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包令这段日子很烦,身为香港总督,可说集行政、执法、司法权力于一身,加之距离伦敦山长水远,通讯不便,在香港,他是不折不扣的土皇帝。

    但不曾想,一桩高和尔案令他焦头烂额,声望更是跌到了历史最低点。

    高和尔乃是中英混血,第一次中英战争时随英军自新嘉坡来港,因中文娴熟,开始用作翻译,后升迁副警司,去年被任命为总注册官和抚华道。香港前后两任总督,对其都极为器重,香港第一任裁判官威廉?坚恩更与他交情深厚。谁知道几个月前高和尔牵涉进一桩贪赃枉法案,被查出其与海盗、中国密探、三合会首领等等都有金钱来往。

    律政司总检察官安士迪弹劾高和尔玷辱官绅、自营娼业、包庇盗匪、私通盗党、公行贿赂等等十九条罪状。

    不但如此,据闻安士迪已经上报伦敦,申诉港督包令包庇之行为。

    英商德伦更开始在其控制的两家报纸《中国之友》和《香港公报》上长篇累牍抨击港府官员,唱衰港府政策。

    本来这些事就够令包令头疼了,这几日偏偏广州方面突然又出了问题,据闻因广府造船厂机器在新嘉坡被扣,大将军王景祥震怒,已经准备向英政府提出严正抗议,并且撤销一系列英商在华投资项目,加收英商船附加税捐。

    英国驻广州总领事上月回国述职,概因此职位现今变得极为重要,国内往往小题大做走马灯似的换将,希望能任命一位精明强干能真正维护英国人在华利益的官员。

    现今此职位暂时由包令代理,是以,这些麻烦事也就找上了包令。

    这几天,那些财大气粗一脸傲慢来指责自己的商人也好,哭丧着脸来求肯不要令其血本无归的商人也好,总之踏破了他总督府的门槛,搅得他日夜不得安宁。

    泡在红漆浴缸中,包令闭着眼睛,一脸疲惫,琢磨着那个曾经给了自己深刻印象的少年权贵,这个人,和自己以前见过的所有中国官员都不同,对于大清国外面的世界,他清楚的很。那双清澈的眼睛背后,总令人感觉藏着什么秘密,就好像任何事态发展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他的发迹史,包令研究过不下百遍,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而他在广州的种种举措,在中国人看来好像不过是“师夷长技以自强”,在学习西方的许多做法而已,这个民族,在欧罗巴诸国的船坚利炮下,各种思潮风起云涌,学习西方之风大盛,听闻京城也在准备推行洋务自强运动,是以广东新政在很多中国人眼里只是兴办洋务自强。但广东新政带给各国商人包括包令在内的震撼却是空前的,尤其是各行各业一部部法规的出现,很多英商都感觉到,中国法规好似比英伦本土的法规更利于工商业发展,将法规内容呈回国内请求议院借鉴的不在少数。

    而在广东,这些法规虽然只是作为地方法例,加之工业、商行发展刚刚起步,更因为景祥也好,立法的衙门也好,用词上都极为小心,在尽力使得中国人传统道德法律和其新法规一点点接轨,一点点过渡,避免造成思想上的混乱,是以想来真正贯彻这些法规还需时日,但就这各行法例的雏形,已经令熟悉国内法律发展史的包令极为汗颜和震惊了。

    甚至可以想象,以后真的被景祥得了势,其必然能很快的架起各行各业的法律框架,虽然想来那是一段极艰苦的路,但对于这个古老的国度来说,会有这样的当权者出现,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而这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少年权贵,不知不觉间就跃升为东南半壁最有权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支持他的,不仅仅是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士兵,虽然,这是他最大的资本。

    晋商、徽商早就掀起了来广州行商的热潮,粤商更是近水楼台,可以说,中国这块古老土地上逐渐形成的三大传统商人集团,多多少少都与他的新政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人不仅仅是商人,更是地主,因为在中国,商人赚了钱,最终大多数还是买地置业。

    以买办、开明士绅为主体办厂开矿的实业家们,则是另一股蓬勃发展的新兴资本力量,这枝力量毫无疑问是景祥身后最坚定的支持者

    至于绝大多数广东民众,大将军王的威望如日中天,民间传诵的歌谣几乎可以雕刻出版诗集,就算那些害怕变革,痛骂广东新政的守旧势力,也往往将口水喷在柏贵李小村等替罪羊身上,大将军王圣明,是下面的人在胡作非为。在江西,大将军王则是人口称颂的大救星,将他们从水深火热的悲惨境地解救出来。

    同这样的一个强权人物打交道,是幸运也是不幸,幸运的是他肯同你接触,肯按照各国交往的惯例与你谈判;不幸的是,想在他身上赚便宜,实在难上加难。

    造船厂,包令倒是不希望它能顺顺当当办起来,虽然对于大英帝国的海军力量来说,这个造船厂几乎不值一提,就算它日夜不停的造舰船,那也要几百年才能造出同大英帝国现今海军力量对等的舰队。但在远东地区,第一家代表世界最先进造船技术工厂的出现,尤其又是在他的手里,总是令人不放心。

