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长崎港属于九州肥前国,而九州之地一向是鸟津家族的天下,从日本战国起,鸟津家便威震西南,萨摩武士勇冠三军,当年在朝鲜与明朝决胜,岛津义弘的九州军团便是侵朝主力。

    不过肥前藩却一直是锅岛家把持,现今第十代藩主锅岛直正,号贤叟,乃是开国论者,在与美国签订通商条约前他便私下开禁,通过走私贸易获取大量的利润弥补藩财政亏空。

    锅岛直正推崇兰学,就是荷兰学、西学,因为对医学和洋学都很热衷也被称为“兰癖大名……;七年前在日本第一次制造西式铁制大炮,致力于军备的强化,他虽然主张开国,但对于攘夷和开国派的斗争,对于各大名和幕府的斗争却一直持中立态度,被称为“肥前的妖怪”。

    长崎乃幕府直辖,由肥前藩和筑前藩轮流警卫,现今在长崎的驻军便是锅岛部下,配备一定数目的洋枪,但终究不过百十号人,很快就在土城内被中国步兵全歼,还缴获了西洋铁炮一门,土炮若干。

    中国人又洒出人手,前往附近各个唐人町(市集),要华商全部退到长崎,免得遭到日本人的报复。

    等张有存登上长崎港土地时,中国步龘枪队已经牢牢控制了局势,城镇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所有的日本人被勒令闭门,否则格杀勿论。

    张有存也是苦笑连连,没想到最终演化成这般情形,摄政王的嘱托可是尽量不起衅,现今却是要好好思量下一步该如何走了。

    长崎现今大约四五万人口,这里的山村农舍一直排列到山顶,加之周边数百个小岛,形成一道独特的耙丽风景。

    在荷枪实弹军人保护车,走在石板路上,看着两旁充满异国情调的日式建筑,各种庭院、木屋、那些带着汉字的布酒幡、木招牌,桂花花瓣雪似的洒下,张有存心中轻轻叹口气,想不到,自己会作为侵略者踏上日本国土。

    但是,张有存现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通过武力取得在东亚东南亚的霸主地位,扩展中国人的生存空间,是可行的,而且会是最为见效的提升国力的办法。

    “啊……”从旁边一栋木篱笆院子,跑出一名扎着小辫的女童,随即被几柄明晃晃刺刀对住,她惊叫一声,栽倒在地,随即吓得大哭起来……位穿着粉色和服的少龘妇花容失色,但还是鼓足勇气从木篱门里追出来,跪在石子路上,用力磕头,嘴里叽里咕噜的,想来是求中国军人放过她的女儿。

    已经有军人抓起小女孩的脖领准备用刺刀刺死她,更有人将刺刀对准了那少龘妇,都在中国经历过血海滴天的战事,哪里会有怜悯之心,甚至,心理怕多少都有些与常人不同了。若不是平远军第一条就戒奸淫,而且是砍头死罪,只怕现在就要拉走那美少龘妇去胡天胡地了。

    “算了!”张有存摆了摆手,他毕竟是文官,见不得这场面,虽然两人违反了禁令,毕竟是妇孺,又是无心之失。

    军人们显然不大买他的帐,而是看向了走在张有存身边的哨官。

    那哨官使了个眼色,随即军人们才放开了小女孩儿,一名士兵却踢了那少龘妇屁股一脚,柔柔软软的很有质感,总算过了过干瘾。

    少龘妇脸色惨白,抱着小女孩一路小跑回了木篱门里,接着,才传来悲痛的哭声。

    张有存心里叹口气,他知道,他虽然强硬,但平远军尤其是海军一些将领比他更强硬,对于外交部的“软弱”一向比较反感,尤其是昨晚被日本人偷龚,张有存就当面被一名海军将领质疑,为什么要在海上兜圈子被动挨打,结果那名将领被曹广才狠狠刃斥了一顿。

    武将和文官……向是冰火不相容,张有存倒也并不介意。

    张有存的官署设在原长崎海关衙门院内,全是日式风格的小木楼和平房民居,院里石子路将错落有致的建筑连接在一起,还有几株樱花树,绿意盈盈。

    原来长崎海关的日本官员已经全部被俘,关在一栋木屋内,他们倒是安静得很,就静静的坐了一圈,互相话都不多说。

    布莱恩请来了七八位日本人,都是长崎颇有名望的人,有几名商人,有一名曾经在藩府做事的官员,属于武士阶层,还有长崎兰学馆的馆主等等。

    这些日本人都是被强迫来的,脸色各异,有的愤怒,有的淡漠,也有的微露喜色。

    张有存和他们一样,跪坐在榻榻米上,一脸和蔼的笑容,说道:“请诸位来,是有事相托,拜托大家协助我们维护好长崎的治安,恢复长崎正常的经济秩序,至于长崎的归属地位,我们会和贵国幕府展开真诚的谈判。还请各位为了长崎民众,帮助我们维系地方安宁。”

