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叶昭笑呵呵把蓉儿放下,被小家伙白了一眼,更是乐不可支,摸摸她的小脑袋,道:“娘子,新家好不好?”

    蓉儿还未说话,外面传来吉祥娇脆的声音:“主子,李小村求见。”

    叶昭一笑,恩,琢磨着他也该来了。

    荷花楼东侧门出去是一条红木长廊,直通会客花厅,长廊上挂着几笼唧唧喳喳蹦蹦跳跳的鸟雀,叶昭苦笑,定是自己那糊涂阿玛叫蓉儿给自己带来的,可心里却暖暖的。

    会客厅重新装潢过,木椅换成了欧式沙发,红木茶几,四下翠竹碧花,中西风情相得益彰,别有一番奢华。

    长沙发虽然坐上去舒服的很,可李小村却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不如坐木椅来得自在。

    听到脚步声响,李小村急忙站了起来。叶昭快步而入,伸手虚压:“小村啊,坐,坐吧。”走过去就坐到了茶几对面。

    李小村却不敢坐了,这和公爷相对,平起平坐,可得多大的胆芋?

    叶昭也发现了问题所在,新客厅第一次用,西人设计师还是不懂东方风俗,看来要重新摆设沙发方位。

    看到茶几上厚厚的一摞文书,叶昭就笑:“都甚么?”当下拿起来看,现今洋商华商对广州城发展热情大涨,各种投资计刮数不胜数,这摞文书都是李小村精选的认为可行的方案。

    最上面的计划了书乃是几大洋商行拟筹备兴建自来火厂,为西关以及广州市中心将军府一带住宅照明供应煤气,而且为了招揽顾客,还拟在西关以及市中心一带免费安装几盏煤气路灯。

    叶昭琢磨着倒也可行,毕竟电能应用要二三十年后普及就更遥远了,就算自己能提前电能时代的到来,可媒气灯要被淘汰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何况任何科技都不是能独立发展的,就比如灯泡,自己知道用碳化竹丝甚或钨丝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可在抽气真空装置技术未达到新高度前,自己的这点知识实则没什么用处。

    煤气路灯,好像到了二十一世纪,香港还保留了几盏呢。

    “可行,煤气路灯嘛,可以多安几盏,你跟广州府郭敬之商量商量,叫他每月拨出点银子意思下,就以市价的两成付银子,不干的话就不许他安路灯谁叫他这路灯是在做广告呢?这无形的收益可不少。”

    叶昭说着话,放下了第一本文书,又拿起下面的来看。

    又有几名英法中商人要筹办“租轿房”“马车房”等等,现今广州街头,渐渐出现了随传随到的抬轿,算是现时的出租车吧这些商人却是盯上了这块蛋糕,要求政府管理混乱的出祖轿子市场,例如发牌上税等等,而交给他们成立的公司,自然就好管理。

    至于准备成立出租马车业务的马车房,叶昭就摇摇头,如果满大街跑马车,可太不卫生,当然想也知道现时祖得起马车的没有几户人家

    ,“可行,但抬轿子的苦力都是穷苦人,不必加入其租轿房等等商行,他们要吃这块饼,自己买轿子雇人去!而且,有粤商是吧,要照顾自己人。”

    叶昭说一句,李小村就在笔记本上记下,毕竟今天事务太多,万一误解国公爷的谕令未免糟糕。叶昭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哑然失笑。

    再往下看又有一英商准备引入伦敦的蒸汽公交车,叶昭就蹙起了眉头听霍尔说起过,这庞大的家伙比压路机还笨重又操作不便,经常横冲直撞的把沿街店铺撞烂,伦敦市民都忍受不了,一再要求政府取蹄其公交公司呢,何况广州人?

