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新年之际,几艘炮舰赫然出现在直沽港口,内务府天津情报组紧急排查下,一封封前后矛盾的电文发至金陵,事情渐渐清晰起来。

    船舰共五艘,其中两艘为初级蒸汽炮艇,为直沽军械局水师学堂训练之用,其余三艘均是排水量两千吨左右的装甲蒸汽战舰,其中被定名为“北京号”的炮舰更是全铁壳战舰,装备有线膛炮,爆破开花弹。

    灯火通明,议政殿东书房,叶昭紧急召集了诸议政大臣、参谋部官员十余人议事,刚刚从广州返回金陵的红娘也赫然在列。

    此次购买军舰北国可谓极为保密,全权委托了一名英国人运作,直到军舰进入直沽,才令南朝醒觉,而所谓北国官员出使欧洲采买不过是虚晃一枪。

    此事发生在驻伦敦使馆建馆之前,若再晚上一年半载,想来使馆总能收到风声。

    北国令几艘军舰进港,显然也挑准了时机,一来南朝虽然与英、荷草签了协议,但南洋战事未必可说完全平息,在坤甸,南朝更要暂时维系一支可以应付荷兰人挑衅的水师力量。二来南朝发行纸币在即,显然北国重臣们有见识明白的,认为南朝现今无论如何不会因为军舰之事起衅。

    三艘装甲舰,其中北京号虽然从钢扳到炮台以及动力系统等种种设计或许及不上广州号,但只怕也差不远矣,说起来,现今正是木帆船、装甲船到真正的钢铁舰过渡时期,南朝虽有金陵号和广州号两艘铁甲舰但如定海、镇海等装甲战列舰,怕就不及北京号性能优越,比之北国其余两艘装甲舰吨位重一些,火炮多一些,但现今之战舰,却正是由数十上百门战列舰向重炮炮台过渡之时,火炮门数早就不是衡量炮舰真正实力的标准。

    何况南朝水师有半数舰只在南洋其中包括大部分主力舰只,如金陵号和广州号,就均在坤甸。活跃在南京附近的炮舰舰队若与北国这几艘船舰交手,就算获胜也定然损失惨重。

    北国三艘装甲舰上,雇惯有千余名英国水兵和水手舰队总指挥本来是英国人,唤作李道林,其实想来是姓道林名字发音接近李,随即被翻译成这么一个极为中化的中国名字。

    现今北国已经任命曾国藩举荐的湘军水师统领蔡国祥为舰队总统李道林退居为副手,同时南国已经选定水兵上船受训。

    叶昭翻阅着情报,心里也轻轻叹息,看来北国两次购买军舰都与历史上最早置办水军的总理衙门一个思路,总理衙门是有些糊涂,北国多少有些迫不得己,不得不全权依靠外国人去做。

    想当年总理衙门第一次采买英国军舰,靠的是上海关税顾问帮忙,七艘炮舰,共花费六十五万两白银,船上水兵水手也全部由指挥这艘军舰来华的英国海军上校阿斯本挑选,结果舰队到达上海后,阿斯本要求中国皇帝任命他为舰队司令,否则就拒不受命。当时可把一众大臣伤痛了脑筋,最后是曾国藩出了个主意,将这些炮舰转赠各国,又发给阿斯本和船上一众水手遣散费,里里外外损失了七十多万两白银。

    这也是历史上有名的阿斯本事件。

    蔡国祥?若不是阴差阳错,好似本就该是那阿斯本舰队的提督。

    现今显然北国权要们思路清晰许多,选的人也不辱使命,没有闹出阿斯本这类的笑话,不过此次军舰采购,也定然花费甚巨,按照叶昭估计,以北国议价水准,这五艘船舰怎么也得一百五十万两到两百万两之间。

    现今没有雷达,茫茫大海,北国船队无声无息到达直沽一点也不出奇,就算偶被南国商船炮舰遇到,船队挂有英国标徽,水兵水手皆是洋夷,定然也会以为是英人舰只。

    北国这是砸锅卖铁扩充军备呢,实际上,类似北国的军制改革,反而会有一个节流的功效,细算下来,维系同等数目的兵卒,比那烂到根的上下一起贪墨军费的制度更省银子,就算购买洋枪,以北国的连珠枪为例,造价也不过三十两银子上下,就算装备一支十万人的军队,理想状态,不算军械辅助开销,火枪仅仅三百万两已然足够,当然,随着枪支射速的提高,这一旦打起仗来,若弹药无限制供应,军费可就真如流水了。

