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广肇会馆向东一拐,就是一溜摆摊的小贩,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喧闹一片,热闹得紧。

    叶昭同锦二奶奶行走其间,几乎不约而同的,叶昭用扇子捂住了半边脸,锦二奶奶则扯出香帕轻轻遮住琼鼻樱唇,这条街气味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黑黑矮矮的土人商贩常年不洗澡的缘故。

    “回了。”叶昭掉头欲走。锦二奶奶自然唯他马头是瞻”转身之际,却见靠墙跟蹲着一个黑黝黝的孩童,可怜巴巴看着自己,地上铺了一块破烂的麻布,摆着一些手工品编织品,应该是他的摊位。

    锦二奶奶心下没来由的只柔,她可从来不是什么菩萨心肠,有时候心思可毒着呢,可就是见不得孩童们的可怜模样,在广州也是,但凡遇到小乞丐小戏子,她总会发下赏代

    摸出了一串铜钱递给小童,锦二奶奶随手从麻布上拿起了一只祜杆皮编的公鸡,要说这种孩子编制的稚嫩玩具怕是一个铜板都不值,锦二奶奶却笑孜孜捧在雪白的小手上,好像颇为喜欢。

    叶昭笑着摇了摇折扇,心说我欺负她是不是有些过份呢?要说这女子,也有其可亲可爱之处,可不仅仅是传闻中的面艳心狠。

    小童接了铜钱,呆了呆,马上跪下来给锦二奶奶磕头,嘴里叽里咕噜的,想是在谢恩。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小蓝布包,双手递给锦二奶奶,嘴里急急的说甚么。

    锦二奶奶摆摆小手,说:“不要了!”

    小童一只手指了指锦二奶奶刚刚给他的铜钱,连连比划着手势另一只手将蓝布包又递过来显然是在说,这东西不要钱,白送。锦二奶奶轻笑一声:“这孩子,虽是蛮子,却也懂知恩图报呢。”

    叶昭好奇,顺手将蓝布包接过,小童本不想给他,却被他硬抢在手中,打开来看,却是包着一个白底蓝huā瓷的鼻烟壶擦得水儿一般干净,看工艺倒是上品不由得笑道:“二夫人,你可得再赏人几文钱,不然就占人便宜了。”

    锦二奶奶见他跟小童抢蓝布包的行径,无奈的紧,这恶人还真是甚么事都干得出来虽说知道你不会刻薄人家孩子吧可怎么总给人一种霸道欺负人的感觉?

    可看到恶人手里拿着把玩的鼻烟壶,锦二奶奶忽然一怔,急声道:“给,给我看看。”情急下却是什么礼仪都顾不得了伸手就把鼻烟壶夺了过来上下打量,再看看鼻烟壶的壶底不由得惊叫一声。

    壶底刻了“容”字,可不正是哥哥最喜爱的那只鼻烟壶?

    “这是我哥的!”锦二奶奶说着,更回头指着鼻烟壶急急问小童:“这东西,你打哪来的?”

    小童一脸茫然。

    叶昭微微一怔,真是柳暗huā明,不经意间就有了线索,也算锦二奶奶好心有好报吧。

    他见锦二奶奶在那比比划划的问,小童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叽里咕噜的回应,知道锦二奶奶关心则乱。遂顺手扔下几分碎银,对小童比划着,“你,跟我走!”又指着不远处的广肇会馆,说:“去那儿!”

    “来!”,叶昭将碎银塞进小童手里,又帮小童收拾麻布片,小童听不懂叶昭说什么,却是以为叶昭将集西都买了”要他送去广肇会馆,就忙又给叶昭磕头,随即异常麻利的将麻布片一卷,背在背上,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话,看起来心情好得很,竟是当先向广肇会馆走去。

    广肇会馆中,杜老板见到叶公子和二夫人又转了来,后面还带了个小蛮子,忙赔笑迎上,“您二位这是?”

