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1858年7月,六王下谕,肃智郡王景祥回京奏对,福州将军穆特恩代署大将军印务,平远军第一镇总兵官神保投平远军提督,加兵部尚书衔,领平远第一镇、第三镇,统领江西大营军务,平远军第二镇总兵官哈里奇加兵部尚书衔,领平远第二镇、第四镇,赴广西剿灭贼党。

    江西巡抚李鸿章加陆路提督,总理全省军民事,帮办江西大营军务。

    广东巡抚拍贵加陆路提督,总理全省军民事,帮办广西大营军务。

    福建提督刚安,“恪守尽职”,授封一等男爵,帮办闽淅大营军务。

    广东水师总兵官马大勇,投广东水师提督。

    一道道上谕,几乎平远军重要将领皆受封赏,更将平远军巡防营交由各省巡抚统辖,加拍贵、李鸿章之权,甚至李塞臣、李小村等六房主事也因为这些年“剁匪刻苦”,大多赏赐金银,加侍郎衔升官进爵。

    乌云滚滚,广州风雨欲来。

    银安殿”群臣云集,但仿佛有铅块压在所有人的心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昭召集粤赣官员及平远军各镇领兵官议事,但不但远在福建的刚安未到,就算广州城内”也缺了吏房主事唐树义等几位官员,多称病不起。

    桌案后,叶昭默默书写,殿下众文官武将都默不作声,整个银安殿寂静无比。

    此时观音山行宫一间金碧辉煌的暖阁内,美艳而威严的兰贵人斜躺在软榻上,看起来慵懒风情无限,心内却满是煎熬。数日前,上谕还未到广州之时,大将军王已经得了信,前来同她商议,局面之严峻她又岂会不知?

    听闻今日景祥召集文官武将,而这场南北争斗的开端不久便知结果。

    “太后,您的茶。”小安子端着茶送到了软榻前。

    兰贵人摇了摇头。

    “太后,您不要急,景哥儿镇得住他们。”小安子小声宽慰主子。

    兰贵人轻轻叹口气,平远军是必然要分裂的,现在就看那个人有几分真本事了,若能保住平远军大部,保住水师,则尚有偏安广州之机,而后徐徐发展,若不然,只怕广州顷刻就换了天地。

    一直以来扶小阿哥登上九五之位是她最大的梦想,而眼看这一日也非遥遥无期,但不想六王宁可乱了东南半壁,动摇大清根基,却也不容他人酣睡,看似弄险,但若换了她,仔细想想,只怕比六王动手更早,若不然景祥蚕食东南半壁,人心归附,则就完全掌握了主动。

    当景祥兵进湖南时,或许就注定了今日的局面。

    如今,一切只能看他的了。

    兰贵人轻轻叹口气,捧起了茶杯。

    广州城广东布政使衙门后衙。

    烟气缭绕的房内,唐树义正躺在榻上吃烟泡,一名娇滴滴的少妇跪在炕桌另一侧,小心的伺候他挑烟泡,少妇乃是他最宠爱的小妾水仙。

    唐树义身子如腾云驾雾飘飘欲仙,惬意的呼出口烟气,道:“老爷我的苦日子算熬到头了,这站大衙的滋味哪有现在舒服?”

    水仙娇笑一声:“老爷,您装病也得有个装病的样子啊,被大将军王知晓,不怕他怪罪您啊?”

    唐树义轻蔑一笑:“谁现在沾上他才叫沾包儿呢,他的风光日子啊,到头儿了!”

    水仙芊芊细手放下烟钎,娇滴滴道:“我不信,听说这广东人都听他的,他不去北京,谁还能抓了他去?”

    唐树义浑身舒泰,在这最疼的小妾前更是没什么秘密,吐了。烟气,道:“这啊,你得看谁能给他们官当,不说别的,神保”是景祥的人吧?可到底是跟着谋反的总兵好干呢?还是皇上金口封的尚书体面?这是人啊”都会琢磨,不会琢磨的那是榆木疙瘩。”

    水仙咯咯娇笑:“皇上还有密信给老爷,是不是给老爷许了个连升三级?”

