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万里碧空如洗,艳阳高挂,暖意融融。

    一艘船舷布满密密麻麻火炮的巨型战列舰扬起风帆,一股股喷着黑烟,荡起层层波涛驶在最前,其后,跟着四艘火轮船,高悬黄色麒麟旗。纯黄色羽纱旗帜,镶嵌仰首阔步的火麒麟,麒麟意态悠闲,好似闲庭漫步,却隐隐有一股君临天下之势。

    第一艘火轮船永波号船头,叶昭迎风而立,凝视着随风飘扬的海军军旗,旗帜猎猎作响,叶昭油然升起一股豪情,终有一日,这麒麟旗将会睥睨五洲四海,令万国回避。

    脚步轻响,香风袭来,不用回头也知是锦二奶奶,此去越南,有十几名商人随行,仅有两位女子,一位锦二奶奶,另一位则是她的贴身婢女。

    “公爷,贱妾不知何以为谢。”锦二奶奶华服美髻,体态轻柔,风情动人。此刻立于叶昭身侧,心中真是说不出的感激,虽知恶人断不会因为自己请求而决军国大事,可驱兵越南,又带自己同行,那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

    锦二奶奶从小性子就高傲,自从遇到叶昭却是尝尽了四处碰壁的苦头,可偏偏这恶人又多方维护与她,对叶昭,她心底深处隐隐有丝惧怕,可她又知道,这个恶人有着怎样难以想象的权势,轻轻一句话可将人送上天堂,也可扔下地狱。对于权力本就痴迷的她来说,这又无异于火中的飞蛾,明明知道危险,却不知不觉想靠拢过去,一探究竟。

    此刻,锦二奶奶对叶昭的感激却是发自真心。

    叶昭淡然道:“等寻到容公子再谢我不迟。”

    锦二奶奶轻颔粉腮,转头向南方看去。

    几十步外的船舷旁,阮伯斋本想去同国公爷说几句话,但见女眷在侧,自不好过去了。听闻这位贵夫人乃是粤商,因为是此次出海唯一一位女子才会将船房置于国公爷船房之旁,以策安全,可谁又知道其中隐情?看这位贵夫人,和国公爷可是熟络得紧呢。

    阮伯斋实在没想到广东水师竟然配备火炮巨舰,刚刚见到时可着实吓了一跳,炮舰看起来应是红毛鬼所造,莫非是国公爷俘获而来,怨不得,在珠江之畔,再见不到英法诸夷耀武扬威的船舰。

    叶昭此时所想又是另一桩事,前几日振武、镇江、振和三营在南安城附近击破万余匪民,收复南安府,自己的势力实则已经渗入江西南境,在旁人看来自己对太平军咄咄逼人,似乎配合朝廷南北夹击,实际上呢?自己不过打的经济牌,只有控制了南安府,江西甚至福建的茶商丝商才会舍远求近,慢慢将广州重新视为第一茶埠。何况若一直不给太平军制造压力,想也会引人非议。

    若倾力北伐,自己可没这个打算,不说没什么好处,遇到石达开等太平军的悍将精锐,那仗可就没这么轻松了,天京内乱未起,太平军精锐之战力可不能小觑,这同三营火器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肃清南安府万余匪民完全是两回事。

    出海前,接到了振武营管带神保的书信,粤兵进入江西,与曾国荃的吉字营接触,曾国荃欲赴广州给公爷磕头请示方略。

    若不是自己越南之行迫在眉睫,还真想见一见这位曾文正的亲弟弟,湘军中的第一猛将。

    不过早有耳闻,曾国荃手下多为亡命之徒,每破一城,都给其部下三天烧杀奸淫的狂欢日,这种最原始刺激兵勇斗志的方法虽有效,可终究培养不出一支堂堂正正之师,统兵思想尚停留在原始阶段,虽不得已而为之,却与今之世界大势背道而驰,何况此为内战,烧杀奸淫之民,终为中国之民,战功再显,却得不到人心,难成大器。

    是以李小村提到吉字营时,叶昭淡淡的评了句:“乌合之众!”令李小村错愕良久。

    曾国荃也好,曾国藩也好,论权势地位,比之自己差了数个等量级,就算请求自己遣兵配合其作战的资历也无,曾国荃想来拜见自己,自是想听自己提点,江西战场该如何攻略,再一个又何尝不是存了功名之心?现在自己的折子,可比什么王公大臣的都好使。

