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深邃而幽深的大海,月光下波光粼粼,夜幕下墨汁般的海面轻轻颤动,海流拍打着一座黑黝黝的礁石岛。

    佳明号火轮船静静的漂浮在礁石岛东侧,船上看不到一丝火光,就好像寂静的幽灵船。

    甲板上,叶昭正踱步,海风吹来,凉爽湿冽。

    叶昭知道,不远处的小岛应该就是后世上海市管辖的佘山岛,乃是上海第一哨,华东海军观察通信站。

    现在岛上光秃秃的,二十年前英国人建的灯塔早已经废弃。

    身后传来脚步声,戴维斯慢慢走了过来,显然,他根本就睡不着。

    “亲王阁下,您想把我带去哪里?”戴维斯略有些不安的问。

    叶昭笑笑,摸出香烟,递了一支给戴维斯,自己又点了支,随即将火柴扔给他,说道:“戴维斯先生放心,我不会伤害您。”

    “那,您到底想我帮您做什么?”戴维斯满脸的不解,他能知道,广州的大将军来上海是为了什么,接近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可行踪暴露,逃匿到了大海上,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帮他什么忙。

    而且,为什么要带米姆娜上船?

    这艘伪装成商船的火轮船,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水手,可,可毕竟是没有火炮武装的轮渡而已,若遇到炮舰袭龘击,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戴维斯先生,你作好决定了吗?”叶昭微笑看向他。

    戴维斯苦笑道:“尊敬的将军大人,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叶昭一笑,凑近两步,和他低语起来。

    戴维斯眼里的惊诧神色越来越浓。

    ……

    远方天际渐渐泛起鱼肚白。

    火轮船也慢慢驶出了岛屿范围,在这一带海域盘旋行驶,若不是特别留意,定会以为这是一艘从上海港驶出或是驶向上海港的普通商船。

    只是此时船桅哨塔上,甲板上,十几个水手每人一只千里镜,正紧张的四下搜索。

    舯楼休息室,高和尔站在玻璃窗前,也手持望远镜向远方张望。

    叶昭靠在沙发上品着茶,笑着喊他:“汤姆,神经不要绷得太紧,放轻松,哨兵们各自都有观测的区域,你能发现,他们自然也能发现。”

    高和尔知道自己有些紧张,可他不能不紧张,冒充钦差在靠近码头海域交接的计划失败,现在只有一个途径,就是能在半途将炮舰拦住,可又不能驶离上海太远,若不然,茫茫大海,是很难寻觅到对方船队航线的。

    而在上海近海兜圈子,自然充满了危险,想也想得到,万国商团虽然只是民间武装,但昨晚这么一闹,加之大清钦差请求下,定然也会雇佣火轮船拦截可疑船只,而若寻不到那几艘炮船,被其进了上海码头,那所作的一切努力全成了流水。

    高和尔不大关心大将军王能不能成事,他担心的是如果火炮船进了上海码头,这个中国权贵会不会领着水手去硬抢,到时候这艘火轮船上的所有人可就大大危险了,说不定就送了小命。

    “所谓富贵险中求,汤姆,这话你可得记住,至理名言。”叶昭放下茶杯,也踱步到了窗前。

    如果三艘炮舰真的被六王拿去了,自己该怎么办?

    眺望远方海天一色,叶昭默默的想。

    休息室的金属舱门吱呀一声开了,侍卫做了个请的手势,穿着性感雪白纱裙的米姆娜哒哒哒迈着风骚入骨的小步子走了进来。

    她也不理高和尔就在旁边,径直走到窗前叶昭身后双臂环抱叶昭腰间,俏脸嵌在叶昭肩头,腻声道:“亲爱的,有没有想我?”

    显然,戴维斯并没有跟她说叶昭的身份,她对于目前的处境也懵懵懂懂一无所知。

    叶昭笑了笑,问:“戴维斯先生睡下了。”

    米姆娜轻轻咬着叶昭耳朵,感受着中国男人清新的气味,身子渐渐就有些热,“我们,我们去哪?”声音媚媚软软细不可闻。

    叶昭叫她哄戴维斯先生休息是为了养精蓄锐,免得等寻到火炮舰交接的时候戴维斯一脸颓靡被人看出破绽,而米姆娜显然会错了意,以为叶昭想和她偷情。

    叶昭还未说话,高和尔突然脸色大变,说:“好像是万国商团的巡逻船。”

    这时甲板上,那些商人劳工等打扮的哨兵都收起了千里镜,而不远处,一艘明轮缓缓驶来,万国商团明轮上打出旗语,乃是叫佳明号停船接受检查。

    “怎么回事?”米姆娜也看出了不对劲儿,又问叶昭:“我们,我们不是去广州吗?为什么一直兜圈子?”

