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火车上,叶昭默默的吸着烟,前面马上就到吉安站了,叶昭的心里也渐渐有了决断。

    试点府选在哪里?叶昭早就想到了杭州和南京,当然,要等光复之后。

    杭州和南京乃是富庶之地,符合试点的第一个条件,而平定之初,莫说只是推行新的税赋了,就算把两地民人的财产全部没收那都不会遇到丝毫阻力。

    想想也是讽刺,南朝不过刚刚稳定了几年,就好像做起事来阻力已经越来越大,虽说凭借自己威望和兵权完全可以强力推行,但毕竟要令人信服不是?

    至于统计数据方面,不但要依赖越来越完善的乡公所和保长制度,更要专门动员大量的人力物力,其实如果单纯从统计来说,英国能实现的东西,中国就没什么问题,一个国土面积人口多的国家,未必就比国土面积小人口少的国家难治理,海量的数据,就有海量的人来完成,比如具体分下去,同样是每个县统计每个县的东西,当然,汇总上核查上就要麻烦一些。

    这些问题当然是后面考虑的了,现时杭州或者南京,就远没有这么麻烦,而且说起来,需要缴纳个人税的人实淼是少数,比如朱丝丝这个阶层的收入,都是不需要缴纳的,广大雇农自耕农那都想也不用想了,主要还是土地主阶层和商人阶层,当然,为了规范化,平民的收入统计还是要作的。

    而且,一个国家真正有了各种详尽统计数据,才能说这个国家开始迈入了现代文明社会,中央政府决策也有据可依,前提是这些敏据是真实可靠的。

    英国这时期民众收入资料在后世都可查询,比如年收入旧英镑到刃英镑有多少人,刃到Q英镑有多少人等等。

    又比如后世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所谓统治世界的家族,传说这时期其已经有了数千万英镑资产,操纵了数场战争,实际上只要在英国政府相关服务部门查询,就可以知道这个家族今时缴纳的遗产税,可以推断出其资产不过一百多万英镑。

    很多人以为没有电脑没有四通八达的通讯人类就什么都干不了,殊不知中国真正睁眼看世界才三十年,可世界在二百多年前就已经在走中国改革开放所走的路,因为一些制度上,比如税务,这是资本经济必然会走的路,再夸张的说,没有完善的税务制度,资本经济没多久就会马上崩溃,因为国库没有收入,富者占有社会资源越来越多,穷者愈穷,这个社会根本就不可能发展下去。

    何况现今农村实行的摊丁入亩税赋,同样要海量的统计,要说起来,比新税赋统计怕还要繁复,近代税制的原则是更简洁明了而不是更加繁复。

    当然,现今统计有时候可能只是大概数字,不可能太精确,而且实行时偷税漏税数据虚假的情况出现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搞不好就会有地区出现比较混乱的局面,但总要有个开始。

    发展资本经济,还采用小农经济的税收制度,那财政系统绝对一片混乱,自己可以引咎下台了。

    当然,个人税只是直接税的一种,其它税种还有许多,包括一些间接税,互相补充互相完善,慢慢形成一个健康的财政制度。

    杭州还是南京?叶昭渐渐有了决断,南京,对,就是南京,这个六朝古都,就算战火洗礼,但恢复元气并不难,将南京作为新税赋试点,因为是占领区,必定初始动静小,自己怎么折腾也没人有话说,而很快的,随着南京经济复苏,就能造成最大的影响力。

    掐灭烟蒂,叶昭随即不由得苦笑,好像南京已经是自己囊中之物一般。

    转头看向了另一边,另一边靠窗座,贴着椅子边坐着一位灰绸袍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但见叶昭目光看过去,就急忙站起身,弓腰缩背的,很有些诚惶诚恐。

    这就是韦十二,北王韦昌辉之弟,天京虽一直在南北朝压力下未爆发大妩模内乱,但北王还是因为与东王的矛盾被砍了脑袋,南京城内,东王和天王的权力斗争一刻都未曾平息。

    韦十二被东王所忌,本就有了离心,眼见太平军大势已去,遂向苏红娘投降。

    因为有苏红娘这个榜样在前,是以太平军投降的王爷可不少,当然,天京封王无数,大多杂七杂八不可理喻,这韦十二却是五军统帅之一,战功卓著,还曾经被天王赏过黄袍,从军事角度,那也是难得的人才了。

    现今苏红娘军团已经向南京城下进发,新的江南大营指日就可建成,只等右路军团扫葬苏杭后,围攻南京。

    现今叶昭就是去前线巡视督师,振奋士气,顺便带上了韦十二。

    叶昭自无用他之意,但如何最小代价攻陷南京,叶昭尚没有个计较,韦十二熟悉发匪军情,或许能给些启发。

    “坐吧。”叶昭摆了摆手。

    韦十二却不敢坐,连声“是,是”,兀自弓腰缩胸的站着。

    在见到南朝摄政王前,韦十二实在没想到这位令天京诸王忌惮无比的人物竟然是一位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漂漂亮亮斯斯文文的,但那眼睛向你这么一看,清澈如水,令人如沐春风,整个人不带一星儿火气,平和的就好像大海,深不可测。

