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男人家家的,怎么这么怕跟人打架?”走出拘留室,朱丝丝皱着秀眉说。

    叶昭笑道:“打架有甚么好的?暴力,不文明,不过你们巡捕例外,身手好自然有用。但若不是面对匪贼,动不动喊打喊杀可不行,一个充满暴力的社会本身就不正常嘛。”

    朱丝丝见他脸上没有一丝惭愧之还侃侃而谈,指摘起别人的不是,嗤了一声,也懒得再理他。

    院中樟树绿意盈盈,朱丝丝秀美的黑皮鞋踱了两步,说:“你好好待着,不许失踪,你是人证懂吧?失踪的话我通缉你!”又道:“我去银号查查。”

    朱丝丝喊了名巡捕去银号查根底,叶昭被留在了巡长办公室,实在有些无聊,给兰uā浇了水,又坐在巡长的座位上,双uǐ办公桌上一架,就眯起了眼睛。

    倒是清香沁人。

    正糊糊之际,突然就听响,杂的脚步声,有人喝道:“起来!”

    叶昭睁开眼睛,却见办公室内进来四五个人,冲他喊的正是副巡长王毅信,此刻王巡长却是点头哈腰的,正赔笑对站在屋中一脸威严的中年警官说:“总长,您看到了?这就是那编外的杂役,可我们朱巡长,就听他的,旁人的话都听不进去。”

    中年警官正是广州局副总巡官刘朝定,虽然局里三名副总巡官并没有明确标明位子,但局里下发的文件上,遇到官长的名字出场,刘朝定是排在沙一鸣之后排第二位,是以实则他就是第二副总巡官。

    听了王毅信的话,刘朝定哼了一声,看也不屑看叶昭一眼,就问王毅信:“子才贤侄呢?”子才乃是赵大个儿的字,听话茬这刘朝定与赵大个儿家乃是世jiā。

    王毅信忙道:“被,被关拘留室呢,我这就去放他出来!”

    “恩。”刘朝定威严的点点头。

    他在屋里背着手踱步,几名巡捕就都退了出去,叶昭也想出去等,刘朝定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你不许走!”

    叶昭笑了笑,就坐上了沙发,现在倒也不觉得那弹簧有多么硌人。

    刘朝定也不管他,就好像觉得和他这个编外杂役多说句话都掉价。

    叶昭翻看报纸喝茶水,倒是自得其乐。

    过了好一会儿外传来匆匆脚步声,朱丝丝推而入,看来得了信,一双苗条美uǐ并拢,曲线人,敬礼脆生生道:“总长大人!巡捕编号2317,巡长朱丝丝到!”

    “哼,不像话!朱丝丝!你知道你能干这个巡长是我签字的吧?你就这么干?”刘朝定啪的一拍桌子:“不像话之极!”

    朱丝丝却是清声道:“赵奎乃是泄密联合执法行动的罪魁,我已经查到,他那张五十银元的票号,乃是广府银行出具给嫌犯的!”

    “一派胡言!”刘朝定指了指叶昭,道:“就凭他的一句话?他算干甚么的?啊?你跟我说说,他算干甚么的?”

    朱丝丝分辩道:“我并不是凭叶昭的话,银票是从赵奎柜子里抄出来的,证据确凿。”

    刘朝定眼睛慢慢眯了起来,上下打量这个明秀美的nv警,缓声道:“你呀,我看也快干到头儿了!”

    朱丝丝抿着嘴不说话。

    刘朝定冷哼一声,道:“从明天起,你去干你的巡捕,免职令晚点就到。”转身大步出屋。

    办公室里沉寂一片。

    朱丝丝默默站了一会儿,就坐回到办公桌后,拿起笔和文书,慢慢写了起来,看来,还在写她那份经验总结。

    叶昭也不说话,坐着有些气闷,却不想几个月光景,这巡捕局比后世还要离谱,不过想想也难怪,巡捕局成立之初,巡捕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团勇,巡捕律在他们看来就是军纪,而违反军纪是什么下场他们经历过战阵的都清楚。

    而现今,巡捕的成分越来越复杂,大多数人脑中,这“官大一级压死人”,官本位思想,要说比后世,那自是更加严重。

    很多事,真的是不能一蹴而就啊!

    叶昭闷闷的想着,拿出烟,点了一颗,至于朱丝丝会不会吸二手烟,此刻又哪里会顾及?

    “喂,你都马上被撸了,还写什么呢?”叶昭问。

    朱丝丝却看不出气馁,说道:“该我作的我一定要做完。”

    被推开,王毅信和赵大个笑呵呵走了进来。

    “朱丝丝,怎么还想赖着不走啊?”赵大个满脸的幸灾乐祸,又转头对王毅信道:“王哥,这屋明天可就是您的啦,缺点啥您吱声,兄弟帮你办了!”

