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冯子材对于外理民族纠纷颇有见解,也时常以军部特使的身份前去云南,写过几篇解决分化苗民部落的策论,颇得叶昭嘉许。

    而南掌国平叛,同样是冯子材率三千巡防兵进入南掌,三千兵马,有两千名步龘枪龘手,在南掌真正是摧枯拉朽,半月时光,连战连捷。

    战报传来的时候,叶昭正准备去日本访问事宜,当然,将会是秘密造访,叶昭准备到了日本之后再寻机会公布,毕竟只有为数不多的炮舰护航,若提前被俄国人知道,归途上半路制造意外谋害自己并不是没可能,而若等到了日本再对外宣布,等消息传到俄国人耳朵里,其在罗夫斯克的舰队就算想赶来拦截,那也是鞭长莫及。

    在香港与荷兰人的谈判陷入僵持阶段,荷兰人虽然放弃了婆罗洲的利益,但坚持要中国人从椎港撤军,毕竟椎港的中国军队和舰队,就好像一颗钉子,钉在了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之旁,对于巴达维亚和巨港这两座荷兰人在东印度群岛最重要的港口城市都具有极大的威胁。

    而南朝使团,则要求荷兰人放弃在苏门答腊岛的数个港口,可以说,双方谈判的价码有着巨大的差距,又加上希望取得北婆罗几处产金区的英国,这场谈判注定是一次马拉松。

    叶昭没想到的是,在出访日本前夕,从朝鲜来了两位他意想不到的客人,朝鲜王妃金氏和她族丰兄长金炳冀。

    当晚叶昭自然大摆宴席款待二人,酒宴后安排两人住进了同文馆。

    第二日,叶昭又亲自陪金妃游金陵,叶昭穿了便装,秀丽明媚的金妃也换了身南国装束,紫色梅花扣圆襟旗袄,飘透的黑色千相纱裙,白袜绣花布鞋,身姿窈窕,俏丽难言。

    在金陵五层楼的百货公司前下了马车,金妃雪白小手遮阳,眯着美眸打量这座远东最豪华的两大商厦之……眼前全是赞叹和羡幕。

    复古风格卜宫殿般美轮美英的商场,刚刚开业没多久,以叶昭目光,算是古香古色了。

    “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汉城才能有这样的高楼。”

    她这“父亲……叫的顺嘴,叶昭可怎么都有些不习惯,昨晚金妃对蓉儿一声“母亲大人”,险些把叶昭雷的外焦里嫩,可金妃那叫一个严肃认真,蓉儿也颇有风度的应了,叶昭想笑都不好意思笑。

    “总会有的。”叶昭笑了笑,走上石阶。

    拒台里商品琳琅满目,金妃也看得眼花缭乱,叶昭笑道:“买双鞋吧,你这身衣服啊,穿皮鞋好看。”

    金妃兴高采烈的,问:“怎么买呢?”她从来都是要人做鞋子,自然不懂。

    叶昭道:“有尺寸的,试一试,觉得合适就直接花银子。”其实在南国,大户的鞋子,就算是皮鞋,自也都是定做,尤其是女鞋,直接买的还是少部分人。

    女鞋专拒专门有试鞋间,金妃在叶昭面前却是根本就不害羞,好像叶昭真的是她父亲一样,一再撒娇求叶昭进试鞋间帮她看哪双鞋子漂亮,叶昭无奈,只好跟进去帮她选鞋子。

    女售货员眼睛都直了,叶昭未粘胡须,怎么看,也不像比金妃年长十几岁啊?

    从女鞋专拒出来的时候,金妃已经换上了一双秀气的黑色小皮鞋,人更显俏丽风流,这位朝鲜王妃,来到南国,好像飞出牢笼的金丝雀,贪婪的呼吸着自由空气,她又哪里逛过商场?对于女人来说,这花钱消费可真是毒药,无比的过瘾。

    “刚穿上皮鞋,可能会有些不舒服,比布靴紧,鞋帮也硬一些。”边走叶昭边看她的秀美小皮鞋,委实怕这王妃的柔嫩小脚受不了皮鞋蹭磨。

    “那父亲夫人背女儿一会儿?”金妃俏目水汪汪的。

    叶昭无语,摇起了折扇。

    “啊,父亲,您送了一双鞋子给女儿,我也送您些礼物。”金妃看到了前方金器拒台。

    金妃自然有大把银子,但百货公司定位不包括最上流阶层,要说玉石珠宝,还是要去专营的店铺,百货公司并没有奇珍异宝,是以金妃一件也看不上,更莫说买下来送她那南国甚至远东最有权势的义父了。

    走在二层光可鉴人的地砖上,金妃遗憾的道:“等会儿去金石铺,为义父选几件好东西。”她也是刚刚打听,哪儿有千两万两的首饰可卖。

    牛昭笑道:“不必了。”

