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中国水师在槟港击溃了荷兰人的舰队,消息传来,就算认为中国人能最终获胜的美国公使麦查逊都吃了一惊。

    麦查逊和叶昭相识已久,更认真研读中国人的新思想,《中龘国时报》《粤报》都是他必读的报纸,是以他比谁都清楚南中国可能具有的巨大潜力,他甚至深信,只要南中国被摄政王统治下去不闹乱子的话,其必然会成为任何人都不敢低估的新生力量。

    而这一天,却比他预想的还要来的早。

    《粤报》、《宁报》等等主流新闻纸都以慷慨激昂的文字描述了平远水师的大捷,实际上,平远水军此次根本没有携带随军记者,几张荷兰人战船的照片,还是坤甸海战的战利品,刚刚送来南国,却被几家报纸以讹传讹写成了格港海战中俘获的荷兰舰只。

    南国再一次掀起了募捐热潮,伍崇耀等南国巨贾合力捐资一百万两白银,请为海军添置舰只,日升昌李家,单独捐资二十万两,以助南国军备,想也是摄政王那句话,一直成为李家心头的大石。

    南国各界接款超过千万两之巨,就算上海这个贸易自由港,华商们同样慷慨解囊,捐资过百万两,很多华商纷纷加入南朝户籍。这个时代不同后世,华商们在同洋人打交道时,能很明显感觉到国弱民贫时受到的歧视,甚至现在在上海,英法祖界的工部局,对于南国商人和北国商人也开始区别对待,更准备吸收一到两名南国商人成为工部局董事,以便更好的与南朝政府合作,治理好上海祖界。

    一千多万两白银,对于叶昭来说就是及时雨,这场战争,不但凝聚了人心,更加速刺激了南朝军工业发展。

    在福州造船厂进行第一艘排水量五百吨的蒸汽铁甲轮船试生产之时,南国境内第三家大型造船厂武昌造船厂也开始了其考察筹备阶段,武昌造船厂跟广州造船厂、福州造船厂都不同,其还没开始筹备,就已经被定义为军工全业。

    在内河,保有一家大型军用船舶生产全业,不管是现在,还是对于将来,都有着非常现实的重要意义。

    实际上,在上海,英商尼朽逊开始经营祥生造船厂,香港的几家造船厂同样在进行扩建,虽然比之广州、福州两处轮船局差之远矣,但同样可以作为南国船舶业的有盖补充,甚至香港的一家船厂已经在同广州造船厂合作,为广州造船厂提供一些其力所能及能生产的部件。

    华商在朝鲜汉城、越南沱淡以及日本长崎都建有或者正在建造造船厂,或者说,称为修船厂更为合适,仅仅能为远洋船只提供必要的保养和维修,造船也不过是近海的沙船或者汪船,但其对于平远水师的意义不言而喻。

    有时候看着地图,叶昭也感慨,不知不觉间,在东亚,平远水师已经渐渐打上了自己的略印。

    希尔顿的到访,叶昭一点也不出乎意外,这时候,就要听听英国人的价码了。

    在惜阴书院的花苑,凉亭中,希尔顿欣赏着姹紫嫣红,品着中国香若,倔意的道:“在伦敦,我是喝不到这么美味的茶水的。”

    中国茶,对于英国人来说就好似鸦片,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其从美洲搜刮而来的贵重金属都被运来东方,交换这种令他们欲罢不能的饮品。

    贵重金属总会有时而穷,茶叶却季季翻新,最后,英国商人终于找到了中国的软肋,那就是鸦片,其实英国人在很多国家推销鸦片,却仅仅毁了一个中国,不能不说,一个民族,若是安于现状,禁锢了思想,就更容易被这类精神药物所控制。

    叶昭笑道:“回头我帮几包给您送府上去。”

    希尔顿连连摆手:“不用!谢谢亲王殿下的美意。”他知道,他现在品尝的这种茶叶,就算在东方也极为珍贵,好似只有武夷山顶的一棵茶树才能结出如此美妙的嫩叶,其价值甚至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而面前这位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几乎可以说拥有着整个国家资源的使用权力,这一点,就算分封制度下的肆洲君王,也从来不曾享有,在西方,或许只有向上推演到奴隶制国家,君王才有这般庞大不受钳制的资源调配权力。

    不过令他敬佩的,就是这位南国统治者,实际上,一直在约束这种权力,制定的种种法典,无一例外的在调整社会资源的分配,承认个体对社会资源的拥有权,尽力使得调节社会财富资源分配的杠杆更有效。

