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紫金山山势险峻、蜿蜒如龙,因山坡露出紫煮岩石,在怖蜘照射下闪耀金色光芒,故此得名。

    紫金山南麓孝陵卫,营寨层层叠叠,木栅栏、铁丝网、壕沟,一道道工事雨后春笋般建了起来,或许还在天京诸王争论要不要趁平远军立足未稳发动攻势之时,江南大营已经突然如同战争巨人,耸立在了南京城下。

    实际上,不仅仅是紫金山亦或说蒋山,在聚宝山雨花台、青龙山、兴国寺处处有平远军旗帜飘扬,江面上,远远可见炮舰游戈,整个南京城,已经被平远军铁桶般包围。

    策马南京城下,眺望那沧桑古老而又宏伟雄壮的城墙,听着遮天蔽日的平远步兵方阵接受他检阅时震撼山河的“誓死为大将军效命!”的呐喊,叶昭心里波澜起伏,他自然知道,从今以后,历史长河中,他将会打上越来越多的印记,流芳百世也好,遗臭万年也罢,历史终将会有他浓重的一笔。

    第二天,叶昭就回了太平府,以战争为依托,临时电报线路架的极快,现今已经铺到了太平府,没几日,定可到南京城下的江南大营,当然,这只是临时线路,想转为以后军民两用的常设电报网路,却还是要费一番力气。

    或许,南朝发展的最快的就是电报网路了,经济方面,当初始的解放迸发出巨大的活力之后,现今已经渐渐呈平稳发展,市场的约集、基础建设的匿乏、思想观念的落伍,注定使得这场革新不会如同美利坚那般一直呈现几何数字般的爆炸性增长,如果不是战争掩盖了许多巨大的矛盾,只怕各种各样的问题早就浮现。

    尽快平定发匪,将南朝不多的财政收入用在基础建设上是当务之急,现今,就算省级官道,许多路段路况也不敢恭维,很多江河之上,更没有可供真正运载车辆通行的桥梁,到处可见渡头,就好似人体,自身都奇经八脉气血不畅,又如何与旁人争雄?

    在太平府收到一份电报,却是关于日本的,日本国内爆发了战争,算算时日,明治尚未上台,但想来,受到中国南部地区变化的刺激,维新派势力大张,同幕府派的内战提前爆发,不过现今没有英法支持的维新派,只怕不是幕府派的对手,会很快被镇龘压下去,但,任何事物都会有个开始,现在之日本,就是维新运动的开始吧?

    日本维新,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就将拥有着北洋舰队的大清帝国掀翻,虽然其中原委众多,甚至后世有英国人评论,日本人用无知打败了大清帝国,因为如果当时日本人清醒认识到北洋舰队应该具有的战斗力,他根本就不敢挑战中国人,可惜的是,或许日本人真的无知,但大清帝国显然更加无知,应该具有的战斗力不等于真正的战斗力,这场战争以中国惨败而告终,随之日本人又挑起了同俄国人的战争,在远东战胜了俄国人,真正走入了列强俱乐部。

    不管怎么说,日本以小小弹丸之地二十多年间取得这般成就,可见工商业获得解放能够迸发的巨大生命力,要知道从明治天皇上台,日本就内战不断,到,劝年西南战争结束维新派才算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现今,日本维新运动也要提早到来,就不能不令叶昭好好思量了。

    赵三宝已经与苏松一带清军接火,平远军水师也趁机遣出两艘炮艇在台湾各码头游戈,逼迫台湾知府陈憋烈投降,同时袁甲三也写了信,交由陈憋烈挚友前去游说。

    现今台湾人口二百多万,大多为闽粤移民,开垦荒地,乃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农业区,为大陆提供稻米和蔗糖,输入日常消费品和建筑材料。

    台湾,叶昭自然知道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时机差不多了,能兵不血刃的解决就尽量不诉诸武力。

    太平城内,已经有部分店铺开板营业,稀稀疏疏的行人虽不多,但总算有了一丝生机。

    叶昭一袭蓝袍子,骑着脚踏车,惬意的行驶在石板窄街上,周遭,黑压压几十名穿着黑制服利落无比的侍卫跟着跑步而行。

    或许为了配合叶昭的打扮,红娘今天穿着比较简单,红绸缎袄裤,红色小绣花鞋,小家碧玉,别样妩媚动人,可若仔细看去,粉黛轻描、肤如凝脂,那古典十足的端庄高贵令人不敢逼视。

    红娘也跟叶昭回了太平府,相公叫人带来了辆脚踏车,说就是为了载着她玩的,红娘虽无奈,可也只能坐在后座上,心里说不出的别扭,哪有自家相公顶天立地的男人这样当马夫的?可看着叶昭背影,又觉得异样温馨。

