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叶昭跑去驴肉馆吃了几个肉末火烧,这才回了布行,委实没想到,朱丝丝也在。

    “莎娃呢?”朱丝丝正在院里和陈嫂说话呢,见叶昭进来就问。她换了那身淡青制囘服,烫得微微弯曲的长发,榨黄短高跟皮鞋,身段柔美,精致绝伦。

    叶昭道:“去太平府了。”又笑道:“这身衣服可真好看。”说完就后悔,怎么自己跟没事人似的?委实没心没肺。

    朱丝丝对他已经再没有丝毫办法,在外面躲了几天,想想又哭了几场,可能怎样?杀了他还是自杀?朱丝丝也隐隐想到,若是旁人,自己断不会这么罢休,就算不杀了他,那也宁可坐大囘狱也要朵了他的手,可这个色狼,真是叫人恨得牙根痒痒的,可偏偏令人生出一种只能自认倒要的泄气感觉,好像出在他身上这事儿就比较正常了,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而且说起来,打成他那样,朱丝丝甚至觉得有些内疚,这就更令朱丝丝自己生自己的气

    不过还好,一见面他这狗嘴又吐不出象牙,朱丝丝的歉疚感随即就淡了,心境更是突然轻松,色狼虽然混账,可混账的能把这天大的李儿消于无形,也算绝无仅有了。

    “本来想约她看戏的。”朱丝丝手里有三张全福楼的绿色门票,全福楼邀请了广州西关大戏院曲艺团来南京,门票可不便宜,绿色门票是二楼的位置,一张要一个银元呢。

    叶昭当然知道这事儿,看着朱丝丝手里的票就笑道:“也有我的份儿啊,好嘛,二楼的贵宾票,下血本了。”

    朱丝丝本来就是有些歉意,想稍作弥补,却不想莎娃不在,这两天心境乱,做事也没个头脑,却是没来得及去问在仲裁衙门当差的女巡捕,也不知道莎娃原来去了外地。

    门票其实却是嫂子栽给他的,嫂子被人撺掇,学人家做起了黄牛党,东借西借凑了十块银洋买了些门票,准备转手高价卖出去,谁知道几个妇人委派的力笨办事不力,在全福楼附近兜售被人发现,现今不是后世,茶楼老板发现有人炒卖自己门票觉得是坏自己招牌,立时勃然大怒,力笨被暴打一顿,票都险些被人家扣下,自然吓得马上辞差不干。

    朱丝丝的嫂子没办法,她跟朱丝丝借了四块银洋,就厚着脸皮把三张贵宾票送来,充作还款,加之又哭又求,朱丝丝毕竟心软,只能稀里糊涂的拿了票。

    所以说这三张票,不但下了血本,而且比茶楼本来的票价还贵。

    叶昭摸出怀表,看了眼,说道:“这就快到点了,咱就走吧。”又对刘三道:“刚好,把茶几上那红食盒拿着。”却是蓉儿令人从广州送来的,刚刚送到,她和金凤、花姬一起动手打的细点,东西美味皆有。

    朱丝友又道:“还多出了一张票。”就递给陈嫂,陈嫂连连摆手,说:“小姐,我听不懂的,可别糟蹋了。”

    院里魏大哥和李拔毛都不在,新搬来的两家“住客”朱丝丝又不大熟,可这门票自不能浪费,朱丝丝就转头对叶昭道:“先去接我一个朋友吧。”

    叶昭自然答允。

    叶昭和朱丝丝上了马车,去“警囘察宿舍”接了朱丝丝的朋友,同样是一名女巡捕,挺清秀的小姑娘,唤作罗招姊,初等习练巡捕,按照后世说,还在实习阶段,为人率真,朱丝丝这几天就跟她同住一房。

    万福楼位于秦淮河畔,周遭全部是华丽精美的建筑群,飞檐漏窗,雕梁画栋,画艘凌波,桨声灯影,人文荟萃、市井繁华。

    虽然太平军进城后,十里秦淮已经不复昔日烟华,但那数百上千年积淀的六朝金粉之风流气象何等深厚?平远军光囘复南京之后,这十代繁华之地渐渐恢复了活力,南「本文字由戚泓妍提供」朝商人,更是将此一带视作投资的不二选择。秦准河畔的宅院楼艘大多已经寻不到旧主,政务院遂加以拍卖,从者如云,几块地皮都拍出了天价,这笔收入却是叶昭始料未及,盘算一下,这南京城的旧宅子、伪王伪官囘府邸,许多都名正言顺成了“国有资产……”或租或卖,怕也能落上百万两银子。

    完取南京城,城内建筑最大限度得到了保存,对于推动财产私有趁机套现的叶昭来说,自然获得了最大的收益。

    而秦淮河畔,那些被战火殃及的楼宇正叮叮当当维缮,金粉楼台倒映的碧水中,华贵精美的画舷日多,珠帘倒卷,丝竹飘渺,浓酒笙歌,隐隐已经可见昔年风采。

    万福楼二层中空结构,一楼有戏台,当年苏杭名角流连蝙跹,可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才子佳人的故事。

