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英国驻广州领事杰克逊的任务之……就是判断中国人的军事生成能力,现在南中国的军事机器已经全面开动,虽然从广州码头很难判断出有多少商船是伪装后去南洋的补给船,但从广州兵工厂那源源不断的马车长龙,却不由得不令杰克逊休然而惊,中国,已经成为能生产出全世界第一流步龘枪、子弹的国家,生产线全力开动下已经完全可以支撑其进行一场局域大规模战争。

    荷兰人在南洋的补给,和中国人比起来,显然有着一种先天的差距,杰克逊知道,荷兰人在秘密接触英印总督坎宁伯爵,也知道坎宁伯爵拒绝了荷兰人希望英属印度成为其军事补给基地的建议,但从商业角度出发,也签订了数份贸易合同,为在东印度群岛的荷兰军人提供弹龘药和军械部件,同时,双方正在给谈孟买造船厂一艘刚刚下水的木制风帆蒸汽快速炮艇的交易,这种蒸汽小炮艇速度很快,显然很适合追击中国人的补给船只。

    杰克逊不能预测这场战争的最后结果,根据印度发来的电文,块宁伯爵希望借助这次战争,取得东印度群岛北部的一些落足点,进一步保障远东贸易线的畅通。

    而据说,垄断着印度造船业的巨贾们,却都兴高采烈的希望荷兰人输掉这场战争,中国商人购买蒸汽船、大帆船的欲望越来越是膨服,中国商船的总吨位也在急剧扩大,而整个南中国,排水量过百吨的商船生产实际都处于停滞状态,只有一些小造船厂生产近海沙船这就使得中国商船大多由印度购买,如果中国取得了这次战争的胜利,毫无疑问其商船总吨位会有个飞跃式发展,在孟买等几处的英国造船厂生产的大型舰只,就会找到一家大买主财源自会滚滚而至。

    实际上,虽然中国工业渐渐有了基础,其茶、丝更是利润丰厚,鸦龘片在南中国更一再遭到重创,但中英贸易一直呈现出爆炸式增长,英国对南中国的出口也并没有出现不可接受的逆差,原因就在于此中国商人对于购买大型工业器械兴趣浓厚,甚至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印度殖民地的工业发展。

    在发给坎宁伯爵的电文里,杰克逊也表示了一些担心,显然中国人彻底输掉这场战争的话,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各个殖民点也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杰克逊更希望荷兰人能够遏制中国人南下的全图,作为屏障控制东印度群岛,也令中国的军事冒险行为更加收敛一些,但又不能令中国人输的太惨,那会过分打击中国人进行革新的积极性,一个商业比较发达思想比较开明但并不是咄咄逼人的南国政龘府是他最乐于见到的。

    只是,杰克逊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场战争的发展越来越不按他预想的轨迹运行。

    换港位于荷兰人控制的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一水之隔,也是东印度群岛中荷兰人最早控制的两个群岛同时也是荷兰人统治东印度群岛的基础。

    椎洪很早就有了华人活动的身影,百年前,荷兰人更是开始使用华工在此地开矿,惰港的关帝庙就是猜仔们的宿舍,里面供奉猜仔们飘扬过海时,为保海上平安随身带来的关帝爷、大伯公的金身。

    在十几年前此处翻建,供奉关公、大伯公,实际上,归本地华人望族温家所有现今之关帝庙也说不上是庙宇,不过是华人议事之所,但供奉关帝神余,华人聚会时要一起为关二爷上香。

    温庚南就是现今温家的当家四十多岁,外表看起来很斯文人精明强干。

    今天在议事厅聚会的华人们,各个脸色阴覆,中荷战争爆发后,在檀港的荷兰人开始肆意抓梢枪杀华人,至于华人劳工,命运更是悲惨,荷兰雇主们甚至挑动土著劳工围攻华人,不少华人劳工被虐打至死。

    昨天,更有几名醉蘸蘸的荷兰兵冲进了温家,恰好遇到温庚南一名貌美小妾,立时就围上摸手摸脚,还将小妾的鞋子扯下,非要看她的三寸金莲,险些将其奸污,虽然最后这些荷兰兵被拉开,温家又赔偿了许多银钱才将这些瘟神送走,温庚南的小妾却不堪受辱,悬梁自尽。

    华侨商人,立时人人自危,温家是惰港最富有的华人,温庚南同本地荷兰官员交情非浅,温家尚且受此待遇,朝不保夕,就更别提其他人了。

    众人聚在一起,就是想想个法子能保全各家平安。

    “干脆,我们捐个几万两,杀人不过头点地,荷兰人总不能逼死咱们,南朝跟他们开战,耳不关咱们的事,就算说起来,那咱也是北边大清的子民不是?”坐在左首第二位的一名胖胖的商人说。

    “荷兰人会管你这个吗?我看啊,这次就算咱把身家都拿出来,荷兰人也不会放过咱。”一名瘦子马上表示反对。

    先前说话的胖商人唉声叹气,道:“你们说说,你们说说,这不没事找事吗?你造反也就算了,何苦要跟荷兰人打仗,你又打不过人家,可倒好,把咱们都连累了!,、

    有几人也赞同,组咒着南国那位传说中的摄政王。

    温庚南脸就沉了下来,“都什么混帐话?!给红毛鬼子当奴才你们都挺过瘾是吧?要我说,这仗打得好!我家里死了人,我还是要说,打得好!就算我家里人都死光了,我也愿意!”