    张有存一路上已经有了主意,攻陷长崎,自不能做无用功,却是要与幕府好好讨价还价一番了,最好能与幕府达成协议,共同管理长崎,就算归还它,也要好好通几处口岸,签订下比美国人更得利的通商条约。

    现今,自然是令长崎尽快恢复正常生活经济秩序,自然要寻些有名望的日本人帮手,组成个管理委员会之类的傀儡政权,这样长崎的日本人也容易接受。

    当然,要寻帮中国人做事的日本人也容易,比如现在房中的通译,就是日本人,但毕竟是闲散浪人,没什么号召力,在日本,名望和地位都很重要。

    张有存说完,这此日本人都默不作声。

    张有存就看向了那兰学馆馆主,鸟津小六,据说也是鸟津家族旁支,但在鸟津豪族中却倍受白眼,得不到尊重。

    “鸟津先生,我希望你出任管理委员会之首席委员。”

    鸟津小六微微一怔,嘴唇动了动,却终于还是摇头,说:“在下才疏学浅,怕难当此任。”

    张有存笑道:“鸟津先生过谦了,实则鸟津先生出任这首席委员,也是为天皇陛下效忠,可以保护长崎民众平安,早日消除贵我两国之误会,乃是千秋之功德,鸟津先生为了一个虚名而推却,太也迂腐,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国人甘愿舍身饲虎,又何惧小小声名?鸟津先生是九州大名之后,自然有大智慧,希望您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鸟津小六脸色变幻不定,显见已经颇为意动,默默点头,说:“有存大人,请给我一点点时间,容我考虑考虑。”

    张有存笑道:“好吧,希望鸟津先生能尽快答复我。”

    正在此时,听得外面隐隐传来枪声,众人一呆,有日本人脸上就隐隐露出喜色。

    张有存叹息道:“定然是贵国肥前藩的大名锅岛直正大人派出援军来袭,这场误会可真不知道怎么解除了。锅岛大人虽然刃有火镝队,但一来技术落后,二来不过区区几百之数,整个肥前藩,也不过三千士卒,挑战我百战精兵,蚂蚁憾象而已。”

    通译却是将这番话也翻译了,那些日本人立时都脸色大变,却不想,中国人对长崎、肥前国甚至九州这般熟悉,一时都惊惧不已。

    张有存不再说话,默默的品茶。

    一盏茶未喝完,外面枪声渐渐稀疏起来,接着门被拉开,哨官不习惯的脱掉军靴,走上几步,俯身在张有存耳边说了几句话。

    张有存抬头叹息,说道:“一场小误会,却连伤人命,希望贵国能早日交出挑衅之祸首,消饵这场战事。刚刚贵国肥前藩步卒又损伤数十人命,其余溃败,被俘一百余人,已经命他们带上伤员,全部开释可见我礼仪之邦仁义为怀口……”

    这么一会儿工夫,锅岛大人的援军就被击溃?这些日本人面面相觑,都能看到各自眼里的惊惧和绝望。

    接到张有存信笺的时候叶昭正与海军提督马大勇议事,展开信笺一看,叶昭就笑了,又将信给了马大勇看。

    水军刚刚攻陷长崎,正筹备什么管理委员会,也做好了同日本幕府谈判的准备。

    张有存在信里又提到,日本人虽然军械落后,但战力却不容小窥,小小一个肥前国的大名,就能组织起具有威胁的进攻,但因为长崎特殊的地形,从陆路易守难攻,海路日本人又没有战舰,是以长崎倒也稳如磐石,而且其人口粮收也足以保障海军的后勤供应。

    不过日本国共有二百多藩,如同肥前藩一般实力的大名怕也有二三十数,有些藩比之肥前藩强盛许多,如果倾国来犯,只怕千余名水军步兵队难以招架。

    现今只是因为大名间地域之见,是以许多藩主对驰援肥前表现的并不热心,但若日本天皇、幕府下诏,怕局面就会大为不同,是以请殿下再遣水军以壮声势,打消日本人决战的念头,不战而屈人之兵。

