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惜阴书院一楼的摄政王办公房,叶昭翻看着手上的文犊,想起昨日纸牌输的挺惨,就有些郁闷。

    这几天朱丝丝和莎娃越发熟络,除了和莎娃一起温书,偶尔也同叶昭三人玩会儿纸牌,莎娃比较率直,不似蓉儿金凤那么根深蒂固的尊卑观念,是以叶昭叫她好好玩好好出牌她就不怎么会让着叶昭,纸牌玩的倒是挺有意思,不过叶昭喜欢做庄家,不管有牌没牌都要,在广州时人人让他,现在却是经常被炮弹子弹乱炸,有时候整齐的牌型被憋在家里,委实郁闷。

    但这样玩纸牌,才令人觉得津津有味。

    现在叶昭翻看的文犊是对太平军诸王伪娘及太平军被俘、投诚女官的处置方策,在桌案下垂手而立四十多岁的官员叫沈丙莹,道光乙巳进士,平远军攻略贵州之时他是贵州安顺府知府,率阖府官员反正,后叶昭爱惜他的才气,调去广州,现今则是亲王府政务房副政务官。

    如何处置太平军诸王嫔妃以及宫女、女官、女兵委实是个棘手的问题,现今沈丙莹就是在办这个差事,由他挑头,会同教务部、法务部等精干官员按照摄政王谕令分派这近万名女子。

    沈丙莹是来向摄政王汇报对这个特殊团体的处理进程的。

    这些女半径过一个月的教育洗脑,已经到了发付阶段。

    按照叶昭的谕令愿意还乡的女子一律发回原籍,难题就是那些已经没有亲人的,亦或亲人不愿意接纳她们的所谓“匪妇匪女“还有一部分女子因为受歧视不愿意回乡。这些需要官家安排的女子总有三四千人。

    这部分女子被平远军女兵系统和文工系统吸纳了一批,或是勇武过人,或是有唱歌跳舞的天赋,是以吸纳进平远军教育培养,实际上自然是再接受一次强化洗脑,大概有一千多人的样子。

    而其余女子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文化程度不高的进行技能培训,准备给她们在坊织厂、呢绒厂等工厂觅份差事,其中泰和行准备投资兴建的一家棉纺厂就在太平府,这些女子如果实在被歧视不好进工厂做事,泰和行自能安排,廉价劳力双赢局面,何乐而不为?

    部分文化程度较高的女子则进行文员培训反而她们应该比较好找工作,因为雇佣女文员的商行大多为船运公司、贸易公司这类比较开明的企业,自不在意她们的身份。

    如此安排她们可谓一举数得,对于促进南朝女子真正踏入社会又是一剂强心剂别看南朝宣扬解放女性这么些年了广州大街敢于出门的莺莺燕燕也越来越多,但实际上真正踏入社会做事的女子还是极少的一部分。工厂女工还好说,尤其是工薪比较高的文员阶层,女子实在是凤毛麟角,有的就算找到份差事,等结了婚,多半就会辞工。传统思想,男子养家,自然无可厚非,不过叶昭还是希望越来越多的女子能跨入文员这种高收入阶层的门槛儿,男子养家的传统自不能丢,也不会丢,但女人有了自强的能力,才不会成为男人附庸,不会任由丈夫欺凌,夫妻间生活质量也会提高,对男人又何尝不是种幸福?

    看着文犊里这些女子的培训情况,叶昭微微点头,说道:“办的不错。”想了想道:“伪王宫的副月宫和通御来了吧?”

