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广州的天闷热闷热的,叶昭只经从大平府回来几日了,弊卿的事,有红娘在,不需劳心,倒是海外债券经过短暂的购买高峰期后,现今逐渐滞销,一些在在伦敦金融市场募集资金的建设项目也遭到了冷遇,当然,这应该都是几个月前的事,现今伦敦金融市场是什么状况却不知晓。

    毫无疑问,南朝需要给海外投资者信心,没有海量的债券,仅仅靠南朝现今财政收入,加之水一般洒出的军费,很难维持庞大的基础建设支出。

    平定太平军是一方面,金融制度方面的完善也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需要令投资者看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光明未来。

    是以这几天,叶昭对于桑切斯的发电机项目极为关注,但显然,想真正获得稳定的电压电流应用到工业甚或民用,还需要很多难题来解决,一两年间,如果火电厂项目能上马,已经是难以想像的奇迹了。

    虽然不甘心,但南朝的发展速度毫无疑问只能暂时放缓,控制的疆域大了,实则财政收入并没有增加多少,占领区大多百废待兴,很是需要养养元气。而且宏观上经济调控显然包括叶昭也是在摸索中,如何将有限的银子用在刀刃上,如何调整经济布局,叶昭一个头两个大,治理一个国家,又岂是那么简单?

    大政策、大发明叶昭绞尽脑汁,小发明却也不能不顾及。

    井么小发明?蓉儿的。

    荷花楼一楼吸烟室,蓝色玻璃外,奇石仙木,碧波绿荷,景色奇美。

    门窗都关的紧紧的,墙壁四角都摆着铜盆冰块,和伦敦巴黎一般,现今在广州卖冰块是一种生意而摄政王府有数台制冰机,专门成立了制冰房,也只有摄政王府,才能奢侈到用冰块给室内降温,当然,也仅仅是几间福晋的卧房和一楼的吸烟室。

    叶昭又穿上了大裤衩和T恤,两名小婢在旁边轻轻扇着扇子俏脸都有些红,很想多看看王爷,可又不敢。

    蓉儿同样,穿得很清爽,也就在荷花楼她才能这般穿着,白绸罗衫短裤绸缎质地极佳,丝滑轻软,穿上也清凉无比。

    看着蓉儿裸露在外的晶莹纤细的小胳膊小腿,跻拉着红绣花拖鞋的可爱小雪足,叶昭就有些咽口水。

    蓉儿旁边同样有两名小婢扇扇子,实际上,这是荷花楼小婢最向往的美差了,清清凉凉的房屋,给王爷和福晋拂扇。

    吸烟室变成了蓉儿的实验室,叶昭哭笑不得但也好,实际上自己少有用它吸烟那排气系统设计的都有些多余,给蓉儿当实验室也好。

    蓉儿正在研究榨汁机,当然,她研究的榨汁机就不是后世那般暴力了,又是刀片又是飞轮的。

    她研究的榨汁机挺漂亮,也挺简单她画的草图,要广府钢铁厂附属小机器厂制造的,大大的蘑菇型金属杯子,上面则是花朵造型的金属柱金属柱上有柄,想榨汁的时候,将楠子或者苹果等水果放在金属杯子上转动手柄,金属柱就会慢慢压下搅拌水果被压碎,杯子口有滤网,果汁落入,残渣却落不下去。

    看着这个漂亮的榨汁机,叶昭就笑,这可比自己鼓捣的榨汁机科学多了,发明从吃喝开始,不错。

    实则从头到尾蓉儿就没干什么,但草图构思都是她想的,又可以确确实实说是她的发明。

    其实叶昭颇有些跌破眼镜,这小不点,心思也太活泛了,而且叶昭也发现,蓉儿聪明无比,初始接受新知识或许有个适应过程,现在?谈论起化学元素物理知识头头是道,尤其对自己电流传声的原理感兴趣,整天缠着自己问东问西的,还常常能问到点子上。

    将来蓉儿不会成科学家吧?叶昭有些啼笑皆非,自己做梦也没想过会有个小科学家老婆。

    ‘,相公,给你喝。”蓉儿捧着小白玉瓷杯盛的橙黄果汁送了过来,甜甜的笑着。

    看弄蓉儿纯真干净的笑容,叶昭未免觉得自己总起歪心思实在有些罪过,笑着接过杯子,说:‘,好喝。”

    ‘,骗人!你都没喝呢!、,蓉儿娇憨的嘟了嘟嘴,颠颠的跑去拿了自己那杯,又回到沙发上,坐在了叶昭身边,并着一双雪白晶莹小腿,小身子也坐得笔直,从小养成的坐姿,端庄的很。

    斜着眼,叶昭不免就看到了蓉儿那微微鼓起的柔美胸脯,雪白脖颈上红肚兜细带,心里嘭嘭跳了两下,急忙转过头,喝果汁。

    ‘,相公,声音是不是也是一种波?是一种尖质存在的东西,不然怎么能把薄膜震动呢?说话的气流可喷不到它呢。”蓉儿捧着小杯子好奇的问。

    叶昭笑道:“是的,声波,咱们耳朵里也是有一种薄膜,震动的话通过神经传到大脑,就能感受到声音了。”

    ‘,哦!“蓉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小脑袋,说:“那人心里想的东西能变成波吗?”

