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兰贵人与钮钴禄氏正准备令群臣退下,与叶眳商议年号登基头典等等事宜,却见叶眳突然又出班沉声道:“两宫太后大喜,皇上大喜,前日闻东海现金光祥瑞,了智禅师言观音山有潜龙升天异象,此正是上合天心、下合地户,中合人意,先帝有德,使万物增辉,百事无逆。,

    “臣尚有天大喜事启奏”

    说着话叶眳转向殿旁侧立中侍卫之一员,说道:“请苏将军近前来。,

    那侍卫蓝甲贯身,盔帽压得极低,这时就走上两步,对黄幔抱拳为礼,“罪民给两宫太后、皇上请安,甲胄在身,恕不能大礼参拜”声音清脆,却铿锵有力。

    两宫都是一怔,兰贵人奇道:“这是何人?,却见那侍卫已经摘掉盔帽,却是倾城倾国之美人儿,容貌端丽,瑞彩蝙跹,国色天姿,宛如蕊宫仙子临凡,月殿嫦娥下世,英武美姿,惊艳惊俗。

    叶眳禀道:“太后大喜,皇上大喜,天降祥瑞,万民归心!今有梧州苏红娘,迷途知返,知顺逆背暗投明。,

    殿下一片哗然,有那侍卫飞虎军勇已经倒吸口冷气,唰唰亮出刀剑。红娘泰然自若,盈盈而立。

    叶眳不管不顾自顾自说下去:“太后言道前几日飞虎入梦,原来是为此兆,此可见皇上应天意得民心,风云际会,得栋梁之才,不动刀戈息滇桂之乱,正是天命所归,可喜可贺”

    “这…,兰贵人都有些词拙,怎么也没想到这天字第一号女反贼突然出现在大殿中投诚,这是怎么话儿说的?

    哈里奇却已经率先跪倒,咚咚磕头:“皇上天命所归!万民竟投!由此可见奕欣残暴不仁,逼反良民,而吾皇应天兆得民心,真乃天命圣主”

    “皇上天命所归”大臣们纷纷拜倒,虽然大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开玩笑?苏红娘投诚?这,这可真是惊天动地的巨变,平远军如鲂在喉的大敌突然变成了臂助,此消彼长,只怕京城都要颤几颤了。

    有的大臣更心下琢磨,莫非幼主真乃天命所归?自有漫天诸神佛庇佑?

    当然,更多的大臣看向叶眳时眼里更多了敬畏,大将军王,到底还有什么不能为之事?

    唐树义目瞪口呆,脑袋都不会转弯了,脊梁骨嗖嗖冒冷风,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苏红娘就降了?

    神保、韩进春、马大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全是迷惑,显然三人事先没闻到一丝风声。

    兰贵人很快从混乱的情绪中清醒,道:“今日乱扰,你等先退下吧,肃王、苏将军随我来。,

    众臣忙磕头谢恩,而自有飞虎营军勇陪他们回府,如唐树义等人府邸,更早被飞虎营军兵“保护,起来。

    叶眳知道红娘是断然不会向两宫跪拜的,已经令她受了天大的委屈,自不能再令她做违心之事,走上几步,跟在两宫身边,道:“两位皇嫂,苏将军不识礼数,还是等臣好好开导她之后再来给两位皇嫂请安。,

    兰贵人却转身对红娘招手:“苏将军,来。,

    丁七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叶眳身边,低声道:“主子,奴婢陪您去。,显然不清楚事情原委,自不放心王爷和苏红娘独处,更莫说还有两宫太后在了。

    叶眳摆摆手,丁七妹只好退下,但还是满眼警惕舟盯着红娘一举一动。

    叶眳和红娘随着两宫入了偏殿暖阁,小阿哥自有宫女抱走,暖阁内妆现光华,照耀瑞彩。观音山行宫虽不大,却处处匠心,尽显帝家之气。

    两宫太后坐于炕桌两侧,兰贵人笑华吟道:“两位请坐。,旁边自有宫女搬来软墩。

    叶眳心下一安,心说兰贵人果然是兰贵人。谢了坐,叶眳躬身道:“两位皇嫂,得苏将军相助,粤赣一地稳如磐石”

