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三笑

    吉安府衙门偏厅。

    陈玉成眉头蹙成一团,脸上的那道刀疤更显凶悍。

    下首站着两人,左边是一个年轻人,皮肤白皙,看起来极为伶俐,乃是英王表弟,唤作张潮爵;右首一人,同样年纪不大,浓眉大眼,高大健硕,浑身散发着凌厉勇悍之气,叫做刘昌林,英王幼时玩伴。

    梁成富竟然被景祥困于宁都,这令英王始料未及,这满清妖孽,果然如传说一般手段莫测,刚到江西,就声势迫人。

    刘昌林抱拳洪声道:“王爷!末将愿率本队刀牌手洋枪兵解宁都之围!与梁大哥里应外合,必取景祥之首级!”就算千军万马当前,英王也未这般犹豫过,他实在忍不住了,景祥,有甚么了不起的?

    英王摇摇头,刘昌林勇则勇矣,却冲动不用脑,那景祥,最善围困本部设伏援军,听闻这称之为“围点打援”,想来又要故技重施,吉安去往宁都的路径上,想早已埋下伏兵。

    端起茶杯品了口茶,英王冷声道:“你围点打援,我就围魏救赵。”长身而起,道:“准备集结军马,今夜起行,进袭赣州!”

    “是!”刘昌林大声答应,一日没仗可打,他就浑身痒痒,至于去打哪座城,都不要紧,英王算无遗策,定然早有计较。

    英王又看向了张潮爵,目光如电,看得张潮爵心里一跳,忙垂下了头。

    英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淡淡道:“享乐易,苦无际。这道理你懂吧?”

    “是。”张潮爵眼珠转了转,抬头陪笑道:“甚么事都瞒不过王爷,那苏州评弹,我知道您喜欢听,这才喊进了府。王爷您与清妖大战在即,听那评弹凝神静心,岂不是一大乐事?”这表兄王爷,简朴清贫,更不好色,几位绝色王娘,包括那位众王中第一美妃,均是自己和他人帮着操持,人生如此,有何乐趣?不过这位王兄唯一的乐好就是喜欢听个曲子什么的。

    “王爷,您就跟我来吧。”张潮爵涎笑着,大着胆子拖住了英王胳膊,英王部下中,也就他有这胆子,又转头对刘昌林道:“刘大哥,您也一起来。”

    英王微微蹙眉,但自幼父母双亡,张潮爵与他感情极笃,倒也不好申斥他,也就听之由之。思及忠王写给自己的信,言道自己用人之短,任人唯亲。陈玉成摇摇头,或许,真被他言中了。

    张潮爵与英王同住府台衙门,出花厅,沿着石板路过月牙门,向左一拐,东跨院即为张潮爵所居。

    此时却见院中有七八名艺人,锣鼓唢呐俱全,更有一名清秀女子怀抱琵琶坐于软墩上,英王就一皱眉,女评弹可没几个唱得好的。

    “英王驾到!”

    随着兵卒吆喝,众艺人忙纷纷起身。

    在张潮爵示意下,早有兵勇搬过来铺着毛绒绒黄虎皮的檀木椅,英王居中而坐,等那如珠落玉盘的琵琶声起,英王慢慢闭上了眼睛,是啊,要思虑的事太多了,赣州,景祥又会不会设伏?

    此时的宁都城头,梁成富脸色阴沉的看着城下几百步外架起的步枪,而步枪队后,长夫们正在挖掘壕沟,显然景祥准备持久战,将城内这数千悍卒困毙于此。

    “食粮可支撑几日?”梁成富侧头问身旁白面将领。

    将领嚅嗫不敢答,梁成富冷哼一声,已知答案。

    白面将领探头看了眼城下,小声道:“大帅,听闻景祥最善围城伏援,看来一时半会不会发起强攻。”

    梁成富森冷的声音:“我偏就不教他如意!”遥指景祥帅旗道:“黄口小儿,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低喝道:“传我亲军刀牌队!”梁成富之五百校刀手皆军中精锐,悍不畏死,各个以一抗百,其木盾包铁,看似笨重,对上洋枪往往收到奇效,冲破右江营防线多靠其力。

