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送走亲王,叶眳喝斡晕乎乎的,本想回衙门坐一会儿就走,却不想一道折子递进来,令叶眳醉意全消。

    宁国府发生截米案,乡民上千人设水卡,将一家粮商从广东运来的数百担精米粗米截停,实际上,这是半个月前发生的事,现今却是越闹越大,宁国府知府高之厚支持乡民,将过境之米勒起封贮,不给价,不放行。

    米商不忿,上告到苏皖巡抚衙门,而支持乡民的宁国府乡者士伸粮户牙行辅户也纠集数百人联名上告,说是民食不济、万户啼饥。言道过往粮商“诈扰奸商、视为利簌”,就是说其坐地起价,不肯救民汤火,为了蝇头利囤货积奇,视千千万万人命于不顾云云。

    这些乡者士伸更不是逐级上告,甚至禀帖通过贡生送到了农务部,这场官司也越闹越大。

    实际上双方这场官司再怎么闹也闹不到摄政王面前,递到叶眳案头的折子是内务府送来的,若不然,叶眳可真蒙在鼓里呢。

    看着折子里极为详尽的调查,这案子可拖了半个月了,仍未有个了局。

    看着折子,叶眳就微微皱起了眉头,实际上,从后世理论,这就是一桩典型的王朝社会阻碍商品流通的案例。

    现今社会,家族、宗族、乡族实则是最基层的社会组织,其代垩表的士伸,对地方事务干预的力度极强,比如这皖北、苏北一地,聚族而居极为普通一乡数千百户大都一姓,其它极少极少的异姓完全是外人一般,县一级政垩权对地方的控制力就完全依赖乡间宗族体系。

    有人说,夫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这个巨室指的就是宗族乡族的乡者士伸。

    虽然太平军将苏皖一带的这种宗族关系冲击的七零八落,但显然,只是极短的时间,有些地区已经渐渐恢复元气宁国一带的士伸,能组织上千人截停粮船,宁国府知府更为之力撑,可见宗族势力之强大。

    现今南朝正在完善的乡公所制度,就是希望将中垩央政垩府对地方的控制真正渗入到乡村,现今看,委实任重道远。

    不过叶眳并不想怎么干预这个案子,如果孙博正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那只能说自己识人不明用人都不会,还妄想变革?

    下午时节,叶眳又发电报给第三镇韩进春部,令其进入贵州境内,对四川这个粮仓,叶眳可是凯觎已久,就算与北朝和约议定,却也看能不能想法子将其侵吞,比如四川总督曾望颜叶眳就很是写了几封信过去。

    现今南朝虽大力气鼓励工商,但农业为立国之本,叶眳又岂会不重视?人口的激增,使得农业生产效率成为维系社会稳定的重要一环。

    现今来说两湖、安徽、江西、四川是全国粮食命脉,商品粮大多出自这几省。

    而现今南国,更huā大力气兴修水利在广东,以堤围为主,就是筑堤防水以作耕垦的一种形式,在江西、湖南,则推动圩田建设,即围水为田、同时又有一套良好灌溉系统的早涝保收田。

    除此之外,农业部各个粮食经济作物等试点试验田、种子培育基地等等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可叶眳,最关心的自然是化肥生产若不能提高粮食亩产,遇到大灾之年,怕饿礴遍地、盗贼蜂起的局面又要在南国上演。

    其实现在在欧洲,磷肥、钟肥、氮肥都已经出现,只是如何实现大规模量产一直没人能解决。

    但叶眳是谁?再往后推五十年,那也是化垩学界的泰斗人物,化肥生产更是他当年曾经参与的研究项目之一,只是现今条件实在受限,一时也没有办法,现在杂切斯鼓捣出了半吊子发电机,叶眳可不由得又心动了。

    他早已经将量化责产氮肥的原理、化垩学反应公式以及详细的生产过程写给了那几名牵头进行化肥研究的学者。

    实际上,氮肥是就透过氮气及氢气产生氨气,使得大气中的氮等以氨的形式国定下来六…田B人弛)叶削,y引,原料用天然气、石油脑碳氢化合物制造氢气等等,至于合成氨的合成塔、催化接触室、冷凝塔等等原理过程叶眳都极为详尽的写了出来。

