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抚河缓缓流淌,月光下宛如银带。

    抚河南岸平远军早已构筑下一道道战壕工事,而此刻,火炮营榴霰弹也就是落地开花弹雨水般倾泻在北岸太平军的阵地上,就好似一处处烟花绽放,煞是璀璨夺目,只是这美丽的景象之下,不知道掩埋了多少森森白骨。

    自从广府钢铁厂的工程师们按照大将军王的点子发明出平炉炼钢,钢材的质地得到进一步提升,现今第一镇火炮营的几座火炮就是用最新钢质材料所铸,加上钢箍之后,炮身更加不易碎裂。

    而随着粤赣等地钢铁用量急剧提升加之出口需要,广府钢厂正在进一步扩建,其中从英伦进口了几座炼铁高炉和炼钢炉的部分部件,自己建造的炼铁高炉在试验改进中,很快应该就能投入使用,至于炼钢炉,采用平炉后,更对除去铁水中磷、磺等杂质的技术进行了改进,只是一些设施还需进口。

    在赣州几地准备上马的民办小钢铁厂,所用设备几乎全部采用粤地制造。

    神保自然对这些漠不关心,他只知道,火炮的炮身摸起来好像更舒服了。

    站在土丘上,举着千里镜眺望北岸,发匪人数虽众,但若说想攻破江西大营,若不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绝无可能,而李秀成,是不会令他的精兵强将在炮火下白白送死的,数次佯攻,倒更像是在做样子。

    甚至北岸在平远军炮火射程内的阵地也渐渐没了人。

    可是神保的心里却沉甸甸的,李秀成是想困死江西大营啊,江西大营到广州确切的说走到建昌城的电报线数次被破坏,虽几经修复,但总不及发匪小队破坏来的快,现今要与广州联系,只能快马到建昌府,由建昌发报去广州。

    实际上建昌府到抚州江西大营之间,发匪极为活跃,就算传送军情都要万分小心。

    虽江西大营粮草弹药充足但现在怎么都感觉是畏缩在大营里做缩头乌龟,有时真想去强攻南昌,与发匪拼个痛快。

    可王爷最后发来的电报要自己坚守,保住抚州、建昌两地平安,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实际上现在就算以惨烈的代价攻下南昌,实则只会激的李秀成部变成流寇,现今各处战事极紧,以第一镇的兵力,并不足以将其剁灭。

    何况王爷看得是整今天下的战局事事自有考量,却不能只计较一时之得失。

    放下手里千里镜,神保慢慢踱回了营房。

    夜色如墨,建昌城下,城头却是喊杀声震天,一枝发匪突然兵临城下,城内,喊杀声四起,火光阵阵不时可见红巾包头大汉从街上跑过。

    城下,红巾大汉杀声震天,一波波向城头攀去。

    熊熊火光中一名铁塔般的汉子纵骑万军阵中,他手提一把黑黝黝巨大无比的虎头刀,吆喝众匪围城威势无匹,正是忠王李秀成手下第一虎将陈炳文后世言他“臂力过人,能单手执巨壶,隔数尺之遥飞注沸水茶碗中,百无一失。好习武艺善八十斤春秋刀,挥舞如飞,人不能近。”

    “你家陈三爷到了,速速投降!免满城清妖死罪!”,陈炳文声如洪钟,漫天喊杀声中他的声音仍清晰可闻。

    城上巡防、团勇均是一阵骚乱,李秀成在江西多年征战,陈炳文陈老三的名头更是响亮,虽平远军入赣后连挫发匪,使得绿营团练对发匪的畏惧渐去,但现今骤然遇袭,那本已渐渐淡忘的对长毛发匪的巨大恐惧突然又涌上心间。

    城内不知道多少发匪偷偷溜了进来,城下,匪兵如蚂蚁一般涌来,又如何不令人战栗?