    不管怎么说,北国的战备思路很令人头疼,穷兵默武的无赖国家,叶昭不禁想起了后世经常挥着大棒斥责别国的声音,可现今,叶昭就真的生起了同感。

    “此事还是等南洋事定再做计议吧。”袁甲三先开了声。

    议政们、参谋们脸色都很严峻,人人都知道,北国拥有了一支具有战斗力的武装舰队后,意味着什么。

    “是,等纸币发行后,再与北人交涉方才稳妥。”郑珍也同意袁甲三的意见。

    李鸿章摇摇头,“不可,时日一长,此事也就成了定局,那时再与北国交涉,师出无名。”

    李小村动动嘴巴,听了李鸿章的话,却缩了回去,想来叫他赞同李鸿章之言,心里别扭。两人关系早就势成水火,也从不遮遮掩掩。现今的党争是很表面化的,不对路就是不对路。

    叶昭微微一笑,说:“是,成了既定事实就不好交涉了,这事儿啊,我再琢磨琢磨,外务部知会三调停国,申明我们的立场,北国水师威胁到我们的贸易路线,我们将会有下一步的行动。“

    抿了。茶,淡淡道:“若交涉不果,这纸币不发了,打!”

    看向了红娘,道:“你回苏州,备战!”

    “是!”红娘清脆的应了一声,俏脸清冽,心里却是柔柔的现在的相公和平日淘气没个正形的相公,各有各的好。

    “散了!”叶昭摆摆手。

    众人起身告辞。

    看着红娘背影,叶昭心里轻轻叹口气,这才相聚了两日又要分离。

    乾清宫南书房。

    六王慢慢的踱着步,两三年时光,他额头的皱纹好似越来越多,人也越发深沉。

    下面跪的是军机杜翰声音,透着股子谄媚:“皇上,这信儿是抛出去了,南边好像也没什么动静儿,一准他们也没法子别看南边搞得挺热闹,那都是假的,修路架桥哪一样不是钱?南海吧,荷兰人给他们捣乱英国人又和他们交涉西南的事儿,他还想发纸币,这景祥啊,就是八只手他也忙不过来不是?皇上挑这时节儿啊,英明。”

    六王没说话。

    这些年了,景祥有几斤几两也摸得透透的了,要不是这小子整天瞄着九五的位子,只怕还真奈

    门不得他,不讨现在的他嘛,内忧外患,又是孙猴子的性子,到处挑事儿,这手伸得越长,得罪的人越多,前眸子,英吉利印度总督就写来了密信,表示一旦南朝挑起战争,只要北国发出邀请,印度舰队愿意进入中国海,限制南朝补给路线,一旦南国舰队敢于攻击通商口岸,为了保护侨民,大英印度舰队将可能不得不直接介入战事。

    当然,印度总督信的末尾,则是希望大清国政府同意几名英国商人修建胶州到济南的铁路,同时拥有铁路沿线的山矿开采权。

    俄国人也早就申明,一旦南北战争爆发,将不遗余力支援北方作战。

    虽然六王对洋鬼子的话也就这么一听,但景祥这猴崽子显然不召各国待见,这要真打起来,可难说谁输谁赢。

    何况,小贼与两宫貌合神离,听说袁甲王同淅江、贵州等几省总兵走的挺近,没准谁就背后给他下刀子,还没摩挲平那帮人,这仗,现在他敢打么?

    直沽舰队这哑巴亏他也只能咽了吧?没有水师,感觉就整天被他掐着咽喉,可巧有这么个机会,他能怎么反应?无非向调停国抱怨,等洋鬼子拖上几拖,这事儿也就这么着了。

    “蔡国祥这人靠得住吗?听说他可是广东人。”六王突然停下了脚步。

    杜翰磕头,道:“臣也听说来着,不过听说他家眷早就接来了北边儿,而且一直是曾国藩手下的水师总管,骁勇善战,弟弟死在潘阳湖,那场水战,他手上可也沾了不少南边儿的血,和南边儿仇深似海。”

    六王微微点头,说:“你起来吧。”

    杜翰慢慢起身,躬着腰。

    “巴尔屯盟可有消息传来?”六王问的乃是车臣汗部,听闻那汗王乌力罕在广州时与景祥甚为密切,车臣汗部共有二十三旗,占据外蒙水草丰茂之地,人口十几万,马匹近三十万,加之牛、羊、骖耻,在二十年前造表牲畜总数就超过一百五十万,近些年人口牲畜好似又有长足安展,加之咯尔咯人悍勇好斗,如若与景祥勾结,实在祸患不小。

    杜翰道:“好似嚓尔嚓人与景祥并无书信往来。”

    六王微微点头,又问道:“肃顺呢?”

