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锦二奶奶悠悠醒来,北厢玻璃窗垂着红锦窗帘,亮堂堂的,天色可不早了。

    晕晕的,昨晚那昏天黑地的眩晕好像还没有过去,身子软的水儿一般,没有一丝力气,一动也不想动。

    恍惚间渐渐想起了昨晚的事,这,这不是在做梦吧?我,我成了他的女人?可,可他也,也太邪门了……

    想起昨晚的感觉,俏脸腾一下火热,原来男女之事能令人这般欲丵仙欲死,好似骨头都飞上天,酥麻的寸寸碎掉了一般。

    他,他可真厉害……,怎么跟莽牛似的,自己,自己都晕过去了,好像,好像他还在……

    突然激灵一下,侧头,才发现枕边空空如也,忙抱着锦被坐起来。

    “格格,您醒啦。”俏丫头招财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一脸的笑意,“恭喜格格。”

    格格?锦二奶奶又是一怔,她自不知道王府无名无份的妾侍又称格格,只知道这好像是公主或者权贵人家小姐的称呼。

    “公,公爷呢?”

    招财笑孜孜道:“公爷在金盏阁吸烟呢,说是二手烟对您身体不好,看公爷多疼您,公爷还吩咐,等您醒了奴婢就去唤他。”

    “不,不用。”见小丫头转身欲行,锦二奶奶忙拦住,挣扎起身,招财忙伺候她披上霞帔,又去洗漱间洗漱,扶着锦二奶奶软绵绵的娇躯,看着她力气仿佛都被抽干的慵懒风情,招财心里吐吐舌头,原来,原来那事儿这么可怕呢,小脸不由得就红了。

    去金盏阁前,锦二奶奶精心修饰凤髻,从壁橱里挑选了一番,最后选定了恶人“设计”的性感玫瑰红绣牡丹旗袍,束胸后穿上,又穿了那红色高跟鞋,对着镜子打量着,脸就是一红,怎么露出半截晶莹如玉的小腿呢?

    可随即就一咬红唇,不过是在“家”里穿,被丫头们看到又怎么了?他,他喜欢就行。

    在招财搀扶下,锦二奶奶开始还走得歪歪扭扭的,可很快就找到了窍门,高高的鞋跟可以使脚背优美地弓起,走起猫步来极美极诱惑。

    金盏阁客厅,叶昭正吸卷烟呢,广州第一家卷烟厂,华人出品,今早上的市,当然要支持下,一下就令人买了两小箱。

    看到穿旗袍光彩照人的锦二奶奶,叶昭眼前就是一亮,这可比电视屏幕上娇滴滴的民国阔太太养眼太多了,原汁原味的高贵妩媚,却不是能扮出来的。

    心就是一热,贵气逼人的小尤物那会说话的水汪汪凤眼,娇艳欲滴的红唇,令叶昭又有些躁动,不由心下苦笑,昨晚还可说是瑞四个奴才进献的蛇酒所致,可今天,没借口了吧?

    “奴婢给公爷请安!”锦二奶奶恭恭敬敬跪倒,做足了小妾的规矩,如果说昨天以前给恶人下跪心里满是屈辱,现今,可是心甘情愿,真心实意。

    “起来吧。”被这民国风情十足的贵妇俏佳人这么一跪,叶昭心里又一荡,心说这小女人花样可真是一天一番新,现在这性感旗袍,可就有些现代靓丽女郎的感觉了,可偏偏又跪又拜的,叫人情何以堪?令自己那种大男人的虚荣感膨胀的很。

    可也知道锦二奶奶绝不是有心,干咳一声,叶昭打量着她,道:“挺漂亮的。”

    锦二奶奶含春凤眼低垂,小心翼翼道:“公爷的眼光自然是好的,衣服美,奴婢可不美,奴婢在府里给公爷试衣。”

    叶昭微微一笑:“你呀,就别谦虚了,来吧,坐。”

    锦二奶奶这才轻轻坐在软榻上,见叶昭拿起洋火,忙伸手接过,帮叶昭点烟。

    叶昭吸了口烟,看着锦二奶奶,道:“你呢,以后就算是我的人了,有甚么话,以后不妨对我明讲。”这话还非得说不可,说起来也无奈,这时代,如果不给个准话,只怕锦二奶奶心里还在七上八下的。

    果然,锦二奶奶俏脸光彩一亮,芳心总算落了地,却又从软榻起身,跪倒在叶昭脚前,娇媚的声音透着欢喜,“谢,谢公爷垂怜,奴婢以后一定尽心尽力伺候公爷。”

