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福楼上了门板,二楼状元阁满腾腾坐了一二十号人,烟舞伙计跑堂伙计几位厨子和小力笨俱在,甚至万掌柜也兴致勃勃的留了下来。

    万掌柜四十多岁,精明能干,极有头脑,从爷爷一辈就是这万家生意行的掌柜,他八岁入东城的老万福楼做小力笨,熬到今时今日接了父亲的班,可不仅仅是因为两家多年宾主情谊,其脑子活络青出于蓝才是主因。

    从广州一连串的变化,万掌柜看得出,这巡捕局管理地方的格局已经形成,现在可断不是贸贸然就可以去府台等衙门击鼓鸣冤的时代,这治安纠纷等等琐事,多由巡捕局处理,而且这种趋势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是以听闻大厨蔡老爹有一位作巡捕的侄子要在万福楼摆酒请客,他索性也就凑个热闹,街面上的人,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看这位官爷又是个憨厚好客的人,和酒楼里伙计大多认识,今日这桌却是将不相干的小力笨学徒都留下了,万掌柜就一定凑份子,吩咐下去,今天蔡二爷请客,他则凑份子算携劳伙计们,要大家都到。

    菜肴酒水,万掌柜更早早就同黑子讲,只收本钱,是以今日这一桌菜肴可谓极为丰富,蔡老爹亲自操刀,置办了极可口一桌美味。

    伙计们进这金碧辉煌的状元阁轻车熟路,可若说坐在里面吃喝,却是破天荒第一遭了,一个个都兴高采烈,各个夸蔡二爷仁头,富贵了不忘穷朋友。

    黑子无端端升格为蔡二爷,一身老不自在坐在主位如坐针毡,不时愁眉苦脸的看向叶昭。可一辈子也没经历过这场面,却也不免飘飘然心说我黑子这一辈子算值了。更感激叶大哥给他这个出风头的机会。

    人声鼎沸,酒菜飘香,等蔡老爹等厨房伙计上了桌大够儿开始推杯换盏,最开始自然是万掌柜领头,大够儿敬三位官爷酒,马小翠捱不住盛情,也只得浅浅沾了一口,惹得大彩轰然叫好。

    女巡捕,在这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伙计眼中自然神秘的紧,毕竟以前他们在这城里能见到的女人大多为堂姐暗娼,现今虽然女子们出门的多了,可女巡捕却总是令人产生许多遐想,更多对其工作好奇。

    更不要说马小翠穿着黑制服英姿飒爽的神气了。

    “二爷,看来您几位这是美差啊!”万掌柜挑着大拇指说,现在吃官饷能捞钱是本事”可没多少人会看不惯。

    叶昭也常想,这种思维模式到了后世只怕也委实根深蒂固存在国人心中是以就算在台下大骂贪官污吏者,实则上了台,却没几个能做到清廉如水的,也委实令人无奈。

    黑子憨厚的笑,不知道怎么回答,确实,局里法则条例规定极为严格,就算“人情往来”接了辖区居民好处,也会被记过严重的,马上开革。

    可这些话他可不好意思说,吃官饷捞油水,本就天公地道不是,若说了实情,未免没面子。

    马小翠却有些愠怒,心说又是叶昭,害得大够被人家认为是以前那些人事不干就知道勒索良民的官老爷,给巡捕局抹黑。

    瞪着俏目,马小翠就很不和谐的冷冰冰来了一句:“我们巡捕局最忌吃拿卡要的如果你们有谁发现我们作巡捕的勒索财物收受好处什么的,可以马上来投诉分局有人包庇,就去总局总局要还有人包庇,就是我们老总都得受挂累,景帅说不定就砍了他的脑袋!”

    众伙计都大眼瞪小眼,心说这女官爷真泼辣,可她说的都是真的吗?就算包青天,那还不是阎王好见小鬼难搪?世上哪有干干净净的衙门了?