    一队火把,建昌巡防守备丁卯才匆匆上了城头,随即一名小瘦子跑过来,哭丧着脸:“二爷,兄弟们要顶不住了……”小瘦子乃是丁卯才族亲,往日甚得他喜欢。

    丁卯才脸沉如水,来到城垛前,却见城垛后巡防营排枪虽响,却有人在悄悄溜下城去,一架架云梯已经搭上城头,红巾发匪攀梯而上,火光中,隐隐可见他们狰狞的面目。

    “二爷,要不咱降了……”小瘦子话还没说完,猛地就挨了一脚,被丁卯才踢了个跟头。

    “王八蛋!再敢扰我军心老子毙了你!”,丁卯才眼珠子都红了,吓得小瘦子蜷缩在砖跺旁,再不敢说话。

    丁卯才看着四周,大吼道:“兄弟们,妈的你们都忘了咱现在的日子多安逸了?想想你们的老婆孩子,这安逸日子怎么来的?!想想你们老婆孩子以后还想过这他妈的吃白馍馍玩万花筒的日子不?不想过的,都他妈把你们手里的擀面杖扔了,开城投降!还想过好日子的,那他妈的就给我玩命!保大帅的援军一到,长毛就是他妈的渣!”,

    “嘿!”,丁卯才一刀将刚刚攀上城头的发匪脸削去了一半,提脚踹下去,大喝道:“妈的让长毛欺负了多少年?!现在有肃王他老人家撑腰,你们怕个鸟!是爷们的,就别再让长毛往你们脖颈子撤尿!玩命!就有好日子!”,话音刚落,嘭一声,肩头中枪,却是城门下的发匪见他官服,有那拿火统的随即向他打冷枪。

    丁卯才闷哼一声,却挥臂大吼道:“给我打他娘的!杀长毛!”,左臂鲜血沁出,他好似不觉,抽出短枪,向城下射击。

    此时却忽见城梯上,数十个大汉蹬蹬蹬跑上来,为首大汉边跑边道:“二爷!城里的长毛被小的杀光了!咱兄弟都上了四城!”,却是团勇一枝,为首大汉唤作张卫赣,城里新式学堂的先生给起的名儿。

    进出建昌府盘查本就极严,更莫说上月崭境战事一起几半日日闭城了城里混进实在没多少发匪,不过虚张声势,扰乱军民之心。

    丁卯才听了大笑,喊道:“都给我打他奶奶的!”,

    实则四城城头,止有此处巡防营新兵蛋子多,是以丁卯才才会亲自来督战,此时巡防兵士气大作,洋枪、鸟枪嘭嘭的放,刀手矛兵更是奋力去挑开云梯发匪攻势立阻。

    建昌城,杀声震天,眼见一波波攻势被打退,陈炳文脸色铁青,虽知道现今这建昌乃是平远军南来北传中枢之地,平远军巡防营、团勇防范必严,但那没装备大量火器的清妖何足惧哉?各个都没卵子,一触即溃,现今自己有一个火枪兵加数千步卒袭城,本以为建昌唾手可得,如此断了江西大营与南境联系,等他分派兵马来袭建昌,自可分而歼之,陷了江西大营也不在话下。

    谁知道清妖们怎么就好似换了人似的?看那城上前仆后继,一个个玩命的狰狞。

    “曲老七,你去!”,陈炳文特了指那城头飘扬的平远军虎贲旗,“把那旗子给我砍了!”,

    马前一条大汉大吼一声,随即,数百柄雪亮解刀涌了上去。

    号角声中,密密麻麻的红头巾们再次潮水般涌上。

    噗,丁卯才被人胸口狠狠捅了一刀,眼前一阵金星直冒,随即那大汉就被张卫赣用长矛戳下了城头,丁卯才自不知道这恶虎般的汉子唤作曲老七,乃是匪头陈炳文的连襟。

    “二爷,您,您没车吧?”张卫赣一脸惶急的跑来,丁卯才脸色苍白,却摇了摇头,想站起,却双腿无力。

    张卫赣一惊,立时来看他伤口,丁卯才推开他,低声道,“帮我把伤口绑起来!”,

    “啊?”张卫赣明明见到伤口极深,却见丁卯才对他使了个眼色,道:“快些!”,

    张卫赣无奈,只好将旁边一具尸体的内衣录下撕成布条,含着泪一层层缚在丁卯才伤口上。

    丁卯才这才拉着刀柄慢慢站起,却见发匪虽然暂退,却显然正在准备发起下一波冲锋,而经过刚才的恶战,发匪精锐那雪亮的刀锋不知道砍倒了多少自己的手足,四下看去,到处都是伤兵,大半兵勇非死即伤,有的伤兵就躺在血泊中急促的喘气,一派凄惨景象。

    丁卯才闭上双目,难道今日,建昌城真的难逃此劫?