    兰贵人微微点头,盯着苏红娘好一阵打量,任她城府深沉,此刻却也难掩好奇之色,随即轻轻叹口气,“可惜苏将军女儿身,若不然,封侯拜相有何难哉?,

    叶眳笑道:“皇嫂正可开新世之先河,想六王抱残守缺,而两宫太后和皇上却施仁政安乱世,此乃天命所归,谁说女子不如儿男?粤翰一地女巡捕多有累功升迁者,却比男儿更加出色,苏将军更不待言,数破奸王贼党,威震天下!而想我大清入关前,女儿更是奔马射雕,不逊男儿,就说两宫皇嫂,识见卓远,又弱于什么男子了?,

    钮枯禄氏笑道:“你这话可夸过头了。,

    兰贵人却笑而不语,显然叶眳的话深得她心。

    钮枯禄氏看着苏红娘,心下又好奇,更有些紧张,同样是女人,为什么会有如此刚强之人?

    兰贵人笑对叶眳道:“如此你说说,苏将军该如何恩赏?,回头对钮枯禄氏笑道:“姐姐,咱可要好好的封赏苏将军,如此天下万民才知皇上之宽厚,才知迷途知返,善莫大焉的道理。有那跟奕欣犯上作乱的,或许就受了感召。,

    钮枯禄异轻轻点头。

    叶眳笑道:“臣弟不敢妄言,还请皇嫂决断。,

    兰贵人笑笑,看了眼苏红娘,道:“苏将军先退下吧。,显然当着苏红娘商量给她什么官不妥,何况更有些话问叶眳。

    红娘抱拳施礼,略一犹豫,单膝跪倒,“罪民告退”

    叶眳一怔,随即心下一痛,但也知道,红娘此举是洗清“降肃王不降太后皇上不降大清,的嫌疑。

    看着红娘背影,兰贵人笑道:“谁说山野民女了,倒挺知礼的。,

    叶眳默默不言,第一次,心里这般翻江倒海,以往不管下跪也好,磕头也好,从没觉得有何不妥,成大事者,如果这点事还常在心里琢磨,可未免可笑,但今日见到红娘跪倒,突然觉得自己是这般无用,这一刻,甚至真有振臂一挥的冲动,就这么反了,谁爱怎地就怎地,有死而已。

    耳,终于还是压抑着这股冲动,红娘为什么要下拜,自己还不知么?

    “你说,赏她个一等子爵如何?,

    叶眳收敛心神,轻轻点点头:“但凭两位皇嫂作主。,

    兰贵人盯着叶眳看了几眼,问道:“你和她,是旧识吧?,

    叶眳也知道苏红娘为什么投诚实在难以圆谎,只能九分真,一分假,最重要之事隐瞒即可,躬身道:“臣弟不敢瞒两位皇嫂,臣弟在京城之时就与苏将军结识,那时懵懵懂懂,帮过苏将军的忙,到得后来才知道她的身份,后来臣弟屡次相劝,天可怜见,皇嫂和皇上仁义布于天下,苏将军迷途知返,愿辅佐吾皇勘定乱世。

    “哦,早就结识了。,兰贵人轻轻点头。

    若不是这非常时期,叶眳的罪过可不轻,但现今局面混沌,广州不但正是用人之时,苏红娘之倒戈更是一针强心剂,兰贵人又岂会不知道其中利害关系。

    叶眳道:“臣弟不敢欺瞒两位皇嫂,但若旁人问起,自不是这等说辞。,言下之意自家人,自然要坦诚相对。

    “怕你还有事瞒着我们吧?,兰贵人盯着叶眳。

    叶眳尴尬的道:“是,其实,其实我和红娘两情相悦,早已私定终身,只是,只是现今却不能讲,总等局面稳下来,到时还请两宫太后恩典,赐红娘入旗。,

    兰贵人一笑:“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难为你了,风huā雪月到敌酋匪首的眼皮子里,这以后也是一段风流佳话呢。,

