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三原区是长崎的红灯区,坐落着上百家大大小小的茶屋、餐馆、妓龘院、艺馆。

    在日龘本,一流的艺伎地位是很高的,日龘本家庭,妻子闻听丈夫和知名艺伎交上朋友,反而会感觉脸上有光概因艺伎有其职业操守,从业期间不许与任何男人发生关系,以保证整个行业的纯洁,当然,这里指的是一流艺伎,实际上,许多艺伎同样从事着出卖皮肉的生活。

    长崎商人们谈事情,也喜欢来三原区,寻个茶屋,请艺伎来陪茶助兴,亦或直接去艺馆谈。

    春江馆是三原区最有名的艺馆,庭院深深,院中木屋阁楼间,点缀着花园水池,花圃绿木,环境极为清幽。

    整个春江馆生活着数十名艺伎,因为春江馆一直遵循着古老的卖艺不卖身的信条,反而使得其名声最佳,商人们也最喜欢请春江馆艺伎前去打茶围,虽然其价格极为不菲,每次打茶围以两个时辰计价,最顶尖的三大台柱每人要二十个银元左右。

    坐在马车里,苇月伊织细心的帮叶昭梳理着辫子,用一种玉石小饰物扎了个小花,叶昭一时无语,说道:“辫子是不是挺难看的?”

    苇月伊织微露诧异,说:“怎么会?好多人想留还留不起呢,只好去买假辫子戴,先生的辫子乌黑油亮,漂亮的很呢。”

    叶昭一呆,说:“假辫子?”

    苇月伊织点点头:“嗯,治安队的巡捕大人们最喜欢戴假辫子。”

    叶昭新渐有些明白,定是日龘本人的二鬼龘子圈子兴起的风气,比较靠拢中国人的,自然以扮作中国鬼龘子为荣,而就算开始留发,长辫也不是说几个月就能结起来的,假辫子行业兴起也就在情理之中。

    这想法很快得到了印证,在春江馆前,类似于中国妓龘院的大茶壶迎宾,见到来了一群辫子,立时点头哈腰,纯正的中国人,还是一帮中国人,谁敢惹?

    春江馆庭门前高挂的红灯笼,也换成了纯正汉字,实际上,整个长崎的店铺,几乎都是这种风气,用汉字代替了平假字和片假字,反正日龘本文字由汉字而来,倒也不难理解其意思,用汉字,自然显得比用日龘本字正规,更有学问。

    日龘本男仆很快就认出了穿着高贵和服美艳逼人的苇月伊织,但见走在她身侧的中国大人俊逸脱俗、气度非凡,他自然不敢去跟苇月伊织搭话。

    想也是,苇月伊织初舞议价高达五百银元,等成为正式艺伎,那必然是春江馆的顶梁柱,整个长崎、江户艺伎圈子,也没有比她容貌更美、气质更佳的,而听闻她更是被以两万银元的高价卖给了一位中国富商,就这,还是老板慑于中国人的威势,不敢不卖。说起来,虽然苇月伊织被家里卖给艺馆并没有用多少银子,但艺馆老板培养她可很是下了血本,概因老板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她骨骼清奇,绝对会是艺伎中的佼佼者,从她六岁进艺馆起,老板就倾注了无数心血,更不曾叫她在学徒期间服侍师傅,为了培养她的气质,所穿所用,无不奢华无比,一件精心裁剪的精美和服,往往就要几十甚至上百银元,这十年下来,在她身上花费怕也用了几千之巨,眼见到了收成之时,却被中国人强行买走,虽然未曾赔本还赚了一笔,但老板还是痛心疾首了好久。

    进了艺馆宅院,苇月伊织就问叶昭:“先生,您喜欢甚么舞蹈?我的老师花田松子舞姿柔美,景田老师精于插花、琴扇,北岛老师……”

    叶昭摆摆手,说道:“就叫你的老师吧。”

    “是。”

    花厅颠颠跑出一名肥胖的日龘本妇人,对着叶昭等人点头哈腰,用中文说:“各位大爷好!”

