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晚饭蓉儿叫厨房开了小灶,令叶昭奇怪不已,这小丫头,每日都缠着自己在一楼餐厅吃大灶的嘛,怎么突然转了性了?

    咬了几口馅饼,颇觉索然无味,将碗碟一堆,对旁边伺候的俏丫头如意道:“你们吃吧,我上楼,夫人在楼上吧?”

    “在。”如意恭恭敬敬的。

    叶昭施施然踩着厚厚的红地毯上楼,要说唯一的遗憾,就是拖鞋虽软而舒适,有时却怀念光脚丫子穿硬底塑料拖鞋的感觉。

    雏菊阁的门开着,但有山河屏风相隔,看不到里面情形,听到蓉儿正说话呢,进了客厅,叶昭就笑道:“娘子,又偷嘴呢吧?”

    转角直奔餐厅,站在餐厅门旁的吉摔忙帮公爷撩起珠帘。

    叶脆却猛地一怔,就见铺着蓝白花餐布的雅洁餐桌旁,坐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小美人粉雕玉琢,可爱的冒泡;大美女雪腻酥香、倾国倾城。

    小美人荷花旗袍淡雅清素,大美女红罗华丽耀眼,大小尤物坐一起光彩辉映,赏心悦目。

    锦二奶奶慌乱的站起来,怯怯的福下去,虽早知道会有遇到恶人的一天,可真到这一刻,心慌慌的不知如何是好,这不同于跟恶人在外面东跑西颠。一来不知道国公夫人心思;二来荷花楼分明是恶人内宅,谁知道会不会犯了他的禁忌,把自己赶出去。同陶家那边已经断绝了关系,再得罪了恶人,自己处境可就悲惨了,这是不是就是国公小夫人的用意呢?

    “你怎么在这儿?”愣了会儿,叶昭有些发懵。

    “相公,妾身认了金凤做妹妹。”蓉儿极端庄的轻盈万福。

    听到小家伙的话,叶昭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做手势道:“坐,都坐吧。”见餐桌上摆的是白粥小菜,遂回头对吉祥道:“给我也盛碗。”

    坐上餐桌,看着蓉儿,叶昭奇道:“你怎么认识二大人的?”

    “公爷,凤主子被陶家休了,可不是二夫人了。”帮叶昭送上碗筷,吉祥俏脸含笑,她乃是蓉儿贴身,倒是敢同叶昭说话,而且也是为主母拿分不是?

    叶昭更是惊讶,转头问锦二奶奶:“陶老二欺负你?”

    锦二奶奶轻轻摇头,在蓉儿面前,不敢跟叶昭说话,俏目更不往叶昭身上瞟。

    餐桌上沉寂下来,蓉儿虽和叶昭单独相处时也淘气,但此刻自是食不言寝不语,做足了规矩。

    用过餐,锦二奶奶告退,叶昭和蓉儿进洗漱间洗漱,吉祥如意本想进来服侍,但见进洗漱间的时候公爷将大人挤在门口不许她进去,急得小夫人脸都涨红了,夫妻俩可恩爱的很,有意思的很。两个俏丫头相视一笑,就没跟进去。

    和蓉儿并排站在洗漱台前刷牙,叶昭看着镜子里刷牙姿势极为可爱的蓉儿就笑:“我们家蓉儿越大越漂亮了。”

    蓉儿也不理他。

    叶昭洗漱过,就拿着毛巾,帮刚洗过脸的蓉儿擦脸擦手,喃喃有词道:“一擦脸,二擦手,三擦擦出个大美人!”,

    蓉儿无奈的看着相公,有时候感觉相公比自己还像孩子。

    “好了,漂亮了!”,叶昭站在蓉儿身后,一起照镜子。

    出了洗漱间,吉祥如意已经收拾好餐厅,见叶昭挥手,就都退了出去。

    叶昭伸着懒腰,躺在了客厅软榻上,笑问道:“蓉儿,你怎么认二夫人当妹妹了?”