    叶昭就有些无奈,“好了,起来吧,不要动不动就跪。”

    锦二奶奶小心翼翼起身坐于软榻上,昨晚虽碰过恶人,可到了白日,可就是另一番心境,自己非处子之身,就这一点就绝不会成为恶人的心头宝,能进国公府做妾,已经是天大的造化,自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可不要惹得恶人发火,赶自己出府。

    “金凤啊,以后钢铁厂你多照看着点,现在不要指手画脚,要抱着学习的态度,跟人家洋人多学学怎么管理。”叶昭吸着烟,琢磨着说。

    “奴婢知道。”

    看着锦二奶奶性感而又听话乖巧的模样,叶昭实在心痒难搔,已经是自己妾侍,可就不用顾虑什么了,掐灭烟蒂,笑着招招手:“金凤啊,过来。”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可能像个色鬼,估计笑容也是色眯眯的,可没办法。

    锦二奶奶一怔,思及昨夜那销魂蚀骨滋味,骨头仿佛一下就软了,可,可这是大白天啊,但没办法,见恶人招手,不敢不从,也只能红着脸凑过去,任恶人轻薄……

    ……

    坐在东厢房内间太师椅上,叶昭有些无奈,正情浓呢,谁知道小丫头就来报信说小安子醒了,正事要紧,这梅开二度也只能再等等了,晚上蓉儿就会回来,金凤明日又去佛山,可,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第二度。

    “你躺着,躺着。”见小安子非要从榻上爬起来,叶昭忙做手势,大夫也在旁边劝,可小安子却挣扎起身,跻拉上鞋,扑通又给叶昭跪下,本就苍白没有血色的脸现在惨白的就好像死人脸色一般,他跪在地上,带着哭腔道:“公爷,请公爷给皇太后作主啊!”

    今时今日,小安子知道,能真正帮到主子的只有面前这刚刚二十出头的少年权贵,如果自己不能说动他,只怕主子这后半生就要搬去寿西宫这等太妃之类的居所冷宫郁郁而终,前几年或许尚好,但等新皇站稳了脚,想也知道主子以后会多么凄凉。

    叶昭品着茶,淡淡问道:“你要我怎么帮?”

    小安子一滞,这等军国事,他又哪里明白?更没有主意。但他机灵的很,用力磕头,“奴才不懂,但奴才知道,公爷一定有办法,英国人法国人那般凶恶公爷都对付的了,天下事儿,就没有能难住公爷的!”

    叶昭不由得就笑,“得了得了,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子,你起来吧。”

    小安子慢慢起身,见国公爷满脸笑容,灵机一动,喜道:“小安子真是笨死了!该掌嘴!”说着就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俩嘴巴,道:“公爷圣明,想来已经拿捏准了主意。”

    叶昭心里一晒,心说安德海不愧是安德海,果然机灵。

    昨晚疯狂之后,头脑好似也清凉了,今早就见了瑞四,要他带人先行进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很是叮嘱了一番。

    微微点头,叶昭笑道:“你就安心歇着,好生将养。”

    “是,奴才都听公爷的!”安德海一颗心放回了肚子,立时又觉天旋地转,不自觉向后踉跄几步,大夫仆役忙七手八脚扶他上床。

    叶昭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屋。

    晚上,无奈的挂上蓉儿求来的护身符,同蓉儿在音乐室下象棋,可明显就觉得不是蓉儿对手,要不是小丫头让着自己,怕会输的很难堪。

    “蓉儿吃你的马!”小丫头坏坏的笑着,其实却是将车白送给了相公,被相公抽车将军,战局又平衡下来。

    叶昭绞尽脑汁的想着步子,这小丫头让的极有水准,总是给你翻盘的希望。

    雪白的蕾丝窗帘,微风轻轻吹入,小丫头稚嫩的体香沁人心脾。

    和蓉儿一面一个,隔着棋桌坐在高脚椅上。蓉儿心里美滋滋的,欺负相公的感觉可真不错,只是,可不能被相公知道自己在欺负他,不然可骂人了。

    蓉儿穿着白纱裙,小花袜雪白平底鞋,小腿得意的晃呀晃的,可爱俏丽,却是兑现当初对相公的承诺,穿相公指定的衣服,荷花楼别说男人,太监都无,是以除了开始有些别扭,但穿习惯了倒也没什么感觉了。

