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月光黯淡,草木萧瑟。

    十几骑奔驰在黄土路上,众骑马蹄上包了软布,是以蹄声不显,突然一匹战马嘶鸣一声,前腿一软,仆倒在地,马上骑客滚落在地,摔得七荤八素,而那匹战马口吐白沫,眼见是不活了。

    “吁,吁……”众骑客拉动缰绳,他们都是北朝兵勇官员打扮,只是衣衫褴褛,沾有血迹,显得极为狼狈。

    “大帅请先行!”那摔落马下的淮军亲军一骨碌爬起身,用力磕头,抬头时,额头满是鲜血,他眼里决绝,拔出匕龘首就准备自刎,身后灰头军侦察马队及铁马车队正四处搜寻,他宁死也不肯被敌人俘获。

    为首那浓眉大眼极为刚毅的红顶子中年官员喝道:“住手!本帅先行,行去哪里?”说着话,黯然长叹,意气消沉。

    他正是罗泽南,与灰头、巡防、民团等各路贼军激战一日一夜,被层层围堵,坤字营舍命相护,杀出一条血路,身边却仅余十几名亲军,两万余淮军及各路勤王人马,今日尽丧与此,罗泽南一时真有些万念俱灰。

    “也罢,今日咱就一起抹脖子吧!”罗泽南说着话,噌一声也亮出了佩刀。

    “大帅不可!”“明公不可!”众亲军吓得纷纷滚落下马,磕头的有之,奋力上前抱住大帅的有之。

    抱住罗泽南的乃是坤字营副统领张金恒,统领是他宗族的兄长,为助罗泽南脱险,率部吸引贼寇,生死不知,张金恒心如滴血,此刻,更是悲愤无比:“大帅!兵无常势,大帅请从长计议,退回宁波收拢残部,定可东山再起,剿灭贼寇!”

    罗泽南惨然一笑:“宁波?真的去得么?”

    众亲军默然,本就是,实则在平远军攻克定海后,浙江之境就成了孤军,西、南、北各境不是发匪地盘就被南朝占据,弹龘药补给,皆靠东部沿海海路,而从上海来的补给船只还经常被平远军炮舰击沉,补给十分艰难,沿海各州府成为战场就更是平远军绝户之计,只要水路补给被彻底截断,浙江境内各路清军就成了无水之鱼,不战自败。

    现今淮军大败,虽说突围而出的可能不在少数,但人心却早散了,谁又还肯再去宁波作困兽之斗?

    张金恒猛地跪倒:“大帅,我们回江北吧!卧薪尝胆,再报此仇!大帅之韬略,赵三宝山野村夫、鸡鸣狗盗之辈何足道哉?所依仗不过火器,大帅回江北重整旗鼓,招募新军,购置十足火器,定能雪今日之恨!”

    罗泽南苦笑,心说赵三宝、平远军又何止于此?但今日也不必再说丧气话,静静凝视着他,微微点头:“你说的对,你们都起来吧!”

    说着话将头上红顶子官帽扯落,丢在地上,说道:“前面寻处村落,换了衣袍,我们回江北。今日之耻,今日之仇,我罗泽南对天发誓!定叫贼寇十倍奉还!”

    “喳!”亲军齐声答应,一个个突然精神振奋,大帅行事向来决绝,今日甘受丢冠去帽的奇耻大辱,他日定可杀回东南,报仇雪恨!

    罗泽南默默看了南方几眼,随即打马,向不远处一座黑黝黝小村庄奔去……

    ……

    讲武学院白虎堂,台上,郑胡子、刘福贵等十几名平远军将士钉子般立的笔直,人人难掩脸上的激动和兴奋。

    台下,是黑压压的军官和讲武堂学员,虽然战事紧各大总兵都不能回广东,但六镇军马及水师皆有优秀将领观礼,皆是一时之俊杰,白虎堂内将星闪烁,人才济济。

    这是平远军授勋仪式,大将军亲自给平远军第四镇第二营授以“忠勇营”称号,给郑胡子、刘福贵等人授以卫国勋章,以表彰其在台州战役中浴血奋战的忠勇。

    平远军卫国勋章分三级,其中一等卫国勋章乃是平远军最高之荣誉,以纯金铸造,正面图案为龙盘虎踞之麒麟,背有箴言“以彰勇毅”,从式样到箴言皆由大将军王钦定。

    当穿着锦绣云袍丰神俊朗的叶昭举步登台时,台下众将领立时齐刷刷站起,这些在外威名赫赫的各部将领,任他胆大包天,此刻却都大气也不敢喘,脸上全是狂热和崇敬。

    郑胡子和刘福贵眼见美如冠玉的摄政王含笑走来身前,只觉呼吸起来都极为困难,一颗心嘭嘭的跳到了嗓子眼儿,脑子阵阵眩晕,几欲昏厥。

    大会堂内,只能听到摄政王清朗激昂的声音。

    “平远军第四镇第二营,以区区百人之数,抗拒万余彪悍贼匪,洒碧血于八里坡,血战旬日,贼匪不得前进一步,忠勇播于天地,正气洒于山河,忠肝义胆,堪为我军之表率!景祥之荣耀!”

