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是吧,你再跟我说说。”叶昭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英国小一老头戴维斯。

    戴维斯五十多岁”秃顶,头发掉的精光,带着副眼镜,深褐色的眼球目光混浊”可说起他的理论却是马上神采奕奕,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我准备研究的内燃机采用压缩点火的办法,将吸入气缸的空气高度压缩,使其温度超过燃料的自燃温度,再用高压空气将燃料吹入气缸”使之着火燃烧。如果我估计没错”热效率比会很高……”

    说到这儿”小老头极为诚恳的对叶昭道:“先生”我不是科学怪人”我认为我的研究有极大的成功希望,也会带给您极佳的经济收益,我只想证实我的理论,如果成功,一切成果都归先生所有,请先生一定资助我。”

    显然,小老头在欧洲受尽了冷遇,现在叶昭是他可能获得经济支持的最后希望”他极为担心叶昭也同欧洲的富商们一样,对其不屑一顾。

    叶昭琢磨了一会儿道:“你说你这个甚么发动机要用柴多做燃料?”

    小老头扶了扶眼镜,明显有些心虚,尴尬的道:“是……”

    可不是”煤气内燃机刚刚出现”柴油的提炼也极为繁琐,他的想法委实有些令人难以接受,就算他的理论是对的,动力机也制造成功,可成本未免太高,看起来根本没有使用价值,不符合经济效益比。

    小老头有些不靠S的解释,“可是,先生”我相信这种燃气机动力很强劲,一定能在商业领域找到使用它的办多

    ,“说着却有些气馁,自己都觉得好像它的商业前景黯淡。

    叶昭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极快的思索着,虽然自己不懂内燃机”但听着这小老头的解释,再看他画的草图”感觉这就是压缩点火式内燃机嘛”而且还是柴油的,这要真能鼓捣出来”那意义有多重大?对自己”对中国”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其实内燃机在欧罗巴一直发展缓慢,实在是因为火车刚刚盛行,还没有多少人将目光投注在内燃机上,毕竟这小小的动力和蒸汽机比起来不值一提。

    但各种内燃机理论早就成型”若说有人慧眼识才肯资助,例说不定真能把柴油内燃机早早鼓捣出来。

    至于说成本,虽然现今好像昂贵了些”但随着石油原料工业发展,柴油汽油的分离技术成熟,这本就不是什么问题,而且柴油机得到应用”自然会促进石油原料工业的发展”这互相联系的各种科技发展”本就是个相互促进的过程。

    柴油发动机问世,那可不就能造汽车了?

    在广州和琼崖,自己从去年开始布置栽种橡胶树,本来只是因为这是战略资源”越早拥有越好,免得以后和欧罗巴诸国交恶的话,引进树种上必然会有麻烦。现在看,自己倒是有先见之明了。

    如果柴油机被鼓捣出来,必然应用在车辆上,橡胶原料必不可少。

    何况,这柴油机又岂会仅仅是民用?

    想想自己认知中的车辆武器”叶昭就有些心热,最原始的步兵战车如果成为自己的秘密武器,那有多渗人?

    而且就算柴油机不能成功,这小老头看样子在动力学上颇有造诣,留下又有何不可?就说自己最担心的吧,就是引进船舶制造厂后,却得不到欧罗巴的船舶轮机技术,只能向他们买轮机成品”洋务运动时这些洋人就这么搞过”新中国后他们又这么搞”难道对自己会倒外?如果有这位戴维斯先生帮忙,造出当今世界先进水平的国产轮机想来不会是太难的事。李鸿章都能靠国内工匠仿造出土轮机”自己怎么也得比他搞的有声有色吧?