    “不可行!”叶昭放下了这本文书,又道:“你跟他说,如果是铺铁轨的马车公交,倒可以考虑。”从市中心到西关再到黄捕港一线,确实应该起一条有共交通运输工具。

    再往下看,又有要办报的,办书信馆也就是邻局的,办牛奶棚的,教会请求办学校的等等等等。此外还有一些建议,例如在西关和广州市中心设立消防龙头,自来水厂为其供水;成立卫生部门接种牛痘、检查妓女性病等等,这应该是一些对广州的居住安全和卫生环境有顾虑的西人提出的建议,毕竟上海有工部局,一应事务商人都有发言权,而广州租界都无,以中国官员的一贯作风,一些商人对广州发展抱有顾虑也很正常。

    其实有些建议未免吹毛求疵,就算伦敦巴黎现时都未能实现。

    叶昭一本本看着,一一作了点评答复。李小村用心记下,心里这个钦佩啊,简直比得上三国演义小说里的庞统了,可庞统不过是处理区区一县杂事,国公爷这可是本本办的国家大事,却一气呵成、决断英明,句句点评都令自己有茅塞顿开之感。越是和国公爷近距离接触,越发觉得公爷真乃奇人,国士无双。

    将一摞文书翻过,叶昭就看向李小村,说道:“说给我听吧,那些难办的事儿。”

    李小村惊佩愕然,随即躬身道:“公爷圣明!”

    叶昭端起茶杯品茶。

    李小村叹口气道:“旁的倒没什么,主要有两件事学生力有不逮,其一,新安县村民阻挠铺设电线杆,学生亲自去新安,却险些被村民围殴。那知县黄光周,推搪敷衍,私下只怕乃是纵容村民的幕后黑手;其二,西关商人刘进,前几日因雕刻印刷西洋书籍而下狱,乃是胜保大人点名辑捕,学生却也保不得他。”

    刘进?叶昭知道这个人,三十年代以来,广州印刷出版书籍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溯其原委,原两广总督阮元在广州大规模刊刻丛书开了好风气,往后许多十三行洋商巨富也参与到这个行列之中,有潘仕成的《海山仙馆丛书》、伍崇耀的《粤雅堂丛书》等等,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为迎合市毒文化而出版的各种小说、戏剧和诗词集。

    刘进就是一名书商,而叶昭对他有印象是因为早听闻去年广州条约签订后,刘进就准备办报”“所有一切国政军情,世俗利弊,生意价格,船货往来,无所不载”,当然,现阶段的报纸新闻纸主要还是商情为主,刊登船期以及船只停靠码头的航运消息、洋银、铜钱兑换率等的铜钱价、各地物价信息及地皮买卖租赁等各种广告。

    却不想他被胜保抓起来了。

    叶昭微微蹙起了眉头。

    李小村看着叶昭脸色,不再说话。胜保前几日去了肇庆军营,倒好象故意似的,僧王和胜保都在肇庆,按照礼节,公爷自应前去拜会。现今广州城那些消息灵通的人士,只怕全都在观察这三位巨头的一举!动,从中揣测未来广州城的局面。

    “你下去吧,我知道了。”叶昭淡淡说了句。

    李小村忙躬身告辞,可退出客厅前实在忍不住,回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公爷,这两日可去肇庆?,

    叶昭淡然道:“不去。”

    李小村心中一安,点头,快步而出。

    新安县毗邻香港岛,前几年多有华人从新安渡船去香港岛讨生活,天地会众自新安潜逃至香港的更不在少数,贩卖,“猪仔”去澳洲当淘金奴隶的洋商代理人们,同样喜欢在新安招募欺骗生活贫苦的乡民。

    新安县县衙偏厅,知县黄光周正与孔师爷密议,黄光周对于西洋奇淫巧计一向深恶痛绝,架设从香港到广州的电报线必然要过路新安,听闻此条款,他每日间如蛟在喉,虽不敢同人直议景帅之非,但心里可窝了一团火。