    杜翰就露出笑意,说:“还是老样子,喝了酒就骂景祥忘了祖宗。”

    六王目光闪动,沉吟不语。

    茫茫苍原,这里是青海境内。

    一行十几人风尘士人上的队伍匆匆走在黄土大漠中,他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带着裹耳棉帽,风沙却吹得他们满鼻满眼,好像刀子一般割得人脸生疼。

    “狗鼻子们追来了么?”为首戴着皮帽的魁梧汉子一说话,才听出来,原来她是女子,浓眉大眼的,却怎么看着也不像。

    有人伏地倾听,好半天,起身,摇了摇头。

    众人立时好像散了架般瘫倒在黄沙土中,任风沙从身上刮过。

    “我给这小王八蛋留个记号!”一名壮硕汉子赤红着眼,突然翻身而起,拔出匕首,就去拽身边那怯怯的七八岁男童。

    “住手!”为首妇女蹙眉喝止,眼见那汉子抓住男童脖领,匕首向他脸上刺去那男童虽然嘴被堵住,却呜呜的叫,粗壮妇女立时从后面一脚,将那汉子踹出去几步远,滑倒在地。

    汉子目眦欲裂,眼珠子都红了,大喊道:“今天老子就是脑袋不要也得给他留个记号!”奋身扑上又被粗壮妇女当胸一脚踹倒。

    “大姐!小六他们死的好惨!”汉子悲愤的大叫,用力捶着地,疯了一般。

    “那这小王八蛋也不能动,要交给王爷处置!”粗壮妇女冷冷的说。

    这名五大三粗的妇女乃是平远军特别陆勤团成员,更是此次行动的队长她唤作杨二姑,广西客家大脚婆,苏红娘部下亲军后调入陆勤团,当年造反之时清兵描述她“冲锋陷阵,人莫能敌。

    又能于马上刺人,百发百中,中者莫不立倒。刀长七寸,锋利无比。每临阵,胸前垂一革囊,囊中累累者,皆利刀也自称飞刀神手……”。

    现今飞刀她是很少用了,左轮枪却用的极好。

    去年年中,杨二姑接陆勤团密令,挑选了五十多名陆勤团成员,乔装改扮进入青海,其扮作的商队除了打探逃窜到青海的太平军情形,更有一绝密任务,那就是绑架亦或刺杀陆月亭。

    因杨二姑识得陆月亭,此次任务才会落在她的肩上。

    不过青海大漠茫茫,行动组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打探到有一股太平军在澜沧江上游苏莽族聚集地,可惜李秀成、陆月亭并不在此,更不知两人落脚何方。

    正在杨二姑气馁之际,可也巧了,李秀成之独子李学富在其父亲亲卫将领陪同下乘船来此小镇游玩。

    杨二姑等人遂施巧计将李学富活擒,只是没想到的是,随后太平军的追击中,行动队吃了大亏,对方数支马刀骑兵蜂拥而出,在这茫茫大漠中,展开了血腥的追杀。

    那包着红头巾挥舞着雪亮弯刀的苏莽族人冷酷而残暴的割断一个个平远军战士的喉咙,发匪也再不是以前那般不堪一击,好似莽莽大漠的风沙也炼化了他们的筋骨,吹硬了他们的心肠,举着马枪,任由胯下骏马一次次从落伍的平远军士兵的身上践踏而过,直到将其活活踩死。

    “小六的皮被他们录了!”汉子嚎啕大哭,匕首陷进手掌里,鲜红直流,滴答滴答淌下黄沙,他却全无知觉。

    杨二姑眼睛湿了,一字一字道:“咱们会回来的!”望着西方,“我发誓。”

    在收到贵州石硅厅的电报时,叶昭正在翻看南朝的汽油柴油发动机项目进展。

    实则对科技,叶昭已经不想再做什么强制性影响,主要的一些东西解决了就可以了。比如军事科技中的步枪、铁甲舰,自己的思路就是令其跳过了过渡时期,直接进入可良性发展的技术范畴,这就够了。

    而现今南京枪械局正在研究连珠发射的问题,大概就是类似于机关枪吧,叶昭并没有给什么意见,自然发展就好。

    因为现在的各行技术相对来说其实是很简单的,比如广州造问世,相信不久,欧州就会有类似的高效步枪被研发出来。

    如果自己把科技搞得太超前,尤其是军事科技,实则按照南朝工业水平,并没有太多好处,反而欧州诸国受此启发,说不定会发展的更快。现在刚刚好,足以令南朝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好好消化了。

    而且一些武器,是随着战争战尔

    而进步的,并不是说你把后世知潘的现今能搞出来的武器搞出来就万事大吉。

    叶昭现在希望,南国的技术进步,会是本身的慢慢积累,而不再靠自己框苗助长,实际上,现今南朝武器设计很多时候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提点了,这当然是令人欣慰的事。

    看着石硅厅发来的电文,叶昭眉头慢慢蹙起来。

    西北,大漠黄沙,好似能锤炼人的意志一般,太平军与当地诸族联手,只怕会慢慢成长为一支血腥而暴力的武装,就好似当年的马家军。

    或许,发匪本身就带有着极为鲜明的暴力血腥特质,到了那苍茫高原,兽性被进一步激发而已。

    虽然电文里没有详说,但也能想象到落入这些暴徒手里的平远军战士面对的残酷命运。

    叶昭心下一痛,更后悔派出了特遣队前往青海,是自己考虑不周啊!