    “大帅,还是夜袭为好。”白面将领忙劝谏。

    梁成富冷冷一笑:“夜袭,你知我知景祥又岂不知?召集众兄弟,若想生,只此一战!”说着大步而下。

    白面将领默然,随即暗暗点头,大帅看似粗犷,实则粗中有细,这几年出生入死,有多少次身临险境,却都跟着大帅那高高飘扬的红巾旗杀出一条血路,敌人愈强,大帅愈是勇不可当。

    宁都城南门突然洞开,震天呐喊声中,红头巾、虎头盾,杀气腾腾的校刀手蜂拥而出。

    当先一人,举着沉重木盾,高大身躯掩在盾后,手里红缨穗钢刀雪亮,正是梁成富。

    策马伫立在远方高高土岗上,叶昭用千里镜静静看着这一幕,做了个手势,旗兵马上打起了信号。

    壕沟前,神保脸色冷峻,步枪手纷纷散开寻找掩体,神保眼睛只盯在了那红铜镶边的木盾之上,眼里如欲喷出火来。

    当横排列成长长一线的盾牌兵逐渐靠近百步之外时,神保大喝一声:“开枪!”

    “嘭嘭嘭”神保阵中散出星星点点的烟雾,枪声如雨。

    “当当当”,铁盾被打得山响,前排有人闷哼,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力冲击,身子不由自主后退,却撞在后排盾牌上,当场就有人震晕过去。

    “啪”,有人紧紧缠在木盾把手上的布带崩开,虎口剧震,木盾脱手而倒,随即“嘭嘭嘭”身上多了几个血窟窿,惨呼倒地。

    “嘭嘭嘭”又有数块木盾被击破,刀牌手马上变成了血筛子。

    “停!”梁成富大喝一声,情知再进一步必然更多木盾被击碎。

    木盾一块块落下,形成了一排长长的盾阵。

    紧紧跟在木盾后的洋枪手立时跟上,在盾牌上架枪,嘭嘭嘭和清军步枪队对射,但对方未完工的壕沟偏偏形成了各种掩体,而其步枪队也呈散兵状,分散在掩体中,而绝不是线形作战,梁成富的洋枪手们乱枪之下,却鲜有能命中目标者,反而在“嘭嘭“枪声”中,冒头的洋枪手不时有人的头颅爆出血雾。

    梁成富一咬牙,大喝一声:“准备!”握紧钢刀,就准备推开盾牌率领众刀手冲上去,几十步,只要几十步,就可以冲到清军阵中。

    “轰轰轰”,北方突然传来震天巨响,大地仿佛也在摇晃。

    梁成富一怔,接着就听北方杀声震天。

    “大帅!大帅,清妖从北门杀进来……”一名小校策马奔来,喊没两句,身上中弹,从马上摔落。

    梁成富心中冷笑,原来是声东击西,不过被你破城又如何?今日正是砸碎金锁走蛟龙!大声喝道:“准备!”

    只有几十步,就可以杀进清军阵中,杀出一条血路。

    “嘭嘭嘭”,枪声陡然比刚才密了十倍,那些长夫突然都变成了步枪手,本来一个个躲在壕沟里,土岗后,现在却全都摸出了步枪,嘭嘭射击。

    梁成富脸色终于变了,若恃强而攻,怕无人能从这枪林弹雨中冲过去。

    惨叫声中,盾牌经受不住密集的弹雨,刀牌手纷纷倒地。

    “撤!”梁成富大吼一声,今日只有回城巷战,再觅良策。

    “哄”,众匪本就心惊胆战,只是慑于梁成富酷刑之威不敢妄动,此时立时回身就跑。

    刀牌手训练有素,拉着盾一点点后撤,虽不时有人倒地,但仍是井然后退,只要保持阵型,自可渐渐退出对方射程。

    “唔”,悠长浑厚的号角声响起,

    神保当先而起,手中刺刀闪亮,数百上千柄雪亮的刺刀潮水般涌上,几乎顷刻间就将众匪淹没。

    刀牌手们猝不及防,几乎都被分割包围,有那一时脑袋没转过来的,寒气森森的刺刀很快就从他脖颈上抹过,有反应迅猛扔下盾牌挥刀血战者,却又哪里济得上刺刀灵活善战?前后左右刺刀刺来,马上被穿成了血葫芦。