    叶昭品了。茶,笑道:“叫他们稳着点,还是把动静闹大了。”

    马大勇讪讪笑了声,也不好发表意见。

    叶昭又道:“定海号从越南回来了是吧?”见马大勇点头,琢磨了一下道:“派去长崎,还有在南京的镇海号也同去,总之能调动的全调去,多输运些弹龘药补给。”

    马大勇一呆,说:“镇海号也去?”毕竟是拱卫南京的,听闻皖北苗沛霜蠢蠢欲动,可莫被他钻了空子。

    “都去。”

    马大勇就不再说,躬身道:“是,末将这就去安排。”

    叶昭微微点头,现今南朝大小炮舰共有十余艘,其中主力舰四艘,却也足以吓唬住日本人了。这筹码如此丰足,张有存定然会好好利用之。

    叶昭召马大勇来,是想听听他对《皇家平远军报》一篇文章的意见。

    现今与北国谈判接近尾声,北国在江南的武装已经尽数撤离,赵三宝第四镇收复苏松一地,一枝步兵团则屯于上海郊外,北国谈判上海归属自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因为南朝要驱赶其在上海的官员简直易如反掌。

    江南局势渐渐平稳,叶昭自然开始考虑军队的正规化问题,当然,现今来说,兵种之间并不需要进行什么协调,指挥权全在自己,军费、讲武堂、海军习练局等等费用,也全由自己一言而决,全不受财务部掣肘。

    不过渐渐完善军队管理中枢机关也势在必行,是以叶昭在王府革新参谋房,设皇家陆海军部,皇家陆海军大元帅为国家军队最高指挥官,自然是叶昭担任,副帅是实际执行者,则由第五镇提督苏红娘兼任,皇家军部下,又设陆军研习所、海军研习所、军报所、科学实验室、军事院校管理所、军情所等等多个部门。

    实际上,袁甲三上过折子,请摄政王担任副帅,皇家陆海军大元帅由皇上之名义出任为好,可他的折子在无数歌功颂德的折子里马上被淹没,激不起一丝浪花。

    陆军行习所总参谋长由第一镇提督神保兼任,海军研习所总参谋长自然是水军提督马大勇兼任,军情所总管则由内务府总管瑞吉兼任等等。

    军报所出版的《皇家平远军报》面向全军,每周一版,报纸下发到队,而各个步兵队每周都会抽出一个晚上,是学习读报时间,自然要哨上的文书来读,平远军中不识字的人还是占绝大多数。这是叶昭谋划中的重头戏,对于统一全军思想很有必要,各级军官均可撰文投稿,更可以清楚知道军中思想动态。

    叶昭拿给马大勇看的是第一期《皇家军报》,四个版面,有三个版面的文章全是号召全军英勇作战,誓死效忠亲王殿下云云,均是各级军官投稿,这还是叶昭强令军报所改了底稿,不然第一期军报,怕都是宣誓效忠的文章,这些文章说实话多发自肺腑,有的写了自己和亲王殿下的某个偶然交集,那种激动和雀跃,叶昭看了眼睛都微微有些湿,没办法,第一期军报,他们喜欢发泄也就由得他们了。

    只是这要保存归挡的,后人见了莫笑话就成,但想来,他们应该理解这个特殊岁月的特殊情绪吧?

    第四版几篇文章,是叶昭令海军研习所的军官连夜赶出来的,却不想令叶昭吃了一惊,乃是攻略东亚的策论,认为与北国停火休养生息之际,该当趁机扩张海疆,更言道偻人、越南人,应该尽数杀光或贬为苦力,移民国人到日本、越南,缓解人口压力,同时占据更多的资源。

    叶昭当时就挠头了,平远军内原来也有奉行民族灭绝思想的纳粹,而且他能写出来,就代表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这种思想,而是代表了一批军官的思想,所以他才会认为没什么不妥。

    不过也难怪,随着国力的强大,军国主义、帝国扩张主义等等各种思潮肯定会涌现,军人荣誉感太强了,就容易变成战争狂人、战争贩子。

    叶昭令人将这篇文章修改了一番刊登,刚刚又将原稿给马大勇看了,笑着问他的意见。

    马大勇当时道:“也不无道理。”

