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长洲岛上,人声鼎沸,热火朝天,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一座座厂房、炉房拔地而起。船台船坞初见规模,水力驱动的可吊起近百吨重的几座起重机正缓缓舒展手臂。

    这是珠江的江心岛,北望黄埔港,江水滚滚奔腾,远方,海天一

    远东规模最大代表世界最先进技术水平的广府造船厂就将坐落于此。

    走在这无数人影忙碌的岛上,叶昭深深呼出口气,终于,有些眉目了。

    叶昭身后,浩浩的一行人,有高鼻梁的白人,也有穿着官服的大清官员,跟在叶昭身边除了一名红顶子官员,另外则是两名布衣,卷头发四十多岁的洋人唤作马丁,三十出头一袭青袍微胖的华人叫刘麒,两人乃是广府造船厂的行政总管,创业之初,自然来自英伦船厂的马丁为正,刘麒虽是华商青年翘楚,但现今自然要抱着学习的态度为副手。

    这座造船厂,虽为国有,叶昭并没有设立船政局一类的衙来管理,更没有给刘麒戴上红顶子,洋务运动的失败可谓前车之鉴,企业,就要走企业路线。

    造船厂要自负盈亏,不仅仅是船舶贸易行,就算广东水师,从其购买舰船也好,修理改造船舶也好,都要一笔笔结算清楚,当然,船厂前几年大将军府户房自然要拨银子补贴与它,可这财政拨款也要数目分明,与靠国家供养是两个概念。

    用人上,与洋务运动相比就更是天壤之别了,洋务运动时雇佣的洋人技工都大有滥竽充数之辈,这行政管理人员,就更几乎都是外汉,能臣如左宗棠,也不免任人唯亲,雇佣的都是与其jiā往密切的洋人,而非专业管理人才。

    而这些洋人,在本土大多一文不名,可在中国挣着巨额薪水,十几年后回到本土,无不成了富豪。

    现今由威尔斯、由胜和银行出面在英国招募的行政人才和技工,叶昭还是很满意的,就说马丁,可是有在利物浦皇家造船厂担任高管的经历,虽说来大清自是为了高薪厚酬,但叶昭觉得应该物有所值。

    至于高级技工低级技工各种西洋匠人,工薪也算合理。

    洋务运动中以马尾造船厂为例,用了十年实现了技工本土化,将西洋技工全部遣散,叶昭则希望五年之内实现这个目标,其实这是保守数字,毕竟现今与洋务运动不同,广东是在逐渐形成国家级的基础工业链,而洋务运动,则从来没实现这一点。比如办船厂办军械厂,其就在船厂军械厂内架设iǎ铁厂,需要什么,就建什么,改变的,只是船政局军械局那一方iǎ天地,并没有靠着洋务运动中几大企业带动起民族工业发展,说到底,是一种畸形的发展,那段时间,大清工业,甚至谈不上甚么发展。

    而衙式工厂就更是冗员严重,各个部头头都指望着升官发财,从中中饱ī囊捞银子送上官,这种企业,只会变成无底靠着官家白uāuā的银子水一般的砸进来维持。

    “好啊,王爷,下官看得出,王爷实在宏图大略,这西洋火轮船,指日可见啊!”叶昭身边那红顶子官员感慨着,一脸赞叹。

    他乃是湖广总督官文,满洲正白旗人,生得面相端正,身材也高大魁梧,实则典型的满洲贵族子弟,不谙政事,全靠幕府师爷帮其定谋划策,时人称湖广总督府有“三大”,即妾大丁大、庖人大。

    官文第观念浓厚,一贯看不起汉人官员,对于火箭般蹿升的汉人读书人更是成见颇深,看着这些卑贱的汉族读书人、种田佬一个个爬起来占据高位,心里极不是滋味,时常背后大骂庙堂汉人重臣。

    而官文与曾国藩更是芥蒂颇深,曾国藩为两广总督,却在湖南湖北影响巨大,尤其是曾国荃被授湖北巡抚之后,与官文几乎势成水火,加之粤军入赣,湘军主战场则放在了湖北江西安徽jiā界,与九江石达开部鏖战。

    不可避免的,湖北军政事越发被曾国藩指手画脚,甚至武昌府知府任命这等事都被曾国藩ā了手,官文保举的官员落选,皇上改授一名湘军大营帮办为武昌府。

    这口气,又怎叫官文不憋得慌?这天底下,也没这么窝囊的总督不是?