    万掌柜却是颇感兴趣,问道:“还有这等事?若真如官奶奶所说,可真是广州商人之福,广州百姓之福。”琢磨着,又道:“吃拿卡要,这四字可真是绝了!道尽以前种种陋弊!”

    马小翠仰着脖子道:“自然是真的,吃拿卡要这四个字,听说就是景帅他老人家想出来的!”提起景帅,n脸的崇敬。

    而黑子也马上坐得笔直,脸色肃穆,好像又变成了昔日战场上那远远听哨总传景帅谕令的小兵。

    万掌柜目光闪动,“景帅,景帅……”满心的感慨。

    叶昭一直默不作声,打量着在场众人,此时就更是任何细微处都不放过。

    雅阁内沉寂了好一会儿,叶昭突然道:“景帅圣明,剩灭发匪棒日可待。

    黑子马上瓮声瓮气道:“那当然,以前那会儿咱广州城多乱?我做木匠活的大哥,说他们木匠里十个有九个是洪门弟子,还有人拉我入会呢?现在,我看咱广州城早就没了洪门余孽。”

    马小翠道:“要说景帅他老人家慈悲为怀,常说以前这些贫苦人不过生计所迫,加入邪教为的是寻求……”皱眉思索了一阵,道:“安全感,对,是为了寻求安全感,人多力量大,扎堆免得被人欺负。等政事清明,人人生活有了奔头,自然而然就会和邪教脱离关系,现在这洪门在咱广州可没了生存,生存……土壤。”

    万掌柜连连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叶昭不说话,只是品茶,有意无意的瞥着众人。

    虽然朝廷也称发匪、天地会为邪丵党,但更多的时候视其为贼,叶昭却不然,在广州却是极为突出其“邪教”之说,占领舆论最高点,让向往安居乐业的民众对其敬而远之,要说也是,现今民众最希望的不过是有口安乐饭吃,日子有奔头,谁会去杀官造反?其实就算前几年,广州天地会活动最活跃之时,大多数天地会弟子,不过是一种加入帮派被欺负有人出头的心态,真的抗旗造反的多是亡命之徒或者乡下吃不上饭的农民。

    这席饭谈谈说说,天南地北无所不聊,公平党同肇庆僧王、胜保、黄提督的对峙局势也被提及直到最后万掌柜觉得不妥,笑着说:“莫谈国事莫谈国*……”话题才渐渐转为家长里短。

    此时的肇庆横春园书房房门紧闭,房内只坐了两人,两广总督胜保、提督黄梁维。

    看着黄梁维草拟的折子,胜保微笑不已。

    折子中,黄梁维奏请皇上、两宫太后体谅维系地方治安之要,重编广东绿营,将粤兵护旗前锋营左右翼编入绿军,澄净一地平安,更可使得广东兵制混乱局面稍减,绿营调度灵活全力配合僧格林沁亲王与景祥将军剿**贼发匪。

    “好一个釜底抽薪!”胜保笑着,折子冠冕堂皇,却是击中景祥要害,粤兵、绿营兵制混乱,正是现今景祥的命门,景祥在名义上只是神炮营统领虽同英法作战时指挥广东诸军,但英法既去,就算为了剩灭发匪仍由他统帅诸路粤兵,可也不该将提督摒除在粤兵体系外,而应提督节制绿营,最多提调之下,配合他景祥谕令就是。

    微笑看着黄梁维,胜保暗暗点头,这可真是自己的定海神针迂迂回回就连景祥的兵权也要一点点削弱。

    有黄梁维助自己,何愁那黄口小儿猖蹶?定叫他举步维艰,不知不觉间就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光杆将军。

    第二天一大早,陶朝青就兴冲冲的来拜见叶昭。

    “公爷,奴才查到厨子赵阿采有问题。”花厅里,陶朝青将一份文书毕恭毕敬递与叶昭,他双眼布满血丝,显然几晚都没睡个安稳觉。

    叶昭翻开文书,是那赵阿采的经历佛山人,父母双亡幼时在佛山宣春堂学过几年小旦,后拜竹升面老李为师学习作面,老李对其颇为照顾,将手艺倾囊相授,几年后,赵阿采进了广州城,在许多酒楼做过事,一年前,进了万福楼。