    正在这时,突然脚步声响,却见火光中,城墙下涌上来无数布衣百姓,男女老少皆有,为首几名乡绅大声道:“我们来助将军守城!”,

    百姓们涌上城头,救护伤兵的有之,拿起城头武器的有之,也有的直接带了砖头石块,而城门门洞里,更有大批百姓堆垒木料砖石加固城门,有的木料明显是刚刚拆自自己的铺头。

    城头残兵精神均为之一振,丁卯才靠在城垛上,回头默默看向建昌城,那一草一木他极为熟悉的地方。

    远方号角响,发匪的攻势再次压来……

    ,础年“月,平远军巡防团勇以三千之众,浴血奋战,与万余发匪激战于建昌,终等得援军,令发匪铩羽而归,守备丁卯才伤重以身殉国,建昌百姓,立碑纪念之。平远军文工歌舞团,遂以他为原型编排了话剧歌舞剧,四处传唱,一时丁卯才之奋勇忠义事传诵南疆几省,成为各省巡防之楷模,赣境巡防团练更士气大振,各处杀长毛、保家园的标语贴了无数,几为海洋。

    同月,平远军登陆定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定海城,靖海、定海二舰横列杭州湾,上海与闽淅之物资流通尽数操于平远军之手。

    对北朝唯一利好的消息乃是曾国藩回师长沙,湘军、新军击退哈里奇之攻势,平远军第二镇退回衡州。

    郡王府银安殿,叶昭翻阅着各处乡绅陈情,闽、赣、湘等地皆有,其中江西乡绅陈情者最众,均是请求大将军王开放枪禁,允许他们购买枪支装备团勇。

    实则现今步枪十几枚银洋一枝,价格并不昂贵,地主豪伸们联合起来组建团练自卫地方,买个几十枝上百技的并不成问题,只是没有渠道而已。

    叶昭看着陈情书,怎么就觉得好似自己要帮他们组建还乡团民团呢?但现今将步枪装备给民团倒也不错,就好似在赣北,民团配备了枪械,完全可以巡逻警戒,保护通信线路,有那小股发匪来破坏电报线的,有民团即可应对。

    只是这准许装备步枪的民团却是要好好挑选,好生控制,更局限与战事前沿各地。

    而各地巡防营,这换装步枪的速度也可以提快了,每营五十枝步枪可提为近半数,一百多枝两百枝的样子。

    以前并没有快速提升巡防营之军械,一来自是因为军费有限;二来概因巡防营许多和后世军阀林立时期的地方部队差不多,混吃等死,大多是为了军饷,整营人今天帮你打仗,明天就可能投了别人,至于遇到硬仗,整营整营的倒戈就更不在话下。

    这样的军队,如何放心将军械交给他们?而现在,这几年来的思想改造渐渐看到了成果,尤其是中坚军官力量,大多进过讲武堂,加之粤赣等地生活渐趋安稳富裕,保家的观念那都不用灌输,与以前的日子比,他们自然而然就希望保卫现今之政权,至于军饷丰厚等等,现今怕反而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了。

    不过这巡防营换装自然要一步一步来,从跟随自己最久的,最为忠诚可靠的粤赣一地巡防开始。

    军费支出上,又要大大的花费一笔了,这一打仗,才知道花钱水儿一般,有些钱都想不到,不说其它,就说这抚恤银子就是老大一笔开支,临江府千名巡防牺牲,一次就是十万个银洋,而这钱是必须给的,实则叶昭还觉得给少了呢。其实本来这些钱完全可以战事结束再统一发放,但今之情况特殊,因为一直以来国内就没这般严谨完善的抚恤金制度,为了立个标尺,免得将士以老黄历推测以为又是上面的空话,到最后就成了官员的敛财把戏,是以叶昭才令兵房将这事儿当成头等大事,雷厉风行的办了。

    翻阅着文笺,侍卫匆匆而入,送来一封加急电报。

    叶昭撕开火漆,抽出电文一看,就啊的一声,趁赣、湘战事正急,发匪翼王石达开直下河南,一路披靡,电文发出时已经攻破陈州府。

    自己搅动的历史巨变,现今这是太平军第二次北伐?

    叶昭皱起了眉头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