    大庭广众,她自然不会去搂抱叶昭,可她何等功夫,侧坐在后车座软垫上,一双小小红布绣花鞋秀气的并成一对儿,轻轻踩在支架上,娇躯就如同焊在了上面,纹丝不动。她比较犯愁的就是脚下,虽然红绸缎裤脚遮去了脚面,那些侍卫更不可能来看上一眼,可毕竟坐得有些高,未免有些不雅。

    叶昭却是得意的很,过了把骑着自行车带自己这位古典大美人儿女朋友走街串巷的瘾,那满足感比攻下几座城池还畅快。

    可惜的就是,现在的脚踏车没有车闸,叶昭用脚踩着前车轮橡胶皮来减速时这个无奈啊,感觉自己现在的造型实在有点傻。

    ‘老婆,想吃什么就吁,我就会停车,知道吗?”

    红娘无奈的看着他背影,只不吱声。

    ‘刀削面,吃不吃?”叶昭打量着两旁的店铺,现今很多城镇街道窄的不可想象,就好像在走一线天,一边一排跑着的侍卫,加上脚踏车,已经将街道堵得严严实实,三三两两的行人又哪敢多看,早早就闪到了一边。

    有好奇的小孩儿问:“爹爹,这是什么怪枷““随即弊就被捂住,等叶昭转头看去,人也早不知道被其吓破胆的老爹拽进了哪个胡同去了。

    其实莫说刚刚光复的占领区,就算粤赣境内,渐渐发生显著变化的也不过是几座大的城府,到了别处,从衣饰上马上就能感觉到不同。影响沪州一地思想凤与容易,但想将谅种影响辐射到粤赣,酉魁砻难上加难,更不要说整个东南半壁甚或说全中国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有广州这个龙头,各地工商业或快或慢都在发展着,就算云贵,也有商人来采办各类机器办厂,毕竟提高生产效率后,其中的利润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就吃刀削面吧!“叶昭踩着胶皮将脚踏车慢慢停下,不知道红娘怎么就下了车的,脚踏车晃也未晃一下,那种轻如羽毛的奇妙感觉令叶昭心里又是一动,未免有些不想好事儿。

    店面很小,摆着三四张桌子,缺角少腿的椅子,本来有一桌客人,见到黑压压进来这么一帮奇装异服的南朝人,急忙结账跑了。

    侍卫选了张最干净的桌子放在店正中,选了两只尚能坐稳的椅子摆好,又将其余桌椅板凳全推到了墙角,他们则店里店外肃然而立,还有人去了厨房。

    椅子上铺上锦垫,叶昭和红娘坐了,有侍卫又准备去寻家店铺买新碗新筷,叶昭给挡了。

    老板虽然吓得厉害,可也不敢不出来招呼,他高高的个子,跟竹竿似的,灰土布的袍子,洗得泛白,倒是挺整洁的。

    ‘小的参见官爷!“老板虽然不知道客人身份,但这排场,定然是南朝大官了,急忙跪倒磕头,实则根本就没敢怎么看过去。

    ‘起来吧,马老板是吧,听闻你这儿刀削面细腻可口,给上两碗,打荷包蛋,有肉丝的话也撒一些。”说着叶昭就看了他一眼,‘,可打扰您了,等我们走了,自会帮您归落好店铺,这是饭资。“叶昭努了努嘴,就有侍卫递给马老板一枚银元。

    ‘不敢不敢!小的这就给您去张罗。”马老板又磕头,回到后厨本想颠颠那银洋,但身边那彪悍小伙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也只好作罢。

    外面店中,叶昭正笑呵呵道:“老婆,想我了啊?”

    红娘轻轻一笑,道:”您是摄政王,红娘是您手下的兵,您回太平府,卑职怎么也得送您回来保您平安,不然您怪罪下来,红娘哪儿吃罪得起?”

    叶昭笑道:‘你有这么听话就好了。“又问道:‘脚踏车好不好?”

    红娘不答,却问道:“你不去看看桂良?”

    桂良现今被关在太平府,而叶昭也早接到电报,英法美三个调停国都通过驻广州公使对总理衙门提出了严正抗议,对中国南方政龘府破坏和议的行为表示遗憾,要求中国南方政龘府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野蛮劫掠的和谈大臣。

    这些外交辞令叶昭听多了,自不会放在心上,释放可以,那就要北国也拿出诚意,送亲王南归。

    听红娘问,叶昭一笑:‘见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啊,吃过这碗面吧,咱一起去。”

    琢磨着叶昭道:“破南京你多跟韦十二聊聊,少流血,这南京城呃…“说到这儿叹口气,南京百姓,几乎每次朝代更迭甚至叛乱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从一千多年前的侯景之乱,贼兵数日不封刀,到后世令人发指的南京大屠龘杀,六朝古都的荣耀,兵家必争之地,带给民众的同样也是无穷的苦难。

    围困南京城,发匪士气会越来越低,想办法最小代价破城,算是自己现今能给南京百姓做的唯一一件事。

    而且,要在城内粮草耗尽前攻城,甚至要尽快攻城,毕竟城内粮食太平军必定要保障其军需,如果见平远军有困城之意,那平民百姓的食粮,怕也会被其掠夺囤积。

    苏红娘领首:“我想办法吧,刘丽川他们你还记得吧?”