    看着马大勇的背影,叶昭就端起了茶杯,慢慢的饮茶。

    散衙坐着马车回布行,叶昭还在琢磨这事儿,自己的海军最高指挥官是纳粹,可真令人哭笑不得,怨不得海军要求发动战争的声音越来越强硬,因为根儿上就是个战争狂人。

    不过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最终要贯彻自己的意志,而绝不敢偷偷摸摸的去搞什么屠杀,只要时常敲打敲打就好。

    摇着扇子,秋天到了,天气还是闷热无比,叶昭就叹口气,张金峰这个混账,坏了自己的好事儿。

    那天点了李小村一句后回布行,才知道朱丝丝去了乡下,视察各县乡巡捕房、治安队的建设情况,乃是南京巡捕局局长张金峰委托她的差事,这一去就十几天,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同朱丝丝满打满算在一起不过两个晚上,而且朱丝丝都是很不情愿的陪自己,自己正准备好好同她相处,早日水乳龘交融如胶似漆呢,可谁知道就被张金峰差出去做事。

    叶昭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公办私仇呢?

    就凭他乱插手李小村、李鸿章之间的争斗,拿下他就没有问题。

    不过叶昭也就是自己恶作剧的想想,自不会因为这点事真的撤了张金峰的差,毕竟见瑞四情报,张金峰说得上是一个很能干的官员。

    至于李小村和李鸿章的争斗,旧派和新派的矛盾,叶昭自然冷眼旁观,权臣们有山头有争斗才容易平衡,只要不因私废公,也就由得他们,斗的太厉害的时候敲打敲打,平素由着他们去。

    琢磨着这些事,马车慢慢驶回了布行,一边喊陈嫂随便炒两样小菜……边回了屋,知了还在柳树上嘶叫,令人心里闹腾的慌。

    啊,进子屋,叶昭就惊讶的睁大眼睛。

    金凤,柔软身段裹了红彤彤的旗袍,****,丝袜美腿,小红高跟皮鞋,高贵妩媚风情万种,性感的无以复加。

    锦二奶奶笑放放看着叶昭,啮呕挞扭着柔软腰肢走上来,轻轻抱住叶昭,油亮亮红唇在叶昭脸上吧嗒亲了一口,以往她可是最喜欢勾得叶昭心痒痒,偷偷摸摸讲的就是那么个味道,现今作派,可见是真想叶昭了。

    叶昭笑着拥著她,轻轻亲吻,小尤物在怀里扭呀扭的,把叶昭扭得气喘吁吁,澡都不洗了,拦腰抱起她,就走向了大床……

    华丽丽红床翻波,金凤被收拾的媚叫不已,又怕被人听到,咬着自己雪白麓丹小手,红玫瑰般的指甲被红唇轻轻噙住,“啊……”喉咙吐出令人血脉贲张的轻叫,把叶昭的那团火勾得完全点爆,痛快淋漓的征伐怀里的极品尤物,真是应了那句床上荡龘妇床下贵妇,那如绵如丝的胴体,轻轻压上去就令人骨软筋酥,红唇、美腿、绵足、长指甲、细的不能再细令人恨不得咬下去的柔软纤腰,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令男人疯狂的法宝,轻轻的触碰、呻吟,伺候的叶昭真如神仙一般享受。

    大床也疯狂的咯吱咯吱动着,频率越来越快,如同暴风骤雨,令人担心它会不会突然散了架子……

    水汪汪凤眼慢慢睁开,金凤媚眼如丝,咬了叶昭胸脯一口,令叶昭一激灵。

    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日头隔着垂柳,在纸窗上落下斑斑点点的痕迹。

    “每次就知道欺负人家。”金凤娇艳欲滴的雪白慧丹小手轻轻抚着叶昭胸膛?俊俏贴在上面,媚眼水汪汪的,声音柔极了、媚极了。或许!一些不知道她身份跟她打交道的商人,就时常幻想这看起来高傲高贵冷冰冰做事毒辣的小尤物在床上被人求欢的媚态,想想真能和她共度春宵,那真是死也值了,但若说她伺候男人,真是想都想不出的。

    叶昭笑道:“想你了呀。”轻轻吻了吻她如云美髻,说道:“家里都好吧?看到咱家老爷子没?”