    见叶昭一直皱眉不语,小老头忐忑不安”就怕这位中国贵族拒绝自己。

    终于”叶昭抬起头,微笑站起伸出手:“好吧戴维斯先生,我同意资助您,您可以去佛山”钢铁行、兵工厂都会全力配合您的研究工作,那里配有各种拉铁刻模等等器械,应该可以满足您的一切需要……”

    小老头立时欣喜若狂,双手紧紧握着叶昭的手:“谢谢,谢谢公爵大人,我一定不会令您失望……”

    叶昭微笑点头。

    这西关发明家俱乐部来来回回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欧州来客,招待费用已经用去了数千两银子,可这些发明家几乎全部是“空想”,。

    不过心血总算没白费,若戴维斯面发明真能有眉目,那一切都值了。

    坐在气派的长长黄梨木餐桌主位,吃着煎蛋,手里拿着如意刚刚用自制熨斗烫过的《粤报》看。

    现时报纸订阅量不高,还没有成批的报童送报,但将军府的《粤报》报馆却是每日一大早就要专人呈上来的。

    报纸新鲜出炉”若就这般看定然摸的满手黑,概因油墨未干”是以要先用熨斗烫一下,这也是英伦王室贵族阅报的传统。

    餐桌左边坐着大小两个美女,左首第一位自然是蓉儿,本来锦二奶奶是不能上桌的”但蓉儿倒是极喜欢她,也就不讲那些规矩,锦二奶奶却是谨小慎微,一直注意蓉儿脸色,帮蓉儿拿钾料、拿果汁照顾的无微不至。M

    “相公,我走啦!去上学!我蓉儿眼见晚了,忙用香帕抹了抹小嘴”小身子跳下椅子。

    叶昭忍俊不禁,越来越像小学生了,每天早上风风火火的。

    “拿着三明治,路上吃!空肚子可不好……”叶昭指了指蓉儿吃碟里的面包夹蛋说。

    蓉儿摇摇小脑袋”背起漂亮书包就跑了出去,不管怎么说,这点矜持还是有的,总不会真的跟小孩子一样手里油乎乎拿着食物满街跑。

    锦二奶奶忙站起身相送,“姐姐慢走……”蓉儿早一阵风没影了。

    锦二奶奶愕然了好一会儿才坐回餐桌”这才闲了下来”开始轻手轻脚面享用早餐。

    “如意啊”这个月的倒钱发下去了吧?”叶昭放下报纸问。现在蓉儿学习功课紧”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管这些琐事”只好自己循倒关心一下。

    “是”发下去了!都欢天喜地的”下面的丫头们还说一起凑钱给主母打个金凤呢……”如意此话自然有所指,国公府的月倒钱从这个月开始用新银元制,各个都涨了银子,自然感恩多德。

    比如吉祥如意招财进宝四人,原来是二两银子的月倒钱,现在则四枚银元,那十几个外房丫头”原来月倒半吊钱,现在则每人一个银元”各杂事仆役,月倒也均有增幅,是以阖府上下无不喜气洋洋。

    叶昭摆摆手道:“她们孝敬,这我知道,“就不要破费了,就说我说的。”

    “是……”如意轻声答应。

    锦二奶奶自没有发言权,何况公爷府的规矩不比别处”若是别家的话”她这个小妾自然会有月倒,但却断然不会被放出去做事。

    “金凤啊,你呢倒钱就没了,钢铁行的股份分红,你自己拿着”该怎么用怎么用……”

    锦二奶奶一呆”忙道:“这,这怎么可以?”,本来还想呢”自己每个月是留十两银子还是留二十两银子,本准备找明白人打听打听”一般公爷家的小妾倒钱多少,这个钱不能多留,也不能少留,就得按规矩来。

    叶昭不容拒绝的道:“就听我的。”,要说现今财产制度也令人头疼”主要还是因为男权社会,女人没有财产权,就说锦二奶奶吧”身为小妾,严格来说她就是自己的财产,私房钱可以有,但若说外面有生意”有一万多两银子的股”那可万万不能。

    叶昭都这般说了”锦二奶奶只好轻声道:“谢谢老爷。

    “主子,瑞四来了,好像有急事。”,餐厅门。”露出俏丫头进宝可爱的小圆脸,盈盈下拜。

    “恩。”,叶昭缓缓起身。

    花厅里,瑞四一脸惶急,他昨日刚刚回广州,却不想就遇到一件惊天噩耗,一早得信儿饭也没吃,急匆匆来见公爷。

    “主子,潘天星被僧格林沁抓了,奴才该死,都是奴才无能。”,这次可说是瑞四主管内务局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潘天星乃是内务局副总管,第二把手,一直在肇庆活动,半明半暗,谁知道僧王突然派人抓了他,更扬言要砍了他的脑袋。

    瑞四五内如焚,可又实在没什么主意”僧王,谁不忌惮三分?自己在人家眼里就是根杂草,可若内务局副总管就这么掉了脑袋,下面的兄弟谁不人人自危?只怕肇庆就成了禁地”没人敢去了,提起僧王可不各个谈虎色变?