    几名侍卫跟随在四周,反而金炳翼走在最后面,金炳翼乃是金妃族兄,现今朝鲜的参议政,掌管禁军。

    朝鲜氏族政治就是这般,不管才具如何,真正叫任人唯亲,得势的外戚那是拼命向中枢里塞人。

    走了两步,金妃俏脸一黯,说:“父亲,大王他卧病不起,太医说,只能勉强吊命,怕挺不过明年了。”

    叶昭知道金妃此来中国定然身负重要使命,果不其然,看来是安东金氏需要自己这个靠山支持了,现今安东金氏的权势全由金妃而来,李晟病逝的话,手握外藩实权的本*赵氏怕就会发难。

    尤其那赵豪褒,实在是位厉害人物。

    李鼻,对这个朝鲜国王隐隐约约有个印象,好像寿数就是这三两年间,不过可能是因为己未之乱受了惊吓,显然身子骨比自己料想的还糟。

    叶昭沉吟着,问:“你领养的那位李家子弟和你感情怎样?”虽然汉城有内务府情报网络,但这些事就不是那么好探究了,毕竟那皇族子弟才四岁。

    “不怎么好。”说起来金妃就有点无精打采,那小院君更亲近大王大妃,也就是后宫之主,先王的爱妃,丈夫李鼻的养母,丰壤赵氏的主心骨。

    “父亲,若不然,我来金陵吧?”金妃希翼的看着叶昭。

    叶昭就笑,说:“总不能你的族人都来金陵避难。”金妃的性子委实有些软弱,可不是什么纵横辟阖的角色,不过这样也好,比较容易抓在手心。

    略一琢磨,叶昭道:“放心吧,不管怎样,我会支持你垂帘听政。”

    “垂窜?”金妃一呆,随即喜出望外,她萌生退意就是因为按照朝鲜王族传统,李鼻去世后,新王年幼,又不是自己亲生,那必定要大王大妃垂帘,想轮到她,除非大王大妃去世,更莫说大王大妃在李鼻刚刚继位时就曾经垂帘了。

    “父王,女儿以后全听您的,您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金妃笑孜孜的,貌美如花。

    叶昭揉了揉鼻子,这后世史书上,不会记载金妃是奸妃,跟自己狼狈为奸出卖朝鲜利益吧?

    不过朝鲜李氏王朝,历来对中国都是藩属国心态,如果不出现大的变故,应该不会再出现分裂成两个国家,又都因为各自的原因推动去中国化的情况。

    想想今之中国文明在东亚东南亚获得的巨大认同感和优越感,再比对后世那些东亚东南亚小国对中国的敌视和蔑视,不由得不令人唏嘘。

    摇着折扇,叶昭道:“过两日,我去日本国,你就在金陵游玩两天,议政们会安排护送你归国。”

    ‘1日本?”金妃俏目一亮,说:“父王,我跟您去好不好?”

    叶昭摆摆手道:“国主卧病,你久在国外终究不好,还是快些回国吧。”

    金妃明艳之色一黯,说:“是,女儿都听您的。只是大王他现今脾气暴躁,一直责骂女儿,说是女儿淘空了他的身子。”

    叶昭没吱声,下楼梯的时候说道:“那就去日本散散心,再从长崎转去汉城,倒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金妃说:“但凭父王作主。”

    于是在第三天叶昭登上去长峙的火轮之时,金妃也跟着上了船,扮作他的侍女。

    前往日本有四艘轮船,一艘炮舰三艘商船,倒也并不起眼,虽然东亚海域少有海盗,但平远水师为商船船队护航极为寻常,自不会令人起疑。

    三艘商船,其中两艘是正当商人的贸易船只,也全不知道第三艘商船坐上了摄政王,就算第三艘船上的五百名陆勤团重步兵突击队员,除了管带刘铭传,任谁也不知道那时常能远远见到的,穿着黑色风衣在甲板上吹海风的男人就是摄政王。

    除了陆勤团重步兵,叶昭随身也带了五十名侍卫,均是苗刀手,王府侍卫副总管白老亨伺行。

    日本人喜欢玩刀、喜欢剑道,叶昭一拍脑门,就从王府侍卫的苗族勇士中选了五十名精锐快刀手,这些苗人,就算成了王府内侍,可也不碰火器,整日就是练刀法,叶昭自也由得他们,只是用上好精钢为他们打造了一批吹毛断发的苗刀,说起来肉缚中,讲的是刀伤枪亡,就是说刀砍的威力不如刺的威力,兵器就更是一寸长一寸强了,但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总要放在具体环境中分析,就比如现今之海战,和前二十年、后二十年的海战模式都截然不同,不能纸上谈兵一概而论。

    日本舟土地,叶昭在甲板上眺望东方海天一线,心里滋味复杂难明,作为一个侵略者登上日本的国土,将要面对的,会是甚么呢?”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