    没人说话了,刚刚骂南朝的几位华侨脸上都有些尴尬,有人心里想,你死了最宠爱的小妾,可不失心疯了么?

    温庚南又沉着脸道:“捐钱什么的你们别想了,我一分钱也不会捐!荷兰人要抓要杀!随他!你们谁爱捐谁捐去,可话说回来,别在这商议别海了关二爷的耳朵!”

    他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旁人又能说什么,有些人就尴尬起身,准备离开,自己去商量捐钱来平息荷兰人的怒火。

    那胖胖的商人姓张脸色最难看,一拱手道:“告辞!”

    正在这时候,外面一阵吵闹,更有惨叫声传来,澎一声,议事堂的木门被踹开,冲进来十几名荷枪实弹的红毛鬼子带头的荷兰军官脸色狠庚,指着温庚南呢里呱啦几句,立时就有两名荷兰兵跑上来拿绳子拥温庚南,温庚南想反抗,肚子上立时挨了重重一枪托,脸色惨白的蹲下干呕。

    张胖子惊惧之余,却也不免幸灾乐祸,但脸色随即就变了,那荷兰军官大伙都认识,前眸子还跟温庚南称兄道弟呢,可翻脸就如此绝情,不由得不令张胖子如坠冰窟,这次怕大够都在劫难逃。

    荷兰兵推推搡搡推温庚南出了议事堂,外面院中,到处都是刺刀闪亮的军人,还有几名血淋淋的尸体,是温家下人,阻拦荷兰兵的时候被这些暴徒当场用刺刀桶死。

    这时节又有谁敢反抗了,都惊惧的看着荷兰人,甚至有商人身下一热,被吓得尿了裤子。

    荷兰人推搡温庚南扬长而去,留下满院的惊恐,甚至过了好久,也没人敢动,好像荷兰人家气森森的刺刀就在温家大宅外候着呢。

    “老爷,老爷!”女子焦急的喊声,从内院,在一名丫鬟搀扶下匆匆走出一名华服女子,容貌端丽,正是温庚南的正室夫人。

    温夫人看到院中情形,吓得惊呼一声,险些昏撅在丫鬟的怀中。

    张胖子反而最早回过神,赶忙凑上去道:“嫂夫人,快点吧,收拾收拾细软出去躲避,我估摸着啊,这荷兰人一会儿就来抄家了!”

    温夫人惊惶不定,她虽然持家有道,可哪儿经历过这些,“可是,老爷,老爷怎么办?”

    张胖子摇摇头,说道:“告辞了,我也得赶紧回家,这荷兰人怕是要下手了。”

    院中众人也都醒悟过来,正要鸟兽散,却见院外增的窜进一名敞怀汗襟下人,边跑边喊:“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见到院中情形,血泊尸体,他惊叫一声,吓得大喊:“这怎么了?这怎么了这是?”

    “喊屁啊!”张胖子刃斥了他一句,对他有点印象,好像是温家伙房买菜的,外号大嘴,最是多事八卦,跟老娘们一航

    “不是,真打起来了!海上,海上打起来了!”张胖子指着东边,大声的喊,说:“听说,听说是南边大清的舰队打过来了!”

    啊?院中人立时炸开了锅,忙围拢过来,问长问短。

    1860年七月中旬,平远水师在槟港、勿里洞岛海域对荷兰舰队展开了攻击。

    平远水师十二艘,排水量总吨位21000吨,火炮364门;荷兰船舰共二十三艘,排水量19000吨,火炮373门。

    当然,实际海战中这种数据比对完全没有意义,比如金陵号仅仅三十六门火炮,却显然比装备七八十门各种火炮的三层甲板木壳战列舰战斗力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在数年前线国和奥斯曼帝国的海战中,就因为爆破弹的使用,出现了木制帆船躲在军港不敢出战的情况,也印证了蒸汽动力的炮艇躲避火炮是如何的有效。