    叶昭就笑:“那你得修炼内功,学会传音入密。”

    蓉儿就偷偷抿嘴一笑,不说话。

    叶昭奇道:‘,怎么了?,、

    蓉儿小声说:‘,相公,你讲的故事,内功传音入密,也是靠嘴巴发出声波的,就是可以用内功将声波送到他想送的人耳朵里,所以旁人听不到,是一种用内功控制声波的法门。、,叶昭目瞪口呆,琢磨琢磨,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看着蓉儿好像做错事似的偷偷看自己,叶昭好笑的捏了捏她鼻子,说:“我老婆越来越聪明了。”

    蓉儿就甜甜的笑了。

    每人回房去睡午觉前蓉儿又榨了好几大杯果汁,宝贝似的自己非要抱着一个大杯子,跟相公回了金盏阁。

    别看蓉儿小不点似的,叶昭却是与她的话题越来越多,每日睡觉前小俩口都要天南地北的聊好久,实则大多数时候自然是叶昭逗弄她。

    ‘,相公,我不睡了,给你织手套吧。”

    小宫殿似的红色架子床,帷幕用金钩高高挑起,叶昭靠床头软垫坐着,对蓉儿招手,蓉儿就听话的坐在床边,优雅的褪掉小绣花拖鞋,转身上了床,华丽的大红锦帐中”上不点就也坐在了叶昭身边,和叶昭肩并肩。

    小婢送上矢杯果汁和蓉儿织到一半的乳黄色手套,蓉儿将带吸管的大果汁放在身侧床头伸出的檀木龙凤盘上,这样她可以一边织手套一边转头去咬着吸管吸吮果汁。

    叶昭看着小不点竟然给自己织手套,心里暖暖的,笑道:‘,今天别织了,陪我坐会儿。”

    ‘,哦。”蓉儿就将手套放在一旁。

    小俩口肩并肩坐在床头,蓉儿捧着果汁小口小口的吸吮。

    蓉儿虽然和叶昭肩并肩坐着,却明显比叶昭小了一圈,柔嫩晶莹小巧无比的雪足刚刚能伸到叶昭的小腿旁。

    ‘,相公你喝。”蓉儿将大杯子递给叶昭,叶昭笑着摇摇头,伸手就搂住了蓉儿的小肩膀,用眼睛示意蓉儿把果汁放一旁,说:“躺下,相公抱你睡午觉。”声音微微颤抖,天气闷热,心也跟着燥热起来,这个稚嫩可爱的小幼齿老婆在面前晃来晃去,现在又上了床,搅得叶昭心一阵阵乱,就好像这小不点是冰块,能降温一般,很想将她搂在怀里。

    蓉儿不疑有它,随即放下果汁,跟着叶昭躺在软枕上,就被相公紧紧抱住,只觉得相公身子火热,蓉儿小声道:“相公,你要吃冰吗?”

    叶昭摇头,抱着蓉儿小小的身子,双腿夹着蓉儿一条纤细的小腿,只觉怀里小身子冰凉晶莹,看着蓉儿大大的无辜清澈眼睛,那丝邪恶负罪感觉好似猫爪一般在他心脏上挠呀挠的,下意识的,伸嘴过去轻轻吻在了蓉儿长长睫毛上,嘴唇痒痒的,异样的舒服。

    蓉儿咯咯一笑,说:“相公,我的眼睫毛是冰块啊?”

    稚嫩清音,又令叶昭心里一阵大跳,小声在蓉儿耳边道:“来,跟相公亲亲。”

    蓉儿这才明白发龘生了什么事,可不是,相公火热的身子和,和那一晚,是一样的。

    虽然那晚的经历很可怕,可蓉儿也知道,相公总憋着,会伤身体,自己是相公的老婆,就算多疼都不能让相公扫兴。

    紧紧讯着眼睛,可感觉到膝盖处相公的那团火热越来越硬,越来越大,就好像个巨大的火烙铁,令蓉儿又想起了那晚,吓得小脸都白了,小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就好像准备上刑场。

    ‘,别怕。”耳边突然传来相公温柔的声音,“蓉儿,别怕,放心吧,这次不一样了。”接着,就感觉到相公的火热的嘴唇从脖子慢慢移了下去,隔着红红的肚兜埋在自己胸前。

    叶昭怜惜的亲吻着晶莹小身子的每寸肌肤,感觉的到,小身子越来越软,蓉儿的那双雪白小手,紧紧的抓住红色锦被,小脚也开始在锦被上蹬来蹬去……”

    隔着屏风,两名小婢红着脸,咬着嘴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纱幔屏风,隐隐能看到内室架子床上,王爷正在褪去自己的衣衫,而小福晋细微的喘气,也越来越不均匀。