    天京诸王,实在在没有一位人物能给人这般浩瀚难言的感觉,就算英雄如翼王、忠王,威严的令人心里打颤,但在这份平和面前,只怕就会好像寒冰遇到暖日,毫无反抗之力,融化的无影无踪。

    这人,实在异样的可怕。

    而坐着这铁皮车,韦十二更是思潮起伏,摄政王、平远军、铁皮车,好似风牛马不相及的三样事物,可却都带给了他最大的震撼,三位一体,不分你我。

    火车慢慢减速,喷出的黑烟从车窗前掠过,汽笛的嘶鸣令叶昭微微蹙眉,还是跟后世有着质的区别啊。

    “走吧,下车。”叶昭起身,哗啦,几十名侍卫齐齐站起,韦十二急忙颠颠跟在后面。

    吉安火车站东门通道戒严,东门外,五百名蓝甲火枪骑兵盔明甲亮,排的一行行整齐无比,战马偶尔打着响鼻,甲兵各个笔直,横看竖看斜看皆成直线,火枪如林,马刀似雪,肃杀之气充溢天地。

    羽林军火枪骑兵,乃是由蓝甲卫发展而来,以软甲头盔护体,各个是百中挑一的勇士,精悍无可匹敌。

    羽林卫早早就启程,比之叶昭早骋了一日,养精蓄锐,护送摄政王去前线。

    叶昭的行踪并未通知地方官员,不然接来送往,太过麻烦,更不要说可能招来刺客环伺了,现在北朝最想做的只怕就是把自己暗杀掉,一了百了。

    叶昭登上马车,却又回头对韦十二招招手,说:“来,跟我坐一辆车。”

    韦十二微微一怔,急忙快步小跑过去,颠颠的上了车。

    一路无话,进了安徽境内,立时就能感觉到不同,有些道路被掘的不成模样,道路两旁,更时常可见冒着黑烟四处残垣断壁的村庄,虽然南朝遣派了大量有经验的乡长、保长来做地方工作,但大战后的残局并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尤其是安徽长江南境,发匪盘踞多年,局面可谓极为复杂,派来的乡长保长皆有民团小队跟随,乡长、保长皆配枪支,尽管如此,听闻还是有工作小队被全部残杀的情况出现。

    一路上,叶昭心情沉重,只是吸烟不语。

    夜幕渐渐降临,在一条小河沙丘旁,羽林卫扎了营寨,实则就是简易的帆布军用帐篷,却也令韦十二大开眼界。

    叶昭靠在一棵小树上,面前燃起了篝火,一名彪悍小伙子用匕首切开罐头铁皮,又用铁丝将里面的牛肉串出来,架在篝火上给摄政王烤了吃,而其它羽林卫则大多就这般吃了,除了肉类,罐头种类尚有炒豆、八宝饭等等。

    给叶昭烤肉吃的乃是羽林军马军统领雷冲,同时挂着肃智郡王府二等侍卫的头衔。

    小溪流水声细不可闻,东侧杂草丛生,几只萤火虫飞舞着,更显荒原空旷。

    叶昭又点了颗烟,看着雷冲,笑道:“本来就是熟肉,又再烤一次,能好吃么?”

    雷冲脸就一红,忸怩道:“那,带着铁盒烤来热?”别看他现在又拘束又秀气斯文,战场上,可是杀气冲天的拼命三郎。

    叶昭笑道:“如果不尝尝,又怎么知道好吃不好吃?”

    “是,小的以前就这般吃过,味道,还是,还是挺鲜的。”雷冲小心的说。

    “那就更要尝尝了!”叶昭说着话,扔给了雷冲一颗烟,雷冲就急忙双手捧着,单膝跪倒:“谢主子赏!”

    叶昭揉了揉鼻子,又将火柴扔给了他。

    转头,叶昭就见到了捧着一把炒豆抓着吃的韦十二,叶昭笑道:“炒豆啊,有些咸,要不要水?”做了个手势,自有侍卫将军用水壶扔给了他。

    韦十二倒是一怔,小心问道:“王爷也吃过?”

    叶昭笑道:“都吃过,这炒豆配方,一百年不变,好似是故意多放了盐,一来便于保存,二来听说比较容易补充体力。”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说。”韦十二一脸的恍然。

    叶昭看了他一眼,问道:“韦观察是广西人?”韦十二被派了个候补观察使的闲职。

    “是。”韦十二躬身。

    叶昭点点头,道:“广西人杰地灵,苏子爵是广西梧州人是吧?”

    “是。”韦十二恭恭敬敬的回答,想说什么,又有些为难,发匪广西叛逆极多,这人杰地灵可说不上,但要说不是吧,苏子爵又是广西人,听闻苏子爵已经被太后指婚给摄政王,只等黄道吉日完婚,或许可以说,在等战事平复吧?有苏子爵与摄政王这般关系,自然也不好说广西民匪山恶。

    叶昭正要再问,突然远方天空,几颗绿色信号弹划破天际,在夜空中显得极为璀璨。

    “主子,是咱们的求救连串炮!”雷冲飞快起身,看着远方,他本就是平远步兵团骑兵队成员,自识得信号。

    远方,很快又恢复了黑漆漆的一片,隐隐,好像有几声枪声响起。……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