    叶昭微微一怔,“怎么就被抓了?”

    瑞四哭丧着脸道:“说他刺探军情,居心叵测,还说,还说今日午时间斩!主子,您,您救救他吧……”

    午时?叶昭拽出怀表看了眼,皱皱眉头”随即对外面喊道:“备马!”,大步而出。

    肇庆城东有一处土岗,四周稀稀疏疏的小树林,现今却站了一排排骁勇凶悍的兵勇”长矛林立,离得老远,肃杀之气就扑面而来。

    这处土岗本就是肇庆府处决犯人之所”有那没人领尸的江洋大盗,往往就地掩埋,百年千年下来”这一带到了晚上鬼火森森,极为渗人,就算青天白日,也绝无人敢接近,久而久之”这片乱葬再就成了肇庆城鬼鬼怪怪故事的发源地,有人说晚上在这土岗附近时常能听到女人哭声”而树林中百鸟皆无,偶有几只黑乌鸦“呱呱”,的叫,更令这乱葬岗显得阴森恐怖,凄凉无比。

    今日的乱葬岗上搭起了木棚”棚里坐着几名官员”正中的一位相貌威武,浓眉虎目狮鼻海口,端坐在那儿不怒而威,真是说不出的英雄气”道不尽的豪杰骨。

    此人非是旁人”正是大清国扛鼎之臣,率蒙古诸王公劲旅横扫北伐发匪的博多勒噶台亲王僧格林沁。

    木棚前几十步,五花大绑跪着一人,脖颈上插了一块木牌,身上伤痕累累,好像昏厥了过去。

    刑犯身旁,刽子手肥胖健硕,满脸横肉,怀里抱着一柄九环大砍刀”寒气森森,血槽隐隐有泛着暗红,不知道饮过多少人之血。

    看了看天色,坐在僧格林沁身侧的胜保恭恭敬敬的小声道:“王爷”快到时辰了。”,他只怕迟了事情有变”却又不敢催促这位火爆霹雳的英雄王爷。他可是巴不得现在就砍了那潘天星的人头,给叶昭个血淋淋的教训。

    说着话,胜保看了眼那受刑不住晕过去的内务局小吏,心说你死的也值了,有亲王和我这个两广总督为你送行”你可谓死的轰轰烈烈。

    僧格林沁虎目瞟了眼日头,又微微闭上了眼,显是牟时未到。

    胜保又小声道:“王爷”迟则生变啊!”,言下之意,怕叶昭会赶来。

    “就叫他看!”,四个字,那睥睨天下的霸道之气却仿佛冲天而起

    胜保心下一凛,忙坐正了身子”笑着说了句:“谅他知道来了也自讨没趣,定不敢捋亲王虎须……”

    话音未落,却听远方隐隐有马蹄声响”却是来得极快,蹄声如雷,翻滚卷来。

    僧格林沁虎目猛地睁开,如同闪电一般,莫耳逼视。

    胜保心脏就如同被大锤重重击打,嘭嘭嘭狂跳”急忙转头,心下骇然”这,这还是人么?怎会有如此气势?

    几里之外,扬起的风沙中”果然是。彪骑兵,重盔蓝甲,列锥形阵如尖刀般刺来”未到近前,气势迫人。

    “呜!”,深邃而激昂的号角响起。

    刑场前,那一排排兵勇突然动了起来”

    “嘭嘭嘭”,最前排巨大的虎头木盾一个挨着一个的重重落下,泥土飞溅”一枝枝长矛从盾阵中伸出”密密麻麻的矛尖闪着慑人家光”嗜血杀气仿佛突然间弥漫天地。

    胜保心下叫声好”亲王果然是亲王,精兵悍卒,勇不可当。

    攸忽间那彪骑兵已到近前,骑士们纷纷拉住马缰,骏马长嘶”停在盾阵枪林几十步外。

    重骑潮水般分开,一名雍容华贵的少年策马而出,可不正是叶昭?