    叶昭摆摆手,托腮考虑着眼前的局面。

    米姆娜善于观人颜色,见叶昭神情,就慢慢放开了环抱叶昭的手,凑到玻璃窗前向下看。

    顿饭时间后,两船渐渐靠拢,万国商团的明轮上放下小舟,几名水手上小舟,划了过来。

    ……

    怡和行大班罗伯托先生的别墅极为豪华,金碧辉煌宛如一座小宫殿,据说起这座三层洋楼加之装潢购置饰物用了不下两万英镑,真可谓是上海第一宅。

    别墅书房内摆着蒙了波斯细绒的长沙发和结实的黑檀木写字台,硬木雕花的矮书架,装帧华美的书籍,,整个陈设色调庄重、协调,两块褪了色的法国著名哥贝林的银灰色挂毯遮住了四面墙壁,挂毯上的牧人和树木栩栩如生。

    罗伯托先生坐在沙发上神色轻松的敲着烟斗,笑道:“亲爱的杜,您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作为怡和行的大班,他中文说的极好,更是工部局七人董事会中的董总。

    而茶几对面的杜翰,神色凝重,皱着眉头放下了咖啡,苦涩难咽,宛如他现在的心情。

    “杜,我答应您,接收这支舰队的时候我一定到场,你放心,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虽然你丢失了大清皇帝的凭证,但我可以以我的信誉为你担保,在中国经商的英国人,没有人不认识我,也没有人会怀疑我的名誉,这一点,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杜翰摇着头,说:“有您的保证我很放心,我担心的是,昨天偷走关防印玺的人是景祥指使的,说不定景祥就来了上海,您也知道,他的西方朋友很多,他肯定会千方百计破坏我们的交接计划。”

    罗伯托倒是赞同的点点头:“您顾虑的对,景祥这个人不简单,所以,我已经同商团麦斯先生进行了沟通,商团雇佣了巡逻船检查码头和近海可疑的船只,就算不能驱逐他,也叫他没时间玩弄小小的伎俩。”

    “多谢罗伯托先生了。”杜翰笑容还是有些发苦,能不能顺利交接是一回事,可丢了关防印玺以及皇上御笔亲书,回了北京,皇上定然见责,往好了说罚俸,往坏里琢磨可就不知道怎么处置他了。

    杜翰端起咖啡杯,突然,手一抖,咖啡杯落地,他猛地站起,颤声道:“景祥,景祥会不会在海上截胡?”

    “截胡?”罗伯托先生有些不明白。

    “就是,就是在海上拦截皇上购买的炮船,冒充我的身份接收!”杜翰越想后脊梁背越是发凉。

    罗伯托的脸色也渐渐严峻起来。

    ……

    “不好,好像是那三艘炮舰!”玻璃窗前,举着千里镜的高和尔脸色大变。

    甲板上,万国商团的雇佣兵已经登上了佳明号,正与迎上去的“商人”说话,而远方,千里镜中那隐隐约约的黑点渐渐露出了峥嵘,高耸的火炮隐约可见。

    这,这可是最糟糕不过的局面,万国商团的雇佣兵就够不好打发了,偏偏这时候炮船舰队到了,这样的局面,又如何冒充钦差和人交接?只能眼睁睁看着炮船舰队擦身而过。

    “大人,怎么办?”高和尔问着话时心扑通扑通的跳,真怕叶昭一挥手,就跟人拼命。

    叶昭脸色阴晴不定,须臾,突然转向米姆娜,从袖子里摸出一张十英镑一张一千英镑的纸币给米姆娜,笑道:“你下去,把他们拖住!”指了指甲板上上来检查的万国商团雇员,又道:“这是给你的辛苦钱。”

    米姆娜笑孜孜将那十英镑塞到叶昭手里,“亲爱的,我不能要你的小费,你放心,我这就去打发走他们。”