    王毅信矜持的微笑,却不说话,但打量着这屋子,眼里掩不住喜

    朱丝丝只是默默的写着。

    赵大个又盯上了叶昭,立时眼里凶光迸骂道:“王八蛋,今天老子非教训你不可。”说着就大步走过去。

    “啪!”朱丝丝雪白iǎ手突然将左轮枪拍在了桌上,冷声道:“赵奎,你敢动他一根汗今天姑nǎinǎi就毙了你!不信你就试试!”

    赵大个被吓了一跳,还真不敢去揪叶昭了,但嘴上不服软,“哼哼,撒泼吧,也就今儿一天了,从明儿起,等着天天巡臭水沟吧!”

    叶昭挠挠头,怎么这朱丝丝反而成了自己保护神了,可真是世事难料。

    起身走到窗台前,将烟蒂掐灭在兰uāuā盆中,说道:“朱丝丝,我带你去见个人。”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突然又被推开,刘朝定走了进来,而他身后,是一名微胖的中年汉子,正是广州局总邹守明。

    “总长好!副总长好!”王毅信和赵大个忙都立定行礼,朱丝丝自也不例外。

    王毅信心说总长也来了,莫非就要落实我的事儿?心里兴奋就别提了。

    赵大个儿也是一脸光彩,以为家里的关系,自己受委屈了总长也来看自己呢。

    谁知道邹守明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径自走到办公桌前,“您就是朱巡长吧?”看着朱丝丝,邹守明话就别提多客气了,可把王毅信和赵大个差点惊倒,这是怎么话说的?怎么感觉总长在跟上司谈话?而刘朝定,脸上微有尴尬。

    邹守明能不客气吗?偶然听说刘朝定下西关分局了,好似是去问罪的,邹守明当时就吓了一跳,大将军王可是在西关分局,这两天联合行动,大将军王好像都在,这刘局,可别闯出什么祸来。

    当下也顾不得了,马上命人备马车下西关,在距离西关分局不远,就撞上了刘朝定,再等刘朝定气呼呼的把事情原委一说,甚么朱丝丝偏听偏信,听一个叫叶昭的编外杂役造谣栽赃,就拘捕巡员等等,邹守明当时吐血的心都有。

    再听刘朝定说要撤办朱丝丝,邹守明问得明白,他就在“叶昭”面前下了撤职令,邹守明当时身子就麻了,后脊梁凉嗖嗖的,可能怎么办?还是得去呀,难道跑路?

    而听刘朝定说,这朱丝丝整日和“叶昭在一起,不务正业。邹守明自不知道是刘朝定夸张,听了又是一阵哀鸣,但又不好跟刘朝定明讲,只好隐隐透lù说,朱丝丝咱惹不起。

    刘朝定心说一个穷丫头,能有什么背景?但这邹守明曾经见过大将军王金面,是以省总局几位要人都对其另眼相看,上眷正宠,刘朝定虽为副职,但跟他比起来实则天上地下,也只能听由他吩咐。

    “朱巡长,您受委屈了!”邹守明说着话,对刘朝定连使眼

    刘朝定无奈,走上两步,说道:“朱巡长,刚刚我一时气话,对不起,我跟你道歉。”

    朱丝丝怔怔的,实在不知道局里两位大佬唱的哪出。

    王毅信和赵大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全是震惊。

    叶昭只是冷眼旁观,心里暗暗摇头,还是人治大于法治啊!

    这道歉,却是更错了。道歉本身没有错,但你总要查清楚,刘朝定说的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朱丝丝诬陷同僚,虽然刘朝定宣布就地免职不对,不符合巡捕律人事章程,他也没权力免朱丝丝的职,但这毕竟只是表个姿态,他错的,不在于训斥朱丝丝,而是人情大于法,现在这邹守明与他同出一辙,同样不调查事情原委就以人而定略,可是大错特错了!

    邹守明这个人,不可谓不jīng明强干,称得上能吏,但在做官上,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把脑筋拧过来?自然还是遵循老规矩那一套。

    看着这一幕,叶昭心里沉沉的,路漫漫,又如何求索?

    由始至终,邹守明好似都没看到叶昭,实则他的目光却无时无刻不在瞥着叶昭的脸但他也知道,自己微末道行,如何能看破大将军王心事?

    可越是看不出大将军王的喜怒哀乐,邹守明越是心慌,对着朱丝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朱巡长,以后遇到难处,只管来找我!在下……”噶然而止,邹守明尴尬笑笑,心里哀鸣,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刘朝定现在才相信朱丝丝怕真是背景惊人,而王毅信和赵大个吃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邹守明心里叫苦,眼睛偷偷瞥去,却见大将军王嘴角微微有丝笑意,好像,是真的觉得ǐng好玩。

    邹守明不知福祸,也只能求满天神佛保佑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