    叶昭对于他同曾国藩的芥蒂自然知之颇深,也知道官文政声不佳,所谓“三大”笑谈,多是湘军推bō助澜,搞得天下皆知,实则官文也没那般昏庸无能,但满洲子弟习气极重却是有的。

    而同叶昭聊起玩鸟架鹰,两人却是聊得不亦乐乎,颇有些臭味相投。

    对于叶昭这位黄带子、宗室贵胄,官文可就是另一种姿态了,亲热巴结无以复加,若他是镶蓝旗人,怕都能口称奴才。

    年前官文就亲自来广州觐见两宫太后请罪,这年后,却又颠颠跑来给两宫太后请安,不可谓没有iǎ王爷这个“知己”的功劳。

    而今日跟着叶昭上了长洲岛,可真是样样透着新鲜,眼见那巨大的起重机吊起的泥沙怕有千斤万斤,舌头简直都缩不回来。

    听官文感慨,叶昭微微一笑,说道:“咱造出来的,那就不能叫西洋火轮了,要叫大清火轮,过得几年,咱造一艘老佛爷号,载着两宫老佛爷出海走走,那才叫威风呢。”

    官文笑道:“那敢情好,谁说咱旗兵不行了?王爷的兵,那不就是旗兵?火轮船都能造,他们湖南佬能比得了?”

    听他三两句话又转到曾国藩头上,叶昭好笑,点点头,没吱声。

    说话间,却见前方刚刚建起车间厂房前,有一名个子ǐng拔的鹰钩鼻洋人正在欣赏厂房两侧的石狮子。

    这两座活灵活现的雌雄石狮乃是用新安青石雕刻,是辟邪驱魔,护法灵兽之意。

    马丁见到石狮子前的鹰钩鼻洋人,急忙快走几步,同那鹰钩鼻洋人低语了几句,领着鹰钩鼻洋人走过来,马丁笑着对叶昭道:“亲王大人,他就是总设计师库克,布鲁克和克里夫您都见到了。”此次广府造船厂共聘用了三名总设计师,都是可以领着设计团队完成巨型船舰设计的顶尖技术人员。

    叶昭笑着伸出手,说道:“库克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中国,过几日,我会亲自宴请各位,为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接风洗尘。”

    见到叶昭先伸手,更用流利的英文同自己讲话,库克傲气的脸庞不禁lù出几分诧异,伸手同叶昭相握,说道:“原来亲王阁下通英文,非常好,我有很多话想对您说,可是马丁先生一直阻拦我,现在,我希望我们可以进行开诚布公的jiā流!”

    叶昭笑了笑,说道:“库克先生尽管明言。”

    马丁脸上有些焦急,可现在,自也不好将库克拉走。

    库克随即就耸耸肩,一脸夸张的表情:“亲王阁下,这里条件太艰苦啦,我肠胃非常不舒服,好像得了痢疾,听说以后蚊虫会多的让人受不了,如果我早知道贵国造船厂的环境,我就不会来中国。”

    叶昭微微一笑,道:“库克先生,我是个直爽人,也希望您能开见山,说的直白些,我不太会猜谜。”

    库克仰着头笑道:“亲王阁下是大人物,我就不多耽误您的时间了,我希望亲王阁下酌情提高我们的薪酬,毕竟,这里的环境和我以前的想象很不一样,太艰苦了。”

    马丁摇摇头,还是说出来了。马丁得威尔斯先生一再嘱托,要尽心尽力帮中国王爷搞好这家船厂,而从他自己的角度来说,来中国,除了高薪厚职,同样也是证明他能力的一次机会,如果能在东方打响名堂,日后回国自也身价倍增,这可比在英伦大陆打理一家造船厂引人注目的多,何况在英伦大陆,也没有这般庞大的造船厂会聘请他为行政总管。