    叶昭将那十英镑又塞回去,笑道:“那一千英镑是你的,这十英镑是给他们的,再一个你记住,是拖延,而不是打发他们走。”给商团雇员一千英镑小费那才真叫欲盖弥彰呢。

    米姆娜一呆,立时惊喜的尖叫一声,也不说不要小费了,抓着那一千英镑亲了口,又在叶昭脸上亲了口,随即就快步而出。

    叶昭转头对门侧一名侍卫道:“通知哨台,打旗语,要炮船舰队停船!”又对另一人道:“去通知戴维斯先生来,再把那套一品官服和大氅拿来。”

    高和尔一呆,颤声道:“大人。”

    两名侍卫却已经快步而去。

    高和尔只觉脑子眩晕,急急道:“大人,太冒险了。”

    叶昭微微一笑:“不记得我跟你说的了么?富贵险中求,你太引人注意,就在这儿待着,哪儿也别去。”

    高和尔多少知道这位中国权贵的脾气,只好苦笑点头,等叶昭出门,他慢慢掏出了左轮枪,轻轻擦拭,已经这样了,只能听天由命,等一会儿乱战起来,寻机保住自己这条命。

    万国商团威斯利号的船长室,温格先生端着咖啡杯站在玻璃窗前,他是万仑行的襄理,也是这艘船上商团的指挥官,带队登上那艘可疑火轮船检查的同样是万仑行的职员布朗,与他关系极好,两人经常一起合作加办私货。

    其实万国商团,本就是由洋行职员志愿组成。

    看着那艘火轮船甲板上,布朗正同一名金发女子说笑,温格就摇了摇头,原来也是欧洲的商船。

    想想也不知道罗伯托先生为甚么要他们丢掉手上的工作,来海上查甚么可疑船只,他凭什么呢?商团本来就是职员们自愿组成,他怡和行的职员反而最不积极,商团是用来保卫租界安全,防止太平军等政府反抗军在租界闹事,而不是来海上稽查,他罗伯托更不是商团司令,有什么资格要商团成员来履行不该由他们履行的职责?

    大清国购买的战列舰巡洋舰?笑话,与商团有什么关系?

    不过温格虽然心里大是不以为然,却也只能在心里嘀咕而已,如果得罪了罗伯托,那谁在上海也混不下去。

    “温格先生,很奇怪,佳明号在打旗语,要南方驶来的炮舰停船呢。”温格身边,拿着望远镜观测的一名商团成员满脸疑惑。

    温格一惊,再次向佳明号的甲板上看去。

    此时甲板上,一行人正从米姆娜和布朗的身边走过。

    叶昭粘了络腮胡,显得极为老成,穿着一品文官的仙鹤补服,手里捧着红宝石顶子,但外面罩了大氅,却是看不出来。身后一行人,中洋皆有,戴维斯混在其中。

    经过米姆娜和布朗身边时,叶昭停下,笑着伸手和布朗握手,说道:“米姆娜是我的英文老师。”

    布朗茫然和叶昭握手,不知道叶昭这话什么意思,叶昭又笑道:“我是米姆娜的中文老师。”

    布朗更是觉得这人不知所谓。

    叶昭对米姆娜低语了几句,米姆娜咯咯一笑,凑到布朗身边,纱裙下ru房有意无意的碰着布朗手臂,红唇在布朗耳边腻声道:“这是个疯子,你快打发他走,跟他敬个礼,他最得意这个了。”

    被米姆娜媚眼一抛,布朗云里雾里身子轻飘飘的,还真就侧身给叶昭行了个礼,而叶昭笑了笑,和那行人就走向了艉楼后的甲板,而甲板上正准备往下放几条小船,但隔着艉楼,温格几人是看不到的。

    明轮船长室里,温格看到这一幕,正有些莫名其妙,却见那行人走到船舷前,布朗对之行水兵礼的那个中国人戴上了红顶帽子。

    温格这才恍然,原来是大清国官员,想来布朗认识吧,怪不得有说有笑呢。

    是上海道的官员?被钦差派出来的?

    布朗自不清楚大清官员各色宝石顶子的区别。

    ……

    炮船舰队行驶在最前面的是战列舰“安娜公主号”,战列舰艉楼休息室,布兰德手持千里镜,观察着挡在小舰队前面的这两艘火轮船,佳明号和威斯利号,两艘船甲板上都有持枪的白种人,看起来,应该是万国商团的船。

    只是为什么商团会派出两艘火轮船来拦截自己的舰队?