    可蓉儿也知道,自己被相公带的越来越不守规矩了,只怕以后回京见到姐姐就会被骂,可是呢,自己知道自己每天有多么开心,姐姐可没自己这般开心,这般快乐。

    相公虽然胡闹,可要说起来,可真是天下第一好的相公,其实姐姐以前虽然骂自己嫁人后越来越贪玩,可她有时候也挺羡慕自己呢。

    看着蓉儿突然冒出来的马,叶昭一脸沉思,喃喃自语:“嗯,好一个挂甲马。”

    蓉儿就知道相公又想国家大事呢,托着腮看着相公入神的样子,这时候的相公可漂亮呢。

    “那我就隔山打牛!”叶昭将炮下了底线。

    蓉儿就无奈,来送死,明显可以吃掉嘛。但知道相公考虑着大事呢,这一步是有感而下,得给相公讨个吉兆,只好伸雪白小手拿起棋子,顺手乱走了一步。

    “又让我?”叶昭明白过来,瞪了蓉儿一眼。

    蓉儿嘻嘻一笑,突然神秘兮兮好奇的问:“相公,昨晚你睡在金凤房里吗?”

    叶昭老脸一热,无可无不可的点头,转开话题:“香港怎样?”

    蓉儿却压低声音,显得更好奇了,“那,那你也是抱着她睡吗?跟抱蓉儿一样?”

    “是!”叶昭这个头大啊。

    蓉儿啊了一声,一副心满意足的小样子,又晃起了小腿。

    叶昭松口气,还好还好,再问下去,可真不知道怎么糊弄这小家伙了。

    ……

    将军府偏厅,胜保坐着品茶,脸阴的厉害,刚刚又传来消息,新安县县丞周京山又被那个劳什子内务局抓起来了,这景祥,只手遮天,可还把人放在眼里吗?

    “公爷,下官实在不明白,如此下去,谁还敢在新安理事?周京山素有清名,刚正不阿,就因为一句背后玩笑之言就被下狱,公爷,人心不服啊!”胜保沉着脸,言辞更极为激烈。

    可不是,周京山只不过背后发句牢骚,说了句“景帅和洋人穿一条裤子”就被抓起来,这可有王法吗?景祥作威作福的未免过分。

    叶昭微微一笑:“还是那一句,阻挠军务,我都办得!若制台以为我小肚鸡肠,玩笑话都容不得,未免看轻了景祥吧?他被惩治乃是因为督工不力,工地上丢了多少东西他心知肚明,他派出去的衙役各个消极怠工不管不问,真当我不知他心思么?”

    “不管怎样,公爷未免过了!需知,水满则溢啊!”胜保语气怎么都听着有些阴恻恻的。

    叶昭还是脸上挂笑,看不出什么端倪,道:“我自有分数。”

    “下官告辞!”胜保起身,不等叶昭说话,大步而出。

    看着他背影,叶昭脸上笑容渐渐淡了。

    ……

    阴暗的牢房,地上铺着稻草,周京山席地而坐,他浓眉大眼,一脸倔强之气,此时吃着发馊的窝头,喝着碗底飘着一层泥污混浊不堪的汤水,却是自得其乐,咬口窝头,敲着破碗,放歌道:“饮酒读书四十年,乌纱头上是青天。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宵小话短长!”

    “小声点!”狱卒用警丵棍用力敲了敲木栅栏。

    周京山却正眼都不瞥他,继续歌道:“果擘洞庭橘,脍切天池鳞。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疯子!”狱卒无奈的翻着白眼走开。

    “爹,爹!”清脆稚嫩的声音。

    周京山脸色微微一变。

    牢房长廊,跑过来一个小身影,正是他的女儿婉兰,才八岁,从小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是有名的小才女。

    “爹!”婉兰跑到近前,看到最崇拜的父亲头发披散,好像疯子般的惨状,眼泪哗哗的落下,她小手用力抓着木栅栏摇晃,可那粗粗的圆木她又哪里晃得动?

    “回去!”周京山心如刀绞,却看也不看女儿,冷冷训斥。

    “周县丞,怎么样?招了吧?你认了罪,咱哥们也轻松!”带着婉兰进来的男子麻子脸,穿着深蓝色中山装,正是内务局特务。

    “我没什么可说的!”周京山声音如同岩石一般坚硬。

    “敬酒不吃吃罚酒!”特务的麻脸猛地阴冷无比,“你就不想想你的家人?”