    而朝廷下谕调胜保大人为两广总督,黄光周立时觉得守得云开见月明,胜保人刚到广州,他的折子就呈了上去。

    半个月前村民围殴来架设电报线杆的番鬼,本来是一桩乐事,可景帅回了广州,可就未免令人担惊受怕了。

    “名世,我明日去广州,求见国公爷负刹请罪,你看可好?”黄光周是个小胖子,看起来好像愚钝,但那眯缝的小眼睛里精光闪闪,锐利无比。

    孔师爷摸着山羊胡,微笑点头:“正该如此。”

    黄光周端起茶杯,似乎在自言自语:“本官实在也有办好夷务之心,奈何,奈何百姓激愤,本官也难啊!”说着叹口气。

    孔师爷笑道:“正是,景帅定能体掠大人拳拳之心,必不会见责。”

    黄光周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喝茶。

    “大人!有来自广州城的差官求见!”一名差役快步而入,抱拳禀告。

    “广州差官?什么差官?”黄光周一怔,眼睛眯了起来。

    “好像,好像是总督府的腰牌!”差役也没看清人家来路,听说是广州上差,亮了亮腰牌,吓得他赶忙飞奔进来报信。

    “哦?有请!”黄光周站起身,同孔师爷一起迎出乎偏厅。

    卵石路上,差役在前,赔笑引三名深蓝排扣中山装精神爽利的小伙子走进来,看到这几名差官的官服,黄光周心里就冷哼一声,奇装异服,可还记得祖宗么?广州城,可真乱得没边了。

    脸上却挂笑,见礼道:,“下官新安县黄光周,不知道几位上差是何衙何署?”现在广州衙门也多,门门道道更多。

    领头的小伙子就掏出了蓝皮本证件,打开给黄光周看,上面还贴有小伙子的照片,有红印铅字,小伙子很平淡的道:“在下乃是将军府内务局行动署副官韦明!”

    “哦,韦副官!”黄光周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可也得捏着鼻子见礼。

    小伙子收起军官证,又双手极郑重的从旁边下属手里接过一张蓝皮纸,展开,啪的一打立正,大声道:“将军府令!新安知县黄光周阻挠军务建设,延误军机,着内务局革职拿办,待报吏部、刑部定罪!”说完,小伙子就一挥手:,“拿下!打掉花翎!”

    “混蛋!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你们有什么权力……”,话音未落,已经被人按倒在地,将头上顶子摘了。

    “你们无法无天!算什么东西?”黄光周要气晕了,都不知道哪来的官差,又哪捏造的罪名,竟然就敢直接摘自己七品正堂的乌纱,这成什么话?

    “闭嘴!将军有令,若反抚,格杀勿论!”韦明阴着脸,掏出了手枪,黄光周哪见过这架势,一下腿就软了。

    “带走!”韦明冷冷吩咐了一句。

    两名行动组组员拖着瘫在地上的黄光周就向外走,孔师爷呆了半晌,小跑追了几步,强笑道:“这,这,官爷,县衙不可一日无主……”见到韦明刀子般阴冷的目光射来,孔师爷半截话马上憋了回去。

    “你是孔师爷吧?”韦明冷冷的问。

    孔师爷心下一寒,自不知道人家内务局行动前那是定要调查的清清楚楚,何况各县主事资料,早就在内务局有存档,赔着笑:“是,是在下毗”

    “将军口谕,县衙一体事务,由县承周京山署理,待决!”韦明冰冷的语气也缓和下来,“周县承那儿我本来要走一遭,既然您在,就烦您知会一声。”

    “是、是……”这时候孔师爷除了连声称是又哪敢多言?

    将军府书房,叶昭静静的品茶。

    广东巡抚拍贵站在桌案旁,大气不敢出,额头一个劲儿冒汗。

    “那胜保说抓人就把人抓了,说平大狱还就把人下里面了,我倒要问问你,这刘进到底犯了什么弥天大罪啊?不就是印了本书吗?喏,你看··叶昭指着靠墙书架上层层叠叠的书籍,“我这还有本,你怎么不把我也抓了?”