    二层雕刻精美的红檀木「本文字由戚泓妍提供」栏杆后,摆着一个个华贵小方桌、雕花梨木椅,再后面几步处靠窗,此时镂花窗梭撑开,可见楼下碧水荡溢,画肪帆影。

    按照,zl口,2l口茶楼规矩,二楼贵宾票每一张可带一名下人仆役进场伺候,当然凶座位是没了,站在茶桌后靠窗的位子,而现在,二楼各个茶桌旁,也委实仆役如云,忙着服侍各个主家。

    叶昭和朱丝丝、罗招嫌坐了,要了茶点,刘三又将食盒打开,将里面小碟一样样端出来摆好,这才和另一名随从退后几步,站在了窗前。

    “呀,真好吃!”「本文字由戚泓妍提供」罗招姊大惊小怪的,刚刚咬了一小口千层酥,只觉入嘴即化,甜香无比,好吃的能把舌头吞下去。

    朱丝丝虽也觉得好吃,但就含蓄多了,听叶昭笑着说:“花姬也有份做,味道不错吧?”朱丝丝没有吱声。

    西关大戏院曲艺团的节目很杂,有名角唱京剧、广东大戏的经典片段,字字珠饥,荡气回肠,茶馆内不时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旺!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台上青衣聘婷袅行,唱得是一出叉霸王别姬爹,声音如珠落玉、盘、宛如天音。青衣艺名“白玉霜……”在广州大大有名,而身为女子,在正旦中闯出一片天,就更殊为难得了。

    堂内掌声叫好声不断,叶昭也轻轻叹息,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大丈夫当如是,可我若是霸王「本文字由戚泓妍提供」,必保得虞姬平安,天下英雄,何足道哉!”

    这话从色狼嘴里冒出来,更大言不惭跟霸王比较,未免荒唐,朱丝丝瞪了他一眼,可隐隐又觉得,色狼说出这几句话时大为不同,好似真的有凛然之威,有制霸天下豪杰之态。随即见叶昭对自己咧嘴一笑,又是那死德性,朱丝丝这个气啊,错觉,一定是错觉。

    “去,唱得好,赏她二十块银元。”叶昭啪的一收折扇,指了指戏台,大咧咧吩咐随从……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朱丝丝就更是翻白眼,这纨绔,和英雄豪杰扯得上半分关系吗?说不定,又看上人家唱戏的白玉霜了。「本文字由戚泓妍提供」

    二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那“虞姬”谢幕之时,清声道:“奴家谢乾字三号桌大囘爷赏二十块银元,奴家恭祝爷升官发财,公侯万代!”说着向叶昭所坐方向轻轻福了福。

    台上台下,立时目光都唰的看过来,叶昭摇着折扇,怡然自得,罗招梯自也满脸兴奋,小丫头从未被万众瞩目过,觉得和叶大哥坐一起实在光彩。

    朱丝丝却觉得脸上滚烫,颇有些耻于跟这纨绔为伍的感觉。一身淡青制囘服的她坐姿端庄秀丽,配上那双精致高雅的短高跟皮鞋,古典中委着耙丽,耙丽中又有古代女孩特有的气息,气质绝佳。

    接下来又是女星弹琵琶演唱歌曲,有点现代流行歌曲的意思,不过曲调古朴,煞是好听,情情爱囘爱的虽上不了大场面,却也挠的人心囘痒痒的,说起来,歌词比后世含蓄有文采多了,但在现今,可难登大雅之堂,不过甚得广州新生活之人喜爱,现今唱歌之女星也是广州大戏院台柱之一。

    不消说,叶昭又赏了二十块大洋,其实,不过是为金凤旗下的“明星……造势,谁叫听金凤念叨过,怎么令她喜欢的这几个女孩子更红,在全国脍炙人口呢。对于炒作,经历过网络时代的叶昭,深恶痛绝之余却很知道几下散手。

    以后传出去,都知道这些女星唱几个段子,就有大富豪一掷千金的打赏,那当然身价倍增,而至于大富豪是谁,对于中国人来说,却不会有人记得,怕越传越玄乎,张冠李戴那是常事儿。

    “飞雪谢先生赏,先生升官发财,公侯万代!”漂亮女星遥遥给叶昭鞠躬。

    接下来,叶昭又连赏了两位,偏偏都是挺漂亮的女星,叶昭这一桌立时就成了满楼焦点,看来的目光有羡慕、「本文字由戚泓妍提供」有嫉妒、有不屑,茶楼内有钱人不少,但拿上百块银洋当水儿似的扔,可就没几个人能这般泰然自若了。

    朱丝丝翻着白眼,低声道:“行了,知道你有钱,把人都震了,好好看节目不行么?”

    叶昭就是一笑:“还不够呢,差一个弹西洋琴的,我可牟着劲儿等着打赏呢。”

    朱丝丝无语,拂了拂微卷的漂亮长发,扭过头,也不来理他。………………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