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啊,你,你真的是叶大哥!“花姬吃惊的拉着锦被垫翅歹蹦即就脸色发白,急声道:“叶大哥,你,你快走,快走。”

    叶昭干咳一声,道:“你穿好衣服吧。“转身去了外室。

    坐在沙发上,叶昭拿起份报纸看,里面沉寂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密蒸翠翠穿衣服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花姬下床跻拉上鞋,慢慢走了出来,此时的她小脸苍白,显然已经想到了叶昭的身份,来到沙发前轻轻跪倒,小身子看起来摇摇欲坠。

    叶昭笑着指了指侧座的沙发,道:“坐吧,怎么,叶大哥变成了王爷,就不是叶大哥了啊?”

    花姬此刻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害怕,原来一直照顾自己的叶大哥就是王爷,原来王爷是很好很好的一个人,可是,叶大哥就是王爷……

    叶昭又道:“福晋呢,跟你开个玩笑,你别怕,先坐,定定神。”拿起几上的铃锋摇了摇,很快一个清秀的小婢走入,叶昭道:“泡两杯热咖啡。”看着花姬道:“起来,坐吧,怎么,要叶大哥抱你啊?”

    花姬脸一红,急忙起身,小心翼翼坐下,偷偷看向叶昭,见叶昭目光看过来,又急忙低下头。

    叶昭笑笑,也不说话,只管翻阅报纸,是礼部静默堂出品,现在只是小范围发行,局限于各衙门,相当于后世的内部刊物。

    咖啡送上,花姬忙起身接过,怯怯道:“谢谢姐姐。”

    小婢一呆,不敢多说,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叶昭看着她,微微一笑:“定定神,以后啊,想喊我叶大哥还是喊我叶大哥,有时间还带你去吃排骨,好不好?”

    花姬小声道:“奴婢,奴婢都听王爷的。”她虽然胆子小,逆来顺受,但在“叶大哥,面前多少多了几分活泼,可现在,那活泼却已经消失不见。

    叶昭心里叹口气,就知道会这样,招招手,“坐下吧,喝*啡。”

    屋里沉寂下来,只有花姬小口喝咖啡的声音。

    过了不知道多久,门外小婢进来禀道:“王爷,两位福晋回来了。”

    叶昭微微点头,却继续翻看报纸,那边花姬杯里的咖啡早空了,捧着空杯子,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叶昭终于起身,出门。

    锦二奶奶和蓉儿正在雏菊阁叙话,大美人儿坐于床榻软墩上,红纱睡袍,酥胸翘臀,雪腻媚香;小美人月白睡衣睡裤,翘着一对小花袜坐在床头,小脚正得意的抖呢,粉雕玉琢,可爱难以言表。

    一大一小两位美娇娃,风情无限。

    看着锦二奶奶跻拉着小红绣花拖鞋,隐隐露出的雪腻小脚叶昭心就是一热,随即想起气恼之事,就哼了一声。

    两位福晋聊得正开心,浑没听到脚步声,等叶昭出声,显然两福晋都吓了一跳,锦二奶奶忙起身见礼,盈盈万福,“奴婢给老爷请安。”

    蓉儿也从床上跳下来,正准备请安,却被叶昭好像小孩子般抱在了怀里,叶昭笑着亲了她小脸一口,“小家伙,又淘气是蝴,

    蓉儿现今早已不反感叶昭这样对她,反而开心,觉得是相公宠她,但此刻心虚,低着头,可就不吱声了。

    看向锦二奶奶叶昭可就没这么客气了,皱眉道:“你这胆子可越来越大了。”

    锦二奶奶一袭红纱睡袍,朦朦脆胧诱惑无比,在后世绝对是令男人疯狂的情趣内衣,性感娇媚,此时却跪倒在地,睡袍下摆处,一双雪白美腿若隐若现,跪在红毡上,和翘臀勾勒出极美妙的弧线,魅惑无边。

    “相公,是,是我要金凤做的。”蓉儿小声替锦二奶奶开脱。

    叶昭回头亲了她一口,笑道:“你是主犯,亲一。!从犯,要打板子!”很明显的偏心了。

    锦二奶奶声音轻柔,媚得滴出水来,“奴婢任由王爷处置。”她倒也不着慌,还没听说过给相公安排小妾会被相公厌恶的,就算一时生气,转头也就过去了。

    “起来吧!”叶昭瞪了她一眼。

    “是。”锦二奶奶轻盈盈起身。

    其实叶昭能明白蓉儿和她的想法,自己北朝摄政,身份尊荣,可到现今却只有两房福晋,一个小妾也无,这两位福晋,一位终日东跑西颠,一位却又碰不得,身边却是一个暖脚的丫头都无。