    起身,看着墙壁上悬挂的巨大地图,看着青海,这根刺,不知道要刺自己到什么时候,就算拿下了四川,只怕暂时也难以进入青海平叛,茫茫大漠草原,没有相当数目的骑兵,现在很难剩灭藏身其中的发匪,甚至,会举步维艰,被其机动力极强的马骑牵着鼻子走,造成巨夫的伤亡。

    何况西北各地,局面复杂,平叛绝不能仅仅依靠武力,只怕将来,还要很一阵头疼呢。

    现今,可真是一桩事接着一桩事,千头万绪,都待自己决断。

    叶昭踱着步,脑子里捋着这眸子发生的事,毫无疑问,先解决北国之事最为紧要。

    “奴才瑞吉给主子请安!”殿外瑞四匆匆而入,跪下磕头。

    叶昭叹口气道:“西北的事儿,还是交给你吧,再派情报组进去,莫打草惊蛇,不过这人啊,你好好选,说不定,就要在那边待个几年。”

    “喳!奴才知道怎么做!”

    “你起来吧,说说天津那边的情形。”叶昭踱着步,说:“蔡国祥这步棋你走的好,早几年就在他身边布了人,这可不用上了?”

    瑞四垂手:“是,话儿是这么说,可那是头犟驴,和咱们作着仇呢,据奴才收买的他那师爷说,钱财美女,可都不能令他动心。”

    叶昭摆摆手,“人,哪能没弱点呢?你再好好打听打听。”

    “是,奴才再仔细盘算盘算,他吃喝拉撒奴才都去打听的真真儿的。”

    叶昭微微点头,又道:“上次你说北边新军里有个协领欲投奔本朝?”

    “是,他是文化人,整天读报,可对咱南国赞不绝口呢,据谁安的密信,他自己说能拉千把人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

    叶昭摇摇头,道:“吹牛不吹牛的,千把人济得什么事,咱没兵么?他啊,还是留着给通通消息的好。”

    瑞四道:“是,是,不过他胆子还没针眼大,这事儿,怕他不敢干。”

    叶昭微微一笑:“这可就看你的了,我们瑞大总管被什么事难住过?”

    “是,是,奴才不敢,不敢。”瑞四惶恐的说着,骨头却也不免为之一轻。

    叶昭其实对这事儿也不是太上心,现今通讯不便,开战时战略战术也就那么几板斧,即不及冷兵器时代可以诡计百出,又不似无线电波飘扬的热武器时代那般复杂多变,这间谍的作用也就远不如后世,也不过打探一下对方兵力部署,但战事一起,兵马调动频繁,等他情报到了,那要几日甚至十几日后,实则战场形势怕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甚至情报能不能送出来都是个问题,要靠密信,要靠亲信之人来送,又能送得几次?

    不过北国官员向往南朝生活,这倒是个好兆头。

    “你下去吧。”叶昭挥了挥手。

    瑞四急忙磕头告退。

    回到端宁苑,蓉儿正与兰贵人叙话呢,正月都快过去了,兰贵人还未回广州,也不知道心里打得什么主意,是真住出了好儿呢,还是准备找机会把红钻禄氏和小阿哥也接过来,开始在金陵听政?

    “相公!”蓉儿跳下了抗头,就把叶昭让到了炕上,又踢掉可爱小鞋子,爬上抗,跪在叶昭身后帮叶昭掐头,说:“相公,一会儿咱们去打网球啊!”

    其实蓉儿平时也就欺负欺负她姐姐,别人她都打不过,欺负姐姐也就嘴上说,兰贵人又哪里会陪她去疯?

    所以蓉儿对网球深恶痛绝,从不下场,因为别人让她,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今天竟然主动说去打网球,自然是知道相公心里有千千结,想逗相公开心,她知道,相公喜欢看她出糗,喜欢看她拿着大大的网球拍打不到球的泄气样。

    叶昭就笑,说:“改天吧。”想起青海的事,心里就跟针扎一般,真有种冲动,令千军万马扑入青海,将那股煌虫碾碎。

    蓉儿哦了一声,又被叶昭抱到身边,就陪叶昭静静了坐着。

    兰贵人看了叶昭几眼,遂起身告辞。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