    叶昭笑着指指小童,道:“问他几句话,还请杜大哥帮通译一声。

    锦二奶奶则亮出那蓝huā白瓷鼻烟壶,道:“这是我哥哥的鼻烟壶,不知怎么在这孩童身上。”

    杜老板脸色就是一解,微微点头。

    广肇会馆清一色淡红雕huā窗棱,彩纸洋玻璃,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流尽收眼底。

    坐在靠窗梨huā桌,叶昭只是慢慢品茶,问话则是锦二奶奶问,杜老板在旁翻译。

    可上来就碰了钉子”当问起这鼻烟壶的来历,小童只是一个劲儿摇头,可眼里却掩不住惊惶和惧怕。

    锦二奶奶秀眉一蹙,寒声道:“跟他说,不讲实话就送他去官府!再不讲,乱棒打死!”

    叶昭心下一晒”还是第一次见她化身母老虎,俏脸冰冷”凤目含盛,恶狠狠的架势却有着别样风情,或许因为自己从心里一丝一毫也不怕她吧,倒觉得现在的她蛮可爱的。

    可杜老板听在耳里,却是一凛,随即一字字原封不动告诉小童听,小童脸色大变,从凳子上哧溜滑下,跪下给二奶奶一个劲儿磕头,哭泣起来,说着什么。

    “他求二夫人饶了他,报官的话他必死无疑。”

    那小童又哭着说了几句,杜老板脸色就是一变,眉头也皱了起来,“他说,他说鼻烟壶是从汝八九身上顺的,求二奶奶莫送他见官,不然汝八九会活活打死他。”

    汝八九?叶昭刚刚就听杜老板说起过这名字,应该是奉地卫所差兵头目,好像是恶名昭著的五个家伙,鼻烟壶从他身上偷出来的?难道荣春霜一船人货真是被越南兵差劫掠后毁尸灭迹?

    杜老板一脸担忧的道:“,二夫人,这可不好办了,这个汝八九,乃是本港卫所指挥使,也就是本地的父母官,若大公子失踪与他有关,那可就糟了,就算告到府里,咱终是外人,那广南府必定袒护与他。”

    叶昭微微一笑:“杜大哥,可能请动他来产肇会帮”,

    “这,平日避还避不及呢。”杜老板面有难色,何况也看出来了,锦二奶奶和这叶公子有护卫跟随,开始没觉得”可刚才他二人进来,那几名青袍彪悍汉子也跟着进来,虽坐得隔了一桌,但必定是他二人亲随无异。

    难道是想在这儿绑了汝八九?杜老板可知道锦二奶奶的性子,只怕真能干出来,叶公子看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可他俩闯出什么货都可以拍拍袖子就走”回了兵船自有水师庇护,自己呢?越南蛮子只会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在自己头上。

    “杜大哥放心,我问他几句话而已。”叶昭说着,就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摞银票,十两百两的都有,看起来足足几千两的银票”都是广府恒昌号的庄票,在越南也吃香的紧。

    杜老板倒吸口冷气,这位可真是财大气粗。

    叶昭却是笑道:“杜大哥,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越南鬼佬莫非有什么不同?这些银子问他几句话,可够?”递给杜老板一张百两银票”道:,“这一百两请汝指挥移驾会馆,也够了吧?”

    “够够够!”,话到这份上,杜老板知道再不去就得罪人了,起身笑道:“我这就去。”看了眼锦二奶奶,犹豫着道:“最好”最好二大人内堂避一避,免得惹出事端。”汝八九贼不是个东西,见到羞huā闭月的二夫人,调笑纠缠是免不得了的,就怕邪性上来,若动手抢人可就糟了。那厮抢土人妇女回去糟蹋是常事,华人家眷他少曾得见,二夫人这艳如桃李的尤物若被他看到,不动心才怪。就自己,常读圣贤书,同二夫人坐一桌,却也不免心荡神驰,面红气喘呢。

    锦二奶奶凤眼含笑道:“都听杜大哥的。”

    杜老板心下一跳,急忙匆匆而出。

    叶昭招招手,亲卫忙走过来”听叶昭在耳边吩咐几句,领命而去。

    汝八九体型却和叶昭所见的越南人迥异,是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子,看样子好像走两步就累得气喘,撑着亚麻棉袍子,就好像小脑袋大肚子的腿肿雪人,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他乃是会安人”在华人区住了许多年,不但会说汉语,更识得汉字,但他做了官,却是变本加厉的仇视华人,要依他的本意,这些华人心怀叵测,就该杀光抢净,一了百了。