    听王爷说“办的不错,“沈丙莹脸露喜色,又忙道:“是,两位伪王娘就在殿外等王爷传召。”

    得天王洪秀全宠爱的王娘中,或被迫或自愿大多陪天王一起服毒自尽,唯有副月宫贾氏和通御乔氏逃过一劫,而她俩因为身份特殊,是以单独囚禁。

    现在南京局势渐渐稳定,在搜查逮捕了上千名潜伏在城中仍不愿放下武器的太平军残部后,可以说,南京城已经真正被平远军控制在了手中,现今就算有凤毛麟角的反抗者,依靠巡捕力量已经足以将其镇龘压,而这贾氏和乔氏,也是时候有个说法了。

    “她俩都识字是吧?就编入文员班吧,平常心对待,将其看作寻常女子就是。”

    “是。”沈丙莹恭恭敬敬应着。

    叶昭本想说我就不见她们了,但想了想,道:“传她俩进来吧。”被平远军集中管理的这些女子,实则都生活在巨大的恐惧中,流言飞飞,都不知明日会如何,而她们中盛传的就是会被充作军妓,是以自杀事龘件时有发生。甚至月她都被叶昭遣人从广州送来现身说法,月姬乃是李秀成爱妃,叶昭知道她对自己定然无比痛恨,但总不会空。说瞎话,她在广州被软禁的这段日子,就是最好的明证。

    现今月姬就在文员班,安抚众女,效果倒是不错,从她来了之后,仅仅发生过一起自杀事龘件。当然,因为加强了防范,除了最开始有两名女子不治身亡,其余的女子就没自杀成功过。

    而这贾氏和乔氏,自然是天国诸女中最惶惶的两人,叶昭一来好奇,想见见洪秀全的女人怎样,二来也宽慰她们两句,以她俩的身份,怕也只有听到摄政王金口玉言,才能放下心里的恐惧。

    两女都是极美貌的少妇,却都吓得厉害,被侍卫领进来后看也不敢看叶昭,跪倒在桌案下,一起颤声道:“罪妇参见王爷。“声音倒也清脆动听,云髻娇容,仓皇伏地,不敢稍动。

    给这一路剿灭天军逼死天王的强仇大敌磕头,两人心里自然滋味难言,尤其是贾氏,极得天王宠爱,到后来太平军连战连败,天王抑郁之下,荒废朝政,每日只躲在天王宫里嬉戏用荒诞的生活忘掉苦闷和心底深处的恐惧,在天京城破前一个多月,天王几乎只宠贾氏一人。

    贾氏亲眼见到天王一日日消瘦下去的情形甚至深夜都时时被天王噩梦呓语惊醒,“恶龙,“贾氏从那时起,才知道神武无敌的天王原来也会这么怕一个人,而这个人终于逼死了天王,就在那桌案后高高在上的审视着自己这亡国罪妇,要自己生就生,要自己死就死。

    “你们不用怕,从此以后,就当自己普通女子,安心生活我向你们保证,不会有人骚扰你们也不会有人翻旧账,你们回去后,就入文员班,将来好好寻个差事也不枉做了回王妃见识总要高明些不是?咱中国最早的一批女文员里,会有你们的名字。”叶昭说到最后就笑了起来,很轻松的拿她们的“王妃“身份说笑,自是叫她们也释怀。

    贾氏和乔氏呆呆听着,也听不太懂,但恶龙声音温和,倒真是好听,听他说话,不知道怎么心里就舒服。

    “好了,你们下去吧。”叶昭摆了摆手。

    贾氏和乔氏忙磕头,起身骋婷倒退而出,临出门口的时候贾氏实在忍不住奢着胆子偷偷抬眼看去,就见龙书案后,坐着一位清秀俊美的少年,目光柔和无比,正含笑对她点头,贾氏吓得急忙垂首,心忤忤的跳,怎么,怎么恶龙是这番情形?