    说不定这事儿蓉儿一直都是心病,感觉对不起相公,她这个正牌夫人更是失职,自然和金凤一拍即合。

    琢磨着,叶昭道:“回头你给她找份工作,就去大戏院吧,也去当排舞老师,住也跟莎娃住一块儿吧。”同是天涯沦落人,离乡背井漂泊此间,可能会有共同的话题。

    锦二奶奶一呆,说:“王爷,那……”

    叶昭知道她想说什么,摆摆手,道:“有个事儿干也能开朗点,至于其他的,再说吧。”叶昭倒不抗拒花姬进府,虽然三房妻妾,可几乎每日都在独守空房,他体质又好,而且感觉身子越来越壮实,这整日没个夫妻生活内分泌不知道会不会失调,有个暖脚丫头也好,只是今日时机大大的不对,等以后再看,若花姬接触外界,有了心上人,此事也就作罢。

    “是。”王爷拿了主意,锦二奶奶自然乖乖听话,随即出去安排,不多时就转回来。

    叶昭抱着蓉儿坐在床头,又指着软墩道:“金凤,坐。“看着大小美娇娃各自笑孜孜坐在身边和自己聊天,叶昭心里渐渐安宁,只觉温馨无限,世间纷扰渐渐飞去九霄云外。

    到得后来,叶昭又说给蓉儿和金凤讲故事,抱着蓉儿钻进了锦被,蓉儿最喜欢听相公讲故事了,跟以前一般,小身子贴着相公,等相公右臂揽住肩头,她就腻进了相公怀里。叶昭在锦二奶奶面前时常抱她,她倒也习惯了,没觉得害羞。

    叶昭这时又对锦二奶奶笑道:“你也上来吧。”左臂拍了拍床头空位,“来躺下,相公也抱着你。”

    蓉儿和锦二奶奶都吃惊的张大小嘴,锦二奶奶虽然百般取悦叶昭,但三人共寝,可成什么话?

    叶昭笑道:“你们啊,想什么呢,天渐渐冷了,这样聊天才舒服嘛。”也确实,现在叶昭可没什么邪心思,正同两人聊天聊得开心呢。

    “不想听我说故事啊?那你回房吧,我自己说给蓉儿听。”叶昭又亲了蓉儿雪白小额头一下,蓉儿嘻嘻一笑。

    蓉儿和锦二奶奶都能感觉到,相公今日并不是起了荒唐念头,刚才三人说笑聊天,只觉心情都近了一层,锦二奶奶也实在舍不得走,老爷可是很少正正经经和她聊天。

    又见叶昭伸过左臂,笑道:“不走就上来。”显然是要如同抱着蓉儿一般接着她讲故事,锦二奶奶惊喜无限,真是受宠若惊,急忙褪掉绣花拖鞋,性威美躯钻进锦被,又小心翼翼将粉颈靠在叶昭左臂上,就怕压到了叶昭。

    幼女清香和艳美花香萦绕鼻端,一边是晶莹剔透的幼幼小美女,一边是寸寸媚骨诱惑无限的胴体,那感觉,简直要升佛成仙,叶昭无奈的将手臂从两人颈下抽出,又道:“都离我远点,不然这故事可讲不成了。”

    锦二奶奶吃吃一笑,娇躯轻轻向后挪了挪,蓉儿也急忙将挨着相公的小身子退后。

    “嗯,你们喜欢听什么?小李飞丹的故事好不好?”

    “好。”两女一起清脆回答。

    叶昭心里大乐,当下就卖弄口舌,讲起了李探花,讲起了阿飞,讲起了林仙儿,讲过一段,又要锦二奶奶和蓉儿分别来讲故事听,蓉儿倒是课本上学了些小故事,叶昭很是夸了几句,小不点开心的很,说了会儿话,又倦倦的在叶昭怀里睡去。等叶昭要锦二奶奶讲故事时,她可就犯愁了,叶昭就笑道:“就说说你以前吧,做生意的事,总有些好玩的或者生气的事吧?”

    锦二奶奶绞尽脑汁,拣了几什事来说,开心的郁闷的事都有,却被叶昭取笑,说她“处事不明,“小气吝啬,,云云,锦二奶奶只是娇笑,绵软雪足轻轻挨上了相公小腿轻搔,媚眼如丝,心里甜蜜无限,能这般和相公说笑谈心事,世间又有哪个女子有这等福气?