    实际上,很多理论上的东西还是他看了这位亲王殿下的著作后才恍然大悟的。

    微风习习,垂柳荫荫,石亭里倒也凉快。

    叶昭已经回头吩咐了下人,显然是送茶叶那事儿。希尔顿苦笑,这位南国统治者,热心、豪气,当然,人家也有豪气的本钱,东方皇族,也实在不是歇洲王室能比拟的。

    对这位亲王殿下的私人观感是极好的,但为难的事儿呢还是要说,希尔顿可不会忘了自己在这金陵城的身份,说一千道一万,也不能令远东成为中国人一家独大,更不要说其控制了东印度群岛海域后,将会直面马六甲海峡了,以希尔顿对这位亲王大人的了解,早晚会按拣不住又打起那黄金海道的主意。总得给荷兰人喘口气,就叫他和荷兰人在南洋折腾去吧,这两家谁也不能真的压过了谁。

    如意算盘是这么打,可希尔顿知道,这位亲王不好对付,再者说了,这荷兰国小力衰,被中国人在南洋捅破了牛皮灯笼,法国人说不好又会趁火打劫,在欧洲大陆限制法国人的力量,是伦敦一直以来最紧要的国策。

    “亲王殿下,南洋的战事是时候收手了。”希尔顿和叶昭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也就不再抛出冷冰冰的外交辞令,什么东印度群岛战争破坏贸易繁荣等等,那都是谈判桌上的词儿,私底下用显得生疏。

    叶昭就笑,说:“我倒想收手就怕荷兰人不答应啊,再说了,您应该有耳闻,荷兰人在苏门答腊和爪哇可是开始杀人了,杀的是我大清子民。”说到后面,脸色严肃起来,又道:“就这么算了?您说我这个摄政王是不是该下台?,、

    希尔顿对于荷兰人的行径也委实不满,杀人泄愤容易,可收场就难了。

    或许希尔顿等西方人自己都没意识到,从现在这一刻,他们才真正将中国人看作了文明社会之一员,中国人的人命也就成了人命杀害中国人与杀害土著就有了显著的区别。

    希尔顿瑶磨着,道:“对荷兰人的行为我也很愤慨,只要您同意停战,我国愿意调停,使得这类事件不再发生,同时督促荷兰人改善华人劳工之生活条件。”

    牛昭微微点头,说道:“如果荷兰人同意我国在南洋自由贸易,停战我无异议。”

    听叶昭这么一说,希尔顿心下总算松了口气。

    其实以叶昭的性子,那是钻容窿盗洞也要占便宜更莫说现在形势一片大好了。但有时候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

    这是中国第一次挑战欧洲国家的海权,不管怎么说,从文化传统上,东西方总会有隔阅,如果依仗现在战场上的优势穷追不舍,必然会引起英国人的警觉一个东方帝国突然崛起,肯定会令欧洲列强不习惯,如果再加上咄咄逼人,就更令人寝食难安了。

    不说马六甲等黄金海道甚至这个帝国会不会威胁到印度?只怕英国人都要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现今中国羽翼未丰,刚刚登上世界舞台,小心谨慎些总没有错。适当的展示自己的武力才更容易获得尊重,好像刺猬一般只会令人反感

    而且谈判桌上或许可以拿到的东西更多,而且叶昭自也不会就此轻轻松松停战,品口茶,继续说道:“不过在停战之前,我希望和贵国组成考察团,派出官晏前往苏门答腊和爪哇,考察华侨之生存状况,要确保荷兰人尊重我国侨胞的各种人身权利。”

    “考察团?”希尔顿颇有些新鲜。

    “对,可以选用民间人士,亦可使用官员,以客观之身份对两岛进行调查。”

    希尔顿点了点头,心说这位亲王倒真是新点子不断,听起来是蛮不错的。

    叶昭又道:“麦克,我重申一次,停战谈井,要在双方现有控制区域的基础上才能谈。”

    希尔顿懂叶昭的意思,那自然是中国人要求拥有婆罗洲大部区域,同时包括槟港等苏门答腊岛之港口。

    现今消息传递困难,新嘉坡和巴达维亚电报未通,令荷兰人明确知道他的嘉线,省却了调停人奔波之苦。

    希尔顿微微有些犯难,荷兰人只怕同意和谈都难,更莫说要在同意中国人占有婆罗洲以及椎港等地的基础上谈判了。

    叶昭这时节就笑道:“麦克,等我乔迁新府,会举办一次盛大的舞会招待各国使羊,到时还请您一定赏光贵临。”

    希尔顿心下一凛,就想到了广州和南京正在建设中的发电厂,听闻安装在乾王宫的电力已经经过了五天五夜的满负荷试验,一切都很正常。

    现今南国泰和电气行的交流、直流发电机订单雪片一般,如果按照现在的发电机组装速度,只怕订单都排到了十年后,其电气行正在改进发电机组件,以便能高效组装生产。

    本来准备订购一台送回国内,可短时间内根本拿不到货品,看来,要请摄政王帮忙了。虽然希尔顿并不是科学家,但他也敏锐的意识到,电力的普及应用,必然会使得工业生产模式进入崭新的阶段。

    南中国,朝气篷勃的南中国,越来越令人不敢轻视。

    希尔顿微微点头,笑道:“一定一定,谢谢亲王殿下的邀请。”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