    客厅没了人,蓉儿就踢掉漂亮的小旗鞋,也躺在软榻上,向叶昭身边挤了挤,想眯一觉,她喜欢被相公抱着睡。

    “怎么不说话?”叶昭捏了捏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这香软稚嫩的小身子贴过来,也委实令叶昭心下叫苦,只能平躺身子,让蓉儿抱着自己胳膊好了。

    蓉儿不是不想说话,是怕猜错了被相公骂,好像自己耳根软,轻信风言风语一般。闭着眼睛,装听不到。

    叶昭以为她累了,就笑笑,轻轻搂着她,说:“睡吧。

    “相公,您去海棠阁看看吧,金凤刚来,别不习惯。”好一会儿后,叶昭都有些朦朦脆胧了,蓉儿突然睁开了清澈的大眼睛。

    “不去了,懒得动。”叶昭含糊舟说,确实想这么睡一觉。

    “您就去吧,她第一天来。”蓉儿小声的说。

    叶昭微微一怔,睡意也消了,蓉儿一向听话,可没要求过自己什么。

    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陶老二突然休了锦二奶奶,又为什么蓉儿要认她做妹妹接她来荷花楼住。

    “蓉儿,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叶昭好笑的问。

    蓉儿只能死撑,用力摇着小脑袋,“没,没啊!”,可就挺孩子气了。

    叶昭快笑死了,捏捏她小脸,想了想道:“好吧,我去看看她。”这不成强抢民女了么?也不知道锦二奶奶心里怎么想?会不会被吓坏了?还是去解释一番的好。

    穿鞋下地,叶昭出屋前鬼使神差就回头对蓉儿说了句:“我一会儿就回来。”好像,心竟然有点虚,就真如同跟正室夫人告别,去看小妾一般。

    虽说早就习惯妻妾成群的风气,可真到了自己头上,一时间还是心慌慌,感觉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谁叫心底深外有那根深蒂固的现代观念作祟呢?

    可话说回来,说真格的,蓉儿即不是自己真正妻子,锦二奶奶就更谈不上小妾,自己慌个什么劲儿?

    叶昭也只能心底苦笑。

    蓉儿也坐起身,清澈大眼睛看着相公背影,慢慢垂下头,小声道:“您,您就宿金凤那儿吧,她,她服侍的好……”

    叶昭一怔,回头看着蓉儿可怜巴巴的棋样,心里突然一疼,但没说什么,转身出门。

    不知道怎么的,蓉儿眼泪慢慢淌落,她也知道自己不该哭,可,可就是忍不住。

    俏丫头招财暂时发给了海棠阁,见主子进来做手势,招财就轻轻退了出去。

    锦二奶奶俏脸苍白,正坐在雪白毛皮的软榻上发呆,海棠阁有锦二奶奶带来的家傲,墙角木雕的格子架,上面放有金西洋帆船、青竹丝联珠瓶等等,应该是锦二奶奶香闺格局,富贵又洋气。

    叶昭的脚步声她未听到,等叶昭走到跟前才猛地惊觉,怯怯的起身。

    自从越南渣村之事后,叶昭还没同锦二奶奶单独相处过,此刻思及自己耍流氓的行径,也不由得汗颜。

    干咳了一声,叶昭正色道:“二大人,蓉儿年少无知,我行为孟浪,可真对不起二大人,叶昭向您赔不是!”,说着就深深鞠了一躬。

    锦二奶奶吓了一跳,自也没注意叶昭的自称,慌乱的福下去,说:“金凤不敢,不敢当!您,您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夫人也对金凤很好。”

    叶昭就叹口气:“陶二公子那儿,我会想办法令他收回休书,亦或你就跟他分开也好,总之我会帮你办的妥妥帖帖。明日我会遣人送你回府,你莫要担心。”

    锦二奶奶一呆,却见叶昭又拱了拱手,转身而出。

    蹑手蹑脚回到雄菊阁。

    “咦?”本想吓吓蓉儿却早被小家伙发现了,蓉儿又惊又喜,从软榻上跳下,“相公,您怎么回来了?”