    而他,对于这家造船厂有多么重视也不难想象,为了惩罚新嘉坡当局的行为,为了他的造船厂计划顺利实施,包令相信,他或许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就好像这几日的流言,对英商进行大规模的报复性惩戒。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大英帝国要做出怎样的反应?要再次挑起中英之战么?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现今对中国作战,怕很难得到在华贸易的商人支持,而且以粤军的装备水平,若想攻陷广州城,最少要从英伦本土调动数万陆军,更会是一场极为残酷的战争,女王陛下大概不会轻易批准这样一场战事。

    包令轻轻叹口气,肥胖白净的身子慢慢从浴缸中站起,顺手围上浴巾。

    他心里到底怎么想?谁又能猜到?明天和他的会面,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

    荷花楼听雨轩。

    足能容纳几百人的巨大房间,铺着厚厚的红色法兰西地毯,只在水晶般蓝玻璃落地门窗前摆了沙发茶几,东壁上挂的气势磅礴的千里江山水墨画,站在这空旷无比的大厅中,那种权力的威压扑面而来,令人油然升起敬畏之感。

    可显然,坐在沙发上的蓉儿早习惯将这大厅当作游乐场,小身子坐在宽大无比的金色沙发里,更显的小胳膊小腿,明秀可爱。

    她穿着宝石蓝绸缎小睡衣睡裤,丝绸轻软顺滑,坐在沙发里的她没老实,动了几下,睡裤就被蹭起,露出半截晶莹可爱小腿,加上小脚丫上的黄缎子绣花拖鞋,得意的一颠一颠的,绣花拖鞋缀的可爱黄绒球跟着就跳呀跳的,看得叶昭一阵好笑。

    难怪她得意,昨天考试算术课,她得了满分。

    叶昭翻着报纸,在琢磨明天去香港的事儿,红娘已经回了梧州,等火箭制造完成,自有人联络。

    说起来,红娘以广西一隅之地,直面云贵重兵、僧王劲旅,更将僧王牢牢钉在梧州令其不能前进一步,其名头真不是盖的,胆识武略,巾帼无双。

    换作自己,同样的人马同样的军备,只怕早就一败涂地,想想都有些汗颜。

    看着得意洋洋小嘴吧嗒糕点的蓉儿,叶昭又是一笑,遇到烦心事的时候,见到蓉儿,心情自然而然就会开朗起来。

    “相公,明天教授要家访,怎么办?”蓉儿突然想起了发愁的事儿,努力咽下糕点,皱着小眉头问。

    从小的教育使然,蓉儿不喜说谎,家庭资料都是相公虚报的那没办法,可要说要她主动去同女教授说甚么家里没人呀之类的谎话来搪塞,她可做不出来。

    叶昭微微一怔,说:“哎呀,明天我要去香港,这可不巧了。”说着就叹气摇头。

    蓉儿见相公满脸遗憾的模样,就劝说道:“那没法子,相公大人做大事,不能为了蓉儿轻慢国事。”她自不知道叶昭遗憾的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同那女教授聊聊蓉儿在学校作为小学生的表现,想来极为有趣。

    蓉儿若知道他这不像话的相公心里真正想法,只怕会想用自己的小贝齿狠狠咬他一口。

    叶昭道:“那就叫金……”急忙顿住,差点说出叫金凤扮你母亲,心里大呼好险,要说蓉儿发育晚,金凤又一派富富贵贵的艳妇风情,说是蓉儿母亲想也有人信,可别说真的去扮,就这说出来也太不像话了,再口没遮拦也不能没了尊卑。

    改口道:“叫金凤陪你去泰和行,父母相公都不在,就说由相公如夫人述说家里的情况即可。”

    想想也好笑,现今这家访制度确实很有帮助,可以了解学生的家庭情况是一方面,最主要可以借助家访影响其家人,坚定其家人助学员求学之心。

    可想想,自己府里派出个二夫人来向女教授听取大夫人的情况,二夫人这小心谨慎就不提了,若女教授说大夫人半点坏话,只怕最先动怒的反而是二夫人。

    想想这场面都令人笑喷,这蓉儿的老师,可不知道会不会以为这家子都是失心疯。

    可惜啊,这么好玩的事,自己却无福得见。

    蓉儿哪知道相公的龌龊心思,点点小脑袋,也只能按照相公说的办,总不能把姐姐请来,那只怕没说两句,姐姐就要砍了教授的头。看着相公,关心的问道:“明日要早起么?”

    “是啊。”叶昭脸就苦了,现在也就在蓉儿面前,能装作一副怕吃苦头的样子,令小蓉儿怜惜自己。

    果然,蓉儿也跟着发愁,相公第一爱好就是睡懒觉。

    “那,今天早点睡吧,这就去睡。”蓉儿小身子从沙发上跳下来,就拉住了叶昭的手,说:“今天您先洗澡,蓉儿晚些洗。”

    啊?叶昭这次是真苦脸了,这,这般早又哪里能睡着?这,这可真要受尽煎熬了!

