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姑苏城外有山塘,果是人间极乐场。沽酒店开蜂亦解司獭花人去路亦香。”

    琵琶如泉水叮终,清秀女孩声如百转春等”醉心荡魄,一曲《三笑》边绰边唱,荡气回肠。

    英王闭着眼,手指随乐声轻敲膝盖,享受着难得的放松。

    “不好了”不好了”有清妖!”一名红巾兵勇惊惶的跑进来”边跑边喊”他乃是张溯爵的亲信”不想英王竟在张帅院中”更见英王征的睁开双目”目光如电”他吓得扑通跪倒”颤声道:“小的,小的该呃……,…”

    “甚么清妖?”张溯爵抢着问”免得英王表哥治这红巾的罪。

    红巾兵勇这才思及那骇人之事,结结巴巴道:“禀、禀王爷、将军”城外几里”发现清妖大队,正,正向……”

    英王腾地站起”而那弹琵琶的清秀女孩也一脸惊惶”琵琶落地”躲进了皮鼓旁那老人身后”看起来”敲皮鼓的应是她父亲。

    “打的甚么旗号?”张溯爵脸色有些发青”英王部中,他最是胆小怕事。

    刘昌林则掳袖子笑道:“好啊,可以大干一场了,最好是景祥亲来!抓他个王八蛋!”

    红中兵勇茫然摇头”就在这时,忽见那鼓手征地撕开皮鼓鼓面”众艺人纷纷伸手进去”等出来时已经一人一把左轮手松。

    “不好!”鸡鸡的松声中”立时有卫兵扑到英王身前,被打成血筛子仆倒。

    几名卫兵拥着英王向院外便走,三四名艺人追在后面嘭嘭开枪”又有几名艺人伸手从鼓中摸出木盒装的子弹”熟练的上弹。

    进来前众艺人都被拙了身”却怎么也没想到精巧的手枪完全可以藏在皮鼓中,邯好固定”更一藏就是七八把。

    张溯爵脸都吓白了”想跑却没有力气”可谁又管他了本来潜进城只为制造混乱占领城门”谁知道英王竟送到了面前”他们又岂肯放过这天赐良机。

    卫兵纷纷栽倒血泊中,刘昌林拎着刀虎吼一声挡在英王身后”“噗。”脑门上突然就插了把匕首,直末至柄,可见匕首之力道,鲜血佃佃而出刘昌林哼也未哼一声”向后便倒”那清秀女孩拔出匕首”看也不看刘昌林尸体又向英王追去,平静的就好像刚刚宰了一只鸡刘昌林尸体缓缓软倒在地,她已经追出院外。

    英王急切间回头见到这一幕”心下一疼”身经百战的悍将竟然就这般无声无息的惨死于此,再见那追在最前的女孩正熟练的装弹,几名兵勇涌上却被她手中匕首一个个割喉,鲜血凤在她清秀脸蛋之上”她眼神突然变得炽热,就好像”血腥的气味今她兴奋无比。

    英王心下一寒”这是他看到的最后一幕画面接着他已经转过假山”而成群的卫兵涌上”后面松声鸡鸡鸡更为密集。

    可那张清清秀秀的秀气脸蛋和那嗜血眼神极度不谐所造成的震撼”却令人永难忘记。

    此时吉安城内枪声大作”到处都有人喊“匪首陈亚成已授首!降者免死!”

    吉安府衙外,英王一脸寒霉”部下数百刀牌手列队”身侧一员将领正在劝:“王爷”留得青山在”清妖大队须臾而至”里应外合”吉安不保,还请王爷速速离开吉安,卷土再来!”

    英王冷哼一声:“城内作乱清妖不过百余众,待本帅斩杀干净!”

    那将领颤声道:“王爷”若被景祥大军围困,的……,…。”

    英王冷目一扫,他随即不敢再说。

    一名小校突然策马而来”到了近前翻身滚落马下,跪禀道:“报!报大帅!张大哥率部离城!前后二旅多所跟从者!”

    英王脸色立时铁青。

    那将领心里也叹口气,张溯爵临阵脱逃,军心不稳”何以再战?