    金凤就轻笑点点头,说:“阿玛听说我在外面跑生意,就吹胡子瞪眼睛的,可倒没刃斥我,后来我问蓉儿,蓉儿说没说我什么,我看多半就是蓉儿给我吃宽心丸呢。”

    叶昭不由得哈哈笑,说:“等咱家老爷子清楚你们底细了,那也就麻木了,蓉儿,背着小书包滋溜溜的到处跑;红娘带兵打仗,双手沾了上百条人命;莎娃不用说,俄国人,还在衙门口当差;花姬,胆子小的跟针尖似的,又学些乱七八糟的科学;我这老爸知道你们底细啊,非吐血不可。”

    金凤说话时因为公公不喜欢她,颇有些难受,听叶昭这么一说,就不由得扑哧一笑,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又问道:“老爸?”

    叶昭笑,说:“我喜欢这么称呼他,亲切,不过你们也甭发愁,老爷子人很简单,慢慢就没事了。”

    金凤点点头,快活的将俏脸贴在叶昭胸膛,说:“王爷,跟了您一天,金凤就是死都值了,现在啊,金凤只希望王爷长命百岁,金凤的寿数都给王爷。”

    听她真情流露,叶昭没吱声,默默的拥紧了她。

    过了会儿,道:“咱都长命百岁,我自己,忒也无聊。”

    金凤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叶昭又道:“你再睡会儿,晚点咱去吃饭补充能量。”

    金凤知道能量是怎么回事,嫣然一笑,俏脸深埋入叶昭怀里。

    自鸡钟滴答滴答的,也不知道嘀嗒了多少下。

    金凤突然一笑,说:“听莎娃说,她认了个妹妹?肯定被王爷迷死了吧?我还想见见呢,蓉儿说,要是人好的话,就帮她买份礼物送给这小姑娘,人不好,就算了。”

    金凤当面自然是称呼蓉儿姐姐,就算在背后跟别人提起蓉儿,自然也是称呼为大福晋、福晋亦或姐姐,就在叶昭面前,称呼蓉儿,显得一家亲近,这也是叶昭多次纠正她才慢慢改了称呼,但每次说到“蓉儿”两个字,声音都低下来。

    “王爷,她人在哪儿呢?”金凤兴致勃勃的问。

    叶昭不禁有些惭愧,不管怎么说,现代人的某些道德观还是深埋心底,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就算蓉儿、金凤她们习以为常,也不太当回事,可自己总还是有些觉得对不起她们。

    以后要收敛收敛了,叶昭琢磨着。

    “没友家,公干,好像去了乡下。”

    金凤娇笑道:“她难道不想您啊?”

    叶昭揉了揉鼻子,道:“她恨不得我死了,以为谁都像你们那么对我好啊?”

    金凤咯咯一笑,虽然知道王爷哄她,可就是开心。

    “我眯一觉,王爷,我知道您身子铁打的,您起吧,金凤伺候您穿衣。”

    叶昭笑道:“我舍不得起床。”

    金凤吃吃一笑,绵软的胴体贴着叶昭,慢慢闭上了眼睛。

    叶昭也闭目养神,琢磨着日本的事儿,琢磨着两位副相的人选,这时节,门突然被推开,啮挞的脚步声,叶昭一呆,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忙紧紧闭着眼睛装睡着了。

    “呀MMMM!”惊叫声,叶昭偷偷从眼睛缝隙看出去,可不就是朱丝丝,一身端庄秀丽的黑色警装制服,耙丽逼人青春气息十足的女警官,显然刚刚回来,此刻她俏脸通红,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金凤水汪汪眼睛慢慢尊开,这时朱丝丝就转身,一溜烟跑了出去,叶昭无奈叹气,自己可就真别想在她面前做好人了。

    “是她呀?”金凤笑放孜问。

    叶昭苦笑道:“嗯,我在她眼里是大色狼,土匪恶霸。”

    金凤偷偷抿嘴一笑,叶昭就瞪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定是想起了和自己初始的情形,自己可不就是恶人么?

    金凤轻轻拉过那长长的红纱,慢慢缠着束胸,旗袍尽显曲线之美,束胸更好些。

    “你干甚么?”叶昭奇道。

    金凤笑孜孜道:“我去会会这个妹子,可别伤了人家。”

    叶昭干咳一声,说:“算了,一会儿我找她。”

    金凤咯咯笑道:“妾身什么时候办过糊涂事儿,爷您就放心吧。”水汪汪大眼睛转了转,随即轻笑,说:“妾身明白了,还是爷找她的好,那等过些日子,妾身再跟她好生聚聚。”

    叶昭揉了揉鼻子……个头两个大,这朱丝丝是不是自己前世的冤家啊?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