    若自己就想一直做大清权贵,实则对他们全不需在意,他等人爬得再高,在自己面前也不值一提。而自己存有旁的心思,对这曾字头人马却自然要花一番心思观察度量。

    “大帅!正东方有漂民!”一名水兵远远单膝跪倒,大声禀告,打断了叶昭的思绪。

    叶昭伸手,几步外的亲卫忙将千里镜递上。

    从望远镜中看去,转了一圈,果然,大概几海里远,漂浮着黑乎乎的物事,仔细看,乃是一块木板,好似是船舷之类的残骸,上面趴着一人,动也不动,不知道是生是死。

    “救人。”叶昭淡淡的吩咐。

    “救人!”一声声传令下去,火轮船桅杆观测台上,旗兵立时打起信号,最前面的定海号缓缓拉出弧线,带头向东方驶去。

    到得那漂民几百米远,众船降风帆,永波号上的水手吊下小艇,快速划了过去,很快就将木板上漂民拽上了小艇。

    等漂民被扶上永波号甲板,已经悠悠醒转,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文士,长长的辫子,是中国人。他脸色苍白,站立的力气都无,但听说救了自己的乃是广州将军、辅国公,挣扎着拜伏于地:“公爷,小人王吉,谢公爷救命之恩!”说着连连磕头。

    叶昭摆摆手,问道:“你怎会落水?可还有同伴?”

    王吉立时悲从中来,磕头满怀悲怆道:“公爷,小的同伴都被海贼害了性命,小人趁海贼不备这才逃出来?公爷,海贼岛上尚有几名女眷,请公爷垂怜,救她们一救啊!”

    “甚么海贼岛?”王吉说得不清不楚的,叶昭不由得蹙了蹙眉。

    这时阮伯斋也凑到了近前,小心翼翼插嘴道:“公爷,这一带的海贼应该是那麻风大王其部。”

    叶昭沉着脸:“甚么麻风大王?”就算这乱世,想到孤苦无助的妇女落在海盗手里的悲惨命运,心里就觉得压抑的很。

    王吉磕头禀道:“公爷,小的乃是廉州商贩,因与几个伙伴常年在安南下龙一带行商,这次就携带了小的们家眷同往,谁知道,谁知道,昨日遇到海盗……,天啊,我,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何用?”却是渐渐想起了这两天的悲惨遭遇,顿足捶胸,寻死觅活。

    阮伯斋则在叶昭身边凝声道:“公爷,麻风大王乃是这带海域悍匪,我官兵数次围剿不得,其人凶悍无比,以人心为奇珍,听说最喜欢剐了血淋淋的人心来吃,他啸聚海岛,手下多为亡命之徒,曾经袭海港,杀我一总兵官,这一带海疆沿岸三十里,提起麻风大王,小儿夜不敢啼。”

    叶昭转向还在捶胸顿足的王吉,蹙眉道:“哭有何用!还记得那海盗岛如何去么?”

    王吉眼神呆滞,缓缓摇头。

    十几步外,一名彪悍的小伙子看着水流,伸手探了探风向,皱眉思索了一番,走上两步,打千道:“公爷,卑职有话说。”

    他是永波号水兵总头目裴天庆,珠江上疍户出身,疍户历朝历代乃是贱民一种,世代水上为生,到雍正时废除贱民之籍,这才允许这些疍户上岸居住。

    裴天庆精通水性,作战勇猛,乃是护旗前锋营哨总,而原护旗前锋营右翼编为水师,他则为一船水手之总头目。永波号等几艘火轮船实则主要装载兵员为陆战用,裴天庆也就是永波号海军陆战队长官,手下两百余名陆战水兵。

    叶昭识得他,点头道:“天庆!你说。”

    叶昭喜欢直呼这些兵卒名字,反而透着亲切,就好像他们的父母一般。

    公爷叫得出自己名字,裴天庆心里激动莫名,垂头道:“是,是,小的观风向自昨晚没有变化,又看水流,既然王大哥早上逃生,一路随水流而来,那海盗岛应该在正东方!”

    叶昭略一沉吟,摆手,道:“转向正东!”

    很快,几艘船舰缓缓转向,裴天庆站在大帅十几步远,即兴奋又担心,大帅采纳自己所见,自是心中喜悦,可万一自己判断错了,又如何是好?