    语调怪异无比,听得叶昭头皮发麻。

    随即,苇月伊织和妇人用日语沟通起来,自是要妇人领自己等人去花田老师的舞室。虽然那边是她的老师,但这时候,她却一心帮叶昭砍价,免得那妇人漫天要银子。

    两人说了会儿,议价结束,那妇人谄笑对叶昭说了几句日语,苇月伊织道:“先生,她问您是不是用了两万银元买的我。”

    叶昭无语,老鸨问的好,苇月伊织翻的更好,摇着折扇道:“走吧。”

    那妇人见叶昭高傲,脸上谄笑更浓,连连点头哈腰,作出请的手势。

    走石子路穿过几道花墙,前方就是一排木屋,木屋门楣旁都挂了朱漆牌子,现今中日双文,左首第一间,就是“花田松子”。

    上木屋木阶时,苇月伊织轻轻蹲下帮叶昭褪鞋,就算服侍人,姿势也是那般优雅,叶昭心里却是微觉汗颜,被她这般自自然然的服侍,实在舒畅的很,全无欺压人的感觉,就好似她的温柔淑静融化了平等亦或不平等之间的那道墙。

    随后苇月伊织雪白布袜轻巧无比的从木屐中走出,跟着叶昭进了舞室。

    白老亨和几名便装侍卫则侯在了外面。

    苇月伊织的老师大概三十来岁,脸上涂着一层白色的厚厚脂粉,根本就看不透她的喜怒哀乐,这大概也是艺伎的吸引力之一吧,在客人面前永远保持着一种委婉而坚决的矜持,浓妆艳抹的脸上,探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而且在顾盼、进退之间也拿捏得恰到好处。

    看她跳了一曲,叶昭就笑着指了指木桌对面,说:“请坐吧。,1

    苇月伊织自然充当翻译,她一直就跪坐在木桌之侧为叶昭斟茶倒水。

    花田松子坐在对面,微笑说了几句日文。

    苇月伊织先对着花田松子说了声“三思阿利亚多……”,转向叶昭道:“先生,花田老师说,我泡的茶比她泡的好,她就不献丑了,我的舞跳的也比她好,本也不该在您面前献丑的。”

    叶昭就笑,对苇月伊织道:“那有机会你跳给我看,不过啊,这白粉就别抹了,看着渗人。”

    花田松子又说了几句。

    苇月伊织道:“花田老师说,您长的很英俊,看起来就有一颗善良的心,我能跟着您,她就放心了。”其实花田还说了苇月伊织心地良善之类的话,但她没有翻。

    叶昭笑道:“谢谢,您太客气了。”

    毫无疑问,花田松子对叶昭的印象是极好的,年少多金,又这般俊逸,可真没想到麻奈子会有这般好的归宿,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少年挥金如土,就怕是二世祖的性子,能花两万银元买侍女,只怕早晚把家业败光。

    叶昭这时候就转向苇月伊织,笑道:“那小力笨呢?”

    苇月伊织美眸凝视叶昭,叶昭道:“把他喊来。”虽然眼神里里有些不安,显是担心叶昭伤害她的帕拉图情人,但她还是转头和伺候的雏妓说了几句日文,雏妓匆匆而去。日龘本女人的温顺服从,此刻在苇月伊织身上显露无疑。

    屋外,突然传来吵闹声,叶昭微微蹙眉,木门拉开,白老亨铁塔般站在门前,那艺馆的日龘本胖妇人进不来,焦急的用日语叽里咕噜喊着什么。

    花田松子脸色一变对叶昭抱歉的道:“先生,外面有人找我。”

    听苇月伊织翻译,叶昭就笑说:“去吧,没关系。”

    花田松子忙道谢匆匆走了出去。

    外面吵闹声更响,是日龘本人自己吵架,叶昭本不想理会,却听“啪”一声,女子痛哭,显是挨了耳光。

    叶昭蹙眉道:“怎么回事?”

    苇月伊织俏脸满是关切,但叶昭不动,她就这样静静陪叶昭坐着,听叶昭问,才道:“好像是有人欺负花田老师,一定要花田老师陪他去吃酒。”

    叶昭皱着眉头道:“咱还没到点吧?走去哪里?走,咱去看看。”

    木屋几步外的花圃旁,一名戴假辫子但却满嘴熟练日语的青年正抓着花田松子胳膊向外拖,花田松子发髻有些散乱,显然刚刚就是她挨了一耳光。

    那日龘本胖老鸨凑上去劝没两句,就被脸色阴骘的青年一脚踹倒。

    白老亨等几名侍卫事不关己,自不理会。

    叶昭看了苇月伊织一眼,苇月伊织就翻译道:“山本先生说,今晚一定要松田老师陪他,陪他……”说到这儿,脸上露出厌恶和不安。

    被踹倒的胖妇人也是病急乱投医,见到叶昭站在推拉门旁,就哭着连滚带爬想凑上来,却被白老亨拦住,她叽里咕噜的大叫。

    苇月伊织道:“她请先生帮忙,说花田老师现在的时间应该陪先生,请先生跟山本说情。”