    “走吧!”沉默了一会儿”英王轻叹口气”拨马缓缓南行,回头看了眼府衙上飘扬的太平军红巾旗”脸上满是落寞……。

    ‘阎年7月,广州将军景祥入椅”不出旬日,以雷霆之势平宁都、取吉安,擒悍匪粱成富”破英王陈亚成,震动天下。

    叶昭进吉安城之时”阖城百姓扶老锈幼,迎出城十里,道路两旁黑压压跪满了人。

    粤军刚刚光复吉安之时”却远不是这等情形,城内士伸百姓纷纷亡命”因为一概来说”只要太平军盘踞之城镇未遭发匪洗劫者”均被清军视为通匪”其实不过是个借。”湘军也好”绿营及各路团勇也好”破城后莫不烧杀劫掠”甚至有的城镇被发匪劫掠之后,又被官军劫掠”十室九空,几乎变成废症。

    英王部军纪远不如忠王、翼王,只在赣北能做到爱民二字,概因赣北乃英王封地,而江西之南”英王部烧杀劫掠几为常事”唯烛对吉安手下容情”据说概因英王爱妃里有一位吉安美人。

    不管传言是否属实”英王确实在吉安约束兵卒”除了富户财产被充公”苛税极重”倒也没过多骚就吉安百姓”而英王败走抚州”百姓们都惶惶不可终日”四下逃难者不计其数。

    谁知道粤军秋毫不犯‘张贴安民兵示后大队旅出城外安营,留守粤军只在看管数陨嘶门以及府库”几日后,更有大批穿黑制服的唤作“巡捕”的官军进城菲持秩序”这些巡捕各个笑容可亲、态度和蔼,就算吉安城年岁最长见识最广的长者”也从没见过这般可亲的军爷。

    最令人吃惊的是,大事小情,他们就好像邻居般热心,这不”前几日还抓了趁乱去骚就王寡妇的地痞,若以前”就算太平时,这些地痞虽招人恨”可只是调笑说怪话”最多动动手脚,哪里会有人管?都笑话王寡妇招蜂引蝶倒是有的。而现在”有了新名词”“骚就良家妇女”“拘押一个月,。”地痞们都被关了起来,据说若放出来后再犯,就从重处置”可能要关个几年十几年去挖媒甚么的。

    听说这些”都是广州的新规矩”新鲜之余”更令人突然就感觉活着有了生气,咱平头百姓,原来也有人爱护。

    叶胎进城之时,王寡妇也跪在长长的欢迎队伍中,手里棒着满满一篮子鸡蛋,几乎是她仅有的积蓄,当看到那华丽丽令人睁不开眼睛的蓝甲重盔仪仗气势迫人的奔来时”王寡妇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到道路两旁那排警戒的兵勇面前”举着蓝子大喊:“公爷,公爷,民女给您硅头了!这篮子红皮鸡蛋”孝敬小阿哥的,煮着吃”好吃!”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高高举着篮子,就算被这些兵卒打骂,因为惊动公爷被砍头,这些话还是要喊出来。

    “好啊,谢谢您啦!”温和的声音,接着手上一轻”今王寡妇以为在做梦,偷偷抬头”却见兵勇接过她手中的篮子,正跪着呈上去,而道路中白色骏马上”坐着可漂亮可富贵的一位年轻人,笑容和蔼,却令人不敢逼视,那目光投过来”王寡妇心里一忽悠”就吓得垂下了头。

    “好好营生”明年我有了小阿哥”还来买你的鸡蛋吃。”那温和的声音仿佛就在耳畔”不知道怎么的,王寡妇脸热心跳”几乎想找个地缕钻进去。

    手上”却多了沉甸甸两个银元,而马蹄声响,仪仗渐渐远去。

    当然”国公爷进城”也并不尽是一派和谐”突然就有人窜出来拎起洋枪欲射”却早就被兵勇拿下,却把周遭民众都吓得呆了,这可不是无端端大祸临头吗?还不都得被连带?被抓回去和刺客一起砍头?