    看了几遍,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叶昭抬眼看向了陶朝青。

    陶朝青自不敢卖关子,躬身禀道:“主子,那佛山宣春堂主人,与琼花会馆的李文茂多是儿女亲家。”

    佛山会馆?李文茂?叶昭猛地就想起了阿尔哈图,那为了救护自己惨死与刺客刀下的铁汉。

    “消息确实么?”叶昭淡淡的问。

    陶朝青极有把握的道:“奴才亲自去了佛山,多方打听才求证到的消息,千真万确。”

    叶昭微微点头,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纸条,递与陶朝青,说:“原本就想你盘查这三人饿”

    纸条上有三个人名,“万掌柜、大牛、赵阿采”。

    昨日观察之下,每当黑子等人以轻蔑的语气提到洪门发匪,大牛脸上就有怒气浮现,而万掌柜则一直搅稀泥,赵阿采表现的最自然,却是太过自然了,偶然跟着随声附和,但眼神中却看不到轻蔑之色。

    大牛这个小伙计可能认识洪门天地会亦或发匪丵党众,但性子太直,不大可能参与下毒这等机密震赵掌柜顾左右而言他多半出于商人的谨慎,三人中,最可疑的本就是赵阿采,陶朝青的调查又证实了这一点。

    陶朝青看着纸条,惊佩不已,实在不知道公爷又如何圈定了疑犯。

    “收网吧,这三人都带回来问话。”叶昭淡淡的说。

    “喳!”陶朝青单膝跪倒领令。

    一个时辰后,万福楼突然涌进一批深蓝中山装的精壮小伙子,各个精神抖擞带着家伙,食客都被惊惶的赶出来,一时鸡飞狗跳。

    万福楼对面茶座二楼雅间,一双清澈眼睛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幕,当看到被五花大绑带出来的第二人正是赵阿采,清澈眼神猛地一凝。

    “大师兄,这下我们怎么办?”身后有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

    “景祥果然狡诈,好快的动作。”大师兄语气木然,听不出喜怒哀乐。

    “幸好大师兄早有准备,那景祥再狡诈,也逃不出大师兄的神算!”女子声音里满是崇敬。

    还是那木然的男子腔调:“只是可惜了赵阿采。”语气中却听不出惋惜之意。

    “成大事者,必须有取舍,有牺牲。”女子声音坚定。

    “嗯还是你明白,这下一步枷…”木然的声音说着,手里棋子轻轻落盘绞杀了黑棋一条大龙。

    看着聚精会神写作业的蓉儿,叶昭肚里好笑,看她可爱的小样子就想逗弄她。

    这是荷花楼一楼的书房成了蓉儿做功课的专用领地。

    今天是蓉儿第一天上学,小学初班课程有三,语文、数学、初级自然科学,语文由三字经开始教授文字,蓉儿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初级自然科学则是启蒙教育,浅显的讲解自然万物、日月星辰等知识,这些知识蓉儿也早就从相公那儿获知了许多。

    三门学科,实则由一名教师授业,今日主要是简单的给学生们介绍了三门学科的基本概念只有数学教了几个阿拉伯数字,要学生们回去每个数字写三十遍,蓉儿现在就正在用贮水笔写着“,“J“……

    “我帮你写吧。”叶昭笑着说。

    蓉儿却是连连摇小脑袋,可不是,还想拿这学期的小红花呢,和相公说好了自己拿到小红花的话相公就不许再揉自己脑袋捏自己脸蛋,更不许搂着双腿把自己抱起来,总之要杜绝相公再做这种拿自己当小孩子看的习惯。

    叶昭能猜到她的小心思,更是好笑,走过去就挤在蓉儿身边坐下,和她挤在了一张椅子上震

    蓉儿无奈”只好向旁边挪挪小身子,有时候也真拿相公没办法。

    侧头看了蓉儿一会儿,叶昭突然伸出手去捏着贮水笔的笔帽笑道:“要这样练字才写的扎实。”