    郑胡子、刘福贵腰杆站得直直的,听到摄政王以他们之表现引以为荣,心里突然酸楚难当,眼睛红红的,泉下的弟兄们,你们可都听到了?!听到王爷他老人家的话了么?!

    “愿牺牲之将士忠义常存!诸君当与我奋勇努力,荡清寰宇!平远军之荣耀永存!”

    “喳!”台上台下,众武官心神激荡,齐齐跪倒。

    1859年3月,平远军第四镇与清伪军罗泽南部大战于台州,第四镇第二营血战八里坡,牵制万余贼兵,终使罗泽南部陷入第四镇、巡防及各路民团的合围。

    激战一日一夜,清伪军溃散,罗泽南手下大将李茂三、张定邦死于乱军之中,陈九如投降,罗泽南不知所踪。

    至此,南朝控制了浙江大部地区,而杭州太平军也趁机南侵,绍兴、严州、宁波一带,落入贼手。

    自此闽浙境内,再无清军立锥之地,绿营团勇,纷纷归附南朝。

    ……

    王府花厅,叶昭翻看着手里的电报,赴上海和谈的使团发来,乃是北朝开出的最新条件:以现时双方控制疆域为界,长江河域由英法美三国托管,监督双方执行和约,北朝赔偿军费一千万两白银。

    从长沙会战到闽浙大战、加之赣北韩进春与北国新军的鏖战,川境长江南岸哈里奇对各清军据点的攻击,各路清军败多胜少,损失惨重,王公贵族对六王怨声载道,文武朝臣离心。

    而几日前太平军翼王石达开率北伐军打破开封府,剑锋直指京师,震动天下。

    现今北朝急需通过和谈获得喘息之机,双方使者在上海耗了几个月时间,现今才算真正开始了实质性的谈判。

    叶昭呢,自不消说,暂时同北朝停战全力剿灭太平军平定东南半壁是首要之务,南朝财政收入自然是呈几何倍数增长,今年必然会冲破五千万两白银大关,达到了第一次中英战争前全国岁入水平,但同时支出也是极为巨大,委实令叶昭有些入不敷出的感觉。

    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教育投资,就如无底洞一般,委实令人感觉不管有多少银子,投进去都听不到什么声响。

    教育上,虽比较借助民间力量,毕竟乡绅办学是自古以来的中华传统之一,到了叶昭朝不过通过种种手段强化宣传,使得乡绅们办学更为积极,但县一级设立公立小学是必须的,而师范学校一期期短期培训班也在极快的培养着教师师源,实际上,大多数教师虽在授课,实则自己也是学生,靠函授以及各种教材学习着最新的数理化自然科学等各类知识。

    而虽然一直精兵简政未令庞大的军队成为财政支出上最大的黑洞,但战事一起,那银子也流水般的使。南朝控制区域越来越广,叶昭准备扩编六镇兵马,将冷兵器营彻底摒除,建立起一枝真正近代化的部队,每镇五千人左右,步龘枪营、火炮营、侦察营、警备营、后勤如炊事班、卫生队等等各司其职,而这又需要一大笔银子。

    基础建设,到处都在修路架桥,而铁路更不消说,一直是重中之重,一刻也未曾停过,现今在同时修建的铁路就有四段,衡州——长沙段,衡州——桂林段,赣州北段,延平——金华段。

    赣州北实则最终就是赣州通往南昌之铁路,而延平到金华,其目标自然是延平至杭州、上海、南京的干线,虽然现今南昌、杭州等地均在发匪之手,铁路网络之建设却大可不必等其光复。

    现今铁路债券不但在国内,甚至已经发行到了伦敦,对于借助外部资金上,叶昭自不会跟前世的清国学,借来银子实行官办,结果陷入恶性循环,欠下无数洋债,更时时上人家圈套,精明如左宗棠,也曾中了人家借银还金的诡计,跟外国人借的是银子,却要还给黄金,而不但付出高额利息,更被洋人借着金融市场上银价跌落敲了狠狠一笔。

    借用外国资金,现成的榜样就是美利坚,要令外国人真正参与到你的基础建设中,就说铁路吧,实则现今真的不必因为铁路所有权暂时在私人手里而怕这个怕那个,要知道铁路干线建成后,对于整个社会的促进作用是难以估量的,对于中国来说,意义就更为重大,不仅仅体现在经济发展上,包括思想、社会架构都会随之产生巨大的良性变化,憋着劲儿非要等自己有银子了自力更生,错失的又岂会仅仅是时间那么简单?