    “嘭嘭”,更有步枪手近距离用左轮枪射击,将那凶悍顽抗的刀牌手射倒。

    “哼”,梁成富刚刚砍倒一名步枪兵,胸口就中了重重一脚,立时眼前一黑,闷哼一声,连退数步,却见面前站着一红脸大汉,正是神保。

    神保挥手示意围成一圈的刺刀退到一旁,大步冲梁成富走去。

    梁成富咬了咬牙,握紧手中钢刀。

    “嘿!”不等神保走近,他突然暴起发难,纵上几步,一刀劈去,神保大喝一声,如闷雷一般,不退反进,手中刺刀刺出,“叮”,后发先至,正中梁成富手腕,梁成富闷哼一声,左手猛的接刀,反手一刀,神保急步后退,一缕发丝飘飘而落。

    梁成富看也不看汩汩冒血的右手,只是紧紧盯着神保,左手用力握紧刀柄。

    神保冷冷道:“不过逞凶斗勇的狗才!”

    梁成富双目如欲喷火,嘶声道:“你也不过是景祥的一条狗!老子纵横天下,杀人无数,今日虽死不悔!”

    说着,钢刀就向颈上抹去,神保一惊,急步上前欲救,大帅谕令,此匪需活擒。

    眼见神保急步上前,梁成富眼中露出一丝狞笑,手中刀就要砍出,却原来是诱敌之计,刚刚提起景祥省起景祥要生擒自己之言,立时有了主意,就算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谁知却见神保微微一笑,接着就觉手腕剧痛,钢刀啪的落地,茫然低头看去,一柄匕首从自己左腕上划过。

    “嘭”,神保一脚将他踢倒,大喝道:“将这蠢猪绑起来,送到大帅帐前!”

    “喳!”兵勇们齐声答应,欢呼声震天。

    梁成富并不挣扎,任由兵勇捆缚,斗智斗力,今日却都落了下风,看着四周遭横尸遍地的刀牌手,他双眼赤红,猛地又扭头看向神保,嘶声问:“你是何人?”

    “神保是也!”神保侧身上马,扬鞭道:“发号,匪首被擒!”

    绸缎行内,小女孩儿偷偷从窗棱缝隙看向外面,却见大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恶人们都满脸惊惶的逃窜,北边和南边,杀声震天。

    “姐。”正打瞌睡的幼童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女孩儿忙嘘一声,小心翼翼的走回来,悄声道:“别说话,知道吗?”

    “砰砰”沉重的脚步声,绸缎行内冲进两个大汉,又是那红头巾和花头巾。

    小女孩儿吓得急忙蹲下身子,轻轻抱住弟弟。

    “妈的,玩完了玩完了,大帅被抓了!”花头巾连连跺脚。

    “胡说!清妖造谣乱军心,你亖他妈这都不懂啊!”红头巾一边说,一边调亖教着不知道从哪里拣来的洋枪。

    “那你说,大帅在哪儿?这他妈景祥的人都杀进城了!”花头巾唉声叹气的,突然一转头,就打了个激灵,“妈的,邪性了,怎么又跑这儿了。”

    “少他妈疑神疑鬼的!”红头巾骂了句,探头看出去,嘴里自言自语道:“妈的,宰一个是够本,宰两个赚一个,今天看他妈谁不长眼撞老子枪口……景祥……”最后的话音可就颤了。

    “你亖他妈过来看看,北边那骑马过来的,是不是景祥?”红头巾回头,见花头巾正自言自语的不知道念叨什么神佛,气得就给了他一脚。

    “我,我又没见过他……”花头巾终于不服气的梗起了脖子。

    红头巾探出头,又看了几眼,声音更颤:“老子也没见过,看衣裳气派啊!”