    可国公爷的部下只是抓了那名刺客,更有官员留下宽慰距离刺客颇近的百姓,倒是叫他们不要怕”刺客被抓”不会伤到他们”城里治安也会越来越好云云。

    今这些百姓吃惊的队些咬掉自己的舌头。

    而等国公爷进城之际”那山呼海啸的“公爷圣明”声完完全全是民众自发行为。

    吉安府衙被翻修一新,成为江西巡抚李鸿章的行署。

    而几日前,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沈葆桢,名将林则徐之婿,被两江总督曾国藩保举为江西巡抚。

    这一南一北任命的两位巡抚终于碰了头。

    实际上,江西大部沦丧”叶昭提兵入赣”这才初定赣南”沈荐祯这个江西巡抚若不想在湖南湖北办公当今壮名抚台,只能来景帅的地头。

    沈撩祯倒是极为客气,拜会叶昭之时一再言道两宫太后洞悉战局”圣明决断”为皇上分忧”自己从此愿为辅助”助渐甫治理江西云云。

    话说的客气,却不卑不亢句句都有软刀子”更口口声声将皇上摆在前面”虽说给李鸿章的任命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也同样在说,皇上为尊,暂且屈居你下不过是为大局着想。

    而六王呢”目光果然毒辣,何桂清被免职固然是因为江西战局所致”但叶胎想来也跟自己在上海同他“密议。”许久脱不了干系,六王心里拿不住底,刚好有了借。”遂罢其官,而捉拔曾国藩为两江总督”足可见其识人之明。

    曾国藩、沈葆桢…

    却不想,这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渐渐走近,是友是敌?殊所难料。至少在目前,他们的立场和自己是对立的。

    李鸿章呢?曾国藩成了两江总督”他又怎么想?毕竟他算走出自曾国藩门下。

    脑子里转着这些事儿,叶昭轻轻放下茶杯。

    厅外”步态轻盈走进一名清秀女孩儿”深蓝色笔挺军装”显得她身材极为苗冬,正是飞虎营统领丁七妹。

    飞虎营乃是自接两宫太后回广州后叶昭亲自督办,机选的皆是军中精锐,有其貌不扬却枪法精准者,更有作战骁勇的凶悍之卒,各司其职各有用场,飞虎营共有三百余人,由将军府直辖。

    看着丁七妹叶昭就笑:“光复吉安,你居首功!。”

    丁七妹略带腼腆”单膝跪倒”道:“谢大帅赞誉!卑职不敢当!”声音清脆中略带沙哑,却别有一番好听。

    很难想象面前清秀腼腆女孩在战场上的疯样,叶昭心里也轻轻叹气”若和平年代”她该当是另一种生活,另一种模样。

    叶胎笑道:“没甚么能不能当的”丁七妹闹府追匪王,想以后戏文都有的唱。

    确实,这几乎可以肯定成为后世的传奇故事,可不知道后世荧幕上丁七妹会有哪些大明星来演绎。

    丁七妹更为腼腆”垂首道:“后世戏文”必定传唱大帅”卓职能做个大帅身畔的扛旗小兵,就已经被抬举了。”

    叶昭就笑起来,“你呀,倒是谦逊……”想了想道:“今日粱成富明正典刑”你召集人手暗中戒备,不要出了岔子。”

    “喳!”丁七妹脆生生答应。

    说着话”却听外面脚步声响”两位红顶子官员走入,正是江西两位巡抚”李鸿章和沈撩祯。看到叶昭手势”丁七妹忙起身站到一旁。

    “下官见过公爷。”李鸿章和沈葆祯先后见礼,而沈撩祯脸色极为自然”倒好象朝廷任命他的乃是布政使、按察使,而绝非一省首要,心安理得跟在李鸿章之后,就好像是李鸿章的副手一般。

    叶胎心下暗暗点头”这人”不简单啊。第四十六章飞虎

    “渐甫,今日悍贼粱成富问斩,你为监斩。”

    李鸿章起身拱手:“学生遵命。”又抚须一笑:“真乃大快人心。

    叶昭挥手示意他坐”又道:“你的凌迟之议,仅此一例”以慰右江营将士在天之灵。”不仅仅是李鸿章,叶昭麾下各将都上书请将粱成富凌迟,思及右江营将士所受之残酷折磨”叶昭一咬牙”就应了下来”去除这些酷刑”现今看却是办不到,就连自己”都觉得不凌迟了他难解心头之恨,或许过些年,平定了发匪,才能一步步免去这些酷刑。

    不过虽然是八刀之刑,除非穷凶极恶之辈”以后能不用还是不月的好。

    李鸿章微微颌首,道:“千刀万剐方能震慑群丑!”