    唐树义一怔,终于睁开了眼睛,说:“你怎么知道密信之事?”随即明白,平日吃烟吃到酣处,可是什么都跟这娇滴滴的小美人讲。

    唐树义脸色一正,郑重道:“这事儿不许再提了。”

    “奴婢知道了。”水仙娇滴滴答应。

    唐树义这才又慢慢闭上眼,继续喷云吐雾。

    银安殿中。

    叶昭终于放下了笔。

    看每李鸿章和神保,笑道:“我去了京城后,江西大营系于你二位一身,望你等莫松懈,时时以军国为重。”

    巴克什立时看向了二人,他早已打定主意,今日不管是谁稍露异心,散衙时必令众侍卫将之格杀,拼着被主子砍了脑袋,也逼得主子不能回京,若不然,主子定然九死一生。

    李鸿章尚未说话,神保突然出列双膝跪倒,咚咚磕了几个头:“王爷!神保不懂什么大道理,但神保懂什么叫知恩图报,神保本是微末武夫,身负三宗大罪,王爷不弃,一路提携提点,神保才有今日小小虚名。神保只想战场杀敌,保我大清江山永固,可若被人用来削王爷威风,神保誓死不能相从。神保早已上折辞官,只愿回乡作个小小农夫,与妻儿谈山林之乐,得林泉之乐,于愿足矣!”

    巴克什微微一怔,他本最忧心的就是神保,神保此人,刚柔相济,旁人很难探知他的心思,在军中也颇有威望,若说主子真不在了,由他辖制平远军实是最佳人选,六王授他平远军提督这么一个前所未有的官衔,就是为此。

    哈里奇这时插话道:“神保老兄倒是想做个农夫,只怕皇上不会准哪!”

    神保愤怒的回瞪哈里奇一眼,一字字道:“神保所言句句对心,若有虚言,天诛地灭!”

    哈里奇冷笑两声,不再说话。

    李塞臣却是摇了摇头,叹气道:“各位有什么可争的?莫不是真将京城许的官衔当了回事吧?以我之见,镜花水月而已,王爷在,我们尚能安享富贵,若王爷不在,各位尚书也好,侍郎也好,不知道有几个能做的久的。”

    众人都默默点头,舟觉这是至理之言,一旦皇上掌平远军、粤赣之地之权,那些京官、外官的折子还不雪花般飞上京城?谁会服气平远、粤赣文官武将的飞黄腾达?总有秋后算账之时。

    哈里奇出列跪倒大声道:“王爷,听闻在京城,恭王软禁了郑王他老人家,召王爷回京,势必加害,大清社稷寄千王爷一身,恭王他倒行逆施,当年谋夺咸丰爷、祺祥爷之江山,更欲加害两宫太后,天可怜见,王爷历尽艰辛保两宫平安,是以恭王对王爷多方留难,去年更遣禁军来诱杀两宫,实乃大逆不道,残暴至极,奴才恳请王爷兴王师,吊民伐罪,匡扶社稷!”说完,哈里奇咚咚的磕头:“奴才冒死直谏!就算王爷砍了奴才的头,奴才也绝不侍奉恭王!”

    哈里奇这一席话石破天惊,殿上众人,大多面面相觑。

    众文官武将”虽说早就有所思量,觉得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但事到临头,今日哈里奇突然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却无人搭言,一些人心中都隐隐觉得,现在突然要拥立小阿哥,总觉得差了些什么,不到火候。

    李塞臣却也出班跪倒,磕头不止,大声道:“恳请王爷决断,拨乱反正,兴王师伐逆!”

    随即韩进春、苏纳、李小村出班慷慨陈词,请求拥立道光爷血脉,咸丰爷后嗣小阿哥为帝。

    其余人等却大多缄口不言。

    平远军第四镇总兵官赵三宝突然瓮声道:“你们都争什么呢?干脆王爷当了皇上,哪有这许多事?要打哪个就痛痛快快打,争个什么劲儿?”要说这赵三宝也算天赋异禀,战场上两军对垒,攻山头围城下伏兵,那一条条算计的好着呢,可对于军国之事说他没有政治智慧都在夸他,简直就是一窍不通。