    沈丙莹告退后,叶昭又翻阅起桌上文函,最上面一份,是南北议和的草案,在神保攻克武昌之后,北国显然意识到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江南各镇还是要一个个被平远军打破,而谈判桌上,北方却拿不到一点好处。

    这份草案南北双方已经基本议定,而上海的地位归属将会另行用附粘条款的方式展开谈判。

    《草案》中,北国将会撤出在鄂、皖、湘、苏等省长江以南的武装,包括湘军盘踞的重镇岳州,从此双方均不得再对对方采取军事行动,否则将视作对英、法、美三调停国的挑衅,从此南北两朝永为兄弟之邦。而为了平定太平北伐军,南国对北国提供武装支援,步龘枪一万枝、火炮弹龘药若干,又因东南民众饱受发匪荼毒,北朝从国库中拿出一千万两抚民,以示两朝同宗同族之意。

    至于桂良和郑亲王,自不会写在和约内,已经口头达成协议,郑亲王及一干姬妾下人,将会在下月初被送到上海。交换人质,将会是双方和议后进行的第一桩交易。

    当然,真正草案里措词义正辞严,双方面子都足足的,根本就不像一份北国几乎割地赔款的条约。

    北朝拿出一千万两所谓抚民银子,自然就是战争赔款,本来北朝赔款从五百万两升到七百万两,怎么也不肯再多付,后来见南方使团坚守一千万两的底线,遂提出了要北国支援火器的提案。

    看起来倒也吓人,步龘枪一万枝,铜丸更是几十万,加之火炮若千,好似数目庞大,实则这些火器再怎么算也不过二三十万两银子,至多不会超过四十万两,几十万两银子的火器换来三百万赔偿,叶昭自然答应,何况就算南朝不卖给它,别人也会卖它,既然如此,北朝要这个面子,那给它就走了,捞点实惠最重要。

    北国明确要求步龘枪要安琪拉,既型,倒是明白的很,免得南国将淘汰品打包送过去,叶昭也令使团一力答应,因为六王再怎么精明,也不会知道南朝现今垂点研发的广州造,若能解决几个关键性问题实现量产,安琪拉步龘枪必然被淘汰,虽说不见得形成武器的代差,但保持技术上的优势没有丝毫压力。

    何况武器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南朝征兵,和北国征兵,几乎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作派,虽然不能说南朝人思想多么解放,但至少,这军人更像个活人,保家卫国深入人心,军人的荣耀感,更是叶昭时时刻刻都注意培养的,用了各种途径,甚至系统化的教育下,英烈纪念碑都退到了次要的地位。比之死气沉沉依旧靠军饷来激励士卒的北国来说,南朝几乎领先了它一个世纪。

    一千万两,对叶昭无异于雪中送炭,正为抚州到南京的铁路线发愁呢,可巧南朝的银子就送上了门,虽然肯定还远远不够,但至少先期启动资金有了着落。

    而接下来的银子?叶昭就慢慢拿起了另一份折子,是外务部副相张有存的折子,他已经与平远军两艘炮舰启程,这银子,自然要着落在日本人身上。

    实际上,叶昭虽然一直无暇东顾,但内务府的间谍已经随着美国人的脚步进了日本,多扮作美国人的随从搜集日本四岛的边防、财政、地理、风俗等方面的情报,就算那些美国商人,也不知道这些中国仆人苦力的真实背景。

    这却是日本人惯用的伎俩,甲午战争发生在九十年代,但从六十年代末,可以说明治登基之后,日本人的间谍就陆陆续续进入东北,多是以商人、旅行家等合法身份的掩护下进行,说起来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纪,日本人还是一贯的伎俩、间谍扮作游客,被中国安全部门抓捕后还大叫撞天屈,令人莫可奈何。

    叶昭虽然对日本这段历史尚算了解,但毕竟具体的防务、政治框架、民生等情况只是个笼统的概念,自然需要间谍先行刺探,以便真正对现今之日本有个清晰的了解。

    因为日本不同于朝鲜,朝鲜对中国,本就是朝贡国心态,日本却不同,从明代起,就开始意图挑战中国在东亚的霸主地位,更曾经在朝鲜与明军开战。

    对这个不屈甚至有些偏执可怕的民族,若不重视,以为只靠船坚炮利就可以压制的它服服帖帖,那怕会犯下致命的错误。

    就说其二战时为了保护大多数妇女不被美军凌辱,竟然官方组织慰安妇来安抚美军,而一些慰安妇,更以为是要靠这个办法杀死美军,准备好了接受自杀式病毒注射,凡此种种,就可以知道这个民族变态的可怕了。