    “王爷,景祥甲胄在身,恕罪!”,叶昭微微抱拳,声音清朗。

    “小王爷不必多礼!”,僧格林沁声似洪钟,威势迫人,“待本王斩了人犯”再与你叙话……”

    抬头看看天色,僧格林沁虎目一睁,伸手就扔下令牌,大声道:“斩!”

    胜保心里嘿的一声,果然视人如无物”如亲王这般,才称得上天下豪杰。

    令牌落地,刽子手伸手就去拽潘天星脖颈后的木牌。

    “住手!今日谁若动他一根汗毛!我景祥立誓!定叫他乎乎孙孙,皆生不如死!”,眼见情势危急,叶昭准备好的劝说僧格林沁之词全用不上”脸一沉,盯着那几十步外的刽子手,一字一句的说。

    刽子手身子一颤,就滞在了那儿,他虽然满脸横肉,毕竟是有父母妻小之人,如何敢与当朝权贵抗争?

    僧格林沁冷哼一声,突然大步而出,走上几步,夺过刽子手怀里的鬼头刀”一脚将其踹倒在地”伸手去抓人犯脖颈后亡命牌。

    巴克什和苏纳对望一眼,都说完了,今日主子要吃大亏。

    叶昭脸色也微微一变,终于缓缓抬起手,大喝道:“枪来……”

    巴克什忙将卡丵宾枪双手奉上。

    叶昭掂了掂”枪口垂地,默默注视着僧王。

    一阵风突然吹过,旗子猎猎作响,僧王旗下精兵悍卒、叶昭麾下百战蓝旗,此刻都屏住呼吸,不知所措。

    两位主子的惊天碰撞,谁能插手,谁又敢插手?

    “啪”亡命牌被僧格林沁扔在了地上”随即他猛地挥起雪亮的砍刀,闪电般就劈了下去,叶昭的举动,他全不在意。

    “……”叶昭手中马枪枪口仿佛鬼魅般跳起,随着枪声,却见僧王脚步一个趔趄,“”……”一声,鬼头刀刀背火星溅射,僧王虎口巨震,鬼头刀脱手飞出,在空中转了个圈,“……”,插在十几步外泥地中,刀柄兀自轻颤。

    僧王猛地抬头,凌厉目光盯在叶昭脸上,仿佛在这一刻,他才开始认真打量这颗大清国愈发璀璨的将星。

    叶昭伸手将马枪扔给巴克什,遥遥对着僧格林沁抱了抱拳。

    僧格林沁再不说话,转身大步离去。

    战场之上,平生第一次被人打落武器”僧王自不屑再纠缠下去”今日”输了就是输了。

    胜保不知所措,等见盾阵矛林一排排撤下,追随僧王而去,胜保打个寒噤,急忙快步奔向马车”再不走被抓了俘虏可就糟了。

    自有蓝旗卫下马跑过去解救潘天星。

    “巴图鲁!”,“巴鲁图……”突然有蓝丨旗卫抑制不住心中激动”双臂撞击胸口,甲胄碰撞,沙沙金属作响,他策马绕着叶昭转圈,以示对主子的崇敬。

    “巴图鲁!”,“巴图鲁……”

    “勇冠三军巴图鲁!”,“天下第一巴图鲁!”,很快,众蓝旗都作着同样的动作,欢呼着,和歌而唱,策马在叶昭身前疾驰打转。

    叶昭微笑着,享受着他们的炙热崇敬”心下一叹,又露丵di了。

    从花城树林骑摄那次,叶昭渐渐知道自己不仅仅是运气好,实则运足精气神,摸枪时”宛如使臂使指,感觉极佳,试验过几次,开始尚十不中一,到后来”却几乎百发百中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