    ……

    “这儿,这儿我记得!”王吉突然大声喊,指着海中凸起的几块礁石,“右,右边走,快,快到了!”

    叶昭举起千里镜,望向王吉所说的“右方”,隐隐约约,果然可以见到海面上黑乎乎漂浮着几座岛屿。

    “岛上有人!”顿饭时间后,桅杆观测台上哨兵大声的喊。

    看来,是找到正主儿了!

    叶昭举着千里镜望,但却真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只能看到岛边林立的礁石,却是看不到观测台上哨兵所说的人烟。

    阮伯斋站在叶昭身边,却满是兴奋,麻风大王这帮海盗这次怕讨不了好,只是不能令公爷太过轻心,这帮海盗可最擅长白刃夺船,可莫被他近了身。

    “公爷,我知道这帮海盗习性,该如何进攻如何围捕下官或可参详一二。”阮伯斋满心期待,却是想见识一下这位传奇色彩极浓的少年统帅的军事会议军事部署。

    叶昭却洒然一笑:“伯斋过虑了!”侧头,淡淡道:“谁去砍了这个麻风的脑袋?”

    “末将愿往!”裴天庆出列单膝跪倒。

    叶昭一挥手:“去吧,注意被虏女子安全!”

    “喳!”裴天庆大声领命。

    看着裴天庆只带了二三十人划着几条小船慢慢驶向海岛,而定海号带头调转方向,几艘船舰向西南缓缓驶离。阮伯斋惊疑不定。

    叶昭却深知,既麻风大王等肆孽此海域已久,身为海盗,那定然会有西洋千里镜这等物事,就算倍数不如自己水军精良,但海天通途,难保不被其发现,长时间逗留在其附近亦或摆出进攻阵势,这窝海盗若作鸟兽散,却是极为棘手。

    出其不意的给其致命一击,才为上策。

    阮伯斋终于忍不住了,小心道:“公爷,这,这……”却不知道如何措词,在他看来,公爷的命令实在莫名其妙,送士兵去送死,舰队又驶离的远远的,真不知道是何用意,简直匪夷所思。

    叶昭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却不说话。

    好一会儿后,叶昭终于做了个手势,桅杆岗台上旗语送出,又是定海号在前,破开波涛,向东驶去。

    隐隐的,东方好似有枪声响起。

    定海号鼓足风帆,喷起一股股黑烟,脱离大队而去。

    叶昭微笑对阮伯斋道:“定海号此去乃是肃清想脱逃之海匪。”

    阮伯斋苦笑,心说难道登岛官兵是疑兵之计?就在这时,观测台上哨兵大声喊:“贼首已诛!”

    叶昭哈哈一笑,伸手从亲卫那儿接过千里镜,笑道:“伯斋,如何?”

    阮伯斋目瞪口呆,怔怔接过叶昭递来的千里镜,向海岛上望去,此时距离海岛越来越近,却见岛上敞胸肥裤的海盗四散奔逃,不时身上迸出血洞,软软栽倒。另一侧,十几名中国刺刀兵逼着跪了一圈足足近百人的黑压压人头,那些面目狰狞的海盗此时就好像待宰的绵羊,一动也不敢动。

    阮伯斋叹着气,道:“中华果然风流人物辈出,古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今有景公弹指取敌酋。”心下,实在拜服不已。

    叹息未落,却听身边景公冷冷道:“一个不留!”

    阮伯斋心里就一哆嗦,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心窝,而千里镜内,血腥一片,那些刺刀兵一个个捅翻跪地投降的海盗,终于,有海盗跳起逃走,却马上被人追上如同稻草人般被刺倒在地。

    “轰轰”,巨炮轰鸣,小岛岸边停泊的十几海盗船附近激起大片的浪花,一艘小帆船船舷被炸得粉碎,刚刚跑上船的海盗惨叫连连,溅起无数血点。

    火轮船越靠越近,船舷旁密集的排枪发射,逃向海岸边的海盗们一个个栽倒。

    一场血腥的屠杀。

    而当裴天庆回了永波号,禀道:“被贼劫掠民女不堪其辱,或被折磨而死,或自尽而亡,仅一人生还”时,岛上还在四散奔逃的残余海盗之命运可想而知。

    叶昭脸沉似水,只是默默注视着这场残酷的杀戮。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