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银安殿金碧辉煌,香炉生烟。

    东侧黄幔之后,叶昭正品着茶,听哈里奇说话。哈里奇身侧,挨着半边屁股坐着一位中年文士,青布袍子,面相儒雅,一偻长髯”更显清奇。

    文士乃是刚刚投奔哈里奇门下的幕客,唤作俞曲园,道光三十年进士,翰林编修,任江西学政,未几,便被弹烦“试题割裂经义”而罢官,紧接着粤军入赣,俞曲园索性投入了哈里奇幕帐。

    但哈里奇政治嗅觉极为灵敏,渐渐感觉到了,大将军王把军伍统帅与地方官员严格区分的作法,即理民政事务官不涉军事,军事长官不涉地方。而趁着大将军王将各衙门师爷收归吏房,又在军中设参谋部,各统帅幕僚皆编入参谋部之际,遂将其军事上能提点方略之幕客送入参谋部,其余文士尽皆开革,而俞曲园学问精深,哈里奇也极为钦服,是以引他觐见大将军王。

    俞曲园,叶昭当然听过他的名字,清末最具影响力的大儒之一,门下弟子遍布东亚,章太炎便是其得意门生。

    不过他想来也不会知道今后的际遇,现今的他只是刚刚被弹额罢官的微末官员,在这银安殿内,手脚明显有些放不开。

    “王爷,荫甫主张无信不征,倒是与王爷的真知灼见不谋而合。”哈里奇笑呵呵的说,他倒是尽心尽力,昨日就帮俞曲园说尽了好话。

    叶昭微笑点头,俞曲园,朴学的代表人物嘛,所谓朴学,讲究考据,注重实际,抨击淡忘儒学忧时济世传统、空谈误国的儒生,从哲学上讲,可以说是儒学发展史上否定之否定。

    转头看向俞曲园叶昭笑道:“荫甫,我写了几篇文,回头倒是要请你雅正一二。”

    俞曲园一呆忙道:“不敢,草民若能见王爷经世之谈,幸何如之。”哈里奇则笑道:“荫甫啊王爷可真看得起你,他老人家打遍大江南北,那罗刹人、法兰西人、英格兰人谁听了他老人家的名儿不吓得打摆子?各个求着买他老人家定的法典看,这可不是我瞎说,香港岛那个总督包令,这托人都托到我这儿来了,被我给撅了回去。你这可好,王爷还没定稿的文能给你看,我这可有些嫉恨了!”

    俞曲园连道:“是草民略有耳闻。”这洋人转弯抹角来买大将军府各律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早就传遍了。

    叶昭笑着点了点哈里奇。哈里奇躬了躬身,赔笑道:“奴才知错。”他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更知道什么时候这话再说就显得多了,总要刚刚好。

    叶昭琢磨了一下,对俞曲园道:“礼房刚好有个缺儿,荫甫若不嫌我这庙小就请委屈一二。”,

    俞曲园急忙跪倒:“草民谢王爷,草芥之身,得王爷恩遇,草民愧不敢当,唯有衔草结环,以死报之!”哈里奇心下微微一笑,这天下名士,现在谁不以进大将军府为荣?俞曲园遇到咱家,算是他的运气。

    叶昭却是起身将俞曲园扶起,更令他惶恐的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叶昭自己知道自己事现在手下文官武将,可说是各种流派齐聚,跟大杂恰没什么两样如极为崇尚西学的李小村一派,又如大儒李塞臣、郑珍一派加之升官发财拍贵之流,清流周京山等众,太后党伊哈奇等人,在思想碰撞中寻找理念的李鸿章之流等等等等,真是五花八门,色彩斑澜。

    这些人,现今虽被自己捏在一起”概因自己这几年树立起来的绝对威望,广州小政权更从来没遇到什么真正的困难,可一旦这个政权出现危机,到时候怕可就热闹了。

    自己也真是时也命也,机缘巧合,换第二个人,谁能将这些不同理念不同诉求的人给团结起来?

    说来也是,洋务派有支持自己的理由,保守派也有支持自己的理由,升官流有支持自己的理由,清流官员同样有支持自己的理由。在这今年代,自己手下这些官员当然都是保皇派,但只怕若真有那革垩命派,同自己接触的话,一样有支持自己的理由。

    简直万民所归啊,叶昭品口茶,自己拍了自己一句马屁。其实他比谁都知道自己这个政权的问题,自己跟自己都嘻嘻哈哈,又何尝不是一种境界?

    “王爷,您要的文函。”,见哈里奇和那位读书人走了,朱九掌忙将文函送来,又收拾茶几上七彩玲珑的杯杯碗碗。

    今日,朱九棠是值日文吏。

    叶昭看着她笑道:“是不是要辞差了?”