    可以说,可能要摸索几十年经历无数失败来验证的东西被叶眳早早的展现在他们面前,至于现在各件下怎么解决反应炉、合成塔等等设备制造以及动力问题,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如果化肥真的能大批量出现在中华大地,不但对农业,对工商业发展同样会是巨大的促进。农业工具的改进、生产资料的丰富,将会使得一家之中男丁的数目不再那么重要,对于人口结构健康化,对于脱去大量佃农的束缚,都会产生重大的意义。

    又将广西赈灾一事批复,今年六七月份广西雨水较多,数县遭灾,叶眳批:“闻水长一丈有余至二丈余不等,田亩淹浸,房屋倾记者甚多。览奏实堪悯恻。现经该督抚饬司委员携带钱米,驰赴被水各处,先行抚恤。并着查明有无淹毙人口,其被淹田亩,勘明是否成灾,应如何分别的缓之处,据实具奏,以副孤轻念民依至意。”

    现今叶眳批折,“孤”之一词成为摄政王自称,实则乃是秘书房代批时首用,渐渐成了惯例,叶眳也只得随俗。

    见案头没了文犊,叶眳这才下衙,上了马车,突然起意,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随即道:“去西城巡捕局。”

    到西城巡捕局正是散衙时间,朱丝丝怎么也没想到色狼现在竟然敢大摇大摆来巡捕房接自己,又气又窘可也没办法,总不能在局里闹起来被下属看笑话,只能上了马车,随即就被色狼强拥入怀,朱丝丝也不吭声。

    朱丝丝头发湿漉漉的,想来刚刚洗了澡,天气热,又有便利条件这些女警们怕散衙就会去洗澡了。

    搂着一身黑色警垩察制服、英姿飒爽的拖丽女警官,闻着她身上淡淡清香,叶眳心下大乐,不过随即就想到,怎么自己跟恶霸一般,好像终于被这个世界影响,堕落为强占民女的二世祖了,而且心里半丝愧疚也无。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世界的二世祖们见到喜欢的女孩子,多半就是强抢回家亦或huā银子买下来,而自己比他们稍强一些,并没将这些女孩儿当成货品,更不是发泄品,实在是比较喜突朱丝丝,理直气壮的要泡回来做王妃。

    想想以朱丝丝的性格和世界观,怕嫁给这个世上任一个男子,最终都会是一场悲剧。

    叶眳尽力的找理由来说服自己实则还是有些心虚,毕竟不能真的做到漠视自己心底深处现代人的某些道垩德观。

    可越这么说服自己,好似越有种在霸占后世女孩的负罪感,索性不去想侧头又去吻朱丝丝,朱丝丝转头避开,给了叶眳一个大帽檐叶眳就笑,就没再强吻她。

    在全记吃的八珍小恰,又去望江楼听折子戏,回到布行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朱丝丝几乎就没说过几句话,叶眳叫她吃就吃,叫她跟着听戏就听戏,一脸漠然叶眳可就有些担心了,毕竟她不是现代女孩,从小受的教育,被自己轻薄来轻薄去的,可真不知道想什么呢。

    叶眳叫朱丝丝跟着自己回房吃夜宵,朱丝丝就跟着他进房,吃了几块甜点,朱丝丝就起身想走,叶眳笑道:“别走了,就在这儿睡吧,我家的床舒服。”

    朱丝丝俏脸一红,淡漠尽去,半澈大眼睛瞪着叶眳:“你说甚么?”

    叶眳忙道:“放心,我不碰你,这床的尺寸你也见了,就算我睡觉翻跟头也碰不到你。”不是叶眳混账,实在朱丝丝淡漠的样子令叶眳担心,只能表现的混账混账再混账,如此她郁结之气才可能发泄出来。

    朱丝丝瞪了叶眳一眼,回身便走,却不妨猛地又被叶眳抱住了纤腰,眼见叶眳将自己向床上拖,朱丝丝可真疯了,又踢又抓又挠,可还是被叶眳给拖到了床上,双手被叶眳压住,腿也被叶眳盘住,朱丝丝拼命挣扎,柔软身段泥鳅般腾起,落下,却哪里挣得开?

    叶眳被这小辣撤的娇嫩胴体在怀里拱呀拱的,一时一佛升天二佛出窍,忙尽力缩着身子,免得被朱丝丝察觉自己的猥琐。叶眳现在可有些后悔,心血来湘的提议,可别把这小妮子彻底伤了?