    “率职,卑职……”拍贵全身冷汗直冒,哆哆嗦嗦的拿出手帕擦汗。

    叶昭品了口茶,慢慢道:“我也知道你的难处,这就回吧,把刘进给我保出来。若男监女监你这巡抚都管不到,那还能指望你甚么?”

    “率职知罪!率职这就去办!”拍贵怎么也没想到公爷回到广州,就针尖对方芒的跟胜保对上了,本来以为怎么也要维持面上一团和气呢,是以胜保捕人拍贵极为配合,可眼见公爷不尿胜保,那还有说的?公爷要倒了,以自己在京城的名声,那还不马上被革职?

    现下心也定了,一路跟公爷走就是,尽头是黑是白,那都没办法。

    又急忙表心迹:“公爷,率职现下明白了,以后定不会办糊涂事。

    叶昭微微点头,没吱声。

    拍贵忙告辞倒退而出。

    叶昭抿了几口茶水,踱出书房,却见走廊上俏丫头如意袅袅而来,福道:“主子,外面报,两广总督胜保求见。”

    叶昭点点头,听闻他回了广州,想也是为了新安县的事。

    当下施施然出了荷花楼,东侧门恭恭敬敬站着常顺,他虽是公爷亲随,却是不敢踏入荷花楼半步的。

    会客厅内,胜保坐在西洋沙发上,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干瘦干瘦的,但却显得精壮有力,自有一股子威势。

    听到脚步响,胜保起身,同叶昭见礼,微微拱手:“公爷,下官有礼。”

    叶昭笑道:“制台大人来广东,本官早欲拜望,可惜事务缠身,一直去不得肇庆。”

    说着话,两人宾主落座,自有人奉上香茗。

    “公爷威震两粤,败罗刹、克英法,越南耀武、珠江亮剑,胜保一直钦慕的很,今日一见,算了了下官一桩心愿。”品着茶,胜保话说的极为客气。

    叶昭摆手道:“兰制台与博多勒噶台杂王统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蒙古诸王劲旅灭北窜发匪于静海,斩匪首林凤翔、李开芳,此为不世勋功。本官荧光之火,怎敢争先?”

    胜保脸上全无得色,显然是极深沉的人,品了口茶,就转入了正题:“公爷明鉴,听闻公爷府上私拿命官,可有此事?”

    叶昭微微一笑:“制台言重了,那内务局虽隶属将军府,却是吃皇粮的衙门,所辖编制具有备案,乃是行军法、刺探剩灭贼匪秘密组织等特差之署,两宫太后曾对本官此举大为褒扬,可非我府上私设的公堂,私拿就更谈不上。”

    胜保脸色阴阴的,道:“虽如此,但黄光周乃七品正堂,因何获罪?本官可代公爷弹顾,公爷说拿便拿,怕是有违律制吧?”

    叶昭笑了笑,道:“黄光周贻误军机,制台怕不知道,香港到广州一线之电报传递军情之便,本官尚准备等此线架定,即刻架广州、韶州、肇庆、南安电报网络,则军鼎通达、调度有度,破发匪、贼党添一绝佳助力。今因黄光周鼠目寸光,坏我大事,累剁灭发匪之计,延误神炮营北伐,罪莫大焉,砍他十个脑袋怕也难赎其罪。”

    胜保一滞,他也不大懂叶昭所言,但见叶昭振振有词,想也理直气壮。胜保微微蹙眉,道:“不管怎样,公爷也该事先知会下官一声才好。

    叶昭淡然道:“军务之事,必然雷厉风行,才有法可依,有令可行,扰我军务者,我都可拿得,都可办得!制台以为然否?”

    胜保端起茶杯品茶,脸色越发阴沉,坐了会儿,随即起身:“下官告退!”

    叶昭微微点头。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