    月底,一枝大清国新军编队沿湘赣交界南行,意图悄悄深入赣境,奇袭吉安,甚或一鼓作气南下赣州、韶州,此谓南征军。

    在袁州府左近,新军南征军被地方巡防营发现,随即遭到了巡防营的顽强抵抗,激战半日,清军歼灭巡防营千余人,但因南征意图暴露,遂转而西行,退入长沙。

    立时天下震动,大清新军第一战,前所未有的重创不可一世的平远军,虽然只是地方部队,却也令清革各路声威大张。

    但紧接着,十月初,平远军西路军统帅苏红娘率两千精锐步枪队进入贵州,如摧枯拉朽般走州过府,击溃绿营团勇无数,而云贵一带的天地会、公平党旋即起而响应,西征军攻州破府,如砍瓜切菜,不一月,都匀、平越、兴义、安顺等等府县尽皆陷落,而平远西征军好似对贵州城防情况了如指掌,那屯兵急切难下的重镇,一概置之不理,完全不是平远军稳扎稳打的作派,用的却是流寇战术,偏生立收奇效,西路军一时席卷贵州全境,剑指成都,而贵州境内几座孤城要么就在义军围困下举了白旗,要么就败退滇、湘、四川,到十一月初,贵州境内已经遍插肃王旗帜。

    十一月六日,云南巡抚劳崇光易帜,归顺广州。

    同月,湘军入贵州平叛,而平远军第二镇遂对长沙发起攻击,与湘军吉字营及大清新军激战在长沙城下

    江西境内,韩进春部进驻瑞州,以防范清军各路趁机南下,而南昌太平军李秀成部与数路发匪旋即对江西抚州大营发难,势要拔掉这威胁他一年之久的喉中之刺。

    九江府石达开则避开清军新军主力,率众匪进袭武昌府。

    在福建,赵三宝部剑指福州,与罗泽南大战于闽江。

    一时中华大地战火纷飞,南北朝一触即发的战局宛如火药桶里扔进了火星,立时爆发。

    郡王府银安殿,叶昭默默看着殿上悬挂的一张张军事地图,慢慢的踱步。

    红娘席卷贵州实则一点也不出乎意料,云贵兵马,本就冷兵器为主,所谓火枪不值一提,红娘那两千悍不畏死的精锐步枪兵,皆是公平党悍匪,现今装备精良,又联络仍与红娘有联系的天地会公平党部众响应,云贵绿营团营自然不堪一击,而这种流寇战术就更是乱党们惯用的战术。

    何况贵刚刚府情况,这些年内务局很是探查了一番,要说今世对于军事情报的重视,首推叶昭,而清军大多懵懂,各路义军就更是两眼抹黑,就说当初太平军北伐,对于沿途州府情况就一概不知,到了河南境内,对于只有一千守军却有大量物资补充的开封府弃而不顾,概因以为开封府乃是重镇,定守卫森严,反而去攻打怀庆,以图获得补充物资,军情不明,陷入清军包围圈,苦战两月方脱,在后人看来是一次极严重的战略失误,但以当时情况,统帅却也没有选择。

    而平远西征军,却完全不会面对这种局面,哪个州府可以打,哪些可缓而破之,对这详尽的情报苏爵爷又岂会没数?就更不要提热兵器面对冷兵器的巨大优势了。

    现今西路战线,叶昭全不担心,平远军各路,压力最大的却是神保,面对李秀成发匪精锐数万人,又是被压制了一年,嗷嗷待哺的狼崽子一般,这平远第一镇可很是要经过一番血战了。

    踱着步默默思索着,叶昭也知道,现在兵房衙门定然是纸片电文雪花般的飞,后勤调度、通信保障均是重中之重,需要兵房从中协调。

    “王爷!云南巡抚劳崇光到!”侍卫进殿禀告。

    叶昭就是一笑:“有请。”

    不大工夫,一名侍卫领着发辫斑白的官员走入,劳崇光乃是道光十二年进士,年近花甲,精神却翌铩,进了殿门恭恭敬敬跪倒q“罪人劳崇光参见王爷!“

    叶昭笑道:“抚台大人请起,抚台心系苍生,迷途知返,免生灵涂炭,善莫大焉,又何罪之有?万不可再如此说。”

    “王爷宽宏,卑职不敢当。“劳崇光说着话,慢慢起身,垂首却不看向叶昭。

    劳崇光实则早就同两宫有书信往来,平远军在贵州势如破竹,云南转眼成了孤境,他与一众官员合议下,当下就降了南朝。

    只是此刻站在这银安殿上,他心情颇不平静,南朝虽说有太后,有同治爷,但谁都知道朝政大权,尽在肃王之手。

    肃王此人,小小年纪南征北战,出将入相,就算置于史书上,仅仅以其现今之功绩,那也是第一流的名士,而中州大地却是百多年未见声望如此之隆、战功如此显赫的人物了。

    只是国之将亡必生妖孽,现今大清国风雨飘摇,天上又降下这么一位人物,可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劳崇光心里感慨,脸上不动声色,听肃王问起云南情形,一条备回答。抽空偷偷瞄了肃王一眼,金冠粉面,龙袍玉带,贵气逼人,黄灿灿团团祥瑞,端得是好一个少年王爷。

    “抚台可在广州多游玩几日,若不是现今军情繁琐,云南一地全赖抚台维系,倒真恨不得留抚台十天半月呢。”

    “不敢,卑职也希望多加观摩体会,若能有所斩获,那就再好不过。”劳崇光听闻过广州传闻,褒贬不一,但这肃王短短几年间就可拉出一枝百战百胜的精兵,这广东一地军情民政,那是非见识下不可了。

    叶昭又笑着问:“可曾给太后和皇上请安了?”