    周京山心里一疼,咬着牙,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是叫人招什么啊?”有男子好听的声音,牢里光线昏暗,远远就见长廊那边走来一行人,最前面,典狱长正殷勤的引路,但点头哈腰的模样惨不忍睹,说话的是一名极漂亮的年轻人,锦缎袍子,神采飞扬。

    麻脸特务也马上见到了年轻人身后那队人中正恨恨看着自己的内务局长官韦明,韦副官跟在七八人之后,看来资格是远远不够站在年轻人身边的。

    麻脸特务心就一颤,却见那少年权贵用扇子指着自己回头问:“这人是谁,你们谁认识?”和麻脸特务几乎是前后脚进来的。

    韦明无奈的出列,单膝跪倒:“禀公爷,他叫马七,卑职行动署的成员。”

    一听谁?公爷?整个内务局的主子?马七吓一跳,慌忙跪下,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叫人招什么呢?”叶昭似笑非笑的看着韦明。

    韦明想掐死马七的心都有,这可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定是这小子好大喜功,又以为抓了官员是大案子,想偷偷来拿口供好邀功请赏,更可气的还抓了人家闺女,怎么就不按条例办事呢?

    再见公爷淡淡的笑容,韦明心下一凛,垂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卑职该死!”内务局第三把手、总监陶朝青是现在牢房中内务局官职最大的,铁青着脸出列跪倒请罪。

    马七差点吓晕过去,局里的巨头看来都要没好果子吃,自己这祸可闯大了。

    “你们都出去吧!”叶昭盯着陶朝青看了一会儿,收起折扇,转身走向周京山所在的木栅栏牢门。

    陶朝青、韦明等一班内务局干员各个脸上无光的退出,韦明拎着早就站不稳的马七脖颈将他拖着向外走,想来马七可不知道要怎么受苦了。

    典狱长殷勤的从狱卒手里抢过钥匙,帮公爷开门。

    门刚打开,没人管的小鬼头婉兰吱溜一下就钻了进去,扑到周京山怀里大哭:“爹,爹!婉兰陪您坐牢!您不要赶婉兰走!”

    周京山心里酸酸的,伸手轻轻推开她,起身给走进来的国公爷见礼,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国公爷,周京山背后骂是骂,不满是不满,但少年国公广东浴血抗英法,就冲这一点,就得服气。

    叶昭笑着摆手道:“免礼!”

    周京山叹息道:“卑职早欲一睹公爷风采,也想象种种奇遇公爷之梦境,却从未曾想过是在这大牢中。”

    叶昭就笑:“有缘千里得见,在哪里不是一见?”

    周京山不由得惭愧,国公爷这心性,果然,可比自己高明太多了。

    婉兰躲在父亲身后好奇的看着叶昭,见叶昭笑容可亲,胆子就大了,怯怯的小声问:“大哥哥,你是大官吧?”

    周京山一皱眉,低头骂道:“住嘴,没规没距的。”

    叶昭看着她笑道:“要多大的官才算大官呢?这牢里倒是能说了算。”

    婉兰马上跑出来,跪倒在叶昭面前,清脆的声音怯怯道:“大官哥哥,您,您救救我爹爹,放他出去,爹爹是好人,他不会犯法的!”

    “起来!”若不是在公爷面前,周京山都气的想打她,太没规矩了。

    叶昭笑道:“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走上两步,在稻草上坐下,又伸手示意周京山坐,周京山怔了半晌,小心翼翼半跪半坐在叶昭面前。

    婉兰好奇的坐在叶昭身边,打量着叶昭。

    牢外众人这时都远远的站开,只有典狱长赔着笑,在牢房门口伺候。

    “你呢,被抓的不冤,本来还应再关个三两个月小惩大诫,你服不服?”叶昭淡淡的问。

    “是,卑职确实未尽责!令鼠偷狗盗横行工地!悔之晚矣,只是……”

    叶昭摆手拦住他的话,“有什么不满,你署理一县之事,岂可因私废公?说起来,早闻你清名,不然也不会令你署事,可现今看,却是我高看你了!”

    周京山羞愧无地,垂头不语。

    叶昭又淡淡道:“可惜本官无可用之人,只能将就着用用你,你办得好办不好,我也只能听天由命,看造化吧!”

    周京山诧异的抬头。

    叶昭自顾自说下去,“我早有成立监察局之意,这局总一职,早拟定由你出任,不瞒你说,你这几年一桩桩一件件办的公务,我了如指掌。”

    周京山又惊又愧,实在不知道原来公爷早就知道自己这么个微末小吏。可监察局又是甚么?