    叶胎知道他因为父亲惨死于发匪之手”是以对太平军恨之入骨”虽其对太平军手段残酷无比,但这孝之一节”倒也令人动容。

    不过”在自己帐下”却不容他去领兵”就算自己严今,怕他也不能尽心约束兵勇不去就民,若他领兵十九就会多出一枝类似湘军吉宇营一般的悍卒,虽作战勇征,却非王者之师。

    琢磨着,叶昭缓声道:“渐甫啊”你就专心办民事”筹钱粮”筹备巡防营一事不需操心。”定了轿北”自要整合民团溃败绿营等组建地方部队,按道理可由李鸿章来办”叶昭却并不交与他”今其专心民事,乃更尽其才。

    李鸿章再次起身拱手:“学生遵命……”看不出喜怒哀乐,倒是沈撩祯脸色微微有些异样。

    将李鸿章提为江西巡抚”叶昭才赫然发现”自己却是需好好琢磨这个人的心思”就算现在,自己一张嘴便剥夺了他军权,可看他脸色”却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沈葆桢?为何这般神色?

    叶胎又转向沈撩祯,笑道:“幼丹可还住得惯?。”

    沈稼桩不到四十岁”面相威严,一直默不作声”此时微笑拱手道:“谢公爷关爱”下官吃住都好。”

    叶胎微微点头”他自不会介入李鸿章和沈葆桢的争斗中。曾国藩给李鸿章写了密信自己也知”但既然李鸿章未辞官不做”那应该就是没听曾国藩之劝。毕竟就算李鸿章倒向曾文正,也断不会以江西巡抚的身份,在讲究名分大义的现个,李鸿章这两江巡抚的位子坐得愈稳”六王愈是难棋,是以若李鸿章倒向了曾文正”必然马上辞去抚台之职,六王也必定对他另有安排。

    李鸿章没流露出辞官之意,那就是没被曾国藩说劫。

    聊了几句”沈撩祯就起身告辞,他倒是有眼力的很”知道李鸿章和景帅定有话说”自不在旁边惹厌。

    “公爷果然高明”不今学生插手军务”只是不知公爷如何知晓幼丹愈跟学生分担筹备巡防之事”此事他刚刚跟学生捉及。”沈葆桢刚走”李鸿章就满脸佩服的说。

    叶胎倒是微微一怔”原来是这么回事”倒是错有错着,无意间就把这口给封了,而且封的极妙”等沈葆桢开。”倒是不好回绝。毕竟他是朝廷明今的江西巡抚”人又“谦和有礼。”如果自己不卖他个面子”好似人情上说不过去。

    见李鸿章神气语调,倒是真同沈葆桢斗上了”这却是个好兆头。

    叶昭喝了。茶”笑道:“实话说我倒不知幼丹所图”只是巡防营我另有计较。”

    李鸿章微微颌首道:“是。”

    等了一会儿,李鸿章微微躬身道:“公爷”湘乡老师给学生写了一封信……”

    叶昭笑了笑,道:“我知道。”

    李鸿章倒也并不惊奇,拱手道:“弟子不闻师过,不言师非。还请公爷恕罪。”

    叶胎笑道:“湘乡制台书信里写些什么,我自猜得到。”

    李鸿章心知也瞒不过他”笑笑没开声。国公入赣旬日,就重创陈亚、成部,收复吉安,真可说雷霆霹雳一般,狂风扫落叶,顷刻间扭转江西战局”现在感受到那巨大压力的”又何止是发匪?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