    叶昭看了几眼库克,不动声è道:“现在虽然艰苦了些,但库克先生应该知道,很快这个问题就会得到解决。”

    库克却是大摇其头,说:“亲王阁下,若您不能提高我们的待遇,我只有回国了。”

    叶昭就笑了,说道:“好,那您请自便。”

    “什么?”库克怔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马丁也诧异的看着叶昭。

    “不是要回国吗?明日一早,我会派人送你去香港,从广州到香港的食宿,由船厂负责,但到了香港后,库克先生与广府船厂就再无关系。”叶昭说着话,就好像在计算数目,“嗯,两块银洋已经足够支付库克先生所有的费用。”

    库克呆了好一会儿,脸涨红,说:“可是,可是我们有合同。”

    叶昭淡淡道:“怎么,你也知道我们之间尚有劳务合同么?库克先生,贵国财政副大臣年薪也不过一千多英镑,你觉得,你的岗位要重于贵国财政大臣么?你知道为什么船厂同你们三个总工签订的均为一年合同吗?优胜劣汰,竞争,一年之后,船厂将会只保留一位总工,当然,这只是我的构想,如果三位表现优异,能令船厂管理层觉得众位都不可或缺,那么三位一起留下也没甚么。”

    “莫说现在只走你一位,就算三位全部辞职,那也没什么,现在的伦敦,我的朋友一直在帮我寻觅合适的人才,库克先生,你挑选企业,企业同样也挑选你,这是一种双向选择,莫非库克先生以为离开你一个,我这船厂就办不下去么?”

    “按照合同,你现在辞工,一分银也拿不到,不仅仅是现在,如果将来的表现不能令船厂管理层满意,同样可以辞退你,只是需要多补你两个月的薪酬而已。当然,我们中国人讲面子,好客,从来不会冷冰冰的只计较利益,可如果库克先生jīng于计算,那我们自也要向库克先生学习。”

    库克脑子都有些懵,首先,这位中国王爷竟然很熟悉伦敦的薪酬架构,再一个,合同?原来一年合同是这么来的?本来还以为,中国人一口气签了三名总工,是一贯铺张费不知所谓呢,原来,原来竟是一种竞争机制。至于合同条款,库克根本没细细研读,因为听说过中国人的衙机构,合同之类的契书只是形式,上海江海关的英国顾问,就是太上皇一般。

    可,怎么?好像还陷入合同陷阱了?听这意思,随时可以辞退我们这些总工?中国人的合同陷阱,这,这也太搞笑了吧?

    库克一时就想跑回去认真看一遍自己的合约,一时又想说软话求饶,确实,能赚到副财政大臣的薪酬,这份薪水,在英伦本土可不好找。

    叶昭看了他一眼,说道:“希望库克先生考虑清楚,再决定去向。”

    “好,好。”库克额头微微冒汗,看着叶昭举步前行,浩浩队伍经过,他突然泄了气的皮球般,靠在了石狮子上。

    跟在叶昭身边,马丁再看叶昭的眼神也有些变,这哪是中国王爷啊?这作派,比国内的大资本家还会盘剥人,看起来温和的很,云淡风轻,可你真惹到他了,可立马就会知道犯下了多么巨大的错误。

    等叶昭再温言和他讲话时,马丁越发恭敬了十倍。

    雇佣三名总工确实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三人加一起年薪上万两银子,可赶得上亲王俸禄了,但叶昭觉得还是要这么做,引入竞争,免得其在中国出工不出力糊事,随便仿制些英伦舰船草图就算jiā差。

    虽说初期船厂进行仿制不可避免,但叶昭还是希望跟着学习的中国技师们能学到些真本领。

    而且叶昭也不过是令他们有危机感,等船政学堂上马,合同讲明,三名总工及各类技工都要兼职授课,到时他们自会尽心尽力,本来雇佣的技术人员多了些,就是为船政学堂做准备呢。

    想想叶昭也觉得自己好像黑心老板,但各取所需,无可厚非,中国人的银子,难道就那么好赚吗?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