    叶眳尴尬的笑,倒不是作伪,说起来自己好像委实不像话。

    他这等尴尬事都跟两宫讲了,两宫自不免觉得景祥这孩子虽胡闹,但却也有血有肉,性情中人。那几分心内隐隐埋藏的大将军王威凌两宫的忌惮不免稍稍淡了。

    “这糊涂账你慢慢算吧,现今之局,你如何看?,兰贵人翘起兰huā手端茶杯。

    叶眳毫不犹豫:“定年号,请皇上择吉日登基,两宫垂帘,兴兵讨贼”

    兰贵人微微点头,道:“这年号却是要好好斟酌。,

    叶眳道:“臣弟偶有所得,以同治为年号如何?,同治,自是取两宫垂帘同治之意。

    “同治,同治。,兰贵人眼睛就一亮,却是回头问钮钴禄氏:“姐姐,你看如何?,

    钮钴禄氏道:“倒也贴切,大同之治,国泰民安。,

    叶眳道:“臣弟只是偶有之念,此事马虎不得,还要与众臣工商酌。,

    兰贵人点点头道:“皇上登基,政事一应照旧,暂不设六部、宗人府众中枢,粤赣众官员酌情升赏。,

    她倒是与叶眳不谋而合,兴兵讨逆,固然大赏群臣是激励人心之绝佳途径,但粤赣官员毕竟人数不多,真设了六部等等中枢机构大肆提拔官员不免仓促,而且现今广州政垩权机构运转极为高效,仓促搞什么六部架构只会令得人浮于事。而且架设六部,叶眳权力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影响,兰贵人现今自不会令叶眳有什么肘腋之患,还要与朝臣勾心斗角,就算她想揽朝政,也要等局势稳定,真能与六王分庭抗礼了再去做。

    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京师王公大臣以及各地封疆大吏,自然也有念先帝恩德心向广州者,如果广州新皇大派官员,将中枢机构塞得满满的,也就绝了这些官员的心思,真正成了南北朝之战。现在却是昭示全天下,新皇只讨贼王,庙堂众臣,依然是新皇之臣子。

    又聊了几句登基庆典之安排,叶眳即起身告辞:“皇嫂,臣弟尚有军机处理,先行告退”

    钮枯禄氏和兰贵人也知道叶眳今晚定然有很多事需要忙,倒也并不挽留。

    叶眳出了暖阁,却见院中宫灯之下,红娘卓然而立,身侧有几名王府侍卫,要说这几名侍卫中恰恰有一位是“莎娃咖啡屋之役,曾经被红娘打倒绑在车内者,这名侍卫此时才知道王爷这位红颜的身份,又惊又惧又是佩服,但自然不敢上前与王爷的红颜叙话。

    同红娘并肩走向宫外,众侍卫跟在几步之外。

    叶眳转头看着红娘娇美英武模样,轻声道:“对不起。,

    红娘摇摇头,道:“也没什么的,她比我年长,又是蓉儿姐姐,也就是你的姐姐,我拜她一拜也没什么了不起。,

    叶眳更是略然,道:“总有一日,我要她百倍拜回来”

    红娘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匹夫之见”

    叶眳讪讪,也是,自己现在哪像做大事的人?就讪讪伸出手去握住红娘娇柔小手,“在老婆跟前儿,我可不就是匹夫吗?,

    红娘一呆,俏脸一下红了,想挣脱却被叶眳握的紧紧的,总不能用功夫打他。可这前后左右都是人呢,“你,你放开我。,

    见红娘含羞带嗔的娇态,终于化身为娇滴滴的美人,没了那咄咄逼人的刚强,叶眳心下大乐,笑道:“无妨的,这广州城啊,男女拉手不犯法”

    身后众侍卫早就都扭过头,谁敢看了?

