大的军火贩子,几乎垄断了上海的地下军火市场,背后有英国军火商支持,也有法国、美国军火商的影子。

    年前九纹龙见到朱丝丝,立时惊为天人,开始了疯狂的追求行动,想也是,他又哪里见过这般清新气息的现代女性?更莫说还是位颇有势力的女警官,那独特的气质,可不是美艳的庸脂俗粉们能比的。

    朱丝丝道:“我几次想抓他,英国人都不同意。”

    叶昭就笑,说:“就他,还用老婆伤脑筋么?”掏出怀表看了眼,嗯了一声,说:“这厮脑袋现在应该被割下来了。”

    朱丝丝一阵无语,说:“你这不欺负人么?”倒不是说欺负九纹龙,是欺负她朱丝丝,正盘算怎么搞掉那恶心的胖子呢,色狼来上海办大事,随便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顺带给解决了。说起来,色狼和九纹龙,差着一百个档呢,别看九纹龙在上海呼风唤雨,土皇帝一般,可在色狼眼里,真跟蚂蚁没什么两样。

    叶昭笑道:“谁叫他打我老婆主意,死一百次都不够!”

    朱丝丝又白了叶昭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