    叶昭当然记得,上海小刀会起事的首领,自己出京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助他们脱险,听说小刀会大部分党众都去了广西跟随红娘,也有一部分留在了天京天王旗下。

    苏红娘道:‘,刘丽川他们后来都知道是你救的他们,感激的很呢,前些日我给他们写了信,叫他们赶来皖南。”

    刘丽川现今是贵州陆路巡访总兵官,这与北国接壤之地,匪患又重,平远军各镇都在东南,自然要留下一部分精兵强将在贵州剿匪同时防范北国军马,刘丽川作为红娘部下四大爱将之一,虽闹情绪,不愿意留在‘后方“但却也只能乖乖遵命。

    听红娘说起他们,叶昭眼睛就是一亮,‘你是说…“声音压得极低,吐出了三个字“周立春?”

    周立春和刘丽川同为小刀会首领,但当年脱困后,周立春未去广西,而是留在了天京,叶昭的情报网也提及,现今他乃是太平军殿前第五旅旅帅,官职不高,却也是统兵万人的虎将。

    其实叶昭早就想问红娘,能不能策动周立春反水,可不知道怎么的,涉及到天地会内部事务,总觉得跟红娘有些隔阂,不知道红娘的真实心思,更不知道红娘是不是有什么安排,胡乱插手总觉得没意思,几次想给红娘发电报,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现今红娘主动提起,叶昭就有些欢喜,说:‘周立春还同你有联系么?”

    红娘笑道:“那倒不是,不过刘丽川刘大哥和周大哥情同手足,而且周大哥的女儿在我军中。”

    叶昭笑道:“谁啊,我认识不?”

    红娘道:‘,你应该听过,周秀英,第六镇女兵营管带。”

    叶昭拍了拍脑门,心说原来是她,早听过这个名字,红娘麾下最虎的女将,善使大刀,号大刀秀姑娘,传说当年在塘湾桥曾一人杀死上百名清兵,是以威名远播,有民歌云:‘,女中英雄周秀英,大红裤子小,紧身,手拿大刀百廿斤,塘湾桥上开四门。”

    红娘看着叶昭就抿嘴一笑,说:‘,改天苹她见见你,秀英可崇拜你的紧,说你这个救命恩人三头六臂呢。”

    叶昭连连摆手,早听说过这虎头,不但人粗鲁,更是火爆霹雳脾气,看到自己这小白脸造型大失所望下可不知道会说什么不入耳的话,到时罚她也不是,打她也不是。

    看红娘笑的得意,也知道那虎头肯定以为自己身高八丈青狰腆呀呢。

    叶昭琢磨着问:“刘丽川和周秀英都会赶过来?”

    红娘领首,“是,到时我再想法子,现在这南京城可不好进了,再说,也未必能说动周大哥,见招拆招吧。”

    叶昭却是精神振奋,笑道:“甭管怎么诺,这都是个好消息。”

    红娘却是轻笑道:‘现下知道好消息了,可你呢,拿没拿我当过自己人?”

    叶昭干咳一声,摸出了烟包。

    红娘瞥着他道:“要说你这人也奇怪了,口口声声老婆老婆叫得那叫一个亲热,枪炮啊可劲儿的给,可我的事儿你一点也不问,天地会也好,公平党也好,就真没你想知道的事儿?说你瞎猜疑吧,又什么都可着我的意,云贵广西一带,用了多少原来天地会的人?你这么不管不问的,就不怕有一天我真的反了啊?”