    所以对日本的政策,要等各方面情报详细传过来,再定行止。

    回布行的马车上叶昭还在琢磨日本的事儿,甚至换马车时都兀自出神。

    现在叶昭都是整日坐衙,上下衙的时候顺便接送莎娃。

    仲裁官委员会在北城,古香古色的一个宅院,莎娃一袭粉红纱裙,镶紫水晶妖娆性感的高跟鞋,叶昭咽口口水,只觉得小尤物越来越是惹火。她早就在石狮子旁等着呢,现在莎娃都能掐准叶昭几点来接她了。

    回到布行的时候六点多钟,日头在西方还在吐火,天上乌云翻滚,可就是遮不住烈日,叶昭猛劲儿摇折扇进了小院,这都八月底了,怎么越来越热呢?看天色,好像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

    莎娃喜滋滋的跟在叶昭身后进院,和甜心同居,每日都和甜心在床上亲昵接吻聊情话,搂着甜心睡觉,可不知道小日子多幸福。

    小院柳荫下,朱丝丝正坐着洗衣服,她穿着一身白色缀蓝花的碎花布衣,浅蓝系带小花布鞋,脚背上露出小白袜,和莎娃的性感火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却身段柔美,那种朴朴素素的娇嫩,更走动人心魄。

    “亲爱的丝丝。”莎娃跑上去,亲昵的要抱朱丝丝,这几天她和朱丝丝已经成了好姐妹,报了年月,两人同年,都是周岁十八岁,她比朱丝丝大两个月,所以就不再喊朱丝丝姐姐,而是亲昵的喊她丝丝妹妹云云。

    朱丝丝也挺喜欢她的,觉得她单纯可爱,只是对于她热情洋溢的表达友情的方式有些吃不消,见她又跑来想抱自己,忙伸出沾着肥皂水的手挡在身前,说:“我洗衣服呢。”

    莎娃哦了一声,走过去,挨着朱丝丝坐下,朱丝丝无奈,只好给她让出了半个马扎的位子,莎娃亲昵的挨着她,在朱丝丝雪白脖颈上嗅了嗅,诧异的问道:“亲爱的妹妹,你用什么牌子的香皂香液?味道真好闻。”

    朱丝丝这个窘迫啊,抬眼见到叶昭就在不远处,好像也听到了,那似笑非笑的死样子,朱丝丝就一阵火大,更有些郁闷。

    “妹妹,告诉我,我叫甜心也帮我买。“莎娃羡辜的又在朱丝丝脖颈处嗅了嗅。

    朱丝丝正窘迫不知如何回答,叶昭笑着走过来,说道:“傻丫头,这是体香,你也有的,就是你自己闻不到而已,你的香味也很好闻呢。”

    “啊。”莎娃开心的道:“原来是这样啊,相公,我和丝丝妹妹谁的味道好闻?谁更香一点?”

    朱丝丝说道:“别胡说!”是真的有点生气了,莎娃虽然单纯,却不傻,看得出朱丝丝俏脸含怒,愣了下”上心翼翼的说:“丝丝妹妹,你的味道好闻,别生气了。”

    遇到这么个人,朱丝丝又有什么办法,再看叶昭,心说这俩人,可真是天生一对,活宝一双。

    叶昭却已经走向了厨房,这个点儿陈嫂就会帮叶昭和莎娃准备晚饭。

    厨房里叶昭的随从弄来了铁制的火炉子,又买了煤,锅碗瓢铲置办了一套,自然是免得和其他租客一起用大锅。

    陈嫂正在淘米,身边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正跟她聊天,也是小院一家租客的女主人,陈嫂自己都没留意过,每次她为叶先生和叶太太准备晚饭,厨房总会有别人在。