    叶昭就笑,隐隐还能看到小家伙眼角的泪痕,走过去轻轻捏捏她小脸,笑道:“怎么,不喜欢和我一起睡?那我可走了。”

    “不,不是。”蓉儿苦了脸,用小手紧紧抓住叶昭的手。

    叶昭就笑道:“二大人与我本就没甚么关系,你可吓到人家了,我刚刚还跟她道歉呢。”说着话拉蓉儿走向内室,说:“今天都累了,睡吧,明早再洗澡。”

    夜渐渐深了。

    蓉儿换了嫩绿的小睡衣睡裤,可爱兮兮的依偎在叶昭身边,突然小声道:“相公,蓉儿不好,蓉儿不该哭,你骂蓉儿吧。”

    叶昭就是一笑,搂了搂她,道:“小家伙,知道相公舍不得骂你是吧?小小年纪学人家吃醋,再有下次,打烂你的小屁股。”

    蓉儿嘻嘻傻笑,心里甜蜜无比,轻轻抱紧了相公胳膊,贴着叶昭耳朵小声道:“相公,蓉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软语哀求,就在叶昭耳边,童音稚嫩,却更令人骨软筋酥。

    叶昭吓了一跳,这小小年纪怎么媚力越来越足,再这样下去可真莫等有一天自己变成禽兽吧?

    正想把蓉儿向边上推一堆,“叮叮”房门被人敲响。

    叶昭微微一怔,心说莫非紧急军情?

    敲门的是俏丫头招财,她脸色苍白,声音惶急:“凤主子她,她悬粱自尽了!”,

    啊?叶昭身子就是一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你说甚么?”

    “人,人是救过来了,可,可吓死奴婢了!”,招财确实被吓得不轻,若不是她半夜突然惊醒,这二夫人就要香消玉殒,绕是如此,锦二奶奶闭过气去,好一通折腾又掐人中又洒水的才悠悠醒转。

    人没事,叶昭悬起的心才扑通落地,急忙和蓉儿跟着招财奔向隔壁。

    海棠阁内室香榻旁,吉祥如意进宝都在,锦二奶奶痴痴呆呆的躺着,俏脸没有一丝血色,玉颈上隐隐有一道红肿。

    “怎么了这是?”叶昭头都夫了。

    锦二奶奶却闭上了眼睛。可不是,一辈子好强,可在国公爷公爷大人的权势前,就好像浮萍任人摆布,也没想过真能成为他的妾侍,可,可这也太欺负人了。叫陶家休了自己也就罢了,甚么?还要陶家收回休书?把人当甚么了?自己再回陶家,又哪还有脸见人?人人都会背后指自己脊梁骨,不干不净的被国公爷霸占了几晚,又伺候的不好被送了回来,妄想贪图富贵,却被人白白玩弄。

    别说陶家,在西关都会传遍,原本那般强势那般压场,多少达官贵人做梦都想一亲芳泽的锦二奶奶是怎么被人玩弄的,细节都会被编的绘声绘色,更会成为西关人人谈论的话题,自己又怎么有脸活下去?

    “相公,你跟她说什么了?”蓉儿小声问。

    叶昭头大如斗,琢磨着,也知道自己跟人锦二奶奶说的话好像不靠谱,自己以前就不大注意,这下可好,险些闹出人命。

    谨言慎行谨言慎行啊,叶昭无奈的摇着头。

    “相公,您回去休息吧,蓉儿留下开导她。蓉儿小声的在叶昭耳边说G

    也只能如此了,叶昭挠着头,这女人的事还是女人处理吧,自己对灯火发誓,以后再不瞎掺和了。

    第二日一早,叶昭就去了佛山,考察佛山兵工局的建设情况,兵工厂在佛山西郊,占地两百多亩,厂房都盖得七七八八了,什么摧铜厂、炎铜厂,什么翻砂厂、木工厂,牌子全竖起来了。

    叶昭却是见到了一位老熟人,三年前在上海同威尔斯刚刚认识时,海船上挑拣武器时那位请自己试枪的白人青年,曾经问自己有没有弹仓步枪的草图,是以对他颇有印象,后来跟威尔斯打听过,他叫大卫,托马斯。

