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海理杳饭店是一栋东印度风格的两层砖木结构楼房,淡红色楼体“好似佛塔般的半圆楼顶,满是异国情调。

    在上海参与南北谈判的南国使团就落脚于此,现今使团首席代表乃是外务部副相加鸿驴寺卿程伟,四川井盐人氏,坚毅,聪慧,喜新学,善言辞,乃是外务部干将之一。

    鸿驴寺又挂牌为礼仪司,从三品机构,掌管朝会、筵席、祭祀赞相礼仪以及外务接待事宜,程讳甚得外务相部凯之赏识,在部凯之离开上海后,程讳就成为使团的实际话事人。

    南北双方正谈判上海之归属,程讳按照摄政王谕令、外务部议定的数个草案,同北国展开了拉锯战。

    现今程讳给出的草案乃是南朝作了小小让步后的条件,即上海由南北共管,上海江海关之税收按照货物之南上北下的目的地分别交归南北税务机构,南朝过上海进入北国的商品免关税,同样,北朝过上海进入南国的商品亦免关税。

    程讳在这个草案上已经与北朝官员磨了半个月嘴皮子,双方僵持不下,谁都不肯让步。

    今天同样也是这般,在理查饭店一层专门开辟的会议室同北国官员争论了一个上午,下午时分,程沸又早早来到了会议室。

    北国谈判钦使乃是军机行走、文渊阁大学士杜翰,六王的左膀右臂,不过因为南朝遣出的谈判使者乃是外务副相,不过区区一名从二品官员,是以杜翰也就不再参加会谈,而是由礼部侍郎鲍正平与程讳交手,算是对等谈判。

    程讳一边喝茶一边欣赏谈判室墙壁上的西洋油画,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教堂,看着它,心情渐渐平静,就好像耳边也响起了那隐隐约约的钟声。

    敞开的大门,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程伟回头微微一怔,多时不见露面的杜翰迈着四方步四平八稳的走进来,走在他身边的是一位灰发褐眼散发着阴冷气质的俄国戎装军官,鹰鹫般的眼神在程讳身上转了一圈,露出了几丝诧异,因为他马上就体会到了南北两国官员之间的差异这位南国官员平静安详,少了北国官员的那种难以言说的腐朽气息。

    “程大人,来本官给你介绍,这位是鄂罗斯远东舰队指挥官弗拉基米尔将军。”

    程讳伸出手,和弗拉基米尔轻轻握手,领首示意。

    杜翰又笑着道:“程大人,弗拉基米尔将军是来旁听我们的谈判,并且希望能提出一些中肯的意见。”

    程讳想也没想,断然拒绝:“俄国并不在调停国行列,弗拉基米尔先生也不是调停国代表,无权参加我们的谈判。”

    杜翰微微一笑道:“程大人那现今就将鄂罗斯加入调停国行列,这下你没意见了吧,坐,坐吧。”难得对程伟这般和蔼往常他可端足了架子,是不屑跟程伟说什么的当然,并不是自高自大,而是一种姿态”王朝官员特有的姿态。

    说着话,杜翰就做个请的手势,请弗拉基米尔坐于长桌一侧。

    程讳斩钉截铁道:“哪有这样的道理?杜大人太荒唐了吧,调停国是说加就能加的么?简直可笑!既然如此,我们只能退出今天的谈判。”

    鲍正平皱眉道:“程大人,俄国远东海军的炮舰就在左近,您不会不知道吧?”

    程讳不说话,掉头就走,坐在长桌后的七八名南国官员齐刷刷站起,跟在程伟身后鱼贯而出。

    杜翰微微蹙眉,站在门前有四五名神情傲慢的俄国士兵,其中一人伸手拦住程伟,而另一侧穿着草绿军装的三四名南国士兵立时过来推开他。

    俄国人是从本土刚刚到远东没多久,仅仅在罗夫斯克停留了几天,又在中冇国辽东半岛最南端的一个小村镇勘探了一番,准备在此建一座修船厂,因为在远东”俄国人根本就没有一座像样的维护海军舰船的基地,罗夫斯克船厂的技术力量虽勉强能维护铁甲战列舰,但却不是适合驻扎海军的港口。是以俄国人准备在北中冇国寻一处优良的不冻港修建船厂,供舰队停泊,这是头等大事,自不能怠慢,这个小渣村俄国人命名为“达尔尼(大连)。”当然,最后能不能在北中冇国建港,还要看与北中冇国谈判的结果。

    这些俄国士兵并不大清楚前因后果,但国内对东方民族的种种渲染,自然不大将中冇国人看在眼里,见几名肌肉健硕的中冇国士兵推得他们连连后退,立时就来了脾气,其中一名俄国兵就伸手去拔匕首,手刚刚摸到匕首手柄,中冇国士兵已经齐刷刷摸出了左轮枪,一排七人,黑洞洞枪口冰冷,对准了这几名俄国士兵。

    “你们这是干什么?!”站在门前,杜翰脸色微微发青,南朝这些官员各个狂妄,刚刚可是落了他的面子,他脸色又怎能好看?

    “各位,各位!”饭店老板理查赔着笑跑过来,他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胖子白种人,腆着大肚子,气喘吁吁的。

    而旁边,也很快涌上来十几名英人巡捕,将双方分隔开,对于礼查饭店的安全,租界工部局自然列为头等大事,抽调巡捕日夜巡逻,不管双方哪个官员出了事,租界工部局都担当不起。

    弗拉基米尔看着程沸一行官员扬长上楼,眼里闪过一抹深思,挥了挥手,说了几句俄文,那些俄国士兵慢慢的退开。

    “弗拉基米尔将军,实在抱歉。”礼部侍郎鲍正平赔着笑,看了眼脸色铁青的杜翰,心里却有些快意,这些日子他屡次被杜翰申饬,委实厌烦这老头到极点。

    弗拉基米尔却是一笑,转向杜翰道:“杜大人,看来你们南方的对手很难对付啊!”

    听通译翻了弗拉基米尔的话,杜翰蹙着眉,没吱声,知道,这位俄国将军是位厉害人物,南朝官员表现的越强硬,南国军队越难对付,这些俄国佬在与皇上合作时越发的漫天要价。

    “杜翰先生,趁着您今天有时间,我们谈一谈怎么来打败你们在南方的敌人,好不好?”弗拉基米尔一脸微笑。

    杜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