    好像知道他疑问,叶昭接着道:“监察局,监察民事政事,在各道、府、县均设分局,独立于官吏系统之外,监督百官,更可直接办案。监察局与内务局一般,由将军府统理,如此可少了许多顾忌,便于行事。”

    周京山听得连连点头,这可不就是地方的御史台吗?只不过更为规范,人手遍布全省,可不用靠着道听途说来弹颏官员,更有直接办案的权力,说起来,若真有这么个监察局,可真是民众之福。可是?

    “国公,这吏部?”这吏部甚或说皇上能准吗?周京山的话没问出来,但想来公爷明白。

    叶昭摆摆手:“这不需你操心,你就说,觉得其可行否?”

    周京山毫不犹豫的点头:“公爷圣明,此举可谓开天辟地,震慑天下宵小。”

    叶昭微微一笑:“那你可愿拿这开天辟地的头功?”

    周京山翻身跪倒:“公爷大恩大义,卑职羞愧,卑职鼠目寸光,今日才知公爷日月之辉,公爷厚爱,卑职粉身碎骨难报!”

    叶昭笑道:“起来吧,你肯帮我就好。”周京山守旧、固执,死脑筋,可一身正气,却是现今监察局局总最合适人选。

    周京山却不起身,低着头,沉声道:“公爷,那内务局可在监察之列?”

    叶昭就笑了,看来这人没用错,还没上任呢,就想查自己的嫡系。“你呀,也别因为今日之事对内务局有偏见,人嘛,哪里都良莠不齐。有了你这监察局,内务局那些民事部门职权都会有变动,其主要职责还是在军事情报,与你不冲突。”

    叶昭摇了几下折扇,考虑着,缓声道:“内务局涉及民事的部门,你都可以查!凡是违反内务局律的,你都可以办,回头民事上的内务律我叫人给你送过去!当然,你的监察局同样在内务局监督下!互相监督,才为万全。但若因此内耗,我唯你们两个总办是问!”

    周京山更是惊骇佩服,国公爷之见识,委实比自己高明了万倍,事事未雨绸缪,跪伏在地,大声道:“卑职定不负公爷厚望!”连升几级倒未想过,可能治办那些贪赃枉法之徒,可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叶昭却是笑道:“你呀,记住一点,切勿操之过急,重病虽需猛药,可若不分轻重,这一顿刀子乱扎下去,可就未免害人害己。首先四个字你记住,既往不咎!以往那些贪墨之辈,若不是极为过份,能放则放,莫翻陈年旧账。再有四字,抓大放小,小贪污小受贿,事事都要慢慢来,虽说根源都在这小上,只有绝了小,才没了大,可也要审时度势,到你白了头,能真正抓小了,也算我没白用你一场。”

    周京山品味着国公爷的话,默默的点头。

    叶昭看向了婉兰,摸摸她小脑袋,笑道:“你爹爹马上就能出去了,还当了大官,都是你这小家伙功劳!”

    “爹爹,是吗?”婉兰欢喜的看向父亲。

    周京山一笑,道:“傻丫头,还不给公爷磕头!”

    叶昭笑着起身,摆手道:“磕头就不必了,不过嘛,到底我是不是和洋人穿一条裤子,咱们和外国人打交道是利是弊,你家这丫头长大了定能看到。”

    周京山脸一热,尴尬的低下了头。

    叶昭笑道:“好了,我过几日去江西督战,这监察局有李小村柏贵帮你筹办,想也无忧。”

    周京山一躬身:“祝公爷马到成功!荡平发匪!”

    叶昭哈哈一笑:“承你吉言!”转身翩然而出。

    ……

    京城。

    花厅摆设清雅别致。

    剑眉星目,英俊飘逸的六王爷正眯着眼品茶。

    下面单膝跪着一名小瘦子,“主子,景祥这几日正筹办什么监察局,听说马上又去江西督战,好像,好像并不知道京里的事儿。”

    六王爷心里嘿的一声,小安子突然失了踪,不是去报信又是作甚么?那景祥优哉游哉的掩人耳目,可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

    江西督战?可不正是掩人耳目的说辞,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了江西!

    看来,要尽快定了乾坤,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信,对那瘦子道:“这封信你遣人送去广州,一定亲手交到景祥手上!”

    瘦子忙双手接过,知道定是主子拉拢景祥的手段,如果早知今日,主子以前又怎会打压他?但现在也不迟,景祥也是个聪明人,为了大清江山,断不至非要跟主子过不去令江山不宁,社稷不稳。主子真心诚意化解,附以极佳的筹码,加之今日朝廷大势,想来景祥也不得不北面称臣。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