    朱丝丝挣扎了足有半个时辰,终于娇喘着软瘫在那里,力气用尽,累得眼前直冒金星,接着,身子猛地一松,却是被色狼放开了,接着一各丝毯盖在自己身上。色狼更将她向里面推了推,隔着好远躺下,说:“说了不碰你。”

    朱丝丝没吱声,俏脸苍白,清澈眼睛略显无神,只是呆呆看着天huā板。

    叶眳大悔特悔,自己欺负得她好像太狠了,讪讪起身,拿了线毯,跑去了沙发上睡,这时候总不能跟人说,你回去吧,那不更混账?第二天叶眳醒来的时候朱丝丝已经不在,早上用过点心,叶眳就轻车简从去了各个工地视察,直忙到下午五点多回了布行,也不敢去撩拨朱丝丝了,心说要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开解这小姑娘。用了晚膳冲了澡,换上睡衣,叶眳就躺在床上看书,正朦朦胧胧要睡着之际,门咯吱一响,咕挞的小皮鞋脚步声,却是朱丝丝走到了床头,一身淡青制服,精致无比,烫得微微弯曲的长发,榨黄皮鞋,制服笔挺,酥胸翘臀的优美曲线恰到好处的呈现。

    叶眳知道,刘三等侍卫根本不清楚自己跟她的关系,特别是昨晚之后,睡都在自己这里睡了,定以为她已经是王爷宠妃,自没人敢阻拦她。

    朱丝丝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略有些呆滞,呆呆盯着叶眳,把叶眳吓了一跳,急忙坐起说:“怎么了?”摸了把下顾,却是没粘胡子,实则那晚朱丝丝暴打他之时他也未戴胡子,但想来当时朱丝丝心神激荡,也没大留意,他又光溜溜的,怕朱丝丝也没怎么看他,日日相处的人他粘不粘胡子也是能认出他的。

    但今天,好似朱丝丝又没留意他的胡子。

    “怎么了?说话啊。”看到一向青春活力无限的朱丝丝神情呆滞的模样,叶眳可真担心了,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谁知道,朱丝丝突然就摸出一把左轮枪,冷冰冰的枪口顶在了叶眳额头,呆滞的双眼猛地一清,渐渐变成无比的愤懑眼圈渐渐红了,“你,你这贼子屡次羞辱我,我是不想活了,先杀了你,我再自杀!”她声音娇嫩,可却透着一股杀机,叶眳本能的知道,她可不是吓唬自己分分秒会开枪。

    唰,就出了一身冷汗,眼见朱丝丝握着手枪的小手一直在抖,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叶眳不退反进,向前走了一步,朱丝丝一呆叶眳已经拨开她握着手枪的手,轻轻拥她入怀,柔声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不该欺负你,是我错了,你要杀要打都由你。”

    朱丝丝想推开他,却觉得满腔委屈无处倾诉,只想在这暖瞧的怀抱里哭个痛快“你,你混账!”眼泪淆淆滚落。

    叶眳亲责她泪水,柔声道:“是,我是混账,好了,不哭了。”

    伏在叶眳怀里,朱丝丝哭的昏天黑地,上气不接下气,等她渐渐回神,才发现自己抱着色狼大哭,而色狼一脸温柔的亲吻自己泪痕,嘴里喃喃的:“乖,不吴了,以后我都对你好。”

    朱丝丝大窘,伸手就想推开叶眳,却被叶眳一伸手,抱着她腿弯将她轻盈柔软的娇躯抱起,就走向大床。

    朱丝丝清澈大眼睛瞪着叶眳,叶眳只装作不见。

    将朱丝丝娇躯放于床上,又轻轻帮她褪去小榨黄皮鞋,眼见朱丝丝一瞬不瞬的瞪着自己,叶眳只不说话。

    “叶眳,我问你,我对你怎样?”

    “很好啊。”叶眳说着话,手上却不停,褪去了第二只小榨黄皮鞋。

    “我知道你性子是淫了些,可还是个好人,若不然我也不会和你交朋友,你想想huā姬,想想莎娃,听说你还有好几房妻妾,难道,你整日寻huā问柳,想到她们就不内疚么?”

    叶眳就笑,没想到这小辣枚又开始苦口婆心跟自己讲起了道理,是想令自己接受她的一大一妻论么?唤醒自己“好人”的良知?