    布兰德乃是帮大清国一力促成购买炮舰事务的洋人代办,从中捞了数万英镑的好处,一跃就成为了伦敦上流阶层,他还想最后再跟中国皇帝大捞一笔,可不想出什么岔子。

    “布兰德先生,威斯利号发来的是检查的信号。”一名水手匆匆进了休息室报信。

    布兰德放了心。旗语简短,有时候就看怎么理解了。

    “接人上来吧。”布兰德吩咐身边的水手。

    当陈勇踏上“安娜公主号”甲板的时候,忍不住在那闪亮的金属栏杆上摸了几把,心里欣喜莫名,可转头看去,主子还是那么一脸淡定,他忙压抑着心里的激动,垂头跟上了队伍。

    布兰德亲自下到甲板迎接,见到来的是一位红顶子官员,布兰德手放在胸前,极绅士的行礼:“大人,我是为大清国皇帝办差的特使。”

    叶昭微笑道:“布兰德先生,很荣幸见到您。”

    旁边自然有通译翻译了。

    布兰德随即就见到了人群中的戴维斯,两人很亲热的拥抱,布兰德心里忍不住激动,换了几年前,戴维斯先生那是正眼也不会看他的,现在却完全和他平等相处。

    戴维斯先生笑容有些僵硬,布兰德心说我为大中国皇帝办事,你自然眼红了。

    “大卫,这是大清国钦使杜翰大人,来交接船舰。”戴维斯给两人介绍,而旁边自有人将六王写给布兰德的信递了过去。

    布兰德微微一怔,说:“请,请这边走。”

    带着这行人上了舯楼休息室,布兰德拆开信来看,中英双文,信里的语气,确实是大清皇上的亲笔,还提到交他办这件差事时的嘱托,这可没别人知道。

    “怎么会在这里交接?”布兰德疑惑的问。

    叶昭叹气道:“您可能不知道,这几日发匪东进,危急上海租界安全,所以我认为在海上交割乃是万全之策,如此不必在上海港停泊,直接去目的地。”

    布兰德见戴维斯也缓缓点头,就笑道:“也好,早一天交到贵国手上,我也早一天放心。”

    叶昭挥了挥手,自有人送上了几份契书,布兰德倒是微微一怔,中国人什么时候这么正规了?

    叶昭又笑道:“就在这里签吧,回头到了陆上,咱们再补一个盛大的仪式。”又道:“把三艘舰船的船长也请来,也有契书要他们签。”

    布兰德点头赞同,又叫人去请三舰舰长。

    两人坐在沙发上刷刷的签字盖印互换契书,布兰德见到叶昭签的是“马大勇”,略有些奇怪,不等他发问,叶昭已经笑道:“这是我国水师提督的名讳,全权授予我接收的权力。”

    布兰德点头,不疑有它。

    而两人签好没多久,三艘炮舰的船长一起进了休息室,都是高高大大极为魁梧,叶昭一努嘴,自然有人将契书送了过去。

    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名西洋水手匆匆跑进来,在布兰德耳边低语了几句,布兰德脸色马上就变了。

    “等一下!”布兰德对着三名正眼冒星星准备签契书的三名船长喊了声,三个船长确实都有些头晕,年薪三千英镑,这可是内阁大臣最顶尖的收入水平,全伦敦有几个人有这般高薪?

    “布兰德先生,怎么了?”叶昭微笑看着他。

    布兰德犹疑不定的看着叶昭,看着戴维斯,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叶昭笑道:“中国人,来接收舰船的大清水师。”却是用英文说的了。

    布兰德大声喊:“来人,来人!抓住他们!”

    休息室内,休息室外走廊中,双方水手立时拔枪相向,剑拔弩张。

    戴维斯心里哀鸣一声,完了完了,事到临头还是败露,这回可什么都完了。

    此时,安娜公主号巡洋舰旁,停泊了一艘火轮船,罗伯托和杜翰坐上小船,飞快的划过来。

    叶昭微笑看向那三名船长,举了举布兰德签订的契书,说道:“马丁先生、胡戈先生、泰勒先生,这份合约里,布兰德先生已经将三艘舰船转交给了中国水师,换句话说,他不再是你们的雇主,对你们三位再也没有了约束力,至于你们愿意不愿意被我雇佣,根本不用征询他的同意。”

    三位船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犹豫。

    布兰德大喊道:“你们不许签,快下令把他们抓起来,他们是骗子!是骗子!”