    朱九棠正不知道怎么开口呢,父亲平安无恙,虽然丢了银子,但人没事就好,银子,只能想办法募集,慢慢赔给人家。

    叶昭叹口气道:“要找个好文吏难啊,找一个好的女文吏就更难,别说,还真有点舍不得你。”确实,朱九棠细心谨慎,更很有眼力见儿,简直天生的秘书材料。

    “民女,民女不敢当。”,朱九棠吓了一跳,大将军王这个“舍不得你”就更突兀了”若不是多多少少知道了大将军王的性格,还以为他调戏人呢。尽管如此,俏脸还是不禁一热。

    “好了,咱们宾主一场,以后若有事,不妨来找我。”

    “是,民女记下了!”,朱九棠不敢多说,想了想,跪下,连磕了三个头,力道很足,若不是这片小天地铺着厚厚的法兰西地毯,怕额头就破了。“王爷的大恩,民女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红制服妩媚丽人,磕头谢恩,倒也颇令男人心情舒畅,叶昭笑道:“好了,起来吧,这丢了的银子,总要给你找到,没出人命是大幸,这要出了人命,我可真就不知如何是好了,治军无道,我难辞其咎。”

    朱九棠虽心下觉得这事儿跟大将军王扯不上一点关系,但她自不敢说,也没资格说这话,就算想劝慰人,那也得是地位平等的关系不是?

    叶昭不再说话”翻开了文函。

    乃是顺德县农户统计,佃农人数,进城打工人数、土地占有情况等等。以小见大,初步了解现今农村态势。

    翻了几眼,叶昭摇摇头,看这些数据等于走马观花,若不下去调研一番只看数据那就是盲人摸象,下去调研的人,却是要选个精明强干的官员。

    见大将军王又习惯性的陷入沉思,朱九棠悄悄退出了黄幔。

    郡王府走兽园,奇花异草,怪木鳞绚。

    数十丈方圆的铁栅栏里,一头灰色大象正昂首挺胸的漫步。

    栅栏前,穿着蓝旗袍,小巧无比的蓉儿和巨象比起来可就越发渺小,她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它,伸手,吉祥忙递上小水瓢,蓉儿将水泼过去,叫道:“脏死了你!”大象则惬意的卷起了鼻子。

    坐在藤椅上,叶昭好笑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逞罗国主进献给大将军王的礼物,昨日刚刚运抵。

    “相公,南蛮子说它可以骑,是不是?”蓉儿转过小脑袋,好奇的问。

    叶昭笑道:“等过几日,咱俩骑着它上街。”

    一听就知道相公又糊弄自己,蓉儿小心思叹了口气,相公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叶昭则摆弄着手里的一半明珠,各个拇指般大小,晶莹通透,流光溢彩,共四十九颗,一颗明珠已是奇珍,四十九颗一般大小的串起来,那绝对是稀世罕品,无价之珍。

    估摸着,拿到欧洲拍卖,几万英傍不成问题。

    遏罗国主,可真平力气。

    现今遏罗国主拉玛四世,叶昭并不知道其人如何,要说了解,就是从《安娜与国王》这部电影了,华人影星出演的这位泰国国王,若不是有这部电影”叶昭就是拉玛四世这个人都没听说过。

    在电影里”拉玛四世自然英明神武,可不能当真,但既然能被西方作家作为正面人物写进小说里,还是很畅销的小说,至少说明拉玛四世开明务实,同西方进行接触贸易。

    而现在,他明显将自己看作了朝贡国的合法代表,使者并没有北上京师,而是直接将贡品和礼物送入了广州总垩理衙门。

    其实所谓朝贡国,更多的是一种贸易关系,贡品是要大清付银子的,要说这礼物倒是和后世理解的贡品差不多”白送的珍宝。

    拉玛四世给广州大将军王写了一封信,令叶昭了解了遣罗的现状,同样和英国签订了通商条约,司法和关税自主龘权与大清一样遭到了破坏,拉玛皿世恳请大将军王率水师巡游遣罗。

    想来,这是他送来厚礼的用意。

    看了信叶昭才知道现在的拉玛四世和小说里的形象完全不同,刚刚遭遇西方的巨舰火炮,拉玛四世现今想的还是如何维护原来的统治,而不是骋请英国女教师教授他的儿子西方文化,进行各种变革。

    而在东方”毫无疑问只有大清才能削弱英国对其的影响和控制。

    叶昭微微摇摇头,自己国内的事还千疮百孔呢,又哪有时间理他?

    不过也不能冷了他的心,回信时笼络一番,更要给他信心和希望,这信,看来还得自己写。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