    笑着,叶眳坐上了床头,和她肩并肩,轻轻去吻她的娇嫩精致脸蛋,朱丝丝也不躲闪,说道:“我明明知道你这样,还跟你做朋友,是因为我知道,你心地不坏,你家里有钱养得起妻妾没错,可是我,只想找一个疼爱我自己的相公,我最讨厌的就是三妻四妾的男人,你是例外,可是你呢,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还是也把我当成了猎艳的目标?因为你,我已经清白受损。你现在再这么做,不觉得自己卑鄙,是九耻小人么?”唔…却是被叶眳噙住了柔软嘴唇。

    朱丝丝苦口婆心,想唤醒叶眳的良知,可惜叶眳已经打定主意,今日要快刀斩乱麻,这些日子朱丝丝接连遭逢巨变,心神混乱,看今天她掏枪出来真要杀自己就知道这小姑娘都快被自己欺负崩溃了,哪还是以前的她?就算今天含糊过去,可保不准明天她又胡思乱想,毕竟按照这个世界的标准,她被自己连续轻薄,怕嫁人都称不上是清自身了,自尊自爱如她,又如何能接受?可别明日又胡思乱想干出什么傻事,今天就帮她解开心结,将事情定了,她也就不用胡思乱想了。

    朱丝丝清澈大眼睛狠狠盯着叶眳,好似在说,我就看你真能怎样?

    叶眳一俯身,将朱丝丝扳倒在弹力十足的大床上,一边亲吻她嘴唇,手就伸了过去,从朱丝丝制服下襟探进去,沿着娇嫩滑腻无比的肌肤向上攀去。朱丝丝身子猛的一僵,想是没想到这色狼胆子真这般大。她瞪着叶眳的大眼睛,渐渐有怒火渗出,却不动,只是狠狠瞪着叶眳。

    在她清澈大眼睛瞪视下,叶眳的手终于没好意思再往上伸,摸着她腹部柔滑平坦肌肤,又慢慢把手缩了回来。

    朱丝丝目光也渐渐柔和,叶眳躺在她身边,轻轻揽着她肩头,说:“你赢了。”

    赢了吗?朱丝丝仰头看着天huā板,看着那好似变幻不定的金纹图案,眼眶又渐渐湿了。

    叶眳抬起头,凑过去轻轻亲吻她湿湿凉凉的脸颊,柔声道:“丝丝,是我不好,不哭了,听话“”

    朱丝丝摇着头,泪水却淌的更快了。

    叶眳侧身将她柔软娇躯搂进怀中,心中怜意大盛,自己,可真把她折磨苦了,那般自信骄傲的姑娘,却被自己害的除了哭还是哭,或许,她心中也混乱之极,根本不知道她自己要什么,以后怎么办吧?

    轻轻吻着她的脸颊,吻着她烫的微微弯曲的精致长发,叶眳轻声道:“丝丝,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珍惜你,会加倍疼你。”

    也不知道思绪混乱的朱丝丝听没听到他的话,叶眳慢慢亲吻她的柔软嘴唇,朱丝丝身子一僵,又慢慢的、慢慢的松弛。

    叶眳轻柔似融的吻慢慢落在朱丝丝雪白脖颈上,清香滑腻,叶眳的身子渐渐热了,心跳越来越快。

    手,轻轻解开朱丝丝领口的衣扣,宝石蓝小肚兜慢慢露出,丝丝滑滑,绣着牡丹,性感无比,与那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勾勒出诱垩惑无比的绮旎画面。

    叶眳脸慢慢伏了上去,隔着丝滑肚兜吸吮朱丝丝青春甜美的胴体气息。

    朱丝丝眼泪落得越发快了,她伸手,想推开叶眳,却显得那么柔弱无力。

    终于,叶眳的手伸到了男人魂牵梦萦之地,轻轻解朱丝丝淡青小裤子上的皮腰带,朱丝丝好似被蝎子蛰了一下,立时用力来推叶眳,娇躯剧烈扭动挣扎,叶眳紧紧的压住她,一边亲她的粉颈,一只手慢慢的继续解腰带的动作。

    “放开我“”朱丝丝挣扎扭打着,娇躯好像虾子般弹起,却不妨,叶眳隔着肚兜噙住了她的huā蕾,“啊“”…”惊呼一声,身子落下,那混蛋滚烫的气息也跟着落下,紧裹着她的huā蕾,朱丝丝的身子渐渐软了。