    叶昭笑道:“那也随你。”

    红娘嗤了一声:“你呀,我还不知道你?故意的!你越对人好,难道别人还好意思反骨么?滑头!”说是这么说,明亮星眸看着叶昭,却渐渐温柔,“小滑头。”后面三个字更是柔情似水,满是缠绵。

    叶昭心中一荡,嘿嘿的笑,低声道:‘,不是小滑头,怎么骗了你当老婆?”侍卫们虽站得远,这种情话可也不能被他们听到。

    红娘白了叶昭一眼,说:‘,也不知道又多骗了几个姑娘,本事越来越大了。”

    叶昭心说晚上你就知道我本事大不大了,毕竟怕被人听到,没有作声,只是笑。

    说着话侍卫送来面条,后面跟着颤悠悠的马老板。

    ‘马老板,你坐。”叶昭招呼他。

    马老板一呆,见有那穿着奇怪黑衣服的小伙子搬了把椅子放在八角桌旁几尺处,只好弓着腰走过去,挨着屁股边儿坐下,目光只在叶昭和苏红娘身上一扫,随即触电般缩回,吓了一大跳,哪里来的这两位神仙人物?那种华丽丽的清雅高贵,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就算听评书时说到天宫四海真君、神仙妃子,那脑袋里想象出来的仙君仙女也跟这两位差之远矣。

    不怪马老板自惭形秽,他见过的人物最富贵者也不过城中大户,平日能见到脸洗得干干净净的人就不错了,随便一个寻常女子穿上干净漂亮衣服耳朵戴上两枚小金珠,怕就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就更莫说叶昭和红娘这等人物了。

    ‘马老板,不要怕,问你个事儿,这城中官兵有没有扰民的,就算是传闻也可,跟我说说。”叶昭一边说,一边摇着折肩给红娘的刀削面吹去热气,红娘无语,这越来越会哄人了,可明明知道他是哄人吧,还就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马老板一个劲儿摇头,连声说:‘没有,小的真没听说过,天兵进城后,秋毫无犯。”说着话,头自然不敢抬。

    叶昭就笑:“其实我今天也算扰民呢,你可知道去哪儿告我?”

    ‘前门那儿有个衙门,叫什么来着?军纪处?”马老板下意识的说,随即就忙摇头:“不,不,小的不敢,不敢。”说着不禁伸手摸了摸腰上荷包里的银洋。

    叶昭听他知道这个军纪处,就点了点头,道:银洋我不会收回来的,不然你真去告发我,我可是会挨板子的。”

    马老板赔着笑,虽好奇,难道这什么军纪衙门还真管事儿?但毕竟不敢多问。

    叶昭也没怎么吃面,同红娘又去了几家铺子闲逛,更遇到了一队巡防兵,这队官兵乃是传令兵,命令粮米店等影响城中居民生活的店铺必须开门营业,军管期间,不收赋税,又说明日府仓开仓放粮。他们敲着锣,扯着嗓子大声的喊,还有什么平远军秋毫无犯啦,不拿民众一针一线,有违反军纪者可去前门衙门告发等等乙

    叶昭看得一笑,这郑狗子团结士仲差一些,毕竟本身是穷苦人,又受过士仲压榨,对士仲没什么好感。但他在安定人心上,倒也很有一套办法。

    叶昭等人虽然一看就是南朝广州服饰,但一大帮子人招摇过市,不免被负责纠察的兵差拦下来问话,自有侍卫掏出腰牌打发他们。

    回去的时候叶昭自然又是骑着脚踏车载着红娘走,招摇过市,心里这个美啊。

    叶昭住知府衙门后宅,而桂良就被软禁在东跨院,走在鹅卵石小路上,微风拂来,绿竹沙沙,倒也清幽。

    ‘看来军管可以结束了,过两日调巡捕过来,这知府,你也帮我想个人选。”叶昭说着话,已经到了一间厢房前,黑制服侍卫轻轻推开门,叶昭和红娘缓步而入。

    厢房内干净清雅,隔开里外间的硬屏风有六、七尺宽,镶嵌着宋朝的宫殿图,阁楼飞脊,耸入云汉,山峦远列,秋雁横空。

    桂良就一动不动端坐在屏风前的椅子上,好似审堂的大老爷一般,见叶昭进来也不起身,看来这椅子也是他自己搬过来的。

    叶昭看他大马金刀的架势就微微一笑,道:‘桂中堂,听说你吃不惯南方菜,厨子帮你换了,旁的可有什么不惯?”

    桂良一直就在等这天呢,见到这奸佞,是痛斥他还是不理不睬,桂良盘算了好久,现今端坐着,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本就不是本官草庐,有什么惯不惯的?”

    叶昭就哈哈一笑:“中堂懂得入乡随俗就好,那你早点歇着。”随即和红娘就走了出去,本就同他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抓一百个这种阶下囚,也没什么喜忧,更没什么好炫耀的,若不是为了换回亲王,抓个他又有何用?

    桂良却是一呆,怎么对付这奸佞他可是想了千百遍,有了无数计较,比如要他给皇上写信的话他如何行文痛骂这乱国奸佞,又比如叶昭劝他归降时他又如何讥讽叶昭,可没想到,人家转个圈,说了没两句话就走了。

    桂良怔了好久,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