    两个小婢脸越来越红,身子越来越热,眼角不敢看向屏风,但却好似总能瞥到屏风后内室的动静,好像能看见王爷矫健的身躯慢慢伏了下去,接着,小福晋那清嫩荡人心魄的一声似有似无的‘,嗯“就算两个小婢是女人,却也忍不住小腹一热,而王爷的呼吸也异常粗重起来,显然,身临其境的王爷更加受不了这般仙音诱惑。

    架子床慢慢的咯吱吱响着,小福晋那双纤细无比的小美腿跟王爷健硕的臀部大腿比起来是那么弱小,极鲜明的对比,晓蜘分开搁在至爷臀E,显得是那么无力、丹助,令人不自弊堞默;这双纤细的小腿是不是能禁住王爷狂风暴雨般的肆孽。

    终于,王爷好似察觉了什么,探出身子将架子床帷幕拉下,两个小婢这才松了口气,刚刚的画面前是她们想象的,但想来八九不离十,至少,她们不用担心忍不住去偷看,被管事姐姐挖了眼睛。

    架子床的咯吱声一阵紧似一阵,小福晋断断续续的稚嫩清音、喘息,可真令人担心这个对她们下人好的不能再好的小娘娘受不了王爷的重压。

    想象着架子床上的绮旎,两个小婢的喘息也粗重起来,身子越来越热,脑子越来越是昏昏沉沉,等那咯吱声慢慢停下,两个小婢都是香汗淋漓,腿软的没了一丝力气,就好像大病了一场,而身下却早成了花泥。

    ‘,拿些酸梅汤来!”

    听到王爷吩咐,一名小婢急忙快步走出,鼻一个走过去,执银挑头将架子床帷幕挑起,勾在金钩上。

    架芋床上,叶昭和蓉儿盖了软毯,叶昭已经穿上了T恤,半坐起来,蓉儿蜷曲在毛毯中,稚嫩的小脸蛋微微有些红,小身子紧紧贴着叶昭光溜溜的大腿,闭着眼睛,也不吭声。

    叶昭点了颗烟,看了眼小婢,心里也叹口气,王爷当久了,潜移默化的,眼里却也全然没了这些小婢的存在,就好像她们没有生命,是机器人一般,刚才和蓉儿欢好到半途,才想起外屋还有俩小丫头呢,可就算想起了又怎样,现在自己只是穿了T恤,下身还光溜溜的,不一样吩咐她们做这个做那个?全无不适之感,如果是来到这个世界前的自己,简直难以想象。

    看着绿衫子小婢又飞快帮自己拿来烟缸,虽然俏脸育些红,但显然也觉得再正常不过,一时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

    等另一名小婢飞快端了两碗冰镇酸梅汤送来,叶昭接过,又垂下了床帏,笑着对蓉儿道:‘,来,喝口汤水,可得慢点。”

    叶昭也时时后悔和蓉儿第一次太过粗暴,今天自然要弥补,总不能令蓉儿觉得夫妻之事就是遭罪不是?是以他浅尝即止,根本未发泄出欲火,虽然异样难受,但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心里也哀叹,金凤她们在就好了,总有接力的。

    不过看着蓉儿懒洋洋躺在床上,满足的一小口一小口嘬着自己递过去的酸梅汤,叶昭心里就一柔,笑道:‘,怎样?还怕不怕?”

    蓉儿只觉得自己的小骨头都酥了,一动也不想动,就这样抱着相公的大腿美美睡一觉就最好了,刚刚,可真好像腾云驾雾一般,怎么会有这么舒服的感觉?比小时候做梦睡觉尿床还舒服,而且是尿了好几次麻

    听相公问,却是小脸通红,羞的厉害,自己都多大了,刚刚相公不会发现自己尿床了吧?那,那可羞死了。

    当下也不嘬酸梅汤了,好似困极了睡过去一般,免得相公问,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昭看她模样,又是一笑,“小鬼头!”躺下去,轻轻抱好她,轻声道:‘,睡吧。”

    蓉儿靠进相公温暖怀里,轻轻打了个小哈欠,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汗,月票总是在第九和第十一间摇摆啊,谢谢大家的月票,谢谢流星兄弟打赏为掌门。

    继续求月票,还有月票的朋友,请务必支持支持参军!

    今天比较郁闷,浪费时间鼓捣了半天封面。

    也看梨大家的评论了,汗死,这个封面确实不太合心意,昨天我跟安逸老大说换个封面,换个美女军官,今天美工做好了,我也没太注意,换好了仔细看,感觉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看来大家跟我都同一个感觉啊。

    所以啊,我就鼓捣了半天图片,想找个合适的图片资源做封面,毕竟是咱自己的书,咱们自己才知道什么样的封面合适不是?

    开始我准备找美女军官,或者美女女将,或者旗袍美女,找了好多,后来就觉得没意思了,我是这么想的,想搞张沧桑的民国风情老照片当封面,大家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挺好的,挺切题,就是不知道封再效果出来怎样,是不是能吸引人,大家都有什么意见?帮我出出主意啊。

    有张民国阔太太斜躺罗汉床上吸鸦龘片的,看着挺有感觉,哈哈,不是说吸鸦龘片好啊,就是怎么说呢,历史感比较强烈吧,而咱们书里,不就是要修补这种历史吗?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