    淡青色衣裤制服被扔在一旁,朱丝丝柔媚性感的雪白胴体一点点呈现在华丽丽的红床上,叶眳倒吸口冷气,可没想到,这小辣子的身段这般完美,酥胸翘臀,粉腿玉臂,肤如凝脂的胴体呈c形在红床上扭动,媚媚的蓝牡丹小肚兜、小巧无比的蓝绸小亵裤,灯光下泛出一种妖媚的光芒,叶眳鼻子一热,好似要喷出血来。

    一边用力制伏这匹小烈马,一边帮小胭脂马褪去束缚,感受着小野马娇嫩无比的胴体在身下扭动,叶眳小腹热气一阵紧似一阵的向上冒。

    叶眳滚烫的气息落在粉腿玉臂、肚兜亵裤上,几乎没放过朱丝丝每一寸肌肤,奋力挣扎的朱丝丝力气一点点消磨,最后,慢慢软瘫成huā泥。

    终于,身下一凉,蓝色小亵裤落在枕边,也感受到了那火热的逼近,这最新的刺激令朱丝丝猛的睁开眼睛,看着压在自己娇嫩胴体上,一脸享受的叶眳,朱丝丝骂道:“你混茶“…啊“”…”剧烈的疼痛,令她痛呼一声,秀眉猛地蹙起来,一脸的痛楚,眼泪,如雨般落下,不仅仅是因为疼痛,还因为,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在这一刻被人夺走了,而对方,不但妻妾成群,更是个好色如命的猥琐人物,这和她少女清梦中偶尔显现的幻想,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叶眳轻轻亲着朱丝丝的美貌脸颊,看着她泪huā如雨,那种霸占了现代女孩儿的负罪感和刺激感接路而至,一时也不知道是歉疚还是满足。那双曾经狠狠踢过自己健康有力青春感十足的美腿,此刻显得是那么柔弱无助,虽然绕在自己身后一下下用柔美足跟踢自己的小腿,更不时盘紧自己的小腿想阻止自己的动作,滑如凝脂,力道无双,却不知道带给自己的是无比的享受,无尽的快感,这双健康青春的绵软美腿、娇嫩雪足,真是令人****。

    “混蛋,…”朱丝丝哭着,双手狠狠掐着叶眳肩膀,用力咬紧叶眳的胸脯,叶眳猛地打了个激灵,全身都酥了。

    这小辣子、小烈马,实在不知道这野性带给男人的是怎样腾云驾雾般的舒爽。

    “你就嫁给我这个混蛋好了。”叶眳柔声在朱丝丝耳边说着,亲吻她娇美脸颊,轻柔的动。

    终于,朱丝丝性感的雪白胴体慢慢的发烫、酥软,她却兀自不屈服的瞪着叶眳,可清澈的大眼睛,渐渐迷离”

    “哦“”仙音一般的轻吟不知不觉从朱丝丝喉咙中发出,叶眳脑子就嗡的一声,丝丝,丝丝竟然也会叫床,这小野马,傲气的女警,终于成了自己的女人,叶眳简直要疯狂了,喘息着,很想刺破身下那令自己有几分疼痛的包裹,但终于还是忍下,只是轻轻、轻轻的动”

    朱丝丝慢慢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赤裸裸的被叶眳接在怀里,而叶眳,正看着她微笑。

    朱丝丝俏脸一下通红,看窗帘,外面天色泛白,还未亮通透,油灯发出幽幽的光,想起昨晚,朱丝丝又羞又气可又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是啊,什么都不用想了,就这么、这么让这混账给欺负了。

    可旋即就忆起昨晚那销垩魂蚀骨的滋味好像整个人都飞起来了,都酥了化了,好像,后来自己还忍不住叫出了声,想到这儿,朱丝丝窘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看色狼,可不正得意的笑吗?朱丝丝气得又瞪了他一眼。

    随即朱丝丝就感觉到了翘臀上那火热的巨大压力,脸更红,赶忙向前挪身子躲闪。

    抱着朱丝丝柔美娇躯,赤裸裸肌肤紧紧贴在一起,感受着朱丝丝的娇嫩青春气息,看着她烫出小卷的长发披散在枕边,叶眳很有些小幸福,拥有这朵清新的小huā,是那么惬意安详,甚至,就想这么抱着她美美的不动,直到天荒地老。