    那叫做山本的阴骘青年听老鸨喊叫,目光也就看过来,随即就直勾勾盯在了苇月伊织身上,喉咙咕咚咽了口唾液,随即指着叶昭几个人大声说着甚么。

    苇月伊织道:“山本先生说,他父亲是治安局的副总办大人,不怕你们这些中国人,叫先生不要多管闲事。”

    叶昭摇摇头,哪国的二鬼龘子都一个德行,都这么可恶,折扇一收,对白老亨道:“猴戏看完了,把他给我叉出去。”

    “喳!”白老亨响亮应声,回身一做手势,几名侍卫立时扑上去,稀里哗啦,三下五除二,山本和他的两个跟班就被撂倒。

    山本摔得鼻青脸肿,更被人按着,可却不服气的指着叶昭大叫,自然看得出打自己的这帮人是那小白脸的下人。

    苇月伊织道:“他说,您惹麻烦了,就算是中国人,打了他也会有麻烦。”

    叶昭无语,想了想,从袖里摸出张商人叶昭的名片给苇月伊织,说道:“把我的片子给他,你跟他说,长崎领事马博文大人是我的好朋友,治安局总办李精忠是我的弟弟,你叫他拿着这片子跟他父亲一起去见李精忠,叫山本自己进大牢关半年,不然这事儿我就叫马博文马大人来办。”

    苇月伊织轻轻颔首,随即优雅下了木板台阶,雪足踏入木屐中,仪态万千的小碎步摇过去,弯腰将片子递给山本,说了几句日文,自是按照叶昭吩咐说了。

    正大喊大叫的阴骘青年突然就没了声息,变成满脸的惊惶,又对着叶昭说了几句什么,声音却小多了。

    叶昭却已经转身进了舞室,不用翻译也知道,在求饶呢。

    花田松子再进舞室的时候已经洗去了脸上的厚厚白脂粉,发髻也重新梳理过,倒是一位挺周正的美人儿,只是微微有些胖,显然不如卸妆前给人的感觉。

    好似苇月伊织这般卸妆后仍如此美艳的艺伎,毕竟是凤毛麟角。

    “谢谢,谢谢您,先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花田松子千恩万谢。

    叶昭摇了摇折扇,说道:“这事儿啊,以后就寻治安队,日龘本人管不了,就找中国人,没有逼良为娼的道理。再说我片子递过去了,以后李总办会关照你们的,不仅仅是你们,整个伎人行业也是,中国人,总要把这长崎管的比以前好。”

    花田松子连连点头。

    叶昭又对苇月伊织笑道:“你就更不用怕,待我看看你的小情人,若情投意合,就放了你去,至于银子嘛,这你可得还我,大不了自由身进艺馆,赚了银子慢慢还,等还清了银子,你再跟他成亲。”

    苇月伊织美眸闪了闪,没说话。

    木栅拉门被拉开,侍女雏妓身后,跟着进来一位身材矮小的青年,长得也普通,手上全是硬茧,更是满脸畏缩。

    叶昭见苇月伊织眼中神采,就知道是她的意中人了,虽然觉得跌破眼镜,但也知道,想来艺馆生活枯燥,更见不到男人,这帕拉图式的恋爱对象,也不过驱散苦闷,实则又哪里是什么爱情了?

    叶昭对苇月伊织道:“你把我刚刚跟你说的话再跟他说一遍。”

    苇月伊织就叽里咕噜对那小力笨说起来,花田松子脸上惊异之色愈来愈浓,自是想不到,这位中国商人这般大气。

    谁知道那小力笨越听越是骇怕,突然就跪下,嘭嘭给叶昭磕头,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什么,随即扭身,就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叶昭愕然,苇月伊织却是很平静的对叶昭道:“他说,不敢和您抢女人,求您饶了他。”

    叶昭摇着折扇苦笑,想来刚才治那二鬼龘子的场面被他看到了,小小帮厨苦力,还不被吓破胆?

    叶昭自也不会再勉强什么,人之一生,给其一次机会已经足够,抓不住抓得住都是自己选择,怨不得人。对苇月伊织道:“这事儿可就不怨我了,不过我刚说的话还有效,你想恢复自由身一样可以先去艺馆挂单,把银子慢慢还给我。”

    苇月伊织轻轻摇头,说:“为先生一人而舞,是麻奈子的福气。”

    叶昭就笑,“那好啊,以后就计价,舞一场五百银元,做侍女有月薪,什么时候钱还够了,你就什么时候自由。”

    苇月伊织娇艳容颜古井不波,道:“都由得先生。”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