    殿内马上死寂,人人脸露苦笑,都知道这位三宝爷的脾气,也没人接茬,免得和他纠缠不清。

    叶昭脸一沉,“胡言乱语,退下!”,

    赵三宝苦了脸,不敢吱声,霜打的茄子般垂头丧气出殿。

    叶昭看向众人,道:“今日之事,容我仔细想想,改日再议。”,

    “喳!”,众文官武将齐齐躬身。

    西关大剧院,二层贵宾包厢,红纱帘幕低垂,包厢内软席上,叶昭正在向人诉苦,一脸的可怜。

    “红娘,我被人欺负你真的不管?”,

    坐在叶昭身边”红娘一袭红彤彤华裙美服,云袖绣蝶舞,纤腰飘丝绦,小小绣花鞋,并拢裙笼之下,眉目如画口若含朱丹,香肌如雪玉骨冰清,真是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

    第一次听“相公”大倒苦水,苏红娘美目连闪,却不吱声。

    叶昭终于渐渐收起了可怜模样,叹气道:“今日广州之局势委实凶险无比,现今六王上谕刚到,等几日,只怕各路宵小兴风作浪,据我所知,六王给数名官员写了密信。家严又被软禁京师,可以说,我叶昭第一次面对这进不得退不得之局面。如果我去京城,必然九死一生,留在广州,只能拖延一时,兴兵讨逆,稍欠火候。我这最缺的就是时间啊!”

    摇摇头道:“有时候想想,在上海遇到你之时,或许跟你去挂林,就无今日之烦恼。”

    “你是轻子小王爷,去哪门子挂林?”红娘瞪了他一眼,显然到现在还不满意他的身份。

    叶昭点点头道:“是啊,教子王呢……”颇有些意兴阑珊。

    “如果我投降你个小轻子,可真不知道师傅、师公会不会托梦来噬我之魂,九泉下,我也没面目再见他们,更没面目再见死于教子兵之手的兄弟!”苏红娘幽幽的说着,眼圈渐渐的红了。

    叶昭三呆,说道:“什么,什么投降?”,

    红娘美目看过来:“那你想我如何帮你?”

    “攻袭云贵,只要你打几个大胜仗,我就不用去京城了。”,叶昭琢磨着说。

    苏红娘轻轻的摇头:“权宜之计。”,

    叶昭道:“那也不是,只需给我少许时间,我自可扭转乾坤。”

    红娘美目盯着叶昭,一字字道:“我只问你一句,若你横扫天下,会如何?”

    叶昭懂她的意思,看着她,慢慢缓声道:“我必改大清之国号,从此天下一家。”

    红娘静静看了他一会儿,缓缓点头:“好,我帮你,等过些日子,你可宣示天下,梧州苏红娘降了你!”

    叶昭怔住,“甚么?”

    “我说我降了你!”苏红娘一字字极认真的说。

    好一会儿,叶昭没回过神,他自然知道,梧州苏红娘归降,会是怎样震动天下的大事,真可说能令乾坤颠倒,如果先前拥立小阿哥还觉稍欠火候,无疑就是差在天时,而收降苏红娘这惊天动地的功勋,却是可以令他的声望马上攀上最高点,挟此威势,拥立小阿哥水到渠成。

    “红娘,你不必如此委屈。”叶昭倒是说的真心话,红娘是各路义军中一面闪亮的旗帜,在击溃僧王劲旅后其威望更无与伦比,而突然倒降,对其一生都是巨大的耻辱。虽说和红娘部合并是迟早的事,但会寻觅最好的时机,而不会像现在令红娘毁掉其一生清誉倒降。

    红娘却是思索着,慢慢道:“我会想办法令罗九成等部退入越南,平远军不许进越南清剿。”

    叶昭明白她的意思,红娘被招安,公平党及其武装势必分裂,有忠于红娘无论如何都跟红娘走的,有为了安稳饭吃乐于见到被招安的,有为了升官发财巴不得被招安的;但也会有许多党众不会跟红娘走,视红娘为叛徒,这个罗九成及其部属无疑就是红娘认为指定不会跟她走的。

    平远军是势必进入广西的,红娘希望在那之前,能想办法令分裂出去的党众脱离危险,寻一处安身立命之所。

    不等叶昭劝说,红娘淡淡道:“我意已决,只盼你心口如一,若违今日之言,红娘必取你性命!”

    虽被威胁,叶昭心里却暖暖的,或许,红娘是因为觉得相助自己更容易实现她的梦想。但更多的,是她知道自己面临的艰险局面,是以甘愿忍辱负重帮自己下一步石破天惊之棋彻底扭转乾坤。

    看似对自己不冷不热,但为了自己,竟然是什么都可以牺牲。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