    现今的托马斯已经是胜和行兵工厂的技术人员,安琪拉,既步枪的设计他就出了很多力。

    “夫卫!”,叶昭笑着伸出手。

    托马斯正在一处青砖房屋的墙角旁不知道干什么呢,见到叶昭有些拘束,用力抹去手上油污,这才小心和叶昭握手,听叶昭还记得他的名字,更亲热的叫他大卫,脸上就亮堂起来。

    “干甚么呢?”叶昭好奇的问。

    托马斯还未说话,陪着叶昭参观厂房的技术主管佛斯持傲气的脸庞浮现出一丝讥谓:“托马斯先生应该是在研究本世纪最重大的发明。”跟在叶昭身后的一群西洋白人都笑起来,托马斯半路出家的技术员,偏偏经常同佛斯持等正统技术主管意见相左,几乎没有人看他顺眼。

    托马斯脸涨红,抿嘴不说话。叶昭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道:“过几日,我跟你聊聊。”托马斯马上愉快的笑着点头,佛斯特主管的眼神却阴沉下来。

    回到广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从西关过了下,买了份报纸,广州第一份周报《粤报》,不过是英文的,正筹备的中文报纸大概下个月就可以发行。

    骑马去的佛山,回来在西关换了马车,翻着报纸,马车晃悠悠进城。

    《粤报》上大多是商业信息,比如几家洋行华商联合征募资金筹办自来火房的广告,比如广府银行挂牌的信息,叶昭翻看着,心说看来倒是要订一份了,可以从侧面帮自己了解广州的工商业态势。

    又琢磨着这个广府银行,前些日子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有了两成股份,十三行商人白送了一百六十万两的原始股,可自己拿的倒没觉得不妥,相信有自己掌舵提供意见,广府银行的资本会呈几何倍数增长,世界经济形势经济危机,谁又能比自己看得透?

    看着西关街头的**,就不由得叹口气,自己怕已经被开除了吧?过几天,倒是要想个法子再混进去,广州市民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态,自己可得牢牢把握。

    变革,有时候过犹不及。

    胡思乱想中,马车慢悠悠停了,已经到了将军府东侧门。

    荷花楼二层长廊上,蓉儿正与锦二奶奶说话呢,看锦二奶奶娇笑不止,令叶昭一阵错愕,昨晚还寻死觅活的,这才一个白天,怎么就换了个人一样?

    “相公!”,蓉儿欢喜的迎上来,锦二奶奶轻盈福下柔软身子时却是极小心的偷偷看叶昭脸色。

    “聊什么呢?”叶昭笑着摸摸蓉儿的头,蓉儿却对锦二奶奶使个眼色,又笑嘻嘻道:“相公,金凤有话跟你说。”转身,那高高的漂亮旗鞋踩着小碎步,有棋有样的去了,看得叶昭这个好笑啊,唉,蓉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锦二奶奶看到了叶昭嘴角的笑意,轻声道:“也只有小大人,才配得上公爷,不怨公爷这般疼她。”

    叶昭无耳无不可的点点头,被锦二奶奶闹了自杀一出,虽怪自己,可也觉得别扭,不大想理她了。

    锦二奶奶突然就跪了下来,珠翠耀目的美髻重重磕在红地毯上,“公爷,金凤给您赔罪了!金凤行事鲁莽,不知轻重,险些闯出滴天大祸,金凤知罪,任公爷处置!”,可不是,在国公府内宅寻短见,这刚起的宫房,若闹出人命,可多不吉利?

    叶昭微怔,“起来,称这是做什么?”

    可锦二奶奶就这样柔柔跪在地上,曲线极美,动也不动,带着哭腔道:“公爷,您,您就打金凤吧!”,

    叶昭头又大了,换第二个男人遇到这架势也招架不住,倾国倾城的尤物跪在脚下,那感觉,头脑晕晕的,就好像吃了人参果,四肢百骸都轻飘飘的。

    叶昭也知道,自己这个现代人更受不了这个,这冲击太变态了,风姿绰约华丽无比的锦二奶奶跪在这儿,哭着认你打认你罚,牛理心理都有种变态的膨胀感。

    干咳一声,“你,你起来吧。”

    “公爷不消气,金凤不敢起身。”锦二奶奶柔软的曲线又往下跪了跪,越发虔诚。

    “恕你无罪,起来吧!”、叶昭说完,就快步绕过她,再不走,这嗓子都发干呢。唉,现代男人真劣根啊,自己历练了二十多年,还是受不得这种男尊女卑到极致的刺激感觉。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