    郡王府huā厅,神保、哈里奇、韩进春、马大勇、赵三宝五总兵俱在,但都是大眼瞪小眼,因为左侧第一位,坐得那风姿绰约的大美女可真是曾经令他们最忌惮的几个名字中的第一位,现在,怎么转眼间就同席而坐了?感觉跟做梦一般。

    叶眳品着茶,琢磨着眼下处境,飞虎营已经去捕拿唐树义以及警备营姓孟的管带等几名文官武将,都是京城上谕下到广州时秘密结党活动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旁人。而目前最重要的还是稳住民心,但想来粤西圣母娘娘投诚广州之事很快会成为街头巷尾的大新闻,这可比什么安民措施都有效。

    转头看着五个眼巴巴的总兵,叶眳就笑道:“我与红娘早就相识,此事机密,是以一直未对你们讲,也不瞒你们,现在喊声婉子也可。,

    五人立时肃然起敬,就算赵三宝都是同一个心思,王爷这风流手段简直锐不可当,比战场上之绸缪妙手还要出神入化,这天下要再多几个女反贼,只怕也会被王爷兵不血刃的擒到手。

    几人都恭恭敬敬下拜,口称:“卑职见过福晋”

    偷偷瞪了叶眳一眼,苏红娘又好气又好笑,起身不受他们之拜,道:“诸位都是当世英雄,红娘闻名已久,今日得见,幸何如之,红娘以茶代酒,经几位一杯。,

    几个总兵忙喝了茶,赵三宝性子最直,却是傻傻的问道:“福晋娘娘,您以前真的一杆枪一个人杀死过好几百盗匪?我的娘啊,那不是神仙了?,

    红娘轻笑道:“你都说了,神仙才有这本事嘛”

    韩进春却是笑道:“福晋娘娘大名,如雷贯耳,进春以前最怕的就是王爷调我去广西,心说那可不是一世英名尽丧,幸好,菩萨保佑,福晋娘娘是咱自己人。,

    众人都笑,红娘道:“韩大哥太客气了,韩大哥当年在关外一役令罗刹鬼闻风丧胆,那才是真本事,小妹微末道行,何足挂齿?,

    几个总兵刚刚与王爷深谈后又一起去拥立了小阿哥,与王爷现今可谓是真正福祸与共,做出这等大事,心神本就激荡,陡然觉得与王爷亲近了许多,而以往,却是敬畏更多一些。

    而现在,更见闻名已久的巾帼风采,偏偏是王爷爱姬,却谈吐大方,文韬武略,豪气不让须眉,谈笑间众人就觉得这位王妃可亲可近,实在是世所罕有的奇女子。

    叶眳琢磨了一会儿,道:“哈里奇,你领第二镇随红娘入广西,现今桂林以西,皆在公平党之手,你可以雷霆之势击之,但要记住,少伤人命,以抚代剩,顽抗之敌逼其南遁就是。,

    红娘到底还是没能说服陆月亭及罗九成等部去越南,现今红娘部屯兵梧州、平乐二府,但桂林、柳州丶庆远等皆在公平党之手,只是被红娘带走了大半军力,防守薄弱,更军心浮动人心惶惶,趁此良机自可一蹴而就。

    “喳!”哈里奇急忙领令。

    叶眳又道:“第三镇在衡州,要多加留意湘军动向,第一镇与赣境巡防营固守江西大营,三宝,你领第四镇赴龙岩,监视闽南诸军。大勇,水师南海巡视暂且作罢,集结广州。,

    神保、韩进春、赵三宝、马大勇齐齐领令。

    叶眳又道:“等广西事定,再行整顿扩编平远军各镇,加第五镇第六镇,第五镇由红娘统领,第六镇嘛,容我再想想。,

    “喳!”众人又齐齐答应。

    红娘倒是有些错愕,第一次见做统帅的“相公”那股子凌然威势,还真令人不敢正视。

    “你们这就去吧。,

    众将忙起身告辞,叶眳对哈里奇道:“你先去调动兵马,红娘会与你在肇庆会合。”