    “陈嫂啊,今晚煮清粥,菜用咸菜炒豆,再样个黄瓜,中午吃的太油腻了。“其实是莎娃,在马车上说起午饭都是大肥肉,说是一个月一次的改善生活,可苦了她,吃了几块肥肉,差点吐了。

    叶昭这才来吩咐陈嫂,若不然,早上交代下来,晚饭皮蛋瘦肉粥、云南鲜火腿。

    很多时候,叶昭对红颜们的疼爱不显山不露水,看似整日口花花就知道调笑,其实相处日子欠了,就算最懵懂的莎娃,也知道甜心别样的细心,对她好的不得了。

    权势盛如天日,偏偏又别样细腻温柔,遇到这么个相公,谁又能不化成水儿?

    莎娃后知后觉,来厨房准备叫陈嫂单独给煮一小碗清粥的时候才知道甜心都给安排好了,莎娃立时开心的跑出去,吊着叶昭脖子不放手,啵啵的亲叶昭,直把朱丝丝尴尬的端着水盆回房。而隔着纸窗,看着莎娃的翘臀美腿,大秀红唇亲男人的媚态,李拔毛的小眼睛直冒光,口水流了一地。

    晚饭莎娃说什么都要请朱丝丝来一起吃,平日朱丝丝都是在宿舍吃份饭,回来的也晚,今日休班,确实没吃晚饭,加之莎娃热情难却,也只得依了她。

    茶几上,一小盆清米粥,咸菜炒豆,酱拌黄瓜,莎娃吃的津津有味,又对朱丝丝道:“妹妹,相公可疼我了,知道我中午吃的是肥肉,晚上他就叫陈大嫂做的清粥。”

    朱丝丝轻颌粉腮,瞥了叶昭一眼,心说哄女孩子的手段,果然出神入化。

    外面突然闷雷滚滚,天也渐渐黑了,却是乌云蔽日,眼见一场暴雨来袭。

    用过饭,莎娃就张罗着二打一,更跑去拿了黄绸子出来,铺在大床上,又掇了精致的小牌桌放在床上,脱鞋上床,又兴奋的喊叶昭和朱丝丝快点上来。

    朱丝丝愕然,说道:“怎么不在几上了?“以前几次,三人都是围着茶几玩。

    莎娃道:“牌桌做好了,当然是牌桌上玩啊,茶几上好多油呢,铺桌布每次用过就丢,丝丝妹妹,快上来。”

    房子实在不够大,用小牌桌也是无奈之举,而说实话,里外两间,那宽大无比的贵妃床就占去了几乎三分之一的面积,朱丝丝以前隐隐约约知道里间有张大床,可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床。

    华丽丽的红缎子床富丽堂皇,令人不自禁升起躺在上面是一种亵渎的感觉,而莎娃踢了鞋子上床,斜坐在牌桌旁,曲着长长美腿,涂着紫色脚趾甲的雪白小脚仿佛陷在红云里,妖娆无比,朱丝丝见了都升起一丝异样感觉,就更莫说男人了。

    “丝丝妹妹,快上来。”莎娃亲昵的很。

    朱丝丝外柔内刚,不经意见到叶昭对莎娃使眼色,说:“下来玩吧。”莎娃则一脸不解,朱丝丝就不说话,裢布鞋上床,总不能被这色狼小觑,广州妇女会宣传男女平等,女子就是要落落大方。

    好软,这是朱丝丝坐上大床的第一个感觉,以前从来没想过,原来床也可以这么舒服的,真的好似坐在云团上一般。

    见朱丝丝看了自己一眼,就极快的将洁白小袜裹着的柔美小脚躲到了桌下,叶昭就一阵好笑,这小丫头,有时候还蛮可爱的。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