    排成三个v字型的平远水师编队与荷兰舰队在烈日下展开激战。

    当荷兰舰队见到中国舰队靠近的时候,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欣喜。

    荷兰人虽然在坤甸海战损失惨重,但南洋舰队司令官布勒克固执的认为,那不过是因为卡利曼斯好大喜功和轻率导致的恶果,从严格意义上讲,中国拥有海军才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在东印度群岛展开的攻击行动中英国教官更是全部撤离战舰,布勒克不认为仅仅靠着几门能发射爆破弹的火炮,中国海军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在不知道中国人虚实的情况下,卡利曼斯的舰队尚且令中国人一艘主力战舰失去了战斗力,现在还龟缩在坤甸军港中,不敢拖拽回国进行真正的检修。

    现在对中国舰队的情况有了清醒的认识,布勒喜认为将其歼灭在东印度群岛的茫茫大海中并不是很困难。

    只是布勒克却没有想到,在绅甸港龟缩了半个多月后,中国舰队突然出现在勿里洞岛海域,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对荷印南洋舰队发起了攻击。

    火炮轰鸣,海面上团团烟雾升腾,中国海军第一次正规海战,却是有模有样。

    木壳船、铁甲舰混编,按照火力搭配阵型,在蔚蓝的大海上,刻出一道道白线,而对面,就是干锤百炼成名已久的荷兰海军。

    望着海面上不远处荷兰舰船的桅杆,人人心里都兴奋无比。

    “奶奶的,炸死你!老子炸死你!”丁汝昌已经升为二等炮手,每次拉绳子开炮,就嘟囔着大骂几句。

    当叶昭看到战报,肯定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说坤甸海战同,蹦年利萨海战意大利海军和奥地利海军的混战情况更为相似的话,那么勿里洞岛海战的中国海军显然更具自信,也更具有侵略性。

    如果说利萨海战体现的更多的是铁甲蒸汽舰之间的对抗,坤甸海战则展示了铁甲蒸汽战舰面对木壳战舰时巨大的优势。

    至于勿里洞岛海战,则是老牌海军强国与新生海洋力量的一次惨烈碰撞,无与伦比的海战经验和幕气沉沉的舰只,青涩但朝气勃勃的新兴海军,在勿里洞岛海域,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抗。

    或许,以后也再见不到这种对抗,因为勿里洞海战之后,各国海军,无一例外的开始淘汰木壳战列舰,加速了生产蒸汽铁甲舰的脚步,英国人舰队的更迭更是支出了天文数字的海军军费。

    蔚蓝海面上,当荷兰人几艘轻型船舰数次全图靠近金陵号进行最原始的夺船接杀失败后,这场海战的胜负已经没有悬念。

    实际上,比起坤甸海战,荷兰人的损失反而没有那般惨重,但却更令人震撼,当两艘主力二等舰在中国人猛烈的炮火轰击下沉没之后,布勒克就作出了撤退的指令。

    随后中国人的追击中,荷印南洋舰队唯一的一等战列舰、旗舰巴达维亚号被金陵号紧追不舍,虽然加装了蒸汽动力,但巴达维亚号显然完全不能与金陵号的机动相比,接连的重炮攻击下,巴达维亚号多处船体受损,虽然在护卫舰保护下勉强脱离战场,却从此失踪,按照雅断,应该沉没于茫茫大海中,荷印南洋舰队司令官布勒克将军殉职。

    一百多年后,传说巴达维亚号又突然出现,孤零零漂浮在大海王,这也走出不穷的幽灵船传说之一。

    荷兰战舰躲入了巴达维亚港,依靠巴达维亚港十四处岸防永备工事,上百门火炮的威慑,躲避中国水师可能接蹲而来的打击。

    中国人则有两艘炮舰失去了战斗能力,金陵号的炮台虽有厚厚铁甲包裹,却因为被对方实心弹命中使得两座炮台哑火,随之衍生的,就是中国人重新设计露天炮台,为露天炮台加上了前部敞开式的钢铁炮罩。

    这场海战中国水师的战果看似不如坤甸海战,但两场海战,几乎摧毁了荷兰人南洋舰队的主力舰只,就算荷兰海军欲从国内增援,但消息往来,决断,万里海疆,等荷兰人新的舰队赶来的话怕也要一年之后了,这就是中国人在南洋最大的优势,除了英国人,在现今通讥以及海路交通情况下,没有任何国家的海军能在南洋获得类似于中国舰队这般的有力后援支持。

    总之,勿里洞岛海战使得中国海军短暂的取得了南洋水域的制海权,一次里程碑似的事龘件,不管荷兰现今如何衰落,但在异域海疆,平远水师取得了第一个重大的胜利,中国海军、中国人真正登上世界舞台,开始了从蹒跚到华丽的舞步变幻。

    马大勇,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站在甲板上,眺望一望无根的蓝色海洋,喉头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了,久久难以自己。

    “澎嘭嘭……”一些中国船舰的甲板上,水手们排枪齐鸣,宣泄着心中的喜悦。

    广州号上……边搭救落船荷兰水手,一边响起了燎亮的歌声:“于斯万年,亚东大帝国!山岳纵横独立帜,江河漫延文明波;千百兆民神明胄,地大物产博。扬我黄龙帝国徽,唱我帝国歌!”