    “喳!”哈里奇又急忙答应,他的第二镇就在广州左近,本就是为了镇垩压广东可能的变乱,现今水师回防,又有飞虎营和王府亲卫队,加之巡捕力量牢牢在王爷手中,广州局势无忧,是以第二镇刚刚好可以开赴广西。

    众将告退,叶眳就笑着对红娘道:“走,领你去见见额娘。,

    红娘一滞,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蓝晶甲胄。

    叶眳笑道:“放心吧,有给你准备的衣服,这样去,还不吓坏她老人家?你这儿媳可就做不成了。,

    红娘不吱声,跟在叶眳身后向外走。

    叶眳握了握她的手,说:“别担心。,看得出,红娘有些不安,想也是,不管是女反贼也好,山野村民也好,这门户之见还根深蒂固在这个时代的女子心中,洒脱如红娘,亦不能免俗,平日或许不会顾及,但等见公公婆婆之日,可就猛地涌上心间了。

    红娘轻轻点头。

    暖阁之中,雍容富贵的福晋坐在炕头,正在抹泪,叶眳进来就是一呆,一路上,他令众宫女小婢紫声,却不想绕屏风进了暖阁,是这等情形。

    “啊”,突然见到叶眳,福晋急忙抹去红红眼角的泪痕,说:“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叶眳心里一酸,原来额娘平日都是在强颜欢笑,走过去,轻卓道:“额娘,你放心,阿玛不会有事,我定会想办法将他平安接来广州。,

    亲王虽被软禁,暂时确实没有生命危险,除非六王逼不得已才会狗急跳墙,现今,他是不会胡乱杀戮皇族的,这和历史上祺祥之变完全是两回事,京师满洲权贵,对这场争执心态怕都极为复杂,可若六王刀子这么一下,他可就再也站不住道垩德制高点了。

    福晋眼圈红红的点头,叶眳又一字字道:“儿子答应你,若阿玛因为我遭遇不测,孩儿绝不偷生”

    福晋一下就捂住了他的嘴,气道:“快吐出来,这是什么话?你阿玛听到,非气死不成”

    叶眳道:“不用吐,孩儿说到办到。,

    福晋气得就想骂他,叶眳已经一扭身,笑道:“红娘,你来。”

    红娘换了一袭红裙,华贵娇艳,不可方物,屋子仿佛也一下亮堂起来。

    叶眳又笑着对福晋道:“额娘,这是孩儿的福晋,在孩儿心里,和蓉儿地位一般,有她在,也没人敢欺负她公公,嫌命长么?”

    “又胡说八道!”福晋无奈的看着儿子,转头看向这倾国倾城的儿媳,自也不好再拧儿子耳朵,疑惑道:“福晋?你何时成的亲?,这儿子,可真是比其父还胡闹百倍。

    叶眳笑道:“还没成亲昵,等几个月吧,太后会指婚,红娘她可是咱朝第一位女爵爷,了不得呢”

    福晋虽觉得儿子在胡说八道不知道说什么,但这儿媳看来真是有些来历,微微领首,说:“你叫红娘?”

    红娘已经双膝跪倒,“儿媳苏红娘给额娘请安!”

    叶眳立时大为志得意满,虽然对自己相公都不喊一声,可见到老妈,还不是立时变成了孝顺媳妇儿?

    福晋看着她,眼里越发和蔼,儿子这三房福晋,倒真是各有各的好,“快起来吧,地上流,来炕上坐。,

    苏红娘却不起身,脆生生道:“额娘不必忧心,等今月事定,儿媳必率部去京城接公公回府!若奕欣敢动公公一根汗毛,儿媳定砍了他的人头!”

    福晋目瞪口呆,叶眳想笑又不能笑,心下却是点头,好一个红娘。

    “你,称快起来吧,有这份心就好。,福晋呆了好事晌才回神,这个儿媳,还真是与众不同。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