    “是了是了!”红头巾缩回头,靠坐在窗棂下身子激动的发抖,咬了咬牙,骂道:“妈的拼了,宰了他,老子这辈子就值了!”眼睛渐渐炽热,手里握紧步枪,枪口偷偷从窗棂探出,眼睛紧紧盯着外面,呼吸也急促起来。

    景祥?小女孩吃惊的张开小嘴,就是,就是这些坏蛋最怕的人吗?他们要,要害他?

    外面,渐渐马蹄声响。

    “景祥,你亖他妈去死吧你!”红头巾嘴里狠狠念叨着,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手抖得厉害。

    “三,二……”红头巾数着数。

    眼见他就要喊出“一”,小女孩突然大喊:“小心,这里有坏蛋!”

    就在小女孩刚张开小嘴还未出声之时,已经“嘭嘭”枪响,等小女孩喊完,那红头巾、花头巾早已躺在血泊中,身上各有几个血淋淋的窟窿。

    就在小女孩惊惶失措之时,却见面前多了几名面目狰狞的大汉,小女孩呀一声惊叫,就摸出竹钗,却早被大汉劈手夺过,一亖手拎着她脖领,一亖手拎起她弟弟脖领,将她两人拎了出去,小女孩挣扎,还在那大汉手上狠狠咬了一口,那大汉只是憨笑,并不动怒。

    “刚才是你喊的?”叶昭一脸凝重,刚刚一路行来见到城中惨状,心里如同压了块石头,透不上气来。

    可突然见到竟然有两个小孩儿,而那小丫头更不屈不挠的狠狠咬着巴克什的手,叶昭不禁被逗得一笑,心中阴霾消散了些。

    “你,你是景祥吗?”小丫头转头,看着这个漂亮的大哥哥,突然福至心灵,小声的问。

    身侧侍卫脸色尴尬,大帅被人直呼其名,但这毕竟是不识礼节的幼童,而且看情形在城中吃了不少苦,能活命实属不易,若吆喝几声也不是那意思,没准还被大帅责骂。

    “是。”叶昭就笑了,问:“你不用怕,我们不是坏人!”看了看,就对巴克什伸出手,说道:“给我。”

    巴克什略一犹豫,还是将两个孩童递了过去,叶昭一左一右抱在马上,温声道:“别怕,以后啊,不会再经历这些了。”

    “我不怕,我知道你是好人。”小女孩儿痛快的点头,从昨日听到景祥这个名字起,她小小的心灵就将其当成了活下去的希望,当成了盼头,希望那个叫景祥的大亖英雄快点赶跑这些恶贼,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你们父母呢?”叶昭抱着一线希望问,毕竟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不是她们父母告之的,在等候自己杀进来呢?

    “都不在了。”小女孩儿眼神一黯,咬着嘴唇,慢慢垂下了头。

    叶昭没再说什么,轻轻抱紧她俩,夹马腹前行,眼见城内凄惨景象,伸手捂住两个孩童眼睛,温言道:“闭眼,不要看。”

    随即就想到,这两个孩子,尤其是这姐姐又怎么会没看到城中地狱般的惨状呢?

    乱世,对这些孩子,又是多么残酷?

    “走!快点!”那边一队步枪兵推推搡搡押来一名凶悍大汉,正是梁成富。

    见到景祥马队,梁成富反而大步走过来,在叶昭马前几步停下,傲然而立。

    “唔”,或许因为孩童的敏感,能感觉到梁成富那满身杀气凶悍之气,幼童突然吓得哭起来。

    梁成富仰天大笑,满脸傲气的对叶昭道:“黄口竖子,想我梁成富一世英雄,杀人无数!小儿闻我之名夜不敢寐!皖浙氓民见我之面伏地三里!今日死而无憾!只可叹死在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之手,可笑啊可笑!”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叶昭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淡淡道:“幸好本帅不是你眼里的英雄,你杀人无数,我只希望我以后救人无数,只希望这宁都城的惨剧永不上演,只希望诛尽你们这些英雄,叫她们……”指了指怀里两个幼童,“叫这些孩子都能在父母身边快乐成长。英雄?”笑了笑,策马而去。

    梁成富脸上笑容僵住,渐渐消散,呆立良久,在兵勇推搡下默然而行,再没了那左顾右盼的狂妄神气,好像突然间,就苍老了十年。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