    盘录起华商,他也是严酷的很,但表面上,却一团和气,只是纵容卫所兵差大肆勒索华商,但时间长了,华商们又如何不知道他是笑面虎?各个恨他恨得牙根痒痒,但却拿他没办法。

    汝八九听得杜老板说有华商想结识他,请他广肇会馆叙话,当时就勃然大怒,正想发作,却见到了杜老板递上的百两银票,这才转怒为喜,知道来了冤大头,出手就是百两银子,那定然可以敲上千两万两,若不叫他倾家荡产自己还能叫汝八九?

    当下就领了几名差兵兴冲冲直奔广肇会馆,一进会馆,眼前就是一亮,却见靠窗桌坐一杨柳袅袅的极美贵少妇,香肌如雪,倾国倾城。

    汝八九眼睛一下就直了,再挪不开目光。

    前后脚进会馆,杜老板心下暗暗叫苦,心说二夫人啊二夫人,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呢?

    汝八九早把来会馆的正事儿给忘了,贪婪的目光在锦二奶奶娇躯上打转,人也走过去,大摇大摆就坐在了锦二奶奶对桌儿,咧着一嘴黄牙淫笑着问:“小娘子,不是本地人吧?”

    杜老板忙快步来到汝八九身边,给汝八九介绍叶昭,赔笑道:,“大人,这就是我跟您说的叶公子。”

    汝八九眼睛都没抬,一伸手就将杜老板推开,不耐烦的道:“,滚开。”目光苍蝇般盯着锦二奶奶的俏脸,嘿嘿笑道:“小娘子贵姓?”

    锦二奶奶却是将鼻烟壶拿出,放在桌上,看着锦二奶奶雪白涂苞丹的娇美小手,汝八九这个心痒呢,真想就拉过来嗅一嗅舔一舔。

    “大人可识得这鼻烟壶?”,锦二奶奶脆生生问。

    汝八九顺着那麓丹纤指所指方向,目光终于落在鼻烟壶上,随即就微微一怔,伸手拿过来看了几眼,眉头就蹙了起来:“这是本官所失,如何在你手里!来呀!带回府问话!”他还正准备找什么托辞和这个美娇娘亲近呢,可巧就来了借口。

    杜老板吓了一跳,忙在旁边劝道:“大人,大人”这鼻烟壶是我刚买的,和二夫人没关系,实在和她没关系。”关键时刻,倒也仗义。

    “滚!”汝八九啪就给了杜老板一嘴巴,他力气倒大,抽得杜老板趔起几步,鼻子就缓缓淌出一缕鲜血。

    “大大,这鼻烟壶真是你的?可不是虚言?”叶昭笑着插话

    汝八九这才看向叶昭,刚才心神恍惚好像老杜说了,送一百两银子想结识自己的就是这少年,这一男一女看来是夫妻呢?汝八九心就更痒了,今天可真是人财两得,看小娇娘那高傲样子,可不知道床上有多风骚。

    “都带走!”汝八九指着叶昭和锦二奶奶大声喊。

    那几名差兵立时就涌上,杜老板抹着鼻血来劝,四桌坐的那些华商眼见不好,也纷纷过来劝阻”那少年夫妻不懂厉害,可他们大多知道汝八九为人,若就这么被他带回府去,可不平白被他糟异了?都是中国人”就在眼皮子底下,谁都不忍心尔

    汝八九眼神渐渐射出凶光”冷哼道:“谁敢抗捕,给我动手打!”