    当然,对于洋人参股的铁路叶昭自也有种种条约限制,征收特别税、可免费征用运载军队军用物资、正当的政治用途、免费帮国家邮政局运输邮件等等十九世纪美利坚式铁路条款就不必说了,随之还有一些颇具南朝特色的约束条款,虽然繁琐,但从总体上保障国家和投资者双方的利益,中国人如此认真,条约如此繁琐明细,外国投资者反而更为放心。

    要说起来,如果有个稳定发展的环境,投资在这财富多多正是工业化变革之初朝气蓬勃的东方王国,委实比美洲那荒芜之地更有吸引力。

    而叶昭,也需要和谈平定东南半壁给国内国外投资者以信心。

    其实叶昭最早同和谈使者邹凯之所说底线,比如赔偿军费五千万两云云,多是虚声恐吓,使得南朝起点高一些,比如现今就立竿见影,北国还真同意赔银子了。

    要说真叫其赔五千万两,只怕六王宁可决一死战也不会往外掏,也实在有点掏不出来。

    北京户部那点家底叶昭还是比较清楚的,康乾之后历年倒是积累了两三千万两银子的储备,但发匪起事后,支出激增,到咸丰三年,咸丰帝曾哀叹“部库仅存正项待支银二十二万七千余两”,加之现今各省拖欠解部款项几为常事,各省都在哭穷,贪墨成风,给中央政龘府交银子?慢慢等吧。曾国藩之军费都靠抢的,可想而知北国财政管理之混乱。

    实际上晚清后期,财政收入极为依赖上海之关税,一年上海海关关税收入就达两三千万两,占其财政岁入三分之一,可想而知上海之重要,可现今东南崛起,却也不用怎么指望上海了。

    现今这一千万两军费赔偿,那自然也是要转嫁到北国商人、百姓头上,在其所征苛捐杂税里加上赔款名目,这是晚清政龘府的好戏码,每次战败,都是百姓遭殃,反而官员吏员趁着名目繁多的税目截流大捞一笔,弄得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也就难怪晚清每同国外开战一次,皇权威信就削弱几分了。打了败仗就要百姓买单,而且是大张旗鼓的要百姓买单,百姓要一直尿你才怪。

    叶昭点了颗烟,琢磨着军费赔偿的事,一千万两只是开始,那自然是能抠出多少就抠出多少的,对北朝伪政权的合法性也是一种打击,而自己,这银子是多少都不够用的。

    以现时双方控制区域为界停火,也勉强可以接受。

    但长江由英法美三个调停国托管,可真是个什么玩意儿,混账条款。

    不过这却也怨不得六王,这个时代的局限性,对于海权本就不怎么重视,江河有外国军舰也没人觉得有什么可耻的,就说俄罗斯,几年前舰队在黑龙江里行驶,沿岸清国官兵只是好奇的看热闹,谁也没觉得人家是挑衅。

    现今六王将长江托管给洋人,可以最大限度防备自己突然毁约,从他的角度看,却也是极高明的一招。

    但从自己角度来看,可真有些气得想骂娘,鬼子六,什么东西!

    ……

    王府小宴客厅,华灯闪烁,刺绣红地毯足足有半寸厚,踩在上面软绵绵就好似云团一般。

    隔着华丽烛台和鲜花盛开的长桌,叶昭正向麦查逊阐述自己的观点。

    “长江托管给调停国绝对是对中国主龘权的极大羞辱,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我的想法是,剿灭发匪后,南北自由贸易,长江南北沿岸设立几个自由贸易区,当然,具体贸易区所在要等同发匪的战事结束再定,现在要考虑的,是上海,我认为,上海应该由南北共同管理,成为南北方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区。”

    向北方倾销工业品是必不可免的,一来赚银子,放着现成的大好市场难道不要么?二来也逐渐影响江北民众思想。而将上海变成自由贸易区,更可以最大程度上遏制英法美等国浑水摸鱼,控制南北贸易之咽喉。