    如何同女孩儿第一次叶眳已经有了深厚的经验,是以,昨晚极尽温柔手段,并未令朱丝丝感受到多么疼痛,反而这第一次,叶眳相信带给她的是很美好的回忆。

    本来正在享受朱丝丝翘臀的弹力和柔滑,她突然一动,却令叶眳心下更是火热,贴过去,从后面搂住朱丝丝纤细柔软腰肢,低声在朱丝丝耳边道:“我还没要完呢,再来一次,不然相公不射出来,很伤身的。”

    朱丝丝脸通红,不吭声,却用胳膊肘顶了顶叶眳,显然是不愿意。

    见她可爱模样,叶眳更是大乐,嘿嘿笑着,就贴了上去,伸手捞住朱丝丝娇嫩小脚,慢慢赏玩,朱丝丝没有涂脚趾甲的雪足,如脂如玉,更有一番轻轻净净柔嫩无比的娇美,令人很想亲个痛快,朱丝丝不满的想挣脱,扭动中,叶眳的火热已经从后面贴了上去,又在朱丝丝洁白如玉的耳廓边道:“从后面,你不会累。”看着朱丝丝小巧可爱的耳朵仿佛都羞红了,叶眳更是美的上了天。

    “啊,我,我要上衙。”朱丝丝突然惊呼一声。

    叶眳差点笑出声,在她耳边道:“我叫人帮你请假。”朱丝丝就不吭声了。

    床,慢慢的颤动起来。

    第二日直到傍晚,朱丝丝和叶眳才起床洗漱,而看着朱丝丝坐在床上慢慢穿上青色制服、雪白小袜、小皮鞋,又变成那耙丽精致的女警官,叶眳幸福而又满足。

    朱丝丝白了叶眳一眼,可看得出,小姑娘很有些心虚了,毕竟,现在是这个色狼的女人了,而且,昨晚被折腾的够呛。

    “天天粘个胡子干嘛?”朱丝丝奇怪的看着叶眳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的胡须。

    叶眳笑道:“是不是不戴胡子好看?”

    朱丝丝翻个白眼,不理他。

    叶眳叹息道:“没办法,你相公我不粘胡子,街上小姑娘会打破头的。”

    朱丝丝无语,可也不得不承认,这色狼不戴胡子可真俊。

    敲门声,陈嫂送进来食盒,里面有稀粥、金银小馒头和荤素菜肴,是侍卫从外面买来的。

    陈嫂看着朱丝丝就呵呵的笑,朱丝丝俏脸一红,别过了头,叶眳微微蹙眉,陈嫂就知道笑的不对,忙退了出去,更不敢再跟朱姑娘说什么了。

    叶眳看了朱丝丝一眼,说道:“丝丝,你放心,过几日等我事情稍一安定,就明媒正娶你过门。”

    朱丝丝不吭声。

    叶眳又道:“也不瞒你,我现在五房妻妾。”

    朱丝丝微有些诧异,想来是本以为这色狼妻妾远远不止此数的,果然,不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有没有把小妾送给过人?”

    叶眳苦笑:“你呀,还真把我当什么了?我跟你说,我和你很多事都是误会,就好像咱俩第一次见面那小丫头,我根本就没怎么着她,看她可怜帮她赎身而已,我不但就这五房妻妾,我也仅仅跟她们五个有男女之事,从没沾huā惹草过,信不信由你。”

    朱丝丝不吱声。

    叶眳就招手道:“来,先吃饭吧,先喝粥,顺顺气。”

    朱丝丝就坐了过来,但对叶眳拍他身侧沙发空位的动作视而不见,而是坐在了几对面的软墩上。

    叶眳就笑:“你呀,就不听话吧你。”

    朱丝丝不理他,拿起小勺帮叶眳盛了一碗粥,放在叶眳面前,又选了个调羹,放在叶眳粥碗里。叶眳心下大乐,这个时代的女孩子,再怎么叛莲,可也别样温柔啊。

    “呀,今天没请假,明天我去了还得给自己记个旷工。”朱丝丝不满的瞪了叶眳一眼。

    叶眳笑道:“怎么没请?肯定请了啊。”

    朱丝丝道:“又瞎说,我怎么没听到你叫人帮我去请假。”

    叶眳笑道:“这还用我开声吗?你在我房里,既然没出去,没去上衙,他们是定然会去帮你请假的,这点事都办不明白,那能做我的随从么?”

    朱丝丝翻个白眼,自不理他。但心下却也知道,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随从,看来色狼家里很不简单呢,可惜白瞎了他这个人,整天不是**宫就是逛妓院,就没见办过什么正经事。”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