    蓉儿猝不及防,笔尖一抖,纸就污了一片,无奈的转头看着相公,见相公一脸无辜,也只好苦着脸将污了的纸扔进垃圾桶,愁眉苦脸的重新开始写,相公喜欢胡闹,有什么办法?只能听他由他。

    “喂,蓉儿你怎么就不跟我发脾气呢?”叶昭总是很奇怪,这小家伙不管自己怎么欺负她,就没生气过按说这今年纪的小丫头是最有小脾气的时候嘛。

    蓉儿不吱声,小身子却又向叶昭怀里靠了靠,好似在回叶昭的话。

    叶昭心里这个温馨啊,忍不住轻轻亲了她小巧的耳朵一口,笑道:“你呀,快点长大吧。”

    蓉儿就又向叶昭怀里挤了挤,好似要将叶昭挤下去,自是在“发脾气”。

    叶昭忍不住笑,正想再亲亲她,书房门被人轻轻敲响,如意的清脆,声音,“主子,陶朝青求见。”

    偏厅中,陶朝青拿着一份供状,脸上表情有些怪异。

    “怎么?又遇到难题了?”叶昭笑呵呵进了厅。

    陶朝青忙见礼,双手将供状奉上:“主子,您自己看。”

    叶昭接过来扫了几眼就笑了,赵阿采的供词甲,却是指认广东提督黄梁细瞪杂皓走使。

    “奴才怎么拷打,他都不肯供出真正主谋,一口咬定是军门指使他做的。”陶朝青无奈的说,心里也佩服赵阿采是条硬汉子。可按照他的出身,十有八九就是洪门余孽,是曾经刺杀过主子的李元茂一党,但酷刑用了个遍,他就是不肯招认,更不肯说出洪门余孽所在。很明显,黄梁维双手沾满洪门弟子鲜血,这是栽赃嫁祸呢。

    叶昭放下供词”端起茶杯品了。,笑道:“怎么没供出真正主谋,这供词白纸黑字,写得不明明白白么?”

    陶朝青大吃一惊,看向叶昭”这”这栽赃之计,主子不会这都想不到吧?可见叶昭微笑神情,陶朝青渐渐恍然,继而拜服,再而惊惧。

    好厉害的一招借刀杀人,那洪门余孽想借主子手除去黄梁维,主子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只是一下给黄梁维这么大一个黑锅,这也太狠了。

    “主子,要不要奴才再去审讯,说不定还能供出更大的主谋。”陶朝青微微躬身。

    叶昭一笑,知道陶朝青话里的意思是要回去诱供,准备把黑锅栽在胜保头上。

    “不必了,我相信他所言俱是实情。”叶昭摆了摆手,胜保集团最难对付的就是黄梁维,洪门的人”倒是给自己送了份大礼。不过这些洪门党徒只怕还有后招,自己却是要细细思量一番。

    琢磨着,叶昭又道:“你把人和供词都送肇庆去”送去黄军门行辕,我再写一封信给他。”

    陶朝青又是一怔,疑惑不解的看向叶昭,这,把人送给黄梁维?

    叶昭摆了摆手:“下去吧。”

    陶朝青心思电转,猛地醒悟,心下更是惊惧,躬身道:“是,奴才知道怎么办了。”

    肇庆城金丰园,被提督大人包下作了临时行辕”这是一座两进两出的宅子,青松翠拍,青瓦屋脊层层叠叠,从外间看去,气派姿伟。

    花再中,胜保正与黄梁维叙话。

    昨日黄梁维将整编绿营折一份递去广州观音山两宫太后处,一份递上了京城,此时正怡然自得的品茶。

    胜保微笑道:“等你的折子有了下文,咱们这为景祥卸担子的折子也就该递上京了。”借这段时间,再多联络些官员具名,声势愈大愈好。

    有时候太多官员联名上折不是好事,反而被皇上不喜,但这次不同,皇上想也希望看到广东官员同声共气对抗景祥。

    黄梁维微笑不语。

    接下来,该景祥手忙脚乱了吧?这黄口小儿道行能有多深?在广州搞得天怒人怨,这下叫他知道知道厉害,这顺风顺水的,看他狂妄的自以为是,还真以为打了几个胜仗,就可以胡作妄为了。