    ……

    今年是英维多利亚女王登基二十周年,香港如同日不落帝国在全球的殖民地一般,举行了盛大的庆典活动。

    虽然几个月过去,但香港街头仍然一派欢庆气氛,西营盘南街乃洋行聚集地,在洋行两边阳台帘子下,布置着漂亮的灯饰,正门上方。悬挂着代表各洋行的徽章旗帜,旗子以金线绣在织锦上,图案从英女王加冕的王冠,威武神气的海狮,到中国贸易的帆船等等,各自炫耀海外经济的成就。

    而包令对于叶昭的来访也极为重视,他礼服上挂满了闪亮的勋章,戴着插羽毛的大礼帽,和叶昭同乘马车,直奔花园道口的操兵地检阅海陆军,举行阅兵典礼,然后以铜号乐队为前导,四匹白色骏马拉的豪华马车穿街过巷,直奔总督府。

    而叶昭同包令的谈判第二天一早就拉开了序幕。

    总督府一间简陋的会议室内,从窗口眺望,极目望去,隐隐可看到隔着维多利亚海港,山峦起伏的九龙。

    会议室地上铺的方砖红颜色淡的很,常年日晒雨淋,绿漆窗子斑驳剥落,略显破败,没办法,港英当局刚刚维系收支平衡,根本没有财力大兴土木翻建总督府。

    是以对于广州的发展,包令一直心存矛盾,广州兴旺,香港乃至大英帝国的贸易都会从中受益。但在他治理下的广东蓬勃发展,却未免令人不安。

    隔着长长的中空圆桌,包令及几名官员依次而坐,此次并不是谈风论月增进友谊,中国官员是来照会抗议的,是以香港权要,只有包令一人在场。

    包令不动声色看着叶昭,心里,计议着想好的对策。

    叶昭身边站起一位官员,郑重从文件袋中双手捧出一张纸,清了清嗓子,就用高亢的声音道:“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照会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贵国新嘉坡总督扣留广府造船厂机器设备一事,我方表示最强烈的抗议……”

    以高亢声音表示抗议的官员乃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南洋通商大臣邹凯之,新晋官员,通晓洋务,虽名为南洋通商大臣,实则相当于总理衙门中叶昭的副手,同李小村一起与各国领事交涉各类事宜。

    这份照会简洁明了,倒不是以前一般文绉绉的。

    听着通译同样声调高亢的翻译,包令脸上毫无表情,只准备听抗议之后,广州方面的报复措施。

    等邹凯之念完照会声明将文函传给英国官员,包令知道正题来了,慢慢端起了咖啡。

    邹凯之落座,叶昭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随即邹凯之清清嗓子,朗声道:“总督大人,由于贵国属地不友好的行为,我方将暂时停止与贵国官方一切的友好交流,在新安县设立闸口,禁止一切人员非法进入香港岛,对于身在香港岛的大清子民,我方将强令召回,若抗命者,子孙五代,不可参加科举。”

    包令脸色越来越严肃,他没想到,广州方面并没有从商业贸易上下手报复,但做得更绝。

    现今香港岛尚没有严格的户籍制度,岛上华人,其实都可以说还是大清子民,而大多数也不过是来香港岛行商或讨生活,有常住意愿的毕竟是少数,而中国人最怕什么?五代不许参加科举?那只怕这些人马上就会走光。

    没有了华人的香港岛会变成甚么样?

    包令向叶昭看去,却见叶昭微微一笑,已经起身,拱手告辞,一众官员鱼贯而出。

    ……

    晚宴后,在总督府南楼二层的休息室,包令才算和叶昭展开了真正的谈判。

    房间内,煤油灯阴暗不定,就好似包令的心情。

    叶昭就笑:“听闻总督大人准备三年内启动煤气灯计划,到时我必定全力支持。”

    包令放下纹金珀嘴烟斗,微笑道:“谢谢亲王殿下。”其实他极为清楚中文中郡王亲王的区别,故意为之,稍显恭维而已。又道:“亲王殿下能来香港,鄙人极为荣幸。”

    叶昭笑道:“早就想来香港看一看,叨扰了。”转而问道:“总督大人可知道为何贵国商人担心的事没有发生?”

    包令确实有些不解,“愿闻其详。”

    叶昭正色道:“总理衙门不欲开此先例,若非必要,不欲将两国关系之好恶转嫁给贸易商人。”

    包令诧异的看着叶昭,这少年权贵,总是能带给人惊奇。

    叶昭又道:“当然,总理衙门保留对贵国商人实行惩罚性贸易的权利。”

    今天来到香港的严正抗议,令叶昭想起了后世,其实对于不在主流强国俱乐部的外交活动,实在有着许多的无奈,后世是,现今的大清也是,只不过,自己捏着香港岛的咽喉,可打的牌很多。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