    叶昭却不理他,只笑着对三个船长道:“我是大清国郡王,广东水师最高领导人,怎么会是骗子呢,你问问布兰德,我是不是在说假话。”

    三个船长都看向布兰德,布兰德气道:“这三艘舰船是大清国皇帝买的,他是乱党,乱党!”

    叶昭笑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布兰德先生,若因为你逼得我变成乱党,按照中国的法律,你会被砍头的!”又转向那三个船长,道:“你们想赚高薪,想在中国发财,为我工作是最好的途径。”

    三个船长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对面这中国男人是大清国亲王看来没假,那自然比布兰德这个跑腿打杂的份量重了百倍。

    泰勒船长咬了咬牙,猛的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叶昭却看向了马丁,马丁是这艘安娜公主号的船长,船上水手皆听他号令,只要他肯合作,事情就成了一半。

    马丁眼里闪烁着狡诈的光芒,摇头道:“亲王阁下,我搞不清你们大清国的问题,在我不清楚来龙去脉前,我不会为您工作。”

    叶昭正要再说,休息室的金属门嘭一下被拉开,罗伯托和杜翰喘着粗气冲了进来,见到叶昭,杜翰眼睛都红了,大声道:“逆贼,你好大的胆子!”

    本来刚刚以为有了转机的戴维斯见到罗伯托立时腿一软,瘫坐在沙发上。

    布兰德欣喜若狂,快步走过去,叽里呱啦跟罗伯托说起话来,又回头对三名船长大喊道:“这是上海工部局董总罗伯托先生!是大清国皇帝的好朋友,你们是为大清国皇帝工作,而不是为封地上的王爷。”一时难以解释大清国皇帝和这位郡王的关系,只能用西方分封制来形容,也令他们明白,所谓中国王爷不过是大清国皇帝国土上的小小封臣。

    三个船长都听过罗伯托的名字,立时恭敬的行礼,那签了契书的泰勒脸上掠过一丝不安。

    罗伯托先生却是脱帽微笑向叶昭微微鞠躬,中文很流利:“亲王阁下,早就听说您的名字,今天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请亲王阁下回船返航,改日我定然去广东拜会您。”

    听罗伯托要放叶昭走,杜翰脸色铁青,今日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两艘满载商团水手的火轮船,加上这三艘炮舰的水手,景祥插翅难逃。可罗伯托先生这样说,杜翰也知道,英国人有英国人的考虑,不能指望他帮自己抓景祥。

    叶昭微微一笑:“罗伯托先生,我倒很希望载您一程。”晃了晃手上的契书,“罗伯托先生如果不弃,可以现在坐着我广东水师的巡洋舰去广州一游。”

    罗伯托微微蹙眉:“亲王阁下,您这又何必呢,请您理解我的难处。”

    叶昭笑道:“那罗伯托先生理解不理解我的难处?难道我水师购进船舰还要您的批准?”

    罗伯托脸色变了又变,道:“亲王阁下在强词夺理。”

    叶昭就笑:“不管怎么说,接收合约已签,这三艘船我是要定了,罗伯托先生还想用武力驱逐我不成?你敢么?”

    两人对答,罗伯托用的是中文,叶昭用的是英文,罗伯托愈是客气,叶昭越是苦苦相逼,更语含威胁。

    倒不是叶昭故作蛮横,而是给那三个船长听呢,看得出,三个船长都很忌惮罗伯托,若不把罗伯托的气焰压下去,难以成事。

    这时叶昭就转向了三位船长,对泰勒道:“你回船上整顿水手,咱们南去广州。”又对马丁和胡戈道:“你两位再不签约,我会解除你们船长的职务。”

    泰勒有些犹豫。

    杜翰听布兰德把叶昭的话翻了,又见三个船长犹豫的模样,立时大喊道:“我现在就雇佣你们,每人年薪五千英镑!”

    叶昭微微一笑,对三个船长道:“你们也见识过布兰德的行事风格,北京什么时候有契书给你们签了?我敢保证,你们跟他走,不出一年,就会被解除职务。”

    马丁眼里闪过一丝贪婪,突然说道:“皇帝和亲王,谁能出一万英镑年薪,我就为谁工作!”

    “好,一万就一万!”杜翰没口子的答应,先把洋人糊弄住再说,到了北京,那还由得你们了?