    立时四周传来动手声与惨叫声,只不过是那几名差兵纷纷倒地,几位彪悍无比的青袍汉子傲然而立,而商人们毕竟胆小,见动了手,都吓得退出去老远。

    “你们好大的狗胆!”,汝八九伸手就拔出了腰刀,“嘭”一声,他的官帽不翼而飞,发髻散落,“啪”,一下落了满脸。

    一名青袍亲卫手中左轮枪还在冒着青烟。

    “大胆蛮猪!大清国公爷在此,竟敢凶刃相向!可知是死罪?!”一名亲卫已经挡在叶昭身前,i骂喝斥。

    汝八九一呆,一脸的不敢相信。

    “跪下!”有亲卫早走过去,伸手夺过他的腰刀,一脚就踢在他膝弯,汝八九肥胖的身子被踢得嘭一声跪倒,会馆地面好像都颤了三颤。

    杜老板等商人也傻了,这漂漂亮亮的少年就是国公爷?可,可真想不到。

    叶昭笑着接过侍卫送上的鼻烟壶,问汝八九:“说说吧,你这鼻烟壶是怎么来的?”,

    汝八九却突然抬头大声道:“我非你治下官员,你无权审我!这沱淡城我乃地方官!你身为大清国国公,私自在我越南用刑审讯大越官员,无法无天,欺吾国太甚,吾皇定起刀兵,到时兵连祸结,你大清国可不要后悔!”显然,他对外间局势不了解,更不知道这位国公爷的名头,只知道是领水军来与越南修好的使者。

    叶昭就笑了:“好一个大越,好一个皇帝,来呀,掌嘴!”旁边侍卫也不知道从哪儿弄的木片,“啪啪”的就狠狠抽汝八九嘴巴,没几下就抽得他嘴鼻冒血,嘴唇红肿一片。

    “听你之言,你越南起不臣之心已久,要说兵连祸结,却是因你而起,祸从口出呢!”叶昭语气淡淡的。

    汝八九一呆,虽平时大越、皇帝什么的名号用惯了,可在中国使者面前公然这么讲,倒真给了人家口实。

    “我再问你,这鼻烟壶由何而来?”,叶昭又举起了鼻烟壶。

    汝八九小眼睛却转呀转的,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叶昭又笑了,这汝八九是真正那种目光如鼠不知天地之大却自以为聪明之人。

    “掌嘴!”叶昭挥了挥手,木片很快就又抽了上去,“啪啪啪”,的脆响回荡在鸦雀无声的广肇会馆内。

    “报!沱淡卫所一百五十七名越夷全部被擒!”一名亲卫匆匆进来禀告。

    而这时会馆内的商人才发现,会馆门前,站了一排排荷枪实弹的甲兵,刺刀寒光闪闪,令人不寒而栗。会馆内,仿佛也飘进了肃杀之气。

    汝八九如坠冰窟,本还等人来解救自己呢,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成了俎上之肉,他一下就烂泥似的瘫倒,突然就磕头,嘴里道:“公爷饶命,饶命。”虽然嘴被打得血呼啦的,说话含糊,但倒也能令人听懂。

    “说吧。”叶昭淡淡道。

    “是,是,这鼻烟壶是小的从乌溪村拨刮来的,原来特主是谁?小的可不知道。”

    叶昭微微蹙眉,回头看向杜老板,杜老板忙快走几步,凑过来小声解释:“,公爷,乌溪村在东北方向,乃是据此三十多里的一处渣村,只是群山密林环绕,听闻山林中有那未开化之野人,是以少有人至,小的也未去过。”

    叶昭点点头,挥了挥手。

    亲卫马上又挥起木板“啪啪”的掌嘴,木屑飞溅,木板都被渐渐抽烂,汝八九的嘴巴就更惨不忍睹,血丝呼啦的几乎不成人样。

    商人们有人在心里大声叫好,也有人不忍再看,转过了头,虽心里痛快,但这等惨状毕竟可怖。锦二奶奶也早就侧螓首,小口抿茶。

    叶昭纤细秀气的手轻轻举起,亲卫这才停了手,扔掉手中木板,又换了个新的。

    “说吧,哪来的?”叶昭拉着长音,慢各斯理的问。

    汝八九牙都被打掉了几颗,脸上满是鼻涕血泪,嘴里含糊的说着话,却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有亲卫就送上了纸笔,汝八九急忙写了,亲卫又送到叶昭面前。

    还是三个字,乌溪村。叶昭微微点头,这才确信他所言为真。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