    “大人,外面有广州将军府属员陶朝青求见。”花厅门口,黄管家手上拿了拜帖。

    胜保就微微一笑,“军门,看来景祥要下血本拉拢你了!”想来折子到了两宫太后处”景祥已经见了。

    黄梁维眼里闪过一丝得色,“带他进来!”他心思细腻,自要当着胜保的面见景祥的人,以免胜保心下起疑。

    不一会儿,黄管家领着一名仪态从容的中年汉子进了花厅,深蓝色中山军官服,凭空添了几分威仪。

    “见过二位大人!”陶朝青微微躬身抱拳,不卑不亢。

    胜保脸色一沉,这景祥的爪牙,也和他一般无礼。

    “这封信是将军写给军门的。”陶朝青双手递上一封火漆封着的书信,很明显,他对这封书信都比对胜保、黄梁维恭敬许多。

    胜保脸色更为难看。

    黄粱维倒是不动声色,接过信,当场拆开,看了几眼,脸色突然就变了,啪得一拍桌子:“什么刺客?什么我的主使?这话从何说起?”

    叶昭信里,言道有人欲投毒行刺自己,刺客被抓捕后,受不住拷打,供认幕后主使为军门大人,但自己自然不信,是以将刺客交与军门大人,请军门大人相助缉拿真凶,以免外间流言蜚语侮军门之名。

    话说的客气,却句句令人心惊。

    陶朝青抱拳道:“刺客已经送进军门大人府内,在下告辞!”说着也不等两人说话,转身出厅而去。

    “好个狗奴才!无礼之极!”看着陶朝青背影,胜保眼神冰冷。

    黄粱维却是大声喊:“来呀,把广州送来的刺客带上来!”

    胜保蹙眉道:“甚么剩客?”

    黄粱维将叶昭的信递给胜保,胜保扫了一眼,微微一惊:“军门,这刺客莫非?”

    黄梁维压着怒气,摆摆手:“绝无此事,我倒是盼景祥死,可也没糊涂到派人去刺杀他!”说着,脸渐渐阴沉下来:“我倒要看看景祥玩什么花样!”

    不一会儿,几名兵勇战战兢兢拖着n“人”进厅,甚至,已经说不上是人了,全身血呼呼的没一处好皮肉,指甲掉光,十指成了血团浆糊,半敞的胸口可以见到焦糊一片,头发垂下,隐隐露出一张沾满血污的脸。

    饶是黄梁维和胜保久历战阵,见此惨状,也都不由得心里忽悠一下。

    “军门,小的……该死,辜负军门重……托,受刑不住,招出了……军门……”那人好像突然醒了,气若游丝,好似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个个字。

    黄梁维快气疯了,啪的一拍桌子,“混账!给我拉下去用刑!我就叫你生不如死,看你还敢不敢信口雌黄!”

    几位兵勇互相对望,心说这还能用刑吗?

    但没办法,正想拉他下去,突然就见这刺客脑袋一歪,嘴角缓缓渗出一丝黑血。

    “大人,不好,他,他自尽了!”兵勇们七手八脚撬开刺客嘴巴,此时刺客已经没有一丝声息。

    胜保一惊而起。

    黄粱维却慢慢的坐了下来,景祥好毒的手段,这刺客死于自己府邸,自己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嘴里毒药,岂能瞒过景祥爪牙,说不定就是景祥的爪牙塞给他的,此人被折磨成这般,自是求速死。

    黄梁维看向胜保,心里轻叹一声,这就是你嘴里的黄口小儿,现今你可知道厉害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