    这是平远军今年年初暂定的军歌,歌声浑厚雄壮,而第一次,水师也能唱得这般自豪这般有感情,默默的听着,马大勇眼眶渐渐湿润。

    几日后,未等平远水师步兵团登陆,椎港的千余名荷兰兵就举白旗投降,这个越发懒精的国家,不但国民失去了进取精神,显然士兵也渐渐耽于安透,意识到失去海军的支援,要孤军作战来抵挡中国人一拨又一拨的猛烈攻击,从军官到士兵,显然都没有杀身成仁的勇气。当见到平远水师派出的数名战俘劝降,听到中国人对于战俘的人道待遇,荷兰人随即摇起了白旗。

    温家前宅成了平远水师临时指挥所,马大勇也见到了温庚南,这位极富感染力的华侨富商。

    在荷兰人的牢狱中,温庚南还没来得及吃苦头荷兰人就投降了,也可以说,这几天,根本就没人理会他。

    议事堂,张胖子等人感觉就跟做梦一般,几日前,还惶惶不可终日以为肯定要被荷兰人抄家杀人,几日后,却是悲喜两重天,凶神恶煞般的红毛鬼子都成了阶下囚,他们翻身当家成了主人。

    此时马大勇,正翻看手里的名册,眉头皂的很紧,名册上都是华侨揭发的迫害过华人的荷兰官员士兵名录,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大概要见到人才能认出来。

    “军门大人!红毛鬼子这些年可把我们欺负苦了,动不动就抓人杀人,大人,您可不能就这么饶了他们!”张胖子一脸苦大仇深,华侨里,反而他的态度最激烈。

    温庚南微微楚眉,说道:“恒生兄,军门大人自有决断,为两国关系并,为将来计,有时候我们也该不念旧恶。”

    张胖子嘎巴了嘎巴嘴,不说话了。

    马大勇微微点头,说道:“不念旧恶,但也不能姑息养奸,首恶还是要办的,第一扯民愤极大的十四名荷兰官员和军官,已经被关入了死因牢,准备明日枪决。”

    张胖子一呆,他不过是为了和荷兰人划清界限瞎嚷嚷几句,没想到这位军门大人还真敢杀荷兰人,说杀就杀。

    随即心下缘磨,海上大战、婆罗州大战,都不定杀了多少鼻兰鬼子了,哪还有敢不敢一说?自己这脑袋,怎么到现今还没能转过来。

    马大勇又看向温庚南道:“这些人里,有一个就是逼死悠亡妻的元凶。”

    温庚南面色一黯,躬身道:“但凭大人做主,谢大人!”

    说着话,外面吵吵嚷嚷一名荷兰伸士被推了进来,他打扮的极为得体,灰色燕尾服,咬着烟斗,正呢望呱啦跟雅搡他的士兵说着什么。

    见到马大勇荷兰伸士满脸激愤,对着马大勇大声喊,旁边通译急忙翻译。

    “大人,你们中国人太卑劣了,言而无信,为什么要杀害已经放下武器每战俘,我抗议,严重抗议!”

    他说话必然不会这么客气,通译翻出来自然要委婉一些。

    这位荷兰伸士乃是椎港文职官员,与一些华人富商颇有交情,而且不管是伪君子也好,什么都好,至少他表现出来的是一个比较高尚正直的伸士形象。

    马大勇淡淡道:“赫伦先生,战犯同样有着不同的待遇,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也分三六九等,对于残杀我国同胞的凶手,我们绝不会姑息!至于你,赫伦先生,我们会释放你回巴达维亚,也请你给博尔斯布姆总督带去我的口信,如果巴达维亚亦或爪唾岛再出现任何迫害华人侨胞的行为,我们将会认定他为一等战争罪犯,要为千干万万的人死亡负责,他面对的,将会是狡刑。”

    赫伦吃惊的看着马大勇,没想到中国人会释放他,更没想到,中国人竟然威胁要狡死博尔斯布妆总督,而且信誓旦旦,绝不是危言恐吓。

    温庚南本来还想为赫伦说情,听了马大勇的话才放心,更是暗暗点头,第一次与南朝官员打交道,竟然走出乎意料的令人佩服。

    马大勇又道:“此外再次严重警告你国海军,立即释放我被扣押之商船,十日期限,如果超过十天,我们也将不得不对荷兰商船进行报复性的武力打击。”

    按照摄政王接意,这场战争还是控制在比较小的限度内,最起码,没有攻击荷兰的商船。

    赫伦默默点头,实在无力出声反驳,从双方的表现来说,中国人,好像站在了战争的正义一方。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