    劳崇光心里一震,那话儿怕是来了,但想也知道广州的事瞒不住面前这位主子,老老实实道:“卑职已经去过观音山了。”

    叶昭微微点头,道:“云南一地,周边多有蛮夷,现今中州乱世,你却需多加留意,莫被这些蛮夷钻了空子。”

    劳崇光忙躬身道:“是,卑职定小心谨慎。”

    实则云南绿营团勇虽说和平远军接仗的话那肯定一触即溃,但若说对付边民、对付缅甸、泰国、老挝、越南等蛮族,有两粤做大本营支援,那自然绰绰有余。

    叶昭又道:“前次遣罗国国主曾写信向我求助,现今既然云南通路已开,过些日子,我会遣使走陆路去逞罗,邦交友好,你到时需多加操持,不能与南疆各国断了声息。”

    “是。”劳崇光心下微觉奇怪,不知道肃王为什么对这些南蛮子感兴趣,一个个未开化的小黑鬼,又有什么可笼络的了?

    不过肃王此人行事必然大有深意,回去后倒要仔细琢磨琢磨,这些南蛮子的风土人情,说起来自己倒真是一无所知。

    又聊了几句,等劳崇光告退,叶昭就令人去传巴克什、丁七妹。

    不大一会儿,巴克什和丁七妹联袂而来,巴克什自还是珊瑚顶官帽,绣狮子补服的武官打扮,与丁七妹这个女军官的英姿飒爽形成鲜明的对比。那英挺的黄绿制服军装、贝雷帽、马靴,穿在丁七妹身上合适极了,秀气英武,更令叶昭想起了后世影视作品里那美貌的军统女特务。

    叶昭领着两人来到淅江军情图前,指了指定海周边,说道:“你们的目标就是这里,与水师陆战营一起,给我夺了宅!”

    “喳!”两人齐齐单膝跪倒领令。

    叶昭摆摆手,道:“起来吧,有什么想问的就问。”

    巴克什犹豫了下,道:“奴才只怕广州没有飞虎营守卫,若出了变故怕是不妥,何况禁军刻刚筹组,奴才也担心难当大任。”

    叶昭微微点头:“你顾虑的是,我已调两营警备营驻扎观音山,何况这户州城的巡捕,我也信得过,总之兵行险招吧。你这能上战阵的禁军都给我带上,有咱们的蓝旗卫勇士做各队队长,我也放心的很,不过你这次委屈委屈,听七妹指挥,她对于奇袭破敌大有心得。”

    巴克什忙躬身道:“奴才明白。”他一直以来守护在王爷身侧,自没有攻城掠地的经验,落城下寨,实在是个门外汉。

    虽不甘心,但也知道这种事意气不得,只能心里暗暗发誓,定要好好打出个名堂来。

    丁七妹却是大眼睛盯着军情图,若有所思的道:“主子,这宁波城不能碰么?”

    叶昭就笑了:“你要有本事,将这个淅江省给我拿下来那我才开心呢,只是要稳妥些,我怕你战线拉得长,失去海军支援和补给,遭遇恶战出现减员,你要记住,飞虎营是特种部队,作战核心思想是奇,恶仗不是不能打,但除非必要,否则能免则免,每一仗都给我争取零伤亡。”

    “卑职记下了!”丁七妹轻轻顾首。

    飞虎营步枪手八百人,加之新成军的羽林军一千五百人,将和水师一起北上,登陆定海。

    定海与上海隔着海湾遥遥相望,自发匪占了杭州等州府后,定海成了上海与闽淅粤赣一地的中转地,茶叶丝绸欲从上海港出口,必须经过定海,而袭了定海,几乎代表着上海从此与东南半壁失去了联系。

    丁七妹自然明白袭占定海的意义,俏目盯着地图异彩连连,方今大战陆起,各地战局如同乱麻一般,而王爷,却显然在这乱局中另辟天地,袭占定海,闽淅一带的清军淮军可就成了无根之源,定然军心大乱,闽淅战局立时会变得对平远军极为有利。

    “主子,奴婢一定死死守住定海,来多少,奴婢杀他多少!”丁七妹眼里升起了几分狂热。

    叶昭就笑,“你呀,别整天就想着杀人,血雨腥风的,能少点就少点。

    看着地图,出了会神,道:“你们就去准备吧。”

    巴克什和丁七妹忙应声告退,叶昭回身又拿起桌上一摞军报,对着地图细细研究起来。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