    叶昭一皱眉,随即手在背后做了个手势。

    “嘭”一声,马丁正准备将手里契书撕碎,突然额头就多了个血洞,噗的仰天摔倒。

    满屋子的人全怔住,叶昭将左轮枪又扔回了身后。

    “哗啦”,罗伯托身后随从的枪全指向了叶昭。

    罗伯托脸色阴沉,冷冷道:“亲王阁下,您现在就算想走也不行了!请您跟我回上海,我要同贵国衙门商讨如何处置你的罪行。”

    叶昭笑了笑:“私自鼓动战舰倒戈,这在我大清是死罪,对他的死我深表遗憾,以后也定然会来上海请罪。但今天,罗伯托先生,您要扣留我,可以,交给欲治我死罪的人手里,也可以。但是罗伯托先生,从此之后,您的安全不知道由谁来保障。如果因为你我被砍了脑袋,罗伯托先生,我可以担保,就算你回了英伦本土,如果进进出出没有几百个卫兵,包括你的家人,必然会一个个横死街头!罗伯托先生,我真心不希望这样的惨剧发生。”

    罗伯托脸色变了数变,但他知道,叶昭并不是虚言恐吓。

    叶昭这时候又转向了泰勒,说道:“你暂时兼任安娜公主号的船长,第一年的年薪,六千英镑。”又看向休息室里安娜公主号的水手们,沉声道:“都放下武器。”

    眼见这中国亲王的气焰,罗伯托先生看来好像都害怕了,船长更被击毙,这些水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一个带头垂下了指着叶昭等人的枪口,其他人也慢慢放低了武器。

    杜翰是文官,见到流血杀人的场面早就簌簌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泰勒可就来了劲头,他是第一个签约的,雇主原来这般强横,他立时吆喝着水手去通知大副、二副等头目去船长室开会,又到了外面要那些和佳明号水手对峙的船员放下武器,很快,休息室外剑拔弩张的气氛为之一松。

    休息室内,叶昭又挥了挥手上契书,缓声对罗伯托道:“罗伯托先生,于情于理,这都是我大清国的内部事务,三艘船舰已经被我广东水师接收,希望您不再干涉,从商业角度来说,这三艘船舰已经是广东水师的财产,罗伯托先生一定要破坏贸易原则么?”

    这时节胡戈也讪讪的在契书上签名,递给叶昭一份,叶昭笑笑,又对陈勇道:“去跟他回蓝玫瑰号整顿水手,多带几个人。”

    陈勇会意的点头,自是要监视控制他,免得他耍什么花样。

    罗伯托终于点点头:“亲王阁下,您说的对,今天的事我不再干涉,但您射杀一名英国公民,希望能书面进行解释,我会同鄙国领事合议我们将会采取的措施。”

    叶昭点头,倒是正色道:“一定。”

    杜翰知道大势已去,脸如死灰,叶昭笑着对他拱拱手:“杜大人,回京后代我禀告皇上,广东水师定奋勇杀贼,不负皇上之厚望。”

    杜翰不说话,跟着罗伯托而去。

    当三艘炮舰缓缓转向南行,叶昭才长长叹口气,有些疲惫的坐到了沙发上,休息室里的侍卫水手都悄悄退了出去。

    点了颗烟,叶昭又起身,踱到玻璃窗前,看着这三艘钢铁巨炮组成的庞然大物,心里的欣喜难以言说。

    有了这四艘主力舰,再购置些小炮艇炮舰,一枝战力强大的水师就有了雏形。

    船上的欧罗巴诸国的雇佣兵,虽然都给准备了合同,但到了广州,泰勒尚可一用,至于大多数技术军官包括胡戈,自然要下放去船政学堂任教官,虽然厚薪,但却不会用他们操控船舰。

    广东水师轮番在定海号上训练,现今就算没有洋人教官团,定海号也已经完全可以由中国水兵操作,而这三艘舰船,水师官兵自也可以很快上手,比起定海号要一两年时间才脱离洋人教官团,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船政学堂也好,讲武堂也好,都在慢慢的改变着平远军的军官架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

    只是归途,怕没这么容易吧?

    这些洋人雇佣兵,虽说只为金钱,但自己枪杀马丁的消息传出去,他们会怎么想?

    叶昭深深吸了口烟,望着阳光下耀目的银色巨舰,不过不管怎么说,先享受下胜利的喜悦吧。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