    其实军费赔偿多少都不会有什么底线,但这上海由南北共同管理却是不可逾越之条件。

    现今长江南岸江苏境内局势,有点以京杭运河为界的意思,运河以东如苏州、上海等乃是北朝控制,以西南京、镇江、太湖流域等在发匪手中。

    现今和谈,实在有些与虎谋皮,真有围攻南京之日还不知道北朝的苏州大营会如何反应,但不管怎么说,借这次和谈如能将手伸进上海这个各方势力角逐之地,就等于赢了个盆满钵圆。

    这些条件叶昭自然已经在电文里同邹凯之讲了,但毕竟邹凯之份量不够,是以叶昭亲自出面,设宴款待刚刚从朝鲜归来的麦查逊,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麦查逊认真的聆听着,又微笑道:“亲王阁下,我本以为您征服农民反抗军之后,就会对北方发起大规模攻击。”与叶昭共事几次,多少有点了解叶昭的性格,绝不会屈居人下,更不会令南北割据的局面一直延续下去。

    叶昭就笑,举起长长的高脚杯品了口红酒,想了想道:“我希望南北统一是真诚的,而现在与北方和谈我也是真诚的,我认为,北方的统治者,会是挑起战事的罪魁祸首。”倒也不怎么瞒他,同发匪之战何等艰巨?战事结束,是定然要休整一段时日的。

    说起来,如果南北能维持住和平的局面,一点点影响北国各阶层的思想也不坏,能和平演变,将长江这个柏林墙填平,却也是天下苍生之福,只是,真如伟人所说,如果自己对和平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定然是一场悲剧。

    而且兵锋所至,才能最快最有效的打破北国旧的社会架构,重新建立起生机勃勃的新政权。

    麦查逊笑道:“谢谢亲王阁下的坦诚。”与这位中国亲王相处越久,越喜欢这个人,一位强有力的统治者,能压迫的人透不过气,也能令人如沐春风,对社会架构对文明发展的见解观点独特,甚至隐隐觉得,联邦制定三权分立的伟大开国者,都没有他这样的思想高度。

    叶昭微笑举杯,道:“约翰,我对贵国的真诚和善意,希望你能传递给贵国领袖,也希望你传达给贵国在调停使团中的代表,贵国完全可以在这次调停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麦查逊笑着和他碰杯,道:“一定,美利坚愿意成为亲王阁下的亲密朋友。”

    喝了口酒,叶昭又笑道:“听闻贵国废奴运动蓬勃发展,我很乐意见到自由之光普照美利坚大地,也欣赏贵党在废奴事业中的立场,明年贵国大选之年,我将会无条件支持贵党候选人,我们的粤报、时报都会发表文章对贵党表示支持。”

    麦查逊是共和党人,激进废奴派的代表之一,实则共和党诞生没有几年,乃是北部资本阶级的代表,但其对于废奴的公开主张一向极为含糊,免得失去鼓吹奴隶制度的辉格党人的支持,可是核心人物,几乎都认为废奴势在必行。

    麦查逊听了叶昭的话一怔,随即就喜上眉梢,笑道:“谢谢亲王阁下,我会告诉我的朋友们,亲王阁下对我们的支持和理解,我们深感荣幸。”

    中国南方政龘府的律法、监察制度以及司法部门属员财产申报制度等等都引起了西方社会的关注,甚至美利坚联邦刚刚制定的一部公司法就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中国南方律法中对于股份、法人的表述,现今中国南部,可再不是以往西方社会眼中古老腐朽的没落王国,而是充满勃勃生机的新生之国。

    能得到中国南方政龘府公开的支持,对于共和党人来说,倒是一件值得庆祝的消息,更可以借机造势,获得在中国有着切身利益的大资本家的支持。

    叶昭又笑着和麦查逊碰杯,心说现在没有不干涉内政的说法不是?不过说起来,后世美国每一次大选都闹腾的全世界人民不得安宁,都希望对自己国家善意的总统上台,公开发表声明支持某个总统候选人的国家元首也不在少数,但今世,除了英国这个与其一直有着密切联系的原宗主国,自己是第一个对其总统选举这般关心并且表态的外国领袖吧?

    其实现今历史可说充满了无数变数,前世美利坚南北战争北方政龘府胜利,而且从历史发展规律来看好似北方的胜利也是必然的,但今世可就未必,自己的蝴蝶翅膀多少还是影响到了大洋彼岸,不说其它,就自己的合作伙伴威尔逊,不就早在美利坚建兵工厂了么,这也是自己的主意,准备趁美利坚南北战争发一笔战争财,如果大肆售卖南方先进武器,这不就是一个变数么?

    